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解读勿谓言之不预的玄机 是对台最后通牒吗(图)

多维新闻 0

 继一场破获数百起台湾间谍窃密案的“迅雷-2020”行动之后,中国媒体《人民日报》在2020年10月15日第7版处一篇文章使用了一语“勿谓言之不预也”,在中国舆论场中激起一波呼吁和期待国家统一的热潮。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人民日报》使用“勿谓言之不预也”一词之后,都会有非常重大的事情发生。在台海形势已经比较紧张的背景下,大陆会有怎样的动作尤其值得留意。

《人民日报》是中共中央委员会的机关报,在中国政治图谱里的分量较重,其发声往往能够代表中国高层的权威态度。该报在10月15日所发引起广泛关注的文章标题为《站在历史正确的一边——告台湾情治部门书》,署名“安平”。

《人民日报》的笔名颇有讲究和用意,“平”字出现频率较高。一般认为,“任仲平”暗指《人民日报》重要评论,“国纪平”指的是国际评论,“柯教平”则是指科技教育评论,其中的“平”皆有“评论”之意;皇甫平”则指黄浦江评论或有辅助曾任中国最高领导人的邓小平的意思,其中的“平”既有“评论”之意,也有邓小平之意。“安平”的署名则是首次出现,可能意指大陆国安机关的评论,或也有期望两岸安全、和平之意,是否与当前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有关则难以知晓。






不过,不论是文章标题里的“告台湾情治部门书”的文字格式,还是文中的“勿谓言之不预也”,都不是大陆官方轻易使用的词汇,如今同时出现,无疑传达出了郑重和鲜明的态度,也释放了分量很重的信号。

历史上中国大陆发出过五次《告台湾同胞书》。第一次是由大陆的台湾民主自治同盟在1950年2月所发,首次提出要完成解放台湾的任务;之后三次是以“中国国防部”的名义,在1958年10月至11月间所发,其中第二次是在两岸第二次台湾危机之中“金门炮战”结束次日,由毛泽东所写,以时任国防部长彭德怀的名义发表,警告了台湾与美国的合流;第五次则是在1979年1月中国改革开放之初,由中国人大常委会所发,呼吁两岸统一和互通交流。

第五次《告台湾同胞书》后40余年,大陆再未有“告台湾同胞书”发表。时至2019年1月,第五次《告台湾同胞书》发表40周年之际,大陆隆重举办了纪念大会,习近平提出了实现统一的5点主张,被认为启动了两岸在新历史时期促进统一的进程。

与前五次《告台湾同胞书》不同,此次“告台湾情治部门书”仅是指向“台湾情治部门”,范围要小得多,但也更具体和聚焦。考虑到不久前的“迅雷—2020”行动正是由大陆国安机关组织实施,此文很可能是出自大陆国安机关之手。如果将有后续事态发生,也将是大陆国安机关对“台湾情治部门”的又一次行动。

至于文中的“勿谓言之不预也”,在历史上也多有出现,由于其后发生过多次军事行动,在很多人看来,该词已是中国官方的一个外交术语,代表了最严厉的警告,甚至暗示动用武力。因此,《人民日报》此文,已经带有比较强烈的“最后通牒”意味。

例如,在20世纪50年代初中国军队出兵朝鲜反击美军轰炸领土打响“抗美援朝”战争之前,在60年代初中国军队反击印度侵占领土的“中印战争”之前,在1967年中国抓捕前苏联间谍和打响“珍宝岛战争”之前,在70年代反击越南边境骚扰打响“中越战争”之前,以及在2018年中美贸易战期间中方反制美方极限施压措施出台一系列政策之前,都曾使用“勿谓言之不预也”一词。











因此,在台湾的“台独”倾向越发明显,大陆频频组织军事行动,台海局势已然十分紧张的形势下,当大陆再次喊出“勿谓言之不预也”,而且声称“战事未发,情报先行”之时,很多人猜测中国大陆是否将要开启“武统”。

不过,由于该文只是对“台湾情治部门”喊话,更准确地说是文中所指“台湾情治部门中抱守‘台独’立场的顽固分子”,而不是指向对“台独”或者“台军”,以之作为即将“武统”信号应该比较牵强。

《人民日报》文中还称,“我们欢迎台湾情治部门中拥护祖国统一的有识之士……彻底摒弃蔡英文当局背宗忘祖的‘台独’意识和狭隘的‘岛民’心态”,“祖国大陆与你们沟通交流的大门永远敞开着,欢迎通过各种形式、各种方式、各种渠道来开展各方面合作。渡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


可见,“勿谓言之不预也”既有警告和威胁,也有克制也尊重,文章甚至对“台湾情治部门”尚有一些奉劝之意。当然,情报工作人员一般都比较忠诚,“台湾情治部门”转而效忠大陆的可能性并不大,因此该文的警告意味应该多于奉劝。

对于台湾情报人员而言,该文其实无异于大陆的一次公开“策反”。再与稍早前“迅雷-2020”行动结合来看,则又像是在对“台湾情治部门”进行“统战”,而且是先“战”后“统”。这种以“战”求“和”的思维,或许正是实现两岸最终“和平统一”的实用逻辑,也代表了大陆尽最大努力争取“和平统一”的意愿。推荐阅读:

中共话语中的“勿谓言之不预”究竟剑指何方

2020年10月15日,中国大陆《人民日报》刊发《站在历史正确一方——告台湾情治部门书》,并由《人民日报》微信公共号转载,将标题前段改成“勿谓言之不预也!”,由于此话在历史上总是伴随着如艾森豪威尔访台、中印战争、中苏交恶、中越战争等重大事件,故引发热烈的讨论。



2020年10月15日,中国大陆《人民日报》刊发《站在历史正确一方——告台湾情治部门书》,并由《人民日报》微信公共号转载,将标题前段改成“勿谓言之不预也!”,引发热烈讨论。(《人民日报》微信公共号)


人民共和国建立前 原用于国内事务

“勿谓言之不预也”原本出自晚清李宝嘉《官场现形记》小说的第十九回,整饬吏治的谕告中,意为“事后别后悔,不要说没跟你事先警告过”,用在上级对下级的敲打与警告。而在中共话语体系中的“勿谓言之不预也”,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前,基本都是用在对内事务上。其首次出现,是在毛泽东于1940年1月9日发表的《新民主主义论》(原题《新民主主义的政治与新民主主义的文化》)。当时正值抗日战争期间,毛泽东呼吁中国资产阶级应以全中华民族的命运为重,停止“剿共”,中共愿意联合一切抗日力量,集中对付侵华的日本帝国主义,坚持统一战线,实行长期合作,“把抗日的事业弄个胜利,才是上策,否则一概是下策,……勿谓言之不预也”。

其次是在1946年12月11日的《晋冀鲁豫边区政府布告》。当时《人民日报》还只是中共晋冀鲁豫中央局的机关报,所谈的内容也还只是警告地主、村霸与和国民政府有联系的“还乡团”等人员遵守法令,不要阻挠“减租减息实现耕者有其田的运动”,禁止出现反攻倒算。

这句话的第三次出现,是在毛泽东以中共发言人身份,于1949年1月28日发表《关于命令国民党反动政府重新逮捕前日本侵华军总司令同村宁次和逮捕国民党内战罪犯的谈话》,呼吁逮捕1948年12月25日中共提出、包括冈村宁次与蒋介石、宋子文、陈诚、何应钦、顾祝同、陈立夫、陈果夫等人在内的43名战犯,才能缩短内战时间,给人民减轻痛苦。但这次只是中共对南京政府的要求,并非出现在中共中央机关报上。

再如第四次是在1949年2月1日《和平结束北平战事经过》,当时解放军东北野战军(东野)和华北军区野战军发起平津战役,东野司令员林彪、政委罗荣桓于1月16日致信国军华北剿匪总司令部总司令傅作义,劝告傅能缴械开城、军队接受改编,否则等北平城破之日将从严惩办、绝不姑宽。


逐渐转向涉外事务使用

国共内战结束,国民党政府退守台湾,加上朝鲜战争爆发,蒋介石获得美援支持得以转危为安。1960年6月18日,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访问台湾,为表示反对美方干涉两岸事务,前一日解放军福建前线司令部发表《告台、澎、金、马军民同胞书》,宣告将在艾森豪威尔抵台前(6月17日)、离台当天(6月19日),“依照单日打炮的惯例,在金门前线举行反美武装示威,打炮‘迎送’”,“胆敢扰乱伟大的反美武装示威,必遭严惩,勿谓言之不预!”



1962年中印战争时,解放军为克服艰难的运输环境,亲自以扁担挑着120毫米迫击炮送往前线。(中国历史研究院)

到了1962年的中印战争期间,“勿谓言之不预”才正式成为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对涉外事务的用语。该年9月22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是可忍,孰不可忍!》,指称印军在中印边境开火,造成一名解放军军官身亡、一名士兵重伤,并警告:

如果印度部队在中国部队的防御行动中仍然开枪射击,则中国部队必将坚决自卫,而印度方面在中国自卫火力下的任何伤亡,都必须由印度方面自己负完全的责任。局势是险恶的,后果是严重的,我们要正告印度当局,勿谓言之不预也。

《是可忍,孰不可忍!》,1962年9月22日

然而警告无效,印度总理尼赫鲁于10月12日向新闻记者谈话时公开宣称,印度军队已接到“解放我们的领土”的命令,等同向中国宣战。就在《人民日报》发表社论的一个月后的10月20日,中印边境战争(又称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爆发。由此开始,“勿谓言之不预”被视为中国大陆官方对外交涉的严正警告,预示即将爆发战争。

然而警告无效,印度总理尼赫鲁于10月12日向新闻记者谈话时公开宣称,印度军队已接到“解放我们的领土”的命令,等同向中国宣战。就在《人民日报》发表社论的一个月后的10月20日,中印边境战争(又称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爆发。由此开始,“勿谓言之不预”被视为中国大陆官方对外交涉的严正警告,预示即将爆发战争。



1969年3月,中苏于珍宝岛爆发激烈武装冲突,即珍宝岛事件。(Getty)


珍宝岛事件与中越战争

1950年代末,中苏关系由于意识形态与战略分歧,双方逐渐形同陌路,1949年以来的“一边倒”外交氛围已不复见。1960年,苏联无预警召回驻华专家与撤回援助,当时正逢“大跃进”后的“三年困难时期”,此举使得中国经济雪上加霜;1963年7月,苏联针对中共《关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总路线的建议》进行全面批判,导致同年9月至1964年7月、中共中央相继发表9篇评论苏共中央的文章(九评苏共),史称中苏论战。1964年5月7日,中共中央致信苏共中央,批评苏联在第三国际已取消的情况下,“片面地决定召开全世界一切共产党和工人党的代表会议,……召集一部分赞成你们的修正主义和分裂主义错误路线的党”,不利于社会主义阵营和国际共运的团结,“勿谓言之不预也”,苏联需承担分裂的责任与后果。

中苏论战后,两方的误解不仅没有化解,关系还每下愈况。1967年,中苏两国在边境上屡屡爆发武装冲突;7月3日,新华社发表《我外交部向苏联提出强烈抗议》,批评苏联驻华商务人员进行非法的窃取情报活动:

我们要严正警告你们,中国广大革命群众决不容许你们在中国领土上从事危害我国国家利益的活动。我国外交部发言人六月十四日关于帝修反驻华机构人员必须停止窃取情报活动的谈话,是算数的。如果你们硬要一意孤行,继续搞非法活动,中国方面将采取必要的措施。勿谓言之不预也。

过了一年又八个月的动员准备,经中共中央和毛泽东批准,1969年3月,解放军沈阳军区部署并发动“珍宝岛反击战”(珍宝岛事件),毙伤苏方230余人,19辆坦克装甲车遭毁伤,中方以伤亡92人的代价实际占领珍宝岛,并派军常驻。在中苏边界冲突后,双方关系进一步恶化。



中越战争时期,当时随越南人民军行动的日本军事记者三野正阳,在战后写出《中越战争之真相1979》中引用的图片,图为“被中国军队击毁的越南军T-34战车”。(《中越战争之真相1979》)

等到《人民日报》再次以社论形式提到“勿谓言之不预”,则是于1978年底的中越关系上。12月25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我们的忍耐是有限度的》,批评越南政府“侵占中国南沙群岛岛屿,妄图把北部湾海域大部分攫为己有,蚕食中国边境领土,同它对柬埔寨的侵略活动”,并严正警告越南:“如果你们仗恃有苏联的支持,得寸进尺,继续恣意妄为,必将受到应得的惩罚。我们把话说在前面,勿谓言之不预。”

不过越南置若罔闻,当天随即发动大规模侵柬战争,中共中央军委开始进行军事动员,至1979年2月完成准备,同月12日下达《中越边境自卫还击作战命令》,距离社论《我们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发表时间,仅仅过去一个半月。

由历史上看来,在中共的话语体系中,“勿谓言之不预”的警告对象既有国内也有国外,规格有《人民日报》社论也有一般评论。虽然以社论规格提及此语的次数只有两次,并伴随一段时间的动员后展开的军事行动,彰显中共相当坚决且强硬的态度,以及具体的反制措施。近年该语出现则是在中美贸易摩擦(《美方不要低估中方反制能力》,2019年5月29日)、《谴责美国众议院通过涉港议案》(2019年11月21日),前者中国大陆采取对美贸易的和平谈判,后者则是通过制定《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港版国安法),以雷霆手段制止香港“反修例运动”后的社会动乱。

如今《人民日报》再次说出“勿谓言之不预”,对象不再是外国,改为针对台湾情治部门而来,虽然不见得意味着紧接而来的会是军事打击,但极有可能是对台湾“国安局”、调查局、军情局等情报系统及其外围组织人员的“精准打击”,台湾方面绝对不能等闲视之。


揉杂着新冠肺炎疫情与美国总统大选,2020年的中美关系,朝着越发拥挤的方向疾驰,相向而行成了狭路相逢:从起初的贸易战、科技战、演变为政治认同战、到互相驱逐使馆人员、再到双方在第一岛链不断“自由航行”或演训,结果是中美这两个彼此在昔日最紧密的贸易伙伴,竟弥漫着远比“脱钩”还要危险的火药味。

对于中美关系,有人仍充满乐观,认为美国川普政府不过为是应选举需要而炒作,一旦大选尘埃落定,中美关系会走回友好的“正轨”;另一部份的人则认为,中美已明显步入结构性困境,崛起国与霸权国双方难逃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s Trap),最终很可能会爆发冲突。后一种观点下,如若中美两国会发生冲突,那最可能“点火”的位置,就是在目前双方都有密切军事活动的第一岛链南部。



中美若逃不开修昔底德陷阱,则最可能爆发冲突的地点在第一岛链南部。

北京对美国的和战选择

就意图来说,毫无疑问,中国大陆当前一定不想主动挑起一场对美战争,也不会轻易掉进和他国的战争陷阱。毕竟中共的政治主轴还是经济社会问题,包含近期即将审议的“十四五”规划、以及推动“新发展”。习近平先是强调,要“逐步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尔后又在8月召开“经济社会领域专家座谈会”,探讨“新发展阶段”的各项政策建议。

与此同时,2021年更是“脱贫攻坚”、“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一年,这些中共早已允诺给大陆社会的政见,不可能受到国际情势动摇而延后,因而就算是与印度在拉达克爆发边境冲突,北京还是力图透过各种机制进行谈判、与印方一齐控制住局势,也始终没有公布己方伤亡情况、避免刺激大陆社会的鹰派舆论。

为何不战?一个根本的情况是,目前中国大陆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尽管经济总量已是全球第二,但因为人口众多,并不具备媲美西方国家的人均GDP水平,李克强即坦言,全大陆“有6亿人每个月的收入也就是人民币1,000元”、“1,000元在一个中等城市可能租房都困难”,以14亿人口来看,这个收入的人口比达到42.86%;至于美国,虽然贫富差距也极为严重、统计更为复杂,但就人均来说仍然遥遥领先中国,另外,美国普查局(U.S. Census Bureau)近期公布了2019年落在贫困标准下的人口为3,400万人,占比仅为10.5%。



李克强坦承有6亿中国大陆人民仍然贫困,显示中共高层非常清楚中国大陆还是发展中国家。(Reuters)

显然,身为中国大陆执政党,中共非常清楚目前“发展中国家”状态需要的,绝对不是冲突、更不是称霸,而且从根本上说,中国也并不谋求称霸。即便近年来随着中国快速崛起,在外交上开始积极有为,尤其是习近平上任后提出了诸如“一带一路”、“中国方案”等主张,成立了“亚投行”等由中国主导的多边金融机构,表示要“积极参与全球治理”,但持中而看,这些主张都是为了发展的目的,而且是依循着“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共享理念,并不是为了谋求霸权。相反,在习时代,北京仍然将和平与发展视为时代潮流,在今年9月17日举行的一场基层座谈会上,习近平再次提出在当前和今后一段时期,中国仍然处于“战略机遇期”。


尽管中国大陆绝对不想挑起冲突,对战争的意愿极低,但是战争是否会发生却不由中国的主观意愿决定,尤其是在美国两党精英社会都已经将中国视为最具威胁的战略竞争对手,在背后支配美国内外政策的深层政府尤为希望通过在中国周边一战而在对手“将强未强”时遏制住中国崛起威胁,并顺势推动中美彻底脱钩的情况下。如果美国决心开打霸权保卫战,则在第一岛链周遭的台海、南海热点当中,北京若有选择权,很可能会选在南海,因为其离大陆本土较远、伤亡可控,且不会伤及台湾百姓。

但北京的主观意愿不一定能符合客观现实,因为与战争可以是片面行动不同、和平则需要多边努力,而南海各方相较于台海两岸,发生冲突的机会反倒可能更低。这主要在于第一岛链南部周遭菲律宾、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越南等政体,它们对中美竞逐所持态度与台湾有极大差距。



美军频在南海演练,但周遭国家并不是完全倒向美国。([email protected] Cavas)

刚闭幕的2020年东盟会议上,印度尼西亚外长勒特诺(Retno Marsudi)特别提醒美国和中国,不要把印度尼西亚卷入两大强权争夺区域影响力的角力中,“我们不希望陷入这种对抗”,类似的话新加坡、马来西亚也都提出过“不选边主义”或“等距外交”,而菲律宾虽然与美国关系密切、对南海问题态度强硬,但2020年曾终止了菲美军事合作协议(而后暂停终止),并称许中国大陆疫苗外销制;至于对南海主权声索范围高度与中国迭合的越南,于2020年东盟轮值主席任内平稳过渡,并未如国际媒体所预期在峰会上聚众抗中,只是重申立场而已。

可见,虽然各有国家利益,但多数东盟国家非常明白,“不跟北京低头”与“向华府叩首”,不是二择一的选择题,东盟的“中心性”并不依附任何强权而立。至于美国,其亚太军事部署主要在日韩,而东盟周遭部属都是规模小的“浮萍”(Lily Pads)基地,以南海作为战场并不会是美国的首选。如果中美在南海发生军事冲突,对美方来说,即难以达到通过战争摧毁对手的目的,自身反而会因为得不到区域内国家支持,又缺少周边军事基地依托,而成为解放军的“瓮中之鳖”。

最危险的火药桶

热点当中,仅剩台湾在各方面都全面倒向美国、同时对大陆全面决绝,军事冲突风险最高。2018年民进党地方选举大败后,转而从两岸关系着手,以“抗中保台”号召民众“护主权”,在2019年香港反修例示威的助推下赢得2020年大选。



蔡英文2020年7月16日戴着钢盔出席军事演练,强调“国家安全从来就不是靠卑躬屈膝,而是要仰赖最坚实的国防”。(台湾总统府)

比起美国,台湾的反中有过之而无不及、更未随选举结束而踩下剎车。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对于起初染疫最严重的大陆涓滴未予,并严厉封锁两岸交通,导致陆生、“小明”们返台受阻长达近半年,对于海峡论坛则以强硬语气警告台湾人民切勿参加,同时更是在9月底由官方制播“武汉肺炎防疫纪录片”、颁发“防疫奖章”。更不用说,早在蔡英文第一任期,各种在北京看来属于“渐进台独”、“变形台独”的行为已班班可考,蔡英文“未完成的答卷”被判为不及格。

但对美国,台湾则是全心全意侍奉,除了将“新南向”镶入“印太战略”中,也包含美国疫情传出后,捐赠大批口罩给美国各级政府、在英语媒体刊登诸多文章痛批中共疫情不透明、并指责“武汉肺炎”真相未明,等同在美国大选期间全力助推对华政策的强硬、替川普政府防疫失策卸责;此外,蔡英文主动宣布2021年将开放瘦肉精美猪、美牛后,台湾立法院还不分党派,决议请蔡英文政府与美国“复交”跟一旦中共危及台湾安全即“请求美国协助抵抗共军”。

从美国的大陆与对台政策看,华盛顿在升高与中国紧张关系,不断和中国掀起各种冲突,包括潜在的军事冲突的同时,却不断提升与台湾的实质关系。尤其是今年以来,美方已先后派出卫生部长阿扎与副国务卿克拉奇访问台湾,深度刺激了中国大陆的政策底线。自川普上任以来,美国通过一系列国内立法,早已掏空了“一中”政策的实质,而另一方面,台美关系则只剩下最后一层窗纸。

尽管人们都知道台湾在美国外交棋盘上的真正角色,说到底不过是华盛顿手中的一枚棋子,台湾从“反中亲美”其实也并没有明确收获。例如,5月世卫大会上,才刚戴上台赠口罩的美国与西方国家,并没有替台湾说话;而美猪美牛开放进口,换到的只是盛大的美国官员来访场面,以及一场空心化的“经济与商业对话”;台美建交更是连民进党的外交部长都跳出来表示“目前不会寻求”。除此之外,台湾驻美代表萧美琴称呼自己是“台湾大使”,却被逼得要自清“正式名称仍是驻美代表”、自承“美国的政策框架‘一中政策’还是存在着”。更令人心酸是,就在不久前两岸气氛剑拔弩张,解放军军机不断进入台湾空域的最紧张阶段,共和党籍参议员卢比欧(Marco Rubio)在接受美国智库“哈德逊研究所”访问时指出,美方“并不是协助台湾在全面冲突中获胜”,而是让台湾有能力提高军事进犯的代价。

但在北京看来,台美在政治与军事上不断联手寻求实质台独的突破才是中共的最大关切。任何一个国家政府,如果不能“保境安民”都只有死路一条。尽管中国大陆是威权社会,民意未必能充分影响国家决策,但如果民意汹涌就算是当局也无法回避,更何况台湾问题事关中国大陆最核心利益,更牵扯到中共及其领导人的执政合法性。所以,针对民进党蔡英文政府对美国的逢迎,以及美国不断升级加深介入台湾的动作,北京不可能不猛烈回应,包括做好最糟糕情势下的战争准备。

另一方面,从美国看,为应对中国大陆崛起给美国霸权带来的威胁,华盛顿在明知台湾为中国大陆最核心利益的同时,仍会继续挖掘台湾遏制打压中国的地缘价值。尽管稍微理性一点的思考都知道美台在台海开战的后果——对台湾来说将会是一片焦土,意味着多少代人积累的财富会随着战争到来一夜丧失,对美国来说大规模介入后胜算的可能也不大,反而可能从此丢掉台湾这枚棋子。但对在中国持续崛起下正高度焦虑的美国右翼与深层政府来说,在病急乱投医的焦灼心态下,却对一场潜在的台海冲突报以高度期待。

从某种程度上,美国为打压中国而大打台湾牌的做法已经,以及台美联手互动不断提升双方实质关系的行动,正在把中国大陆逼向墙角,对北京来说也已经在做最坏准备。事实上,今年北京“两会”,李克强做的政府工作报告就第一次拿掉了“和平统一”的四个字,虽然后来引发媒体关注、经过代表审议后又添加上去,但作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审议后提交人大代表讨论的正式报告中少了这几个字,本身就值得关注。在美国卫生部长阿扎与副国务卿克拉奇访问台湾后,大陆军方则不断针对台湾进行有针对性的军事演练,大陆外交部发言人也否认了两岸长期保持默契的“海峡中线”。如今的台湾海峡就像涌动的汽油之海,战争还未有爆发,就差一根火柴。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https://www.6parknews.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445035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