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采访遭路人怼:新冠是场阴谋 病房全是空的(组图)

英伦圈 0

最近的英国真的太不省心了!自2021新年前夜起,英国最高新增病例的记录一直在刷新。

新增确诊连续四天超过5万,八岁儿童死于新冠


日增确诊再创新高——58784例




英国日增确诊60916例,830例日增死亡




以上图片来自天空新闻

今天英国新增确诊5.2万例,较昨天和前天连续2天日增6万的数字有所缓和,但新增死亡数已破第二波新高,达1162例(4月21日最高1224例)...


图:推特@UKCovid19Stats

根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数据,目前英国累计确诊数与累计死亡数均位居全球第5。


图:约翰·霍普金斯大学

病例激增的结果就是医院爆满,ICU床位紧张。

新冠:邮件透露伦敦医院的三个重症监护室已在新年前夜爆满


图:天空新闻

距离新年夜已经一个星期过去了,那英国医院目前的情况到底如何?

圈哥接触到了一位在伦敦医院工作的华人医生,自3月英国爆发疫情开始一直奋斗在抗疫前线。


图:Twitter

L医生对圈哥表示不愿意接受采访,因为“这是自己本份工作,没什么好宣扬的”。 但我们经过其允许,把她发在朋友圈里的战斗在伦敦医院抗疫一线的文字给大家分享。

以下是L医生的自述—— 

关于在英国抗疫,从去年三月份开始,我就一直想好好记录下来,毕竟抗战在最前线的最前线,我想没有人比我更有发言权。


注:图为从icu照到的窗外景色 L医生提供

但是到从去年到今年,lockdown 也迎来了3.0,我还是啥都没写。不是懒,而是因为真的忙到没时间忙到没朋友,当每次拖着疲惫的身躯完成13个小时的shift之后,我只想冲个热水澡然后瘫在床上。

看过了太多的无知民众,看淡了无为的政客政策,也厌倦了苦口婆心的科普教育。我想,每一个战斗在最前线的英国医护人员都如我一样,身心疲惫但却还在继续,支撑我们继续下去的是那满腔救死扶伤的热忱。


注:图为从icu照到的窗外景色 L医生提供

在staff room看到每张带着压痕的疲惫的脸,我觉得这才是世界上最可爱最伟大的一群人。

从圣诞节前到元旦后的今天,我亲身经历了东伦敦最大医院15楼从一个空旷的设备关闭楼层蔓延成为现在90张床的ICU。


L医生在12月19日的微信朋友圈

我每天眼看着一个个生命在我眼前逝去:

我知道那些被救护车推进来的挣扎的费力喘息的人,几小时之后都会被插管放到呼吸机上然后屁股朝天,我也亲自见证了比我年轻力壮的年轻人挣扎在死亡边缘。


注:图为从icu照到的窗外景色 L医生提供

我相信和我一样,每一个frontline的人也都会担心自己的安危,如果有选择我也想work from home。但我知道,比恐惧更大的是责任。这个世界,所有的病毒和邪恶不会自己消失,总要有力量来战胜它们。

2021年,希望一切都会好起来。

我和美丽的伦敦夜景, Sending love to you from the 15th floor of RLH Covid ICU。


注:图为从icu照到的窗外景色 L医生提供

随着疫情越来越紧张,更多的医生和护士希望民众意识到这波疫情的严重性,圈哥也特此整理BBC新闻和Channel4 News关于医护们的采访信息,还原英国最真实的疫情情况——

每一个数字背后都是一条生命

2021年,1月1日,很多人在医院度过了新年夜,忙碌的医生和护士,还有等待救治的病人。

来自北伦敦惠廷顿医院(Whittington Hospital)的麻醉医生John Williamson自第三波疫情开始爆发,就在自己的Ins上发布他在医院拍下的照片(经医院授权)。


包裹在毯子下面的俯卧病人 拍摄于1月1日

威廉姆森医生在新年夜拍下这张照片:这是一个俯卧在床上的病人,身上盖着一个薄薄的毯子以保持他们身体的温暖,全身上下只能看到一双脚。

威廉姆森医生配文写到:这张照片就是一个提醒,提醒着是谁在这张毯子下面,是谁在挣扎求生,是谁活在新闻中的那些数字后面。


图:[email protected]

1月5日,伦敦的ICU病房已经挤满了新冠病人。


病人和忙碌的医生 拍摄于1月5日

“所有在我们医院ICU病房的病人都是新冠病人,这很不寻常。其他人依旧在生不同的病,他们也同样需要ICU。“

“我们尽量将这些病人和新冠患者隔离开,这需要更多的医护人员,这种情况维持不了多久,医院就是完全爆满,真正的问题在于居高不下的感染率。”


图:[email protected]

1月5日,一位新冠病人直接从急诊室被转移到ICU。


正在被转移的病人和医生 拍摄于1月5日

“上了一周的夜班,我很担心接下来的几周会怎么样,医院容纳量已经达到了第一波疫情时的情况。”

“病房里全是新冠病人,ICU也同样如此。”

“在我看来,这简直就是一场大灾难,感染率持续上升,没有任何下降的趋势,为什么一些民众/政府一定要看到人们死在走廊上才会满意呢?”


图:[email protected]

威廉姆森医生的经历只是英国疫情的一个缩影,还有无数奋斗在一线的医生和护士警告人们不要无视新冠。

无视抗疫规则将会付出代价

第三次封城前夜,BBC探访了伦敦圣乔治医院(St George's Hospital),采访了在那里工作的医生护士们。

ICU医疗顾问——“无视抗疫规则的人,会为此付出代价”


图:[email protected] WORLD NEWS

“当你真的走进医院看到病房里的情况,看到那些病人,你才会真的明白。”

“我们看到20岁,30岁,40岁的病人在ICU挣扎,有些甚至失去了生命。如果你觉得违反一下规则没什么的话,那你是没有见识新冠的厉害,也将会为此付出代价。”


图:[email protected] WORLD NEWS

医生的警告不单单是为了民众,也为了所有医护人员。

“你能看到护士值班12个小时之后崩溃大哭,再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回家,第二天还要再给自己打气再来工作。”


图:[email protected] WORLD NEWS

“我们甚至还要延期推迟癌症病人的手术来全力救治新冠病人。”

“对于那些仍然无视抗疫规则,还在聚集,不带口罩就出门的人们,他们真的注意,要小心点。他们在无视那些规则的时候,不知道新冠的厉害,但是我们(医护人员)见识到了。”


图:太阳报

高级护士克洛伊——“这是我从医生涯中最糟糕的一次值班”


图:[email protected] WORLD NEWS

“我在ICU照顾的病人比我平常要照顾的病人要多很多,这种情况让人很难承受。”

“当你看到那些抗议,反对新冠的人们,就会想我在干什么啊?这种情况让我觉得我从来没这么无力过。”


图:BBC 抗疫中的人们 标语:新冠就是一个达到政治目的和民众控制的工具

当日领班护士汉娜——“我经常回家的时候会大哭一场”


图:[email protected] WORLD NEWS

“我们都遭受着睡觉困难的折磨,你只能强迫自己在不上班的时候尽量休息好,在返回工作时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和状态。”

“我们都在家人,很多医生和护士都感染过新冠,我们知道被感染之后是什么感觉。而且我们也不知道谁感染新冠之后会病情突然加重,躺在病床上的有可能是你的母亲,父亲或者祖父母,你只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救治他们。”


图:[email protected] WORLD NEWS

急诊医疗顾问简——“我很担心新冠疫情将会在医护人员心里留下难以磨灭的阴影”


图:[email protected] WORLD NEWS

“很多经历过3月第一波疫情的医护人员说:我真的不想再经历一次了。但是他们又都回来奋斗在一线,去面对这次更严重的情况。”

“你能看到大家都累到极点,但是我们没有选择,我们必须坚守,必须要守在病人身边。”


图:[email protected] WORLD NEWS

仍有人认为新冠只是季节性流感

1月5日,英国米尔顿凯恩斯医院医生在接受第四频道(Channel4 News)采访时说,“看到这些阴谋论时,我真的非常愤怒,因为新冠根本不是季节性流感,这是完全不同的情况,你在新冠病人身上看不到流感的症状。”


图:[email protected] News

“我们正面临冬季流感病人和新冠病人同时增加的情况,我们需要扩大治疗区域,需要氧气设备,需要更多的医护人员,这种情况下我们还能坚持多久?”


图:[email protected] News

就在第四频道主持人维多利亚·麦克唐纳在米尔顿凯恩斯医院外采访时,还有一位路人冲她大喊,说新冠就是一场巨大的阴谋,那些病房都是空的,医院里都是空的。


图:[email protected] News

维多利亚说,医护人员告诉她,请告诉民众,现在的情况非常严重,希望大家认真遵守抗疫规则,呆在家里。

当有民众认为新冠是一场阴谋的时候,有些人已经在感染后终于清醒过来。

“以前我不相信新冠,现在我明白了”

2021年1月5日,一对双胞胎姐妹本应在这一天降生,但她们却提前4天来到了这个世界上。

一周之前,准妈妈瑞瓦提·潘塔帕蒂由于感染了新冠,被米尔顿凯恩斯医院收治,目前在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


图:[email protected] News

“我的预产期本来是今天,但因为我感染了新冠,只能进行刨腹产,我现在已经在ICU住了4天了,我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我曾是不相信新冠那些人的其中之一,现在我自己感染了,我相信了新冠的存在。”


图:[email protected] News

当被记者问到感觉如何时,瑞瓦提说“我现在觉得不错,但我非常想念我的孩子,已经一个星期了,我还没有见过她们,她们是我的第一胎。”

随着她的病情趋于稳定,她终于见到了并拥抱了自己的宝宝。


图:[email protected] News

“我真觉得自己要撑不过去了”

46岁的Zieko Zavcek是米尔顿凯恩斯医院的一位新冠病人,他已经在重症监护室待了两个星期了。


图:[email protected] News

“在某些时刻,我真觉得我撑不过去了,我要死了。我看到很多身边的病人都被撑过去了,我真的害怕了。”

在接受采访时Zieko仍在吸氧,说话时伴有呼吸困难,说一句话都要大喘气一次。


图:[email protected] News

“庆幸的是我在这里接受了医生和护士的悉心治疗和照顾,我活过来了。”

在米尔顿凯恩斯医院逐渐恢复健康的准妈妈瑞瓦提和Zieko是幸运的,他们正在康复,但有的人是不幸的,新冠无情的夺走了他们的生命。

“我要在呼吸和喝水之间做选择”

Salayha Ahsan是一位急诊科医生,不光是她,她的另外5个兄弟姐妹都在NHS工作,但即使如此,他们仍然因为新冠永远失去了敬爱的父亲。


图:[email protected] WORLD NEWS

Salayha的父亲Ahsan-ul-Hap曾是一名教师,他患有哮喘,在疫情爆发之后,一直居家隔离。

圣诞节之前,他不幸感染了新冠,几天之后就去世了。


图:[email protected] WORLD NEWS

Salayha说,“我这一年一直都在照顾新冠病人,但我从没有24小时照顾过一个病人四五天过,除了我的父亲。”

“我见识了新冠的厉害,我知道新冠有多致命,我也知道了没有时间哀悼是什么感觉。”


图:[email protected] WORLD NEWS

“在父亲的弥留之际,他对于氧气的需求越来越大,最后用上了CPAP(Continuous positive airway pressure持续性正压呼吸机),要戴上一个巨大的面罩。”

“因为戴着面罩无法喝水,最后我不得不作出选择,是让我的父亲呼吸,还是摘掉面罩给他喝水。”


图:[email protected] WORLD NEWS

医院未来将面临更为严峻的情况

在米尔顿凯恩斯医院采访视频中,主持人维多利亚·麦克唐纳提到,“我们今天被允许在医院里拍摄的唯一原因,就是NHS希望公众知道现在的情况有多么的糟糕。”


图:[email protected] News

“14个病房中的10个都已经完全满了,而且所有的病人都是新冠病人,患有其他疾病的病人根本住不进来。”

在米尔顿凯恩斯医院里,人手严重不足,因为不少医护人员已经感染或正在处于隔离中,有些护士已经连续工作了60个小时。


图:[email protected] News

“我们能做的就是互相支持,互相打气,真的很累很疲惫,但我们只能坚持工作,回家休息,第二天在重复前一天的工作。”病房护士瑞贝卡·亚当姆说。


图:[email protected]l4 News

米尔顿凯恩斯医院首席执行官乔·哈里森教授说:“随着新冠确诊病例的不断上升,医院现在处在一场巨大的挑战中。”

当被问到医院现在是否已处在崩溃边缘,Harrison教授说,“不,我们在未来将会面临更严重的情况,住院病人继续增加,接下来的几周,医院将会面临更巨大的压力。”


图:[email protected] News

病人在挣扎,医生和护士在挣扎,即使这样,仍有人认为新冠只是流感,新冠只是阴谋,不遵守规则,追求所谓的“自由”。

疫情爆发以来,新冠病毒一次又一次地以出其不意的方式对人类“发动攻击”,现在全球医学专家公认的一点是,目前为止,我们对新冠病毒还有太多太多未知...

真心希望英国人能看到医院的真实情况,为拯救生命作出真正的努力。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https://www.6parknews.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460344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