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现在的国际环境 真的到了最差的时候么?(组图)

蒋校长 0

前几天,复旦大学的韦森教授在出席博鳌地产论坛时,发表了这样的一篇主题演讲《新冠疫情冲击下的世界经济与中国经济与房地产》。


在这席演讲中,韦森教授提了这样一个观点。

“中国的国际环境极其恶劣,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围堵中国的共识和包围圈已经形成.....”

这两年里,“中国国际环境严峻”似乎已经成了很多人心中的事实,特别是中美在经贸、疫情、香港、领事馆问题上一次次撕破脸,中美关系急转直下之后,“中国将面临极其恶劣的国际环境”这话,更是成了分析国际局势的开篇语和口头禅。

可中国的国际环境,真的到了极其恶劣的时候了么?

让我们以史为鉴。

从1840年到1949之前自不必说,那是中华民族历史上最屈辱的一个多世纪,但即便是新中国成立,即便是中国人民当家作主彻底站起来了,我们的国际环境依然是强敌环伺危机四伏。

50年代,朝鲜战争,最强工业国对落后农业国的降维打击,志愿军这边还把解放战争时缴获的二流美制轻武器当作宝贝疙瘩,上了战场之后才发现那边已经是飞机大炮坦克的全机械化部队了。




愣是靠着志愿军战士的意志和生命,我们拼下了一场惨胜,前线需要的物资,国内根本无法生产,海上更是被全面封锁。1.8万公里的海岸线,是美国和台湾的舰队在巡视环游,只能靠着香港一个小小口岸杯水车薪的偷渡。

整个50年代,西方的大国里,只有英国一个国家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因为怕解放军打到香港),一直到1964年,中国才在西方大国(法国)中有了大使馆。

十几年时间,我们在西方国家的眼里就是个小透明,还是盗版的小透明,他们眼中的“正版货”在台湾呢。

不过50年代只有西方国家的封锁也还好,毕竟我们还有苏联老大哥时不时的帮一把。

但进入到60年代和70年代,老大哥又和我们弄僵了。

先是苏联停掉了对我们全方位的援助,周边的国家看我们同时和中美两个国家对立,更是天天在边境上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60年代是印度,像这次的中印边境冲突,这样的摩擦在当时的西藏边境,有几年里几乎每个月甚至每周都有发生。

70年代又是越南,陆陆续续的打了十来年才最终罢兵。如果当时有互联网,这么多年的时间里,轮番的边境摩擦,想象一下将会是多么大的冲击和压力。

到了80、90年代,一穷二白的我们开始搞经济,我们虽然是一门心思的想着快点富起来,但无奈于底子差再加上缺经验,实际上我们80年代的增幅也“只有”9%,和已经一只脚踏入发达国家门槛的韩国、新加坡一个速度。




外部环境上,也是隔三差五的大事小情不断。苏联解体之后,放眼全世界无敌手的美国嚣张跋扈,说收拾谁就收拾谁。

自然,也包括中国。银河号、台海危机、南联盟大使馆被炸、南海撞机,当时的我们面对美国确实是差距太大,确实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看看1996年的中美舰艇对比,就一个词,绝望。




▲ “我美国就是欺负你们了,怎么着吧,不服憋着”

不用说美国,就连捡美国二手货的台湾地区都能超过我们一头。

1996年台海危机时,我们海军最先进的052面对台湾的成功级,火力根本占不了上风,数量更是远远处于劣势(2:8)。

1996年,台军军费85亿美元,平均单兵军费21250美元,是解放军的8倍。




但没办法啊,谁让我们底子弱呢?

那时的中国,简直和蜀国没什么区别,一边要据守汉中荆州,防止外国来犯,另一方面要节衣缩食,积攒粮钱,时刻筹划着富国强兵,这样的地狱难度,累死了诸葛亮,拖垮了蜀汉。

隆中对的第三步,说的是“天下有变,则命一上将将荆州之军以向宛、洛,将军身率益州之众出于秦川”,诸葛亮之抱憾,一是遭遇“人祸”,关羽大意失荆州,二是时运不济,魏吴两国国内稳定,天下长久“无变”。

诸葛亮缺的就是时机啊。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哀哉痛哉!

但本拉登和他的恐怖主义,打乱了美国的阵脚。




从本世纪初到前不久,我们迎来了“第二好”的一段时期。

苏联解体之后的美国,膨胀又无聊,美国第一次有了“无敌是多么寂寞”的感觉,很快,他就开始没事找事的搞事情。

上世纪九十年代,是美国发动战争,介入他国内政最频繁的十年,颜色革命这套阴的就不提了,仅大规模的军事侵略就包括:

1991年的海湾战争

1991-1995年在索马里的“恢复希望”行动

1994年在海地的“支持民主”行动

1995年介入波黑内战

1998年空袭苏丹和阿富汗

1998-1999年的科索沃轰炸

……

美国放眼全球将会向谁动手?谁还有那么点可能会成为美国的威胁?

但从911之后,反恐成为了美国的头号战略。

美国发动全球反恐行动,就必须与中国展开更紧密的合作,也必须依赖于中国的帮助,既包括经济上的支持,也包括区域行动中中国的响应,改善中美关系以利于美国全球打击恐怖主义的战略布局,这是美国的切实选择。




我们终于等来了“天下有变”的时机。

我们的两支军马,“荆州一路”狠抓经济,“益州一路”主攻军力建设。

在过去二十年里,我们是全球唯一一个军事实力和经济实力都取得绝对飞跃的国家。

是的,全球唯一。

那些在00年前后拿着一本军事杂志艳羡的讨论美国航母战力的热血中学生们,问问他们,他们当年可曾敢想过他们将见证中国以如此速度崛起。

在他们理想的进度中,中国何时会有第一艘航母,何时会彻底碾压海峡对面,何时有底气彻底突破第二岛链。




我们甚至让美俄英法等国家无比紧迫的意识到,在中国速度的衬托下,他们已经是“不进则退”。

这是我们“高筑墙、广积粮”的20年。

但为什么我们说这是第二好的时代?为什么这不是最好的时代?

因为我们不可能永远这样闷声发大财而不被人注意提防啊。

我们已经是一头大象了,如此庞大的我们,还能怎么低调,还能怎么隐藏自己?

曾经那个闷声不响发财的年代,过去了就是过去了,也不可能再回来了,我们不可能只是停留在上一个二十年里看这个二十年。

大环境彻底变了啊。

回到文章开头提出的问题,今天中国所面临的国际形势,究竟是不是最差?

头几十年,我们一把硬骨头,直面刚美苏,但工业底子差再加上国际封锁,只能一穷二白的过着苦日子。

再几十年,国际环境有变,中美关系破冰,受益于美国主导并建立的全球化体系,我们开始挣到了辛苦钱。

再看看现在,我们是站着把钱挣了,而且谁都动不了我们!




更重要的是,我们现在遇到的,恰恰是一个最松散的欧盟,一个最孱弱的美国。

如果今日的中国,遇到的是铁板一块的欧洲,是上世纪七十年代硬钢苏联甚至威胁互扔核弹的欧洲呢?

如果今日的中国,遇到的是海湾战争前后,军力、科技、经济都如日中天的美国呢?

今天的欧盟,是我们最大的贸易伙伴,也是他们内部最混乱分崩的时刻。

今天的美国,是内部矛盾最危险,社会撕裂最严峻,乃至领导人也最愚蠢的时刻。

更何况我们还背靠着最虚弱、和我们互相扶助的北极熊。

真正将我们一直看作眼中钉肉中刺的,其实就是那一支盎格鲁-撒克逊人的五眼联盟。

一句话:想要妄图致我们于死地的人大大变少了,也全都变弱了,只不过仅剩下的对手对我们的敌意更强了、矛盾表面化了。

这就是中国面临的国际环境。

和过去的几十年相比,和过去的几代人相比,曾经处处针对我们、以我们为假想敌的国家已经颓势尽显,我们迎来了一个他们不断衰弱,而我们每天都在变强的时代,我们有什么资格,又有什么理由去抱怨今日中国所面临着的国际环境?

那些曾经的对手,早就鸟兽散去了不少,只有少数的几个国家,已成强弩之末,妄图掀起最后的风浪。

我们究竟是抓住这个窗口期实现中华民族的复兴,还是只知道留恋怀念曾经,嗟叹“糟糕的国际环境”?

在历史洪流中的我们,第一次有莫大的机会参与到世界新格局的改写与创造中来,我们的命运,终于百分之百的握在了我们自己的手中。

从美国主导建立的全球化,到我们倡议的人类命运共同体。

这不是最差的时代,这是最好的时代。

吾辈当自强!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https://www.6parknews.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435001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