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世界人民都在抢厕纸?你可能想不明白!

大象公会 1

  没有什么能比卫生纸更适合成为恐慌性抢购的对象,但囤厕纸并没有看上去的那么不理性。

  文|S. P.从新冠疫情中逐步解脱出来的人们可能想不明白,为什么在中国大陆以外,尤其是在不少发达国家,手纸会成为社交网络上仅次于新冠病毒的热门话题?2月5日,香港互联网出现传闻:由于内地生产线停工,惠康超市多种日用品如纸巾、大米等只有限量供应。本地媒体《香港01》在超市发现,民众在大量购买纸巾:

  記者曾經向現場市民查詢,部份人表示今早收到親友通知,家用衛生紙巾將於短期內短缺,擔心現時為疫症高峰期,日用品一旦不足夠會相當不便,故「寧願信其有」,亦有不少人坦白說,「其實我都唔知發生咩事,攞住幾條(紙巾)包無死,就算囤積咗,點都用得著!」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香港人的行动拉开了世界人民抢购手纸的大幕。尽管香港政府发表声明,对谣言造成厕纸短缺感到遗憾,并表示控制疫情不会影响货物供应,抢购风潮却愈演愈烈。2月17日,香港的3名小偷偷走了放在超市外面的600卷厕纸,被各国媒体广泛报道。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厕纸短缺的传闻也很快在日本传开。虽然以智能马桶盖闻名邻邦,日本人民也没能淡定。2月28日,每日新闻报道,在熊本市一家药店,27号晚上突然有很多顾客开始抢购厕纸和纸巾,这些物品在一个小时内就销售一空。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手纸的原料与口罩相同,随着口罩的生产量增加,必然会导致手纸短缺」、「中国停止给日本提供纸浆」等消息,和货架空空如也的照片,在社交媒体上广为流传。熊本市市长接连两天发布推文「卫生纸几乎全都是在日本制造的,因此无需囤积,请大家冷静一下,传闻消息不是真的。」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但无论官方声明还是媒体的澄清,都没有阻止相同的剧情继续在其他国家和地区上演。3月4日,澳大利亚媒体报道了当地人民喜迎抢厕纸的事迹。社交媒体上随处可见本地超市手纸脱销的照片,当地报纸 The NT News 专门额外印了8页空纸,以方便读者在手纸短缺时应急。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恐慌性抢购的风潮也传到了英国和美国,厕纸也是其中主角。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 英国一家超市空荡荡的卫生纸货架就算见惯了国内抢方便面抢大米的风潮,囤积厕纸这样的迷惑行为还是让中国人难以理解。 事实上,这在西方当代史上并不是第一次,抢购和囤积也绝不是中国大妈的专利。为什么是手纸1973年11月19日,一场脱口秀节目引发了美国历史上第一次由消费者造成的严重短缺,主角就是厕纸。当天早间,脱口秀演员约翰尼·卡森的一个台词写手听到威斯康星州议员哈罗德说:「联邦政府在提供厕纸的招标工作上有些落后了,美国可能在几个月内面临厕纸短缺。」于是便在脱口秀里加了一个段子:

  你知道什么正从超市货架上消失吗?厕纸。在美国,厕纸严重短缺。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此举在随后的几天里引发了全美的厕纸抢购狂潮。虽然约翰尼·卡森本人在几天后就道歉并且澄清了不存在短缺的情况,然而,在长达四个月的抢购潮中,厕纸都是稀缺商品。就在美国人民抢购厕纸的前几天,同样情形已经在日本发生过一次。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当年11月1日,位于大阪的一家商店贴出「(因为价格超级便宜)纸快没有了!」的特价广告,导致人们误以为厕纸即将售罄。市民蜂拥而至,不仅买光了所有的特价厕纸,还把其他的纸都买空了。媒体报道进一步助长抢购潮,商店借机涨价,厕纸之乱愈演愈烈,持续到次年4月才恢复正常。厕纸,是你不曾注意过的生活必需品。虽然在1857年专用厕纸发明以前的漫长岁月里,人类使用过任何你能想象得出的东西来解决问题,但是如今,除了固守印度和伊斯兰传统的那些人,绝大多数人已不能想象没有手纸的世界。据statista在2018年的调查统计,美国人每人每年需要消费141卷卫生纸,也就是2-3天消耗一卷,是世界第一,而中国每人每年消耗49卷卫生纸,大约是一周一卷的量,远低于这次发生抢购的那些发达国家。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 表格中每卷手纸重量为90g,卷纸规格并不统一,而且指商品卷纸,中国很多地方仍在使用的土制草纸未算在内与食物、饮水等其他生活必需品相比,厕纸是一个更容易引发恐慌性囤积的对象。食物具有广泛的可替代性:不能吃米饭有面条,没有面条有饼干,没有饼干还有面粉杂粮零食罐头等等。饮水来源广泛,且只要有火源就可以简易消毒。而厕纸几乎没有可替代性,来源也十分单一。厕纸一般只有在商场货架上才有,比起可以占用数十排空间的食品,往往只有一排货架。而且密度低,体积大,一个货架上最多也只能摆放几十件,一旦出现了刺激人们集中购买的信号,极易被抢购一空,引起「恐慌-抢购-加剧恐慌」的连锁反应。1973年11月的美日厕纸恐慌,就有一个非常具体的背景。1973年10月6日,第四次中东战争爆发。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宣布对支持以色列的欧美国家实行石油禁运。当时欧美、日本正在廉价石油的基础上高速发展,油价突然暴涨给其经济社会,尤其是制造业带来巨大的冲击。短时间内,一些产品因成本激增而停止生产,一些产品则大幅涨价,让普通市民对个别商品的短缺变得极为敏感。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 由于油价暴涨,联邦德国规定周日不得开车,市民都在公路上步行在这样的背景下,大众媒体上的一则假消息或一个被误读的广告,足以引发恐慌。超市的正常储备无法应对激增的需求,当第一波大采购结束后,空荡荡的货架无疑为那些还空着手的人传达出这样的信息:厕纸短缺是真的。连锁效应随之开始。囤积也可以发生在其他货物的身上。一篇1975年的论文中揭示了被囤积的商品的特性,他们常常是需求弹性较小,没有什么替代品而且价格不会过于高昂,当然还要利于储存。不管是曾经被中国人疯抢的食盐,还是现在被买光的厕纸,都符合这样的特性。近年来,一些地方厕纸短缺或引发抢购的消息不时能见诸主流媒体的报道。比如从2013年起,委内瑞拉出现了厕纸短缺,当地豪华酒店提醒外国游客要自备卫生纸。但几年后所有东西都陷入了短缺,厕纸也就不那么突出了。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 至今,委内瑞拉人的厕纸供应要靠边境走私来维持另一个因为经济困难导致大规模厕纸短缺的是古巴。从2009年起,古巴人民只得用廉价而大量的官媒报纸解决问题。2011年3月,日本东北部大地震和海啸发生后,东京等地也发生了厕纸抢购和短缺。日本政府事后复盘,发起了一场鼓励在家储备卫生纸的运动。2019年3月,英国纸业企业警告,由于英国是欧洲最大的卫生纸进口国,无协议脱欧可能造成英国厕纸供应突然中断,市民纷纷开始囤积……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 2018年2月,由于全球纸浆价格上涨,台湾纸品企业宣布提价,也一度引发恐慌性抢购这些消息,无疑让世界人民意识到了厕纸的重要性和厕纸供应的脆弱性。神经科学的研究表明,当人类面对威胁时,负责处理恐惧和情绪的杏仁核就会过度激活,而杏仁核活跃性的增强,会短暂影响人的理性思考能力,会让人在从众心理下,做出不理性的决策。在社交媒体上接受厕纸恐慌,随后冲进超市抢购厕纸,完全符合这一原理。也正是如此,当抢购发生时,各地政府的表态都是让人民不要恐慌,要理性。然而,类似的表态几乎无一例外的失败了。这是为什么?

  也许,囤积并没有那么不理性接受南华早报采访时,英国萨塞克斯大学的社会心理学教授约翰·德鲁里表达了这样一种观点:当人们处于恐慌时,政府对于人民「不要恐慌」的劝导,不仅没用,反而更糟糕。 因为,公众的恐慌本身就部分源于对政府掌控局面的不信任,而这类说法留给公众的印象是官员在批评「不明真相的群众」,反而会加剧人们的不信任感,觉得政府在轻描淡写、隐瞒实情。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 John Drury更何况,政府的表态经常是矛盾的,甚至还在不少场合鼓励囤积。比如美国,在其国土安全部官方的应急指导网站(www.ready.gov/pandemic)上就建议在传染病大流行尚未发生时,储备够用两周的食物和饮水和足够的药品。虽然没提厕纸,但都到这份上了,当然也是得备好的。包括美国心理学会前主席弗兰克·法利(Frank Farley)在内的多位专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如果预期有传染病流行,政府会采取隔离措施,那么采购厕纸也就没有什么不合理的。2014年,日本政府为了预防在下一次自然灾害中遭遇1973年和2011年的厕纸短缺,发起了一项公众运动,号召居民除了日常使用的卫生纸外,还应当额外储备更多的手纸。日本产经省表示,由于日本40%的厕纸是由东部沿海的静冈县生产的,这里又是海啸和地震密集区,如果受灾,日本将陷入长达一个月的厕纸短缺。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 当时有企业推出了可供4口之家使用一个月的高密度储备用卫生纸当然,这一轮的日本厕纸抢购潮是建立在错误的理由上的。日本厕纸主要在本土生产,不会受到中国疫情的影响,恐慌性囤积本来是没有意义的。此外,美国、日本等国建议市民做物资准备,也主要是建议早做打算,时刻准备着,并不是让人到了危急时刻临时抱佛脚,在短时间里大量抢购物资,冲击市场。然而,从现实的个人利益的角度上说,如果市面上已经发生了抢购风潮,及时跟风一把至少不是最坏的选择。决定这一点的,是现代社会的高度复杂性。现代零售业是按照正常的销售量计算和确定日常库存的,不会为了无法预料的紧急事态额外储存某种商品,这样才能实现尽可能高的商品周转率,把其余仓储空间用来提供尽可能丰富的其他商品,并实现利润的最大化。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 对于现代零售业而言,最忌讳的就是大量商品长期积压在仓库里吃灰,还不如低价甚至免费处理掉,以腾出仓储空间。更何况是厕纸这样体积大、单价低的商品基于这一原理,任何商场在某个瞬时的厕纸仓储,都是远远无法满足所有人同时抢购的,而且零售业越是发达,社会商品种类越是丰富,商品周转率就越高,仓储量也就越低。2019年英国脱欧危机时预计,英国全国商场储备的卫生纸仅够1天用量。等到抢购已成既成事实,库存在短时间内被清零以后,再有理性精神的人,大概也不能在空荡荡的仓库里瞬间变出手纸来,到这时,大概才能品出生存主义者的金句「文明不过是一间纸牌屋」的深刻含义。在现代社会,大到医疗资源,小到手纸,任何一个行业都经不起挤兑。如果发生了大范围的挤兑,一定时间内的短缺就是必然的,等下一批加急采购的商品上架,很可能是好几天,甚至好几周后的事了。要打消大众的恐慌,最有效的办法从来都是用事实来证明引起恐慌的短缺并不存在。各国政府也都是这样做的,但由于种种现实因素,总会存在程度不一的滞后性。虽说大道理是不要让老实人吃亏,但实际执行中显然不一定。看外国人抢手纸的笑话,嘲讽疫情关头还去扎堆抢菜的大爷大妈是容易的,但真到抉择时刻,最好还是保持作为个体的警醒,多为家人着想,不宜在此时太标榜理性、冷静。为了防核辐射囤碘盐当然是缺乏常识和荒唐的,但面临传染病大流行的威胁,尽快囤积些食物、厕纸则未必是不理智的表现。毕竟在有些地方,人们已经为盲目相信「物资供应充足」付出了代价。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倍可亲 查看原文
http://www.backchina.com/news/2020/03/14/677093.html
分享文章:
已有1条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3天前
1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