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战重塑中美权力格局 都是特朗普性格惹的祸?(图)

多维新闻 0

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Emmet Lighthizer)和美财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3月28日至29日访华,与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展开第八轮贸易谈判。刘鹤也将于4月3日访问美国参加第九轮的谈判。外界对两国能否通过谈判解决当下的贸易争端投入大量关注,因为最终结果将对世界发展产生巨大影响。

2018年8月,美国资深媒体人、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Thomas Loren Friedman)在《定义美中关系的历史关头》一文中,指出当前的局势完全是一场斗争,为的是重新制定全球最老和最新的超级大国--美国与中国,经济与权力关系的规则,这不是一场贸易的口角。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总经济师、经济学家陈文玲,日前在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发表演讲时表示,这场中美之间的贸易战作为序幕,后面还有几个层次的全面内容博弈,这开启了美国走向衰落的历史转折点。




贸易战将重塑中美两国经济与权力格局(图源:VCG)

陈文玲认为,当一个国家的执政者丧失了道德、信任和理智,把一个国家的利益和规则凌驾在其他国家的利益和规则之上,这个国家将由于他的过度嚣张和信用损耗受到时代的唾弃和惩罚。这在特朗普(Donald Trump)身上得到了体现。

首先,是重商主义,他是一个商人,他把所有东西都变成了商品的交易,而在这个交易中讲究的是交易的艺术,是极限施压,几乎在处理问题的时候都采取了一种商人的思维,极端的重商主义。

第二,他现在是极端的个人主义。这种极端的个人主义,就是他想使自己实现两个第一,能够伟大的目标。他的两个第一,一个是美国第一,一个是他要成为美国历史上排在第一位的总统,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他认为他已经取得的这些成绩了,已经超过了历届美国总统。而且美国有一位油画家画了一副画,把历届美国共和党总统画到一张相框里,特朗普坐在最中间,穿着白色衬衣打着红色领带,感觉好极了,特朗普非常高兴,就把这副画挂在白宫的办公室。

所以他的两个"第一",一个是美国第一,一个是特朗普第一,一个"伟大"就是让美国再次伟大。特朗普在金特会上,实际他非常想得到的是诺贝尔和平奖。特朗普和金正恩两个人的性格有点相近,但是理念不同,走的道路不同,所以这个博弈还没有最后的结果,诺贝尔和平奖能不能得到,要打个问号,但是他特别想,他表扬安倍晋三,他说安倍晋三为他写了5页纸的推荐信,说"棒极了"。其实诺贝尔奖的推荐者是要保密的,是不能对外公开的,但是安倍晋三也没有想到特朗普给他公开到全世界了。这是他的个人主义。

第三,是极端的保护主义,这个保护主义,包括禁穆也好,包括修墙也好,包括现在采取的很多措施,都是为了保护美国本国的利益。他现在还走到了极端的民粹主义,美国现在的社会矛盾已经达到了一个峰值,包括人种的矛盾,包括两党的矛盾,包括社会的矛盾,对中国的强硬也是转嫁社会矛盾的一种途径。美国现在用民粹主义的思维来处理国际的问题,所以有很多东西他一上去就乱了。美国现在可能还要走向极端的军国主义或者帝国主义,还要用军事的霸权。


从2017年12月美国发布《安全战略报告》开始,就表述了其战略转向,将大国竞争完全排在第一位,大国竞争里面是中国和俄罗斯,中国排在第一位。从这时候开始,包括《核安全报告》、的国情咨文,以及之后的一系列的重要报告,都把中国作为最主要的战略竞争对手。


陈文玲表示,在这种情况下,中美贸易是中国经济博弈的一个序幕,所以在整个的过程中,没有一个中美之间的摩擦是中国发动或者发起的,中国一直处在应战的状态,不得不应战,战是为了和,不战不能和,战不赢不能和,这是毛泽东的军事思想。其实中国也希望不战而屈人之兵,最主要是中国希望有一个好的外部环境,使中国能够在40年改革开放的道路继续走下去。

在奥巴马(Barack Obama)时期,出现的是战略焦虑,北大的王辑思和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的李侃如写了一篇很重要的文章叫《中美战略互疑》,文章研究了战略互疑的情绪,为什么会导致战略互疑。特朗普担任总统以后,这个战略互疑就变成了战略焦虑。40年前中国对美国是仰望的,40年后美国蓦然回首发现后面追上来了,很可能还要超过去,所以战略焦虑。战略焦虑没有解决就变成战略失常,导致行动失措。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https://www.6parknews.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349454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