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鱼CEO涉赌事件越闹越大 很多大主播也停播了(组图)

差评 1

前两天,斗鱼CEO 陈少杰已经被警方逮捕的事大家都听说了吧。


这个传闻其实已经闹得很久了,不过在没尘埃落定前,网上的流言那叫一个满天飞,什么洗钱、涉缅的说法都有。

 但从警方公告来看,目前给陈少杰定下的罪名是 “ 开设赌场罪 ” 。

这事儿一出,整个游戏直播圈都发生了大地震。

各种游戏主播们,就连不少大家耳熟能详的大主播们如旭旭宝宝,都用着家里有急事、自己近期有事的理由,直接停播了。





就连 LOL 圈内知名的韩籍主播 Doinb 也火线赶回韩国,理由是家人生病了。



不仅如此,细心的网友们还发现这些主播们几年来的录播视频,都在一点点消失。

甚至 Doinb 连 7 年前的远古录像都 “ 活 ” 不下来。

据网传,另一位前斗鱼户外头部主播钱小佳( 如今已转投虎牙 )在粉丝群给大家透底,说自己被陈少杰开赌场的事儿牵连, “ 可能要进去 ” 配合调查, “ 运气好一个月,运气不好一年 ” 。



 所以陈少杰是把斗鱼开成了赌场吗?

在具体细节出来前,咱们还没法把话说死。但目前,最大的争议还是在 “ 打赏抽奖 ” 上。

大家都知道,任何一个直播平台、随便哪个主播,都离不开打赏的机制。

正常情况下,这些礼物是观众出于对主播的喜爱,自愿送给主播的。

这就有点古代天桥下卖艺的,主打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



但慢慢的,这种朴素的天街叫卖打赏的方式就变味了。

毕竟单纯靠粉丝观众叫好、打赏,来钱实在慢,于是就有了花式刺激 “ 打赏 ” 的套路。

比如引入斗争机制,和其他主播玩 PK ,获胜条件是哪边粉丝打赏的多;

比如引入 “ 粉丝灯牌 ” 等充值才能获得的专属标识,并且要求有灯牌才能进粉丝群。

 不过像上面这些打赏,多多少少还算是粉丝们对主播的支持。

但到了 “ 办卡抽奖 ” ,就开始迷惑起来了。



 “ 办卡 ” 其实就是你花个几块钱,把自己认证成了某主播的粉丝,同时得到一张 “ 狗牌 ” 当标志。

问题就出在这儿。

虽然想认证成粉丝,只需要买一张卡。但这张卡本身,是可以重复买的。这就意味着在抽奖的时候,用户可以靠着买更多卡来增加自己中奖率。

因此也有人带着赌博的心理,一口气买几十上百张卡,反正只要中了就回本。



针对这种情况,小发也跑去咨询了一个在清华的法学博士朋友阿天( 化名 )。

他告诉我们网上的抽奖算不算赌博很难说,不但要看是否合规合法,还要从实况来判别。

 在阿天看来,最关键的就是大家花钱办卡,最终目的是为了打赏还是为了赚钱,如果是冲着赚钱去,那大概率就会被判别为赌博了。



如果说办卡抽奖有时候还更像是打赏主播,那么斗鱼之前推出的一些挖宝活动,就更接近赌博了。

在这个活动里,主播会主动在宝藏抽奖奖池里放上各种巨额福利,粉丝则会通过买大量抽奖券来博概率挖宝。

前面提到的主播 Doinb 就在一次挖宝活动中放进了 12 万的奖池。



而这些操作,还真就被法院判成过赌博。

早在 2020 年,斗鱼曾经的户外顶流主播 “ 彡彡九户外 ” 就利用平台的 “ 粉丝福利社 ” 的抽奖模块,大面积地组织粉丝 “ 水友 ” 抽奖赌博。

在直播间里,几个主播不停地喊着 “ 一个办卡五万带回家 ”“ 搏一搏单车变摩托 ” 的引导话术。

 在直播间外,还在鱼吧、微信群等平台不停煽动粉丝来参加抽卡赌博。



在抽奖结束后,还有专人负责核实中奖人员信息及中奖金额,索取中奖人员支付宝账号、微信账号、银行卡账号等信息,向中奖人员发放中奖现金。

据报道,短短 3 年半间,该直播间共举行抽奖 4200 多场,频率都快赶上大乐透、双色球了。

更是吸引了接近 450 万人次参加,赚了将近 1.2 个亿。

最终在去年底被法律制裁,几个主犯锒铛入狱。

除了上面提到的,直播平台里有赌博嫌疑的骚操作还有很多。不过很多时候,这些操作还能被解释成主播个人行为,平台最多就是监管不力。

但从各种消息看起来,斗鱼可能有点擦边了。



根据中国网此前的报道,主播小微( 化名 )告诉记者, “ 比如说主播流水是 100 万,其中 50% 收益直接归平台,剩下来 50 %收益一部分主播需要返现给中奖观众,再去掉个人所得税,剩下就是主播净赚的。 ” 

这么算的话,在这样的 “ 赌局 ” 之中,抽奖的观众可能不赚钱、开盘的主播也不一定能赚钱,但平台肯定是赚钱了的。

 所以在这份收益面前,斗鱼超管还会主动告诉主播如何规避法律风险。

斗鱼指导主播话术文件截图 ( 知情人提供 图源每日经济新闻 ) 



而且当时的斗鱼相关负责人还向外界表示,直播间及主播的抽奖行为不是赌博,而是商业领域的 “ 有奖销售 ” 。

根据国家相关法律,只要抽奖金额不超 5 万,就既不违规、也不违法。

 可阿天告诉我们,这种说法明显站不住脚,满足了上面这些条件 “ 只代表基本的合规,合规的基础上还要加一个实质审查 ” 。

其实这几年里,斗鱼的问题远不止涉赌。

网络上一直流传着 “ 23 点后,斗鱼什么都敢 ” 的传说,意思就是晚上 11 点之后,斗鱼擦边、软色情含量直线上升。

一位游戏直播用户阿强( 化名 )也告诉我们,特别在 “ 今年上半年九点多十点后舞蹈区主播很热闹,直接露到大腿侧着躺在床上直播。 ” 



尽管在 5 月的时候,相关部门进驻斗鱼平台开展了为期 1 个月的集中整改督导。



阿强也和我们说: “ 后来这种情况变少,原来跳舞的主播都坐在椅子上聊天连麦居多了。 ” 

但如今晚上 11 点后,斗鱼还是有很多连麦 PK ,失败的还是免不了劲歌热舞等等 “ 惩罚 ” 。

 一位某长视频大厂合规部门的员工曾向我们吐露心声: “ 国内直播行业就是探底线的过程,太有底线了,就很难做得起来。 ” 



作为曾经的直播一哥,斗鱼名字来源于泰国斗鱼,陈少杰曾公开表示, “ 斗鱼 ” 是泰国的一种民间动物,这种鱼好斗,凶狠。

而以此为名的斗鱼平台也确实展现出过极强战斗力。

在 “ 千播大战 ” 中,无论是在 “ 底线 ” 上疯狂试探,还是砸钱抢主播,又或者是做营销、搞热度,斗鱼几乎没有对手。



最终斗鱼成功活到了最后,还成功在纳斯达克上市成功。

 可和我们听过的很多互联网 “ 大战 ” 类似,前期疯狂砸钱,结果拼死拼活抢下来的聚宝盆,其实只是个寸草不生的盐碱地。

而游戏直播平台的大战,大抵如此。



虽说 “ 上岸 ” 后的斗鱼收敛了很多、也尝试很多,对内加大审核力度打击色情赌博暴力,对外也进行各种赚钱的尝试等等。

但斗鱼在大家心里的游戏标签实在太重,转型之路遥遥无期,始终赚不到大钱。

另一边,当年大手笔签约明星主播的恶果逐渐凸显。

营收起不来,签约费反而成了累赘,以至于到了最后也留不住人,比如旭旭宝宝在今年转投抖音。



 而随着综合视频平台抖音、快手、 B 站们开始发力游戏圈,在庞大的流量面前,所谓的 “ 专业 ” 的斗鱼也很快败下阵来。

在 2020 年的时候,斗鱼曾和老对手虎牙,联合宣布 “ 合并协议与计划 ” ,按照市值进行 1 : 1 合并,合并后公司为腾讯控股公司。

可最终,合并案遭反垄断调查被正式叫停。

而到了今年 4 月,腾讯和字节跳动达成长短视频合作,开始在长短视频联动推广、二创方面开展探索,当时不少人就觉得,斗鱼已经开始被腾讯实质性抛弃了。



可能是因为这个,斗鱼选择重新找回 “ 千播大战 ” 时的 “ 初心 ” 。

最终落得个 CEO 被捕,股价跌破 1 美元,开始面临退市风险。

有意思的是,就像陈少杰说的,斗鱼是泰国的一种民间动物,这种鱼好斗,凶狠。

他没说的是,在泰国,斗鱼是类似斗鸡、斗蛐蛐等赌博业里的专业 “ 角斗士 ” ,直到现在,还有人专门培养用于赌斗娱乐的斗鱼。

原来,斗鱼一直都和 “ 赌 ” 字联系在一起啊。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https://www.6parknews.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637166
分享文章:
已有1条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7 Months
555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