德媒:对中国“艰难选择”,拜登再陷误区?(图)

德国之声 0

美国总统当选人拜登就对华政策表态。时评人长平认为,如果拜登还停留在“合作”与“对抗”的陈旧思维模式,那么中国政府这四年又将轻松度过。



美国总统当选人拜登周一 (11月16日)终于就对华政策表态:美国必须与世界其他民主国家联手,在全球贸易政策中统一战线,以制衡中国。

说他"终于"表态,是因为已经太迟了。在整个选战中,特朗普把"中国病毒"挂在嘴上,但拜登基本上回避了这一话题。他已经为在对华政策的论述上暧昧躲闪、避重就轻而付出代价。尽管他差不多已经赢得了选举,但是因此失去了拉美裔和亚裔中担心他跟中国勾搭"搞社会主义"的选民的大量选票。

亡羊补牢,未为晚也。拜登对特朗普政策批评--"我们用手指戳盟友的眼睛,却拥抱独裁者是毫无道理的",以及对自己政策方向的阐释--"我们需要与其他民主国家结盟......这样我们就可以制定规则,而不是让中国和其他国家决定结果",都是非常正确的。但是,到此为止,我们仍然看不出他将怎样实现这样的目标。

我并不是要拜登--目前只是媒体宣布的当选总统--立即拿出全面的对华政策细节来,而是担心他根本就没有;不仅现在没有,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也没有,而只是在特朗普表面激进的对华政策和过去多届政府的"接触"政策之间和稀泥。

以旧思维寻求新方法?

在中国领头的15个亚太国家签署了全球最大的贸易协定--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之后,拜登仍然没有提到奥巴马政府后期致力推进但被特朗普终止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

我的担心还来自《纽约时报》关于拜登最新对华政策讲话的报道。报道说,拜登在对华政策上将面临艰难选择(Deep dilemmas):拜登接手的是一个被贸易战和惩罚性政策破坏的中美关系。他和团队希望采取比特朗普更聪明的做法,在新冠疫情和气候变化等问题上展开合作,同时在技术、军事和人权问题上进行竞争和对抗。

问题在于,这种"艰难选择"一点都不新鲜。避免"惩罚性政策",在竞争和对抗的同时寻求合作,这完全就是十年前的陈旧模式。舆论普遍认为,中美关系在过去四年发生巨大变化,应对中国威胁成为两党共识,拜登不太可能退回到过去。我完全相信党这一点。问题在于,他的思维或者说对他的思维的这些解读,还停留在过去。试图用过去的思维,寻找到新的方法,似乎有些困难。

中国的问题并不复杂。拜登应该记得,2000年9月,当参议院讨论是否结束20年来对中国最惠顾待遇的的年度审查、实现永久性正常贸易时,他是坚定的支持者。这一决定为中国次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铺平了道路。拜登和当时的大多数美国当权派一样,相信将中国拉入国际俱乐部,它会自觉地学会遵守国际规则。

事实是,中国从入世中得到了好处,却没有兑现承诺,没有遵守规则。这就是问题在所,非常简单:不遵守规则、肆意破坏规则而且企图改写规则,怎么办?

破坏规则也没有惩罚?

"接触"政策回避激怒性和惩罚性的政策,而代之以自以为有效的方法--反复谈判。跟朝鲜在核问题上的做法一样,中国政府最欢迎的就是谈判。慢条斯理坐上谈判桌,尽最大努力拖延谈判,谈不下去就答应下来,签订协议,然后敷衍应付,欺骗狡辩,直到撕毁协议。要制裁?别这样,咱们再谈!

金家王朝谈了二十多年。在这个循环往复中,人民挣扎在赤贫之中的朝鲜,坐上了拥核国家的第九把交椅。中美贸易谈判也如法炮制,尽管没有拖过特朗普四年任期,不得不签下貌似丧权辱国的城下之盟,实际上根本就没打算遵守--疫情不过是刚刚好用的借口而已,没有疫情中国政府也没有兑现入世承诺,更不用说对香港的"一国两制"承诺了。

中国政府为什么不遵守入世承诺?因为它发现并没有什么惩罚性的后果;中国为什么在香港实施《国安法》?因为它知道特朗普不会当真为人权问题惩罚它;中国为什么在全球陷入新冠疫情灾难之中,仍然拒绝世卫组织专家去武汉调查源头?因为它知道世卫组织不仅没有办法惩罚它,而且还会肉麻地表扬它。

如果拜登政府还在为疫情、气候的合作与军事、人权的对抗这个"艰难选择"发愁,只预备了反反复复的谈判,那么可以肯定,中国政府这四年又将轻松度过,习近平安心登基去也。

不遵守规则、肆意破坏规则而且企图改写规则,都将面临惩罚性后果,只有这样才会有真正的合作。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https://www.6parknews.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451177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