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年前五名少年失踪,11年后发现缠在一起的尸骨

Enigma龙探长 科技 0

1991年3月26日,五个孩子在卧龙山同时失踪。

韩国政府派出了三十五万兵力调查,翻遍了每一寸山地,都没有找到孩子们的踪迹。

可十一年后,就在卧龙山中一处坑洞之内,突然出现了五个孩子缠绕在一起的尸骨。

案件由此重启,却发现疑点重重。

警察认定孩子们是冻死的,可法医认为孩子们曾遭遇虐杀。

经过调查,在发现尸体的坑洞内发现了大量子弹,有人怀疑这些子弹出自于附近的军队。

谋杀和军队竟然也扯上了关联?

人们各执一词,孩子们究竟是为何失踪又是怎么死亡的呢?就让我们走进今天的案件,来找寻一切的真相。

抓火蜥蜴的少年

图1 五个孩子

上图就是失踪的五个孩子,从左到右依次为禹哲源,赵浩妍,金英奎,朴灿仁和金钟植。

事件发生时,他们还在上小学。

除了已经上六年级的禹哲源和四年级的赵浩妍,其他都是三年级的小孩子。

卧龙山这个地方很小。

他们从小一起长大,一起玩耍,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严格意义上讲,青蛙少年失踪案件这个名字不是很严谨。

因为孩子们是上山抓火蜥蜴,不知道怎么传着传着曲解成了青蛙卵。

因此这个案件被称为“青蛙少年”。

案件发生在1991年3月26日。

图2 卧龙山

这天,对于韩国来讲是个特殊的日子。

因为地方议会议员选举30年来第一次举行,人们将选举基础议员的这天定为临时休息日。

学校给大家放了假,家长们早早去参加投票,将孩子们留在了家里。

早上八点,失踪孩子之一的禹哲源吃完早饭后,和家里打了声招呼,便出门找朋友玩。

他将几个小孩聚在一起。

孩子们玩游戏玩的累了,不知道是谁提起,想去山后抓火蜥蜴。

之后,他们一致决定,回家拿身衣服,然后去后山玩。

等玩儿够了,再偷偷去看大人们的投票是个什么名头。

图3

禹哲源的家人到今天还记得禹哲源跑回家时非常匆忙,拿了身衣服就走。

随着时间推移,他们回忆起禹哲源亮晶晶的眼睛,被汗水打湿的头发,跑脏的鞋,一切鲜活的就像昨天才发生一样。

可当时的他们并不知道,这是他们看见禹哲源的最后一面。

一起去的孩子们,除了失踪的孩子外,还有另外两个,其中一个叫金泰龙。

他早上跟来的时时候因为没有吃早饭,中途回家,因此幸免于难。

其余六人,则拿着奶粉罐子和棍子有说有笑的向卧龙山走去。

图4 赏金4200万韩元

据调查,当时不止一个人看到了上山的孩子们。

赵浩妍的哥哥骑车路过时,和妹妹打了招呼。

她告诉哥哥,自己要去抓火蜥蜴。

哥哥也没太在意,只嘱咐了句早点回家,便离开了。

九点左右,住在卧龙山脚下的一位钟点工阿姨,为了早点投票走了近道,在山上看到了他们。

中午,禹哲源的朋友在卧龙山的入口看到禹哲源。

这是最后看到他们的人。

如果,在这三次偶遇里,哪怕有一个人喊他们离开,也许就不会发生之后的惨剧了。

失踪的孩子们

下午六点,孩子们没有回家。

图5 警方搜寻

几位家长联合到山上找孩子,没有找到。

他们在七点半左右报了警,警察加入了寻找。

警察组织人员一直在卧龙山找到了凌晨三点,依旧没有看到孩子的踪影。

那个时候,大部分的警力都放在投票活动的管理方面,派去的警察并不专业。

一直将这起案件当做偶然离家出走案调查。

4月1日,也就是孩子们失踪一周后,大邱达瑞警察局将这起案件定性为集体离家出走。

把关注点放在孩子和父母,还有周边环境的矛盾上面。

警察来到村里采集证词,一位名叫咸成勋的小孩,他就是一起上山的六个孩子中的一员。

他说他原本也是和大家去抓火蜥蜴。

但是中途和其他人分开了,独自去了半山腰的坟墓边。

上午十一点半时,他听到山上传来了尖叫声,持续了两次。

图6 登报

说来也巧,金钟植的母亲和金英奎的母亲,都说自己在十一点半时,突然感到心痛。

想要出去把孩子们找回来,可没有找到。

但警察则认为,咸成勋年龄太小,有可能听错了。

而两个孩子的母亲那边,他们则是认为女性年龄大了,偶尔难受很正常,便没放在心上。

与迟钝的警察不同,媒体从中嗅到了奇怪的气味。

他们将这件事情整理出来,一经见报,便引起了群众的讨论热潮。

当时还引起了韩国总统的注意,他下达了特别指示,悬赏一亿元,从全国范围内征集线索。

初期因为人力不足,只搜索了卧龙山西南部和莲花池,但从七月份开始,警方便在大邱警察局设立了调查部。

图7 图为1992年3月22日举行的寻找青蛙少年的活动

他们将警力分成二十五个小组,每组25人,开始搜寻工作。

由于卧龙山的海拔只有299米,此时天还很冷,山很荒凉。

直升机在巡查时一览无余,却什么都没找到。

他们还派遣潜水员搜寻了附近的四个水库,同样什么都没找到。

除了山上和水里,孩子们又能去哪里呢?

会不会是被什么人绑架了?

警察将调查重点放在了绑架方面。

其中一个孩子的父母说,在孩子失踪后曾经接到勒索电话,要求他们拿四百万韩元赎人。

家长们拿着钱去到绑匪指定的地点,却什么都没有。

警察们根据电话找到了IP地址,发现只是有人从网络上获取了信息,试图敲诈。

图8 孩子们的出行路线图

10月24日,大邱地方警察厅警长兼本次调查部部长带领上千名警员,成立了专案组。

他们拿着探测针,将卧龙山里里外外搜寻了一遍,一无所获。

在之后的五年里,共动用了警力人员近三十万人,搜索卧龙山四十八次,搜索乡镇43次。

除了这些地方,他们还搜寻了福利院,宗教等一千多个地方。

期间,有人打电话举报说孩子们被安葬在麻风病人村。

警察们立刻前往搜查,这件事在之后被定义为虚假举报。

可这些年来,为了钱而虚假举报的人,数不胜数。

幸运的是,在失踪孩子的身后,除了警察,还有自发寻找孩子的群众。

图9 印发传单

他们将孩子们的照片印在传单上,印在烟盒里,在漫画和录像带上安插上广告。

每个人都在为寻找孩子做出力所能及的事情。

每个人都相信,孩子们一定能找到,一定能回家。

这时,一个奇怪的声音出现了。

有一位著名的大学教授公开说,是失踪孩子之一金钟植的父亲,杀死了孩子们。

此言一出,引起了轩然大波。

被“嘴”杀死的父亲

由于国民在这件案子上投入了很高的关注度。

这名大学教授指出,是金钟植父亲杀了金钟植还有其他孩子,埋在家里,他的所有伤感都是装出来的。

图10 失踪孩子金英奎的父亲

警察们抱着宁可杀错不肯放过的原则,竟然真的用挖掘机把金钟植的家翻来覆去的找了一遍。

结果,当然是什么都没找到。

那位教授在报纸上草草的发了则道歉声明,说自己愿意承担法律责任,给予赔偿。

其他人则觉得这是警察职责所在嘛,赔钱再盖就是了。

可是金钟植的父亲,并不简简单单只是位父亲。

他为了寻找孩子放弃了工作,走遍了全国。

这么多年,从未放弃过寻找孩子,可这一波舆论风波将他的信仰崩塌了。

被污蔑为凶手后,他自暴自弃,整天以酒度日。

在孩子失踪十年后,哲圭于2001年3月被判定为肝癌。

图11 孩子家长派发传单

为了找孩子,他已经花光了自己所有的积蓄。

他没有钱治疗,只好拖着自己的病体苟延残喘,病仅仅过了七个月就恶化死亡。

死前,他连孩子是生是死都不知道。

除了金钟植的父亲之外,其余孩子的父母在家中也不好过。

朴灿仁的家在1992年被一场大火烧得干干净净。

金英奎和金浩妍的父亲也积劳成疾,不得不常年呆在床上休息。

终于,2002年9月26日,好消息传来,孩子们找到了!

众说纷纭的死亡

9月26日,崔焕泰在上山采松子时,发现了遗骸和衣物。

他立刻向警察举报。

在DNA鉴定后,证实这几具尸体就是青蛙少年们的遗骸。

图12 打结的衣物

大邱市警局立刻成立了调查组,前往调查情况。

但不知道带头警察相信了什么传言,竟然没有保护现场。

而是放任其他人闯入,被人利用工具破坏了现场。

将遗骸整理出来后,他们认为周围没有发现他杀的痕迹,孩子们应该是冻死的。

可根据现场尸体的照片来看,金英奎的手被运动服和裤子反绑在一起,一个人不可能做到。

警察则认为,这个行为是低温症造成的。

在这里科普一下低温症,指的是人体深部温度低于三十五度的状态。

低温症可直接或间接导致死亡,死者面部苍白,中枢神经呈现共济失调,幻觉,痴呆等状态。

图13 现场

因此,如果孩子们是因为低温症才做出自己绑自己这种举动,也可以理解。

可孩子们怎么可能在卧龙山迷路冻死呢?

要知道,他们从小就在这里长大。

先不说海拔只有三四百米的卧龙山。

就说距离尸体被发现五六百米的地方,就有一个小村庄。

就算孩子们真的迷路了,他们完全可以通过灯光找寻大人帮助。

更何况,当年警察将卧龙山翻了底朝天,什么都没找到。

尸体上面也没有腐烂的树叶。

这更像是最近被凶手丢弃在这里,压在石头下面,等着被人发现。

双方各执一词,争论不休。

图14 一名调查人员正在庆北国立大学医学院的解剖教室进行简报,而死者的家人和记者正在观看。

所幸,庆北大学负责遗骸鉴定的法医学组根据头盖骨的损伤痕迹,判定孩子们为他杀。

有人提出,孩子们有五个,凶手不一定是一个人。

警察们又从全国征集线索,收到了一千五百条,没有一条有用的。

以下是孩子们的死因

禹哲源:头盖骨有两处小洞,疑似被锋利的物品贯穿

金钟植:刘海处有损伤,疑似被钝器击打致死

金英奎:右侧头部有用拳头或钝器攻击时产生的陷落,衣服被大力撕裂

朴灿仁:白骨风化最为严重,无法判定死因

赵浩妍:头盖骨保存最为完好,无法判定死因

从孩子们死因来看,其中最引人注意的,当属禹哲源的头部被锋利的东西贯穿

图15 子弹壳

这个小洞,和当初二次发掘时找到的子弹联系在一起,卧龙山之前是韩国军方的射击训练基地。

孩子们的死亡,究竟和军方训练基地有没有关联?

消失的子弹

9到29日,也就是发现遗骸三天后,从遗骸发现地一共找到了66个弹壳。

一位姓朴的村民告诉警察,他们之前时常会越过篱笆去捡弹壳卖。

孩子们之前也经常去,很可能是在捡弹壳时被杀掉了。

但韩国军方第一时间站出来,声明这些子弹是之前训练留下的,和青蛙少年案件无关。

这时,警方听到了一个传闻:

有一位姓韩的鞋匠在公开场合说,他曾经看到军队开枪射杀了五个儿童。

听着与青蛙少年十分相似。

图16 禹哲源头部创伤

当他们把韩鞋匠召来警局后,韩鞋匠向警方叙述了经过:

在一男子射击时,射击场突然出现了五个少年。

他用枪杀死了一个,打伤了一个,剩下三个被他用手勒死,带走埋掉。

警方立刻向军方要求,提供那段时间的射击训练情况,还有人员参与情况。

军方表示会好好配合调查,但报告一年一换,早就找不到了。

双方开始了长久的拉锯战。

警察没有找到军方的直接证据,这件事到最后也没有答案。

他们也将目光转向其他方向,但都一无所获。

后续

不知不觉,三十年过去了。

每年,孩子们的家人都会在卧龙山举办祭祀。

图17 追悼

三十周年时,人们为纪念这起案件,在距离发现孩子们尸体300米的地方立了一块追悼碑。

碑横3.5米,竖1.3米,高2米,家长们将尸体表面覆盖的泥土洒在碑的周围。

希望碑可以将他们的思念带给孩子们。

对他们而言,此时犯人是否会得到法律的制裁已经不重要了。

他们活着的意义,就是想向凶手要一个答案。

他为什么要那么残忍地杀掉五个孩子。

可是那时候在韩国,杀人罪的公诉时效只有十五年。

2006年公诉时间到期,“青蛙少年”的凶手已经彻底逃脱了法律的制裁。

他主动投案的可能性也十分渺茫。

图18 青蛙少年事件诉讼时效到期前两天,五名男孩的家属到发现遗体处纪念孩子们

案件到这里结束了。

青蛙少年案件也与火星妇女连锁杀人案件、李亨浩诱拐杀人案件并称为韩国最具代表性的未结杀人事件。

我想,每个读完这起案件的人的内心都是沉重的。

我个人更倾向于是军方所为。

一个被军方压榨崩溃的人,将自己的愤怒发泄在无辜的孩子身上。

孩子何其无辜,他又何其可恨。

我不知道这个凶手至今是死是活。

如果他还活着的话,午夜梦里,他会不会梦到五个孩子在向他招手?

会不会在每个警车呼啸的夜晚吓得睡不好觉,整宿做噩梦呢?

图19 “青蛙少年”

希望每个家长都可以保护好自己的孩子,不要遭受这样的苦难。

要小心,地狱空荡荡,恶魔在人间。

文章来源: 文学城 查看原文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21/11/26/11083583.html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