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针对少数民族的基因研究 未来将引发危机?

纽约时报 0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新疆城市喀什市。新疆地区以平息恐怖主义为名,已经关押了超过100万主要为穆斯林的少数民族人士。GILLES SABR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北京中国对少数民族DNA的研究引发了全球科学界的强烈反对,许多科学家警告说,北京有可能利用其不断增长的知识来监视和压迫中国人民。

  两家享有盛名的科学期刊出版商施普林格自然(Springer Nature)和威立(Wiley)本周表示,将重新评估先前出版的关于藏族、维吾尔族和其他少数民族的论文。这些论文是由中国政府资助的科学家撰写或合著的,两家出版商希望确保作者得到了研究对象的知情同意。

  出版颇具影响力的期刊《自然》(Nature)的施普林格自然还表示,会收紧其投稿规则,以确保科学家获得知情同意,特别是当被研究对象属于弱势群体时。

  该声明在《纽约时报》文章见报后发表,文章描述了中国当局如何试图利用尖端科技来追踪少数群体。在中国西部边疆的新疆地区,这一问题尤为突出,当局以平息恐怖主义的名义,将超过100万的维吾尔人和其他主要为穆斯林的少数民族人士关押在拘禁营中。

  中国公司正在出售声称可以分辨维吾尔人的人脸识别系统。中国官员还从维吾尔人和其他人那里采集了血液样本,以创建追踪少数族裔的新工具。 在某些情况下,西方科学家和公司常常不经意间就为这些行动提供了帮助。其中包括在知名期刊上发表论文,这赋予了作者声誉和名望,从而使他们获得资金、数据或新技术。

  这些论文的作者是隶属于中国监控机构的中国科学家,西方期刊发表这样的论文,相当于知道你的朋友会用刀杀了他妻子还把刀卖给他,比利时鲁汶大学工程学教授伊夫莫罗(Yves Moreau)说。

  周二,《自然》杂志发表了莫罗的文章,呼吁所有出版物撤回由中国安全机构资助的科学家撰写的关于少数族裔DNA的论文。 莫罗说:如果你产出了一些知识并知道会有人利用这些知识去伤害他人,这是个巨大的问题。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比利时工程学教授伊夫莫罗呼吁所有出版物撤回由中国安全机构资助的科学家撰写的关于少数族裔DNA的论文。KEVIN FAINGNAERT FOR THE NEW YORK TIMES

  科学界的反应,是中国在新疆行动引发的全面反对的一部分。美国和其他国家的议员对北京的政策发起了越来越严厉的批评。周二,众议院几乎一致投票通过法案,谴责中国对待维吾尔及其他群体的方式。 莫罗和其他科学家担心,中国对少数民族基因和个人数据的研究正被用于建立数据库、人脸识别系统和其他用途,以监控和压迫中国的少数民族。

  他们还担心对DNA的研究尤其违反了知情同意这一广泛遵循的科学原则。在新疆,许多人被关在营地,每天在有大量警力的环境中生活,他们说根本无法证实维吾尔人是否是自愿提供血液样本的。 中国公安部和科技部未回应置评请求。 9月,莫罗和其他三位科学家要求威立撤回其去年发表的关于少数民族面孔的论文,理由是存在滥用的可能性以及有关种族的论调。

  要求威立撤回论文的另一位科学家、前谷歌研究员、倡导组织Tech Inquiry的创始人杰克普尔森(Jack Poulson)说:这项工作的目的是提高对所有藏族和维吾尔族人的监视能力。他还说,即使作者获得了研究对象的同意,也不足以履行他们的道德义务。

  威立最初拒绝了,但本周表示将重新考虑。上周,聘请了该研究报告作者之一的澳大利亚研究机构科廷大学(Curtin University)说,校方对该论文表示严重关切。 科学期刊正在设定不同的标准。

  2月,一个名为《遗传学前沿》(Frontiers in Genetics)的期刊拒绝了一篇论文,该论文基于600多名维吾尔族人DNA的研究结果。对审议知情的人士说,期刊的一些编辑提到了中国对维吾尔族人的待遇。 该论文转而被施普林格自然旗下的《人类遗传学》(Human Genetics)期刊接受,并于4月发表。

  施普林格自然的编辑菲利普坎贝尔(Philip Campbell)本周表示,《人类遗传学》将在该研究中添加社评说明,称论文已引起人们对知情同意的关注。施普林格自然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它将加强旗下所有期刊的指导原则,并与它们的编辑联系,要求他们在处理可能未取得知情同意的论文时,进行更谨慎的审视。

  时报在周二发表的一篇文章讨论了《人类遗传学》(Human Genetics)的论文,质疑了维吾尔族人是否自愿提供血液样本。那些维吾尔族人是新疆图木舒克市的居民,那里部署了大量准军事武装,有两座拘禁营。

  莫罗等科学家并没有呼吁全面禁止中国研究少数民族的基因。他说医学研究和法医鉴定是两个不同的领域,前者的研究致力于治病,后者则涉及司法公正的问题。 但莫罗发现,近来中国的法医鉴定研究绝大多数都聚焦于少数民族上,而且越来越多是由中国的安全部门推动。

  2011至2018年间,该领域共出版了529份论文,他发现约有半数是和警方、军队或司法机构合著的。他同时发现,对藏族人研究比主要民族汉族高出40倍以上,对维吾尔族人的研究则比汉族人高出30多倍。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电机电子工程师学会在2014年发表的一份论文旨在从面容了解种族。 他写道,在过去八年,三份主要的法医遗传学杂志其中一份是由施普林格自然出版,另两份是由爱思唯尔(Elsevier)出版共有40篇描述藏族和穆斯林少数民族基因鉴定的文章是与中国警方成员合著的。 爱思唯尔的发言人汤姆瑞勒(Tom Reller)说,公司正在就发表基因数据订立更全面的指导原则。但他也说,期刊无法控制有关人口数据的文章被第三方误用。

  纳粹对死亡集中营里的囚犯做强迫实验一事被公之于众后,知情同意原则已经成为科学界的支柱。在核实标准是否得到遵守方面,学术期刊和其他出版机构主要依赖独立机构的道德审查委员会。生物伦理学家指出,一旦涉及到威权国家,这样的安排可能就失效了。已经有中国科学家引起了审视,他们发表关于器官移植的研究论文时没有提到是否获得了知情同意。 时报审阅了中国科学家发表在国际期刊上的超过100份关于生物统计学和计算机科学的研究,发现一些似乎没有征得研究参与者足够的知情同意,甚至完全没有知情同意。这类担忧同样困扰着美国的人脸识别研究。

  施普林格国际出版集团2016年发表的一篇人脸识别论文是基于137395张维吾尔族人的照片。撰写论文的科学家们说,这些照片来自火车站和购物中心的身份证和摄像头。论文没有提到是否获得知情同意。 一份2018年的研究致力于利用交通摄像头通过胡子辨别司机身份。其中使用了监控录像,但没有提到是否征得了研究对象的许可。

  该研究论文同样是由施普林格出版。 另一份2018年由施普林格出版的论文通过分析维吾尔族人的头颅形状以确定性别。这份研究的样本来自267人的全颅CT扫描。研究说参与者是自愿的,但没有提到知情同意书。 后两份研究是一本施普林格出版书籍中的内容。这本书是2018年8月在新疆首府乌鲁木齐举行的生物统计学会议的一部分。

  会议开始前的几个月,有人权组织记载了新疆的镇压行动。施普林格自然的首席出版官史蒂文印驰库姆(Steven Inchcoombe)在一份声明中说,会议的编辑监督是由会议组织方负责的。他还说,公司未来会加强对会议组织方的要求,确保议程遵守施普林格自然的编辑政策。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施普林格在2018年出版的一份研究,致力于通过胡子辨别司机身份。其中使用了监控录像,但没有提到是否征得了研究对象的许可。 有两份论文收集了不同少数民族群体的面部表情数据,包括藏族、维吾尔族和另一穆斯林少数民族回族。这些论文是由威立和电机电子工程师学会(Institute of Electrical and Electronics)运营的期刊发表的。

  威立称论文引发了一系列问题,现正受到审核。出版商还表示论文是以其合作伙伴国际心理科学联盟(International Union of Psychological Science)的名义发表,如有更多问题应咨询该组织。

  工程师学会并未回复请求评论的邮件。 科学界对压力进行了回应。2月,基因研究设备制造商赛默飞世尔(Thermo Fisher)说会停止向新疆出售设备,但会继续销往中国其他区域。莫罗说,这个问题最初并未引发学术界的关注。

  如果我们这个群体没有回应,就会在麻烦中越陷越深,他说。我们学术界应该迈出一大步,然后说:我们不是这样的。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倍可亲 查看原文
http://www.backchina.com/news/2019/12/06/660033.html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