侨报 国内 高考 0
【侨报综合报道】现如今,中国越来越多的公立学校开设了国际部、出国班。被称为“洋高考”的SAT、ACT 考试历来是中国学生申请去美国留学前必须要参加的重要考试。但由于内地没有SAT、ACT 考点,考生必须要远赴境外赶考。随之而起的一种名为“SAT 考团”的商业项目已经潜入了高中生之中。不仅旅行社、教育机构有SAT 考团,就连学校自己也组织了SAT 考团,瓜分这个巨大的蛋糕。

然而,不仅是适龄高考生愿意为了走出国门一搏,随着人均收入水平改善、教育理念的改变以及中国相关政策红利助推,海外游学市场呈现爆发式增长,尤其是一些低龄孩子也加入其中。但海外游学市场火热背后仍存诸多隐忧。


2014 年1 月25 日,香港,SAT 亚洲国际博览馆考场,考生涌入考场。在留学圈中,该考场被“出国党”戏称为“万人坑” 。 中国广播网


5 月25 日,云南师范大学商学院2017 年夏季海外项目出行典礼举行。学校为11 名即将分别前往英国和美国开始他们短期游学生活的同学发放了队服,为团队授了团旗。图为当日,出行海外团队授团旗现场。 中新社

跨境赶考·现象

敲门砖 “出国党”赴“万人坑”刷分

北京十一学校即将升高三的王木子(化名)就要开始新东方SAT 冲分班课程,为下一次申请美国大学前最后一次的SAT 考试做最后准备。她即将第三次参加“SAT 考团”去香港“刷分”。

《北京青年报》报道,准备参加SAT、ACT 考试学生们一提到跨境赶考,都会不约而同蹦出一个词——“万人坑”,这是位于香港亚洲国际博览馆的一个考点,也是中国学生聚集最多的考点之一。出于距离和经济考虑,中国大陆大多数考生会选择在香港进行考试。留学圈中,香港亚洲国际博览馆的考场也被“出国党”戏称为“万人坑”。

今年的5 月初,木子第二次随团考SAT 时特意向学校请了一周的假。为确保万无一失,她还提前三个月就报名了新东方的考团。到达香港后的第二天,她参加了考团安排的SAT 模考和随团老师讲解、考前答疑。为防止人多而发生意外情况,考试当天不到8 时,木子就跟随考团的车来到了“万人坑”考场。五小时后,木子悬着的心随着划下机读卡上最后一个圆圈而尘埃落定,她长呼一口气,随手拍下一张“万人坑”人头攒动的照片发到朋友圈,并配文“SAT is Done”(SAT 结束了)——她再也不想来了。

像木子这样的跨境考团故事并不是个例,对于准备申请美国大学的高中生来说,SAT 和ACT 是申请过程中必不可少的一项。SAT (Scholastic Assessment Test) 和ACT(American College Test) 均相当于美国高考,是美国大学招生过程中的重要参考标准之一。

然而,这两项考试却至今没有在中国大陆开设大规模考点。就北京而言,仅有个别高中国际部开设针对本校学生和国际学生的小规模考点。这致使内地的考生奔赴香港或者境外参加考试。由于香港考点与美国有时差问题,此前也发生过考题从美国考场泄露而致使香港考点考试被取消、出成绩时间被延后的情况,所以也有不少学生选择在香港考点之外更贵的国家去考试,求个放心。

“这跟中国高考是一样的,高分才能上好学校。”北京八中的赵同学说。虽然在申请过程中托福、在校成绩、课外活动等方面均被纳入考量标准,也不是所有美国大学都要求提交SAT 或ACT 成绩,但在高中出国学生的心中,一个相对更高的SAT 和ACT 考试分数依然是进入好大学必不可少的敲门砖。

跨境赶考·调查

美国是出国大军中的“香饽饽”

据悉,每年有出国计划的学生数量不是小数目。此前有媒体报道表示,中国民办国际学校的数量从2010 年的84 所增长到2016 年的392 所,6 年时间翻了近5 倍,仅北京的国际学校数量目前也已经突破了85 所。此外,北京还有越来越多的公立学校也开设了国际部、出国班,目前全市至少有15 所登记在册的公立学校开设了国际班部、国际班。比如十一学校在开设国际部的基础上还在本部设置了出国班,一个年级的出国人数高达年级总人数的30% 以上。

《北京青年报》报道,而在出国大军中,美国又是其中的“香饽饽”。北京八中的国际部就直接以“中美班”用作班级名称,课程也是全部与美国学校合作。据了解, 这样的情况还出现在北京十一学校、清华附中等名校中。北京十一学校国际部的闫老师说:“每年申请季绝大多数学生选择申请美国, 占到85% 了”。不少教育机构的老师也披露了相似的比例。“想去美国念书,就必须考SAT”,这是怀有美国留学梦的学生中人尽皆知的事,庞大的赴美留学需求直接带火了SAT 考团生意。

不仅旅行社、教育机构有SAT 考团,连学校自己也组织SAT 考团,有家长反映在食宿安排上条件更好。学校考团的服务项目与社会上考团的服务项目大同小异,但是更加安全、家长更放心。学校SAT 成团前提是以本校国际部学生为一个团队,独立成团,不允许其他社会人员加入。考团价格一般在5200 元至5700 元(人民币,下同)左右, 根据节假日会有涨幅,每次由学校老师和旅行社工作人员带团。

在网上搜索“SAT 考团”,十几页各式教育机构组织的“SAT 考团”就让人挑花眼,酒店、机票、辅导、报名……但如果不以家长身份、并用电话咨询的方式打通客服人员电话,几乎很难查到这类“SAT 考团”的价格信息。去香港的考团相对来说最经济,四天行程价格在5000 至6000 元之间,更贵一些的考点,如新加坡、日本、韩国等, 则要在8000 元左右。

由于“服务周到”,这种赶考团人气也比较火爆,考生通常需要提前2 至3 个月预订“SAT 考团” 位置。然而,这种以纯考试为行程的非典型“旅行团”,使用的签证却是典型的旅游签证。

除负责酒店、机票、交通、餐食等生活项目外,就像普通旅行团有附加项目一样,有一部分教育机构的“赶考团”还夹杂着需要另行收费的考试辅导项目。若以花费最少的香港为例,加上考前辅导等内容,一次赶考也要花上大几千元。据新航道学校SAT 老师介绍,一般考生都要考两三回才能拿到相对满意的成绩。这样就要花两万多元。

乔布斯非考场能手 跨境考不出美国梦

美国《侨报》此前发表时评《考场考不出“美国梦”》称,当乔布斯们被追崇的同时,人们却忽略了他们不是并非“考场能手”、“高分状元”。文章摘编如下:

相对于挤在中国高考这座“独木桥”上的亿万考生而言,那些选择“跨境高考”的人已算是另辟蹊径。但是从某种程度上看,“跨境高考”已变成了另一座“独木桥”。

除了大陆现行教育体制受到诟病、地区教育资源分配不均衡、社会压力巨大等外在因素,更重要的内因或许是——他们相信“高考” 是改变命运的最佳转折点,为此创造条件转战另一个适宜的考场自然无可厚非。“成绩第一”的应试教育思想,将被名校接纳变成一条划分社会阶层红线的虚荣之心,即便是在倡导素质教育的今天,依然钳制着中国家庭“赶考”的行为模式, 依然左右着中国家长的教育理念,依然束缚着中国学子的人生梦想。

为梦想而执着,但这个梦依然呆滞,依然不得要领。奔赴美国读书,是为了美国的教育质量,是为了在自由、多元的氛围下深造,但最终是为了成为与美国人一样充满活力、擅于创新的人才。

当乔布斯、比尔·盖茨、洛克菲勒成为“美国梦”之象征而被追崇,却被忽略了他们不是“考场能手”、不是“高分状元”,这些甚至都没有完成高等教育学业,却步入了社会金字塔顶端人们,用自己行为诠释“所有人都有机会依靠自己的奋斗去获取财富”这一精神内涵。 文章刊于2012 年12 月5 日

低龄游学·市场

海外游学市场日趋火爆 花费远超旅游产品

7 月来,出境游学热再度兴起。随着人均收入水平改善、教育理念的改变以及中国相关政策红利助推,海外游学市场呈现爆发式增长,尤其是一些低龄孩子也加入其中。

北京《法制日报》报道,出境游学产品人均价格在1.5 万至4 万元之间,游学天数在1 至4 周不等。不过,也有价高者,4 周海外游学价格达到8 万元,远超旅游产品。

某旅游网站监测数据显示,游学市场的主要客群集中地在北上广等一线城市。从人群分布看,初中生占比达49%,成为海外游学主力军;高中生占比达到24%。

此外,海外游学研学也呈现低龄化趋势,有不少小学生开始参加海外游学,出游人次占比为11%;学龄前儿童出游人次占比为6%; 大学生外出意愿较低,出游人次占比仅为3%。

《2016 年国际游学发展报告》显示,中国国际游学每年以20% 以上速度增长。报告预测,10 年后, 中国国际游学将成万亿元级市场。

据了解,家长送孩子海外游学, 大多出于两种心态:一是长见识、提高能力;二是为孩子留学做准备, 储备海外经验。甚至有家长给出了这样的理由:“我也不明白,反正是孩子所在的英语培训班组织的,很多学生都去了,我也就同意了。”

在某知名教育机构负责游学项目多年的曾维彬表示,游学机构通常会寻找有意向在国外市场打知名度的学校洽谈项目。一旦确定,项目内容一般包括学习、游玩加购物。其中,学习占40%,游玩占30%, 购物占20%,其他内容占10%,“行程是游学公司在中国就制定好的, 学生在国外没有自己选择的余地, 这和国内的旅游团是一个性质”。

此外,在曾维彬看来,游学团的价格之所以要比旅行团高,还要归咎于家长的心理,“家长会认为费用越高,游学机构的质量就越好, 孩子的托付就更放心”。

曾维彬说,以哈佛为例,实际上任何人都可以进去参观,但游学机构会找老外在哈佛租个教室搞宣传联谊会,这样马上就可以提升费用,对家长的宣传就变成了“在世界名校哈佛和老外深度交流”。

“1 名老师的费用是两三万元, 这些费用需孩子分摊,中介机构还要赚钱,这也是出国游学费用为何如此之高的原因之一。”张震坦言。

另外,在美国上研究生的杨涵透露,从大学的角度出发,暑期大多数学生都在放假或实习中,宿舍原本就是空的没有盈利,突然来了一堆孩子或大人想短期租赁宿舍,对学校来说是求之不得的。

低龄游学·监管

游学内容处监管真空 学生监护尚存诸多问题

让从未独自出过远门的孩子去陌生国度待上十几天甚至更长时间,家长最关心的是什么?

北京《法制日报》报道,结果显示,超过半数的家长最担心孩子的安全问题。家长的担心情有可原,与此同时,海外游学期间出现安全事故的报道也时常见诸报端:

2016 年9 月底, 南京外国语学校游学团在加州遭遇车祸,一名13 岁学生死亡,一人重伤,另有多人轻伤;同年8 月,深圳的刘女士给儿子报名参加了某英语培训机构组织的为期21 天的加州自游学。8 月17 日,结束游学的儿子暴瘦5.5公斤, 经医院诊断还患上支气管炎。家长质疑,该机构组织的游学活动实际与宣传严重不符;2016 年7 月, 一辆载有中国游学学生的大巴车在德国科隆附近的高速公路上因躲避障碍物紧急刹车,导致3 名学生受伤……

去年年底,教育部等11 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推进中小学生研学旅行的意见》。当初市场的第一反应是认为相关部门为游学大开绿灯且开始规范这一市场。其实, 这份意见所提及的“研学旅行”并非“出国游学”,而是要求将修学旅行纳入中小学教育。

张震介绍,对于游学市场的监管,目前主要由工商和旅游部门负责,教育部门几无插手的机会。“从目前的游学市场来看,完全是民间自发行为且组织方良莠不齐,存在很大的安全隐患,游学内容也基本处于无人监管的状态”。

而在海外游学期间,学生的监护权也是个问题。“一些游学团在国外所谓的校方法定监护人通常为校方领导, 但一位监护人在这个时期通常会成为几十位到一百多位甚至更多学生的法定监护人。因此,在游学过程中发生的各类意外事件屡见不鲜。”张震说。

针对游学乱象, 越来越多的业内人士提出,对于由旅行社、培训机构和留学中介组织的游学,理应由工商部门监管,而对于游学涉及的教育教学内容,教育部门也负有一定的备案登记、日常督查责任。

此外,国际上一些成熟的海外游学监管办法也值得借鉴。在美国,游学夏令营的带队教师要参加相关资质培训并持证上岗。在日本,主办单位必须在游学前做好活动规划,要求阐释清楚活动目的和预期的教育成效,务必要在出行前做好学生的安全教育,活动结束后还要对每个细节进行评价。
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