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学院风波:中国很为难 西方也很恐惧(图)

多维新闻 0

欧美国家相继关闭孔子学院,这在近年不是稀罕事,就在2020年4月,瑞典关闭了境内所有孔子学院。当然,这不能被解读为“瑞典对华关系改变”,瑞典各地政府和大学都有权作出决定,这非“政府单位主导”。

2005年,瑞典斯德哥尔摩大学(Stockholm University)开办了孔子学院,2015年斯德哥尔摩大学暂停与孔子学院的合作。斯德哥尔摩大学校方表示“我们与中国的学术交流已经达到了一个完全不同层次,这使得(以孔子学院为平台的)合作形式显得多余。”此外,“在一所瑞典大学内建立一所由另一个国家资助的学校,是一个容易产生问题的操作方式。”

从2005年到2015年,十年,中国与世界、世界看中国,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2014年之后,各地关闭孔子学院、“孔子学院是中共宣传的一部分,干预西方学校学术自由”之声不绝。

美国《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曾在2017年针对孔子学院刊登一篇评论“中国伸向西方的手伸得太长了”。西方在报道孔子学院时多从两个角度出发,其一对其学术自由的质疑,其二是许多西方媒体在讨论孔子学院时,会纳入其他议题:中国崛起后势力扩张、中国的一带一路,孔子学院是“中国扩张”庞大蓝图下的小小一块。

纵使孔子学院本身有做得不好的地方,但西方世界对其赋予的“原罪”,远比实际该有的多。



2019年5月24日,在葡萄牙波尔图大学(Universidade do Porto),中国驻葡萄牙大使蔡润(中)为孔子学院揭幕。(新华社)

2004年之后,美国、韩国、欧洲各地的孔子学院陆续开办,2009年之后美国就传出抵制孔子学院的声音,2013年之后反对声浪渐高,不论是西藏议题、两岸议题等,孔子学院显得与“西方世界”格格不入。究其原因,当然有孔子学院定位问题。

就算是文化交流,中国仍有一定红线,当欧美校园以学术自由之名邀情一些对中国而言算“敏感人士”之时,产生冲突是一定的。

这并非只有涉及孔子学院时才会发生。一些西方国家的校园内举办公开活动时,是如何介绍“台湾”的、是否出现青天白日旗、出现之后中国大陆学生的集体抗议等,这些争议过去所在多有。

校园能容纳多少政治,是一门学问,每个学校也会平衡。

所以西方对于孔子学院最大的反感,“校园内的政治味”仅能算一小部分原因,最大原因仍是西方社会近十年来对中国崛起投射的想象。这是孔子学院在被西方主流媒体提到时,常与“扩张”、“中共渗透西方”等词脱不了关系之因。

昔日胡锦涛时期,2004年、2005年孔子学院初在西方开办之际,对于“中国经济崛起后,会逐渐民主化,越来越像西方民主世界”之想象仍重。而后金融海啸、中国经济持续增长、习近平上任,一件件事件让西方明白,中国不会走上他们希望的那条路。

近十年,《纽约时报》等主流媒体,花了许多篇幅讨论“西方民主不再万能”、“威权体制崛起”,人们讨厌中共,亦明白自身体制并非完美,也无法坦率面对“任何体制都有其好坏,包括中国体制”之现实。

在经济与中国无法脱钩、又不懂中国之思路与政治体制下,对“中国扩张”之恐惧,有一部分是真实,有一部分是想象,“中国可以经济崛起,但不能渗透西方”。孔子学院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被推到口水战顶端。

而这些年被说是“中国渗透西方”之代表也不仅是孔子学院,也包含华为、抖音等大型中国科技公司。“来源中国”之原罪,中国社会自然觉得不满,但这就是现实,所幸这当中也能透过利益交换来调和。

终究,在现在中西方又对抗又合作的赛场中,没有谁是不沾染政治的。

可以坦率承认,中国的孔子学院在过去,确实也“自我政治化”,视自己为“宣传体系的一部分”,而非“成为好的语言机构、让外国人了解中国”。但是西方各国碰上中国时,同样是将必要的、不必要的均政治化,在这点中西双方,谁也不比谁“纯洁无辜”。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https://www.6parknews.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426997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