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很难?其实2009也是!这些事一晃就10年了(组图)

酷玩实验室/ INSIGHT视界 0

2009年春节,广州火车站。



这里聚集着数十万名准备返乡的农民工,在进站的最后一秒,他们回过头,又看了一眼广州的高楼大厦,闪烁霓虹。 然后头也不回的,消失在人群中。 因为他们这辈子,可能都不会再来到广州,属于他们的时代,结束了。 2009年春节前,官方公布,受到金融危机影响,返乡民工规模将创历史新高。



社会学家命名了一个词,叫“民工返乡潮”。

 他们当中的绝大多数中,都是被迫返乡——出口企业众多的广州遭受金融危机的严重打击,不少企业都大幅裁员。没有工作,自然没有待下去的意义。 这其实是一个很难让人接受的事实。 2008年,所有的中国人都有了关于雪灾、关于地震、关于奥运的深刻记忆,正是爱国情绪最为高涨的一年。 多难兴邦、众志成城……,当所有这些词都预示着2009应该是一个更加催人奋进的年份。 但金融危机的洪流,将这种情绪降到了冰点。



所有人只能选择等待,然后说上一句,“2009年快点过去吧”。 对于我们来说,2009年,是注定被遗忘的一年。   01

衰退,是2009年带给人们的第一印象。 春晚刚过,不少剧作家就表达了自己对于小品水平衰退的失望。 这个小品叫《不差钱》,是赵本山带着两个徒弟,和毕福剑演的。这个节目,是春晚前12天,才开始筹备的。 在那样的经济形势下,起一个“不差钱”的名字,和在苏格兰情调吃饭的爷俩儿差不多——多少有点打肿脸充胖子的感觉。



剧作家的观点都挺一致——相比于“忽悠三部曲”和“白云黑土系列”,《不差钱》不仅脱离了生活,还少了些讽刺的意味。 有人不买账,当然也有人很满意的,最满意的,是那个英文名字叫“小损样”的男人。 据和小沈阳合作的剧场老板说,之前小沈阳的出场费是500元,上完春晚,变50万了。 《不差钱》,给了小沈阳一个其他演员无法企及的起点。但同时,那也是他从未再达到的高度。



和小沈阳一样出道即巅峰的,还有中国谍战剧。 2009年,电视剧《潜伏》横空出世。起初,它只在吉林都市频道播出。但没过几天,就受到了全国人民的追捧。 有观众,电视台自然争相购买——《潜伏》一口气,卖给了20个上星台。 那几个月,只要你打开电视,几乎所有的卫视,都在播《潜伏》。

据说这一事情惹恼了某位广电的大佬,他大手一挥,自那以后,同一部作品,只能同时卖给4家上星台。 《潜伏》给谍战剧开了个好头,但也仅此而已。在这之后,谍战剧基本都活在《潜伏》的“阴影之下”。



直到2015年,一部叫做《伪装者》的谍战剧出现,《潜伏》才“后继有人”。 巧的是,《潜伏》的出品方叫东阳青雨,《伪装者》的出品方,叫东阳正午阳光。 《伪装者》的主演,是胡歌。2009年,刚好也有一部他的剧,火遍大江南北——《仙剑奇侠传3》。 相比于《仙剑奇侠传》里那个青涩的少年,经历了车祸之后,“偶像胡歌”,正在慢慢变成“演员胡歌”。



因为“仙3”的火爆,《此生不换》、《答应不爱你》、《偏爱》等插曲也广为传唱。

此生不换青鸟飞鱼 - 仙剑奇侠传三 电视剧原声带

这些歌,也成为当年华语乐坛为数不多的精品。 唱片业的衰退,也让那年的华语乐坛萎靡不振。 2009年,周杰伦一整年都在忙着拍电影——和林志玲拍了《刺陵》,和周迅拍了《苏乞儿》,又进军好莱坞,拍了一部《青蜂侠》。 这些电影基本全部扑街。和周杰伦一样不顺的,还有林俊杰、陶喆和蔡依林。 林俊杰是因为胃酸倒流侵蚀声带导致失声,直到年底,才恢复过来。陶喆则受困于家事,蔡依林最惨,新专辑被指抄袭。 “令人堪忧”,成了那年乐评人提及最多的词语。



只有一些诸如、《如果我变成回忆》、《说谎》、《我知道》等作品,能提起些人们对于华语乐坛的信心。 但谁都不知道,这些,也成为了华语乐坛最后的余晖。 哦对了,那年华语乐坛还是有两个“彩蛋”式的人物,一个叫许嵩,另一个,叫李志。 不过那年席卷各大音乐榜单的,不是这些歌,而是《犯错》。

犯错顾峰 - 顾式情歌

也就从那时开始,所谓的“榜单”,开始失去公信力和影响力。直到10年后,才逼得郑钧说了一句: “所有排行榜的歌,10首有9首都是屎”。 同样失去影响力的,还有纸媒。 2009年,纸媒广告收入较2008年下降了28%。行业内,每多印1份报纸,就多亏3块钱。 传统的大众纸媒式微,但一些具有强烈的个人风格的期刊开始出现,比如韩寒的《独唱团》。



在《独唱团》的第一期,刊登了一篇《好疼的金圣叹》。不少人盛赞这篇文章“嬉笑怒骂,皆成文章”。 文章是《南方都市报》的编辑写的,果然,那时候的传统媒体都很闲,作者叫马凌。她的笔名更为人熟知——咪蒙。 不过那时,她也在为行业不景气而发愁。 事实上,那一年,绝大多数中国人,都挺难的。   

02

 任正非就觉得自己特难——华为的终端业务,让他很头疼。 尽管华为的分布式基站解决方案,刚刚获得了国家科技进步奖,但他们的产品,有点烂。 从2003年开始研发,整整6年时间,华为推出的几款手机,都销量平平。 诺基亚、摩托罗拉这些巨头暂且不谈,HTC、苹果这些刚做手机不到一年的企业,也甩华为一条街。 甚至就连一些山寨机,都比华为的手机更受欢迎。



甚至有华为内部的人提出,我们的手机别用“华为”这个名字了,别拖了公司的后腿。 10个亿投进去,就和打水漂一样,任正非想了想,决定把华为手机业务给卖了。 但接触了几圈,经济大环境不好,谁也不愿意接手这个烂摊子。 没办法,实在卖不出去,那就先扛扛再说。 同样要扛扛的,还有王东升。 2009年,生产液晶面板的京东方和合肥政府签署了京东方6代线的合作协议。 这一项目的落地,意味着中国彩电业,第一次能用上国产的显示屏。



同年8月,京东方8.5代线在北京亦庄举行奠基仪式。 这些本都是好事,但前提是,你得先有钱。 液晶面板产业,本来就是一个技术密集型和资本密集型的产业。三星的面板,年年砸钱,连着亏了12年,才收获成效。 没有研发资金,什么都是白搭。 王东升的做法也很无赖——和政府要。为了京东方的6代线,合肥政府停了当时的地铁项目,给京东方供血。 除了来自政府的供血,京东方还在A股“吸血”——增发。从2000年上市到2009年,京东方的总股本就从5.5亿股,变成了347亿股。



这就是典型的垃圾企业,不仅要靠国家扶,还要靠二级市场养。

正巧,和京东方同行业的上广电解体,它是第一个在金融危机中倒下的国企。 上广电能倒,那你京东方,凭什么不能倒。 一时间,对京东方的声讨达到了顶峰。 撑到生产,是当时王东升的唯一想法。 那时,还有一个王姓商人特别急,他创办的网站,被封停了。几年的心血眼看要付之一炬,搁谁都着急上火。



不过所幸他是个福建人,就像歌里唱的“一时失志不免怨叹,一时落魄不免胆寒”。 人生嘛,爱拼才会赢。关了我一个,那我再开一个。 这个人,叫做王兴。2009年,一个叫做“美团”的网站,正在他的脑海里形成。 让王兴欣慰的是,他的团队选择相信他,在饭否被关停的时候,只有两个人离开了公司,其中一个,叫张一鸣。 和王兴一样,准备重新创业的,还有UC当时的董事长雷军。



2009年,雷军和谷歌工程研究院的林斌谈合作。说着说着,两人聊起了移动互联网,结果发现,他们的观点居然惊人的一致: 大屏智能手机,会是未来的趋势。 不过两人虽然是互联网圈的大佬,也不敢贸然冲进手机行业,他们想的是,先投资国内的手机公司。 聊了几个,都没谈成,雷军的想法只能暂时的搁浅。 要不要自己做手机呢?没准它能成为一个伟大的公司,40岁的雷军激动不已。 雷军,没准有一天能成为“雷布斯”呢。



俗话说,困难只是暂时的,前途总是光明的。 有人在苦苦支撑,当然也有人正得意。  

03

 

马化腾就是那个正得意的人。 2009年,腾讯市值临近300亿美元,超越ebay,成为世界第三大互联网企业。 第二季度,腾讯收入4.2亿美金,超过网易、阿里巴巴以及盛大的总和。



 钱多人还不傻,市面上火什么,腾讯就搞什么。那段时间,腾讯几乎不用思考——我不需要创新,仔细观察,耐心等待就好。 依靠着4.5亿的活跃用户,腾讯的新闻流量超过新浪,休闲游戏上消灭了联众,邮箱上取代了网易,网游收入超过了盛大。 就连安全软件,腾讯也没放过,着手开始研究QQ医生。 据媒体报道,那段时间,周鸿祎打了好几个电话给马化腾,内容包括建议腾讯投资360,亦或者恳求马化腾停止QQ医生和QQ的捆绑安装。 马化腾安慰了周鸿祎一会,说了一句,“市场是大家的,腾讯的安全也是一定要做的”。



得知这件事的中国企业家杂志的记者程苓峰,直接送给马化腾一个外号——“全民公敌”。 春风得意的小马哥,根本不在乎这些,大家都是公众人物,再怎么说话,也得有个度。 不过这种想法没持续多久,几个月后,马化腾一下子坐倒在办公室的椅子上,嘴里喃喃自语: “他们怎么能骂人呢?怎么可以骂人啊”。 马化腾的面前,是一篇署名为记者许磊的文章。标题几个大字不断的在马化腾眼前闪现——《狗日的腾讯》。



他们怎么可以骂人。 神情同样恍惚的,还有浙江人李书福。他创立的吉利集团,收购了沃尔沃。 这个想法,李书福2002年就有了,那时候,吉利才刚刚起步。第一次去谈,别说收购,连沃尔沃的大门都没进去。 后来一次会上,李书福终于见到了沃尔沃的负责人,刚开口,人家直接来了句,“别想了,沃尔沃不卖”。 中国有句老话,“30年河东,30年河西,莫欺少年穷”。尽管李书福早不再是少年,但签字仪式上,这种“少年式的逆袭”,还是让他感慨的热泪盈眶。



李书福不是少年,可张旭豪是。 2009年,张旭豪和同学拿着自己的计划书,到处为自己的做的一个系统拉投资。 找了十几家,每次都碰壁,所有的投资人都觉得这是个伪需求,就差直接指着鼻子骂张旭豪“骗子”了。 最后实在逼得没辙了,张旭豪只能瞒着家里,把自己和同学的学费先垫了进去。 他们搞的这个软件,叫饿了么。 那时的张旭豪也没有想到,他开发的这个软件,会改变一代年轻人的生活方式。



有些改变,也在2009年,悄然发生。  

04

新的事物,开始登上历史舞台。 2009年,新浪推出一款新产品——新浪微博,一次只能发不超过140个字。 彼时大家还接受不了这个新兴事物,但很快,各类明星的入驻,为新浪微博吸引了一大批用户。 更重要的是,它为普通人提供了一个发声平台。谁都可以在微博上发表自己的观点、意见,甚至是生活。 这种打破空间和维度的分享感,将用户紧紧地联系在一起。



那时候活跃的网民,都会上两个网站,一个是微博,一个是贴吧。 2009年7月16日,一个名为“贾君鹏,你妈妈喊你回家吃饭”的帖子,在短短五个小时之内,被40万网民浏览,引来了近2万条留言。 不少网友纷纷在下边留言,“我们跟的不是帖子,是寂寞”。 但各类“专家”,却认为这些人不是寂寞,是“沉溺于网络的网瘾少年”,他们称,“这个帖子的爆火,是因为妈妈喊你回家吃饭这样温情的句子,引发了沉迷于网络游戏的网瘾少年心中对于家庭的愧疚感”。



于是他们想起了2008年一期节目里的一个“医生”,为了解决“网瘾少年”的问题,他们把这个人推向了神坛。 那期节目,叫做《战网魔:谁把天才变成了魔兽》,那个医生,叫做杨永信。 因为这期节目,工信部规定,2009年7月1日起,在中国生产的计算机,毕竟安装一款叫做“绿坝·花季护航”的软件,它能控制上网时间、能管理聊天交友、也能控制游戏时长。 这款软件,花了工信部4000多万,可谓下了“血本”。不过这软件可以卸载,所以基本上没人在用。 为了调侃“绿坝”,一个叫做“碧诗”的博主写了首歌,并把这个叫做“av01”的视频,上传到视频网站“mikufans”上。这是“mikufans”的第一个视频。



它后来,改名叫“bilibili”。 那一年,一部叫做《斗破苍穹》的小说,在起点中文网更新。这部小说,一共获得了1亿4千万的点击率,不仅是第一部破亿点击的网络小说,更是把网文,带入了“白金时代”。 这部小说最常提及的一个词,叫做“恐怖如斯”。2009年,同样“恐怖如斯”的,还有三位网络红人。 春哥、曾哥和凤姐。 在那之后,再也没有一位明星,能引起这么多网民的集体狂欢。直到2019年,一个会打篮球的男子出现。



当然,2009年的社交网络,也给我们留下了一个“彩蛋”——一名女明星,开始频繁的用“公益”、“支教”,出现在大众视野。 这位女明星,叫做江一燕。

05 

2009年,整个社会也在发生变化。 那一年,中国的适龄小学人口增速,开始出现正数增长,80后家长开始登上历史舞台。 三年后,“罗辑思维”上线——80后家长,直接带动了互联网教育的发展。



当然,他们还促使了一个新事物的产生,学区房。 不过和学区房相比,那一年和“买买买”关系更大的,是一个叫做“光棍节”的节日。 2009年,淘宝商城宣布,11月11日当天,淘宝商城“全场五折,全国包邮”,用购物来庆祝这个单身的节日。 尽管这次促销不收取任何费用,但许多品牌方都拒绝了淘宝的邀请。 最后,只有27家商户,参与了这次促销。 这次活动,也进一步提升了淘宝商城的知名度。但那一年,最为人熟知的,是一个叫做开心网的网站。 原因只有一个——它能偷菜。



除了“偷菜”,那年大家讨论最多的,是“2012”。 那时的人们根本不知道,“2012”才不是什么世界末日,“996”才是。 好巧不巧的是,那一年,马云是真的想退休去当老师。 无奈阿里巴巴家大业大,马云只能退而求其次,开始在阿里实行人才梯度培养,阿里巴巴也正式进入合伙人时代。 相比于“马云退休”,另一位大厂掌门人的资讯,就显得更加魔幻与不真实: 网易丁磊,决定养猪。



 不少人觉得,丁磊养猪是个喜剧,这件事成为大家饭桌上拿出来讲的笑话。 可这群人没想到,这事其实是个悲剧,因为现如今,他们的饭桌上,已经没有了猪肉。 只是那时候,未来会发生什么,谁都不知道。 

06

2009年,我们不知道的事还有很多。

比如那个叫做暴风影音的软件——它是除了QQ和迅雷,用户总数最多的软件。

在中国,每10台电脑,就有7台安装了暴风影音。

凭借着暴风影音的市场占有率,暴风集团在上市两个月后,股价就翻了45倍。

那一天,暴风内部诞生了10个亿万富翁,31个千万富翁和66个百万富翁。



所有人都不会想到,这个庞大的商业帝国,会在一瞬间崩塌。

当时还有一个公司,也做视频相关,风头正盛,它叫做乐视。

2009年,乐视推出“乐视盒子”。这款商品从一出生,就带有乐视独有的属性——“硬件+内容+平台+生态”。

后来,这个售价300元左右的东西,撑起了1700亿估值的乐视。



不过在那时,大多数人还不明白互联网生态,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大家不懂得还有很多,其中就包括一个叫“比特币”的。

虚拟货币、区块链、挖矿……一个个新鲜的名词冲击着人们的认知。有人将它和网络诈骗归为一类,有人视它通往为未来世界的钥匙。

前往香港中文大学交换的19岁北大学生孙宇晨,选择后者。



07

2009年,有两张面孔,被国人熟记。

其中一位,是犀利哥。因为坚毅的眼神和冷峻的外表,犀利哥被人们称为“流浪汉中的刘德华”。

没过多久,犀利哥再次失踪。哥不在江湖,但江湖仍有哥的传说。



另一张面孔,被全国人民唾骂。

2009年10月24日,长江大学陈及时、何东旭、方招等15名同学在野外野炊时,发现两名儿童落水,他们毫不犹豫的跳入江中施救。

孩子被救了上来,但陈及时、何东旭、方招三位同学不幸被江水吞没。

长江荆州段是溺水故事高发段,在这一带,有专门的“捞尸队”,负责打捞溺水者的尸体。

捞尸队很快赶到,但表示需要报酬。在场的同学在身上的钱凑给他们,捞尸队开始打捞。

但在打捞到第二具尸体时,负责打捞的渔民表示,“说好的36000并没有到位,他们不能将尸体运上岸”。



第二具是方招的遗体,他的右手被绳子固定在船舷,头和手臂露出水面。

岸上的女同学看到这一幕,甚至都跪了下来,恳求打捞队将方招的遗体拉上岸。长江大学的师生一再表示,一定会给钱。

但船头上身穿白衣的老人不为所动,并表示“老板说没拿到钱,我只听老板的”。

一个小时后,打捞队老板陈波收到了36000元,打捞队才将方招的遗体拖上岸。

当时的自媒体还不发达,信息传播速度也不是很快,这件事很快就被人淡忘。

但白衣老人,却以另一种形式,继续活跃在网络上——表情包。



2009年,还有另一个表情包被人们广泛使用。这只顶着“网络十大神兽之首”的动物,可以表达你在任何场景下的任何心境。



2009年,“草泥马”的近亲,也第一次登上了大银幕——《喜羊羊与灰太狼之牛气冲天》。

哦对了,因为这只动物的爆火,那年“令人堪忧”的华语乐坛,还出现了一首《要嫁就嫁灰太狼》。

“要嫁就嫁灰太狼,这样的男人是榜样“。

灰太狼的一生,被平底锅砸过9544次,被抓过1380次,被电过1755次,可即便这样,他还是只爱红太狼一人。

这件事,搁在2009年,是个感人的爱情故事。

放在2019年,你可能会想,“这灰太狼,不会被PUA了吧。”

08

鲁迅先生曾说,人类的悲欢离合并不相通。

所以当有些事情在我们的邻国韩国发生时,大多数人的态度是观望。

2009年3月,韩国女星张紫妍在家中自杀。媒体报道,张紫妍留下一封遗书。 在这封遗书中,张紫妍透露她曾被迫向310人提供性服务。这些人,涉及诸多韩国政要、财团大佬。 不久后,这件事就被韩国警方以“证据不足”为由搁置。 韩国公司的造星速度,让人很快将这件事抛在脑后。 9月,一个叫做崔雪莉的练习生正式出道。那年,她15岁。



两个人的名字再一次被放在一起,是在2019年。 2019年3月,在张紫妍自杀10年后,韩国总统文在寅宣布,“即使赌上命运,也要查明真相”。 这次调查,张紫妍等了10年,文在寅也等了10年——他的“大哥”卢武铉,也在2009年被逼自杀。 幕后的黑手,也是财团。 那一年, 震惊韩国的“素媛案”,终于宣判。

10年间,人们从未停止对“素媛案”的讨论。而元凶赵斗顺,也会在2020年出狱,他的家,和受害人只隔了500米。

在民众的请愿下,韩国媒体公布了赵斗顺的长相。韩国政府也表示,会对赵斗顺进行一对一的24小时监视。



每一起严重事故的背后,必然有29次轻微事故和300起未遂先兆以及1000起事故隐患。

在那时,我们感同身受。

  

09  当然,在2009年,还是有一些好消息,能够安慰下当时的中国人。 2009年,三峡大坝全面竣工,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水利发电工程。这项从提议,到建成,跨越百年的工程,让不少中国人热泪盈眶。 可让人没想到的是,在接下来的几年,这种诸如“世界最长”、“世界最高”“世界最大”的字眼,会让中国人“审美疲劳”。 从2009年起,中国就开始牢牢的抓住“基建狂魔”这四个字,直到现在,还没松手。



2009年,世界上第一条商业运营的特高压交流输电工程,在中国投产。也是在那一年,我们发射了首个火星探测器。 除了天上飞的,还有地上跑的。2009年,和谐号动车全面启动,中国的铁路客运,进入了新时代。

当然,还有与所有人息息相关的家电下乡。

彩电、冰箱、手机、洗衣机、摩托车、电脑、热水器、空调,走进了越来越多的中国家庭。

倒霉的2009,应该会很快过去吧? 

尾声 

2009年春节,广州火车站。 这里聚集着数十万名准备返乡的农民工,每一年都是这样,但去年和今年,有些特殊。

2008年,南方雪灾,数十万名旅客,被困在了广州火车站。最高峰时,有200万人在广州火车站附近滞留。 焦躁的情绪在人群中迅速蔓延,不安、愤怒、骚动,在40万人里发酵。 广州数万名军警,昼夜不停的守在火车站前,用人墙,维持着现场最后一丝理智。



为了减少滞留人数,广州的电台开始播放一句话,“留下吧,广州也是你家”。 这句话,以不同方言的口音,循环播放。 无数广州人民也涌上街头,帮助被困的同胞。 渐渐地,情绪被平息。 很快,被困群众中有人晕倒。这些旅客自发的把他们举过头顶,一双双手,将他们送出场外。 那时他们知道,广州,是他们的家。



可2009年这一次,不一样了。 在“民工返乡潮”中,许多人在进站的最后一秒,回过头,又看了一眼广州的高楼大厦,闪烁霓虹。 然后头也不回的,消失在人群中。 因为他们这辈子,可能都不会再来到广州,属于他们的时代,结束了。

当然,是被迫结束的。

这一年,更像是一种裹挟。所有人被社会推着,漫无目的地向前。无力与迷茫,充斥在每个人心里。

从这种程度上来说,2019,像极了2009。

中美贸易战、CPI上涨、996、猪肉涨价、互联网公司裁员……套用一句被用烂了的话,“大环境不好”。



“民工返乡潮”“逃离北上广”“丧文化”,被越来越多的提及,加上社交媒体的传播与渲染。

2019,甚至是加强版的2009。

但其实,当今天的我们回想2009年时,它就是已经过去的许多年份中,普通的一年而已。

如果没人刻意提起,我甚至无法准确想起那一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它不如1999年,带给人世纪之交的期待与憧憬;也比不上2008年,给予无数国人参与感与凝聚力。

只是那时我们身在其中而已。

2009很难,但它毕竟过去了。

那2019呢?

相关报道:谷歌退出中国、周冬雨演《山楂树之恋》,马上就是10年前的事了


1982年,经典科幻电影《银翼杀手》问世。

 

影片中,故事的发生地设置在2019年的洛杉矶。

                

如今站在2019的末尾,不由得感叹:时间竟过得如此之快,明明不久之前,我们还在畅想未来,转瞬之间,却已经身处未来了。

 

而对于2020年来说,2010年更是恍如昨日。

 

那一年,才送走北京奥运会不久的我们,又迎来了上海世博会,整个中国意气风发;

                

那一年,《阿凡达》在国内上映,开启了全民观影狂潮;

                 

那一年,王菲在春晚复出,让《传奇》唱响大街小巷;

        

 

那一年,美团和小米相继成立,在这10年里影响着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

                

那一年,诞生不久的微博,让“围观改变中国”这句响亮的口号,刻进了普通民众的心里。

 

回首2010年,总感觉就像梦一样,既模糊又清晰。



那一年,我们见证的历史

 

2010年东亚杯,国足最高光的一刻。

 

2月10日,中国国家男子足球队以3:0大胜韩国队,结束了在国际A级赛事中32年不胜韩国队的历史。

                

这场极为酣畅淋漓的大胜,让中国足球迎来了短暂的春天。

 

于是,在3天后的春晚上,冯巩的小品里,便出现了这样一段让人捧腹的对话:

 

“老爷子,咱们赢啦!东亚四强赛,男足,3-0,胜韩国队啦!”

 

“真的?对方不是女队吧?32年了,早干啥去了!”

 



         

几天后,中国花样滑冰同样也创造了历史。

 

在2月16日的温哥华冬奥会上,申雪和赵宏博为中国勇夺历史上第一个花样滑冰奥运冠军,打破了俄罗斯人46年来连续12届冬奥会对花样滑冰双人滑的垄断。

                

两人在2015年成为北京申办冬奥会形象大使,最后的结果大家都知道了:2022年,北京将成为历史上第一个同时举办夏季和冬季奥运会的城市。

 

而在2010年,上海世博会是继北京奥运会之后,中国人民迎接的又一项国际性大型活动。

 

那一年,“城市,让生活更美好”的口号随处可见,全民议论世博会的同时,个个都朝气蓬勃、意气风发,见证着中国国际形象的逐步提升。

                

那一年的中国,正在加速前进。

 

在全体中国人民的努力下,2010年中国GDP超过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



《阿凡达》开启电影新世界

 

许多人说“老电影”的时候,常常指的是10年前的电影。

 

你能想象,《阿凡达》如今也成了一部10年前的老电影吗?

 

2010年年初,《阿凡达》来势汹汹,登陆内地电影市场,当时“一票难求”的盛况至今还让主页君记忆犹新。

               

那时候 3D 和 IMAX 都是稀缺资源,有人为了体验IMAX版《阿凡达》的震撼,甚至打飞的去到另一个城市。

 

现在看来,《阿凡达》在内地攻下的13.8亿票房不算什么,但在内地电影市场全年总票房才破100亿的2010年,那可是一件可以载入史册的大事。

 

也就是从《阿凡达》开始,许多人有了“去影院看 3D/IMAX 大片,在电脑旁看普通电影”的消费意识。

 

这几年,无数人对《阿凡达》续集的上映翘首以盼,当年还在上学的那批观众,等到第二部上映的时候,或许可以带着自家孩子去电影院回忆青春了。

 

2010年年底,一部国产电影同样也取得了一个票房奇迹,它就是《让子弹飞》。

                

一时间,姜文在片中的经典台词——“站着把钱挣了”——成为许多人的人生信条。

 

可惜啊,之后连续两部电影的失利,让姜文再也没能体会到这句话的滋味了。

 

那一年的香港电影,出了一部《岁月神偷》。

                

片中刻画了旧香港的市井温情,让人深受感动。

 

联想到如今香港的混乱局面,不禁令人唏嘘不已。

 

那一年,才用《三枪拍案惊奇》给我们带来惊吓的张艺谋,又用一部《山楂树之恋》治愈了不少观众。

                

在片中惊喜亮相的“谋女郎”周冬雨,或许是这个10年最具代表性的新生代女演员,没有之一。

 

凭借《七月与安生》勇夺金马奖影后,又在《少年的你》中奉献了2019年最动人的表演,她的走红不靠流量,也不靠炒作,凭的是扎扎实实的业务能力。

 

那一年的冯小刚,有《唐山大地震》和《非诚勿扰2》两部电影问世,两部都备受争议:一部被指消费国难,一部不再好笑。

                

这几年在转型路上越走越偏的他,终究也成了票房毒药。

 

新片《只有芸知道》上映四天才破一亿票房,他发了条微博回忆当年《天下无贼》上映时的盛况,接着感慨道:“时至今日,天地反复,一众新锐导演生龙活虎,摧营拔寨,屡创新高,一部影片动辄已是20亿起步,不过30亿都不好意思庆功。看着团队搞出的这个一亿的大红海报,不禁感慨,英雄老矣。”

                

这10年热闹纷呈的中国电影市场,教会了我们一个最重要的道理,那就是:没有所谓的金字招牌。

 

技术在革新,流量会过气,导演的票房号召力也会消失……唯有扎扎实实地做好一部电影,才是最好的招牌。

 



华语乐坛巅峰时期步入尾声

 

在2010年的春晚舞台上,沉寂了5年的王菲用一首《传奇》高调复出。

                

尽管这首歌从年头火到了年尾,王菲当年的复出演唱会也屡次打破门票预售纪录,却依然改变不了一个事实:华语乐坛巅峰时期,已经步入了尾声。

 

2010年,正是Lady Gaga统治欧美乐坛的一年,而我们最红的歌,是慕容晓晓的《爱情买卖》。

 

这些年,无数网络神曲如流星划过,但“……不是你想卖,想买就能卖”这个洗脑句式依然能流行至今,堪称奇迹。

 

2010年5月18日,周杰伦发布专辑《跨时代》,这张专辑成为他音乐生涯的转折点。

                

从2000年的第一张专辑《JAY》开始,周杰伦为华语乐坛奉献了最好的10年。我们很难想象,没有他的华语乐坛会是什么样子。

 

而从《跨时代》开始,杰伦巅峰不再,此后虽然诞生了《告白气球》《等你下课》《说好不哭》等热门歌曲,但总体来说,他的歌传唱度已经明显下降。

 

即便如此,他在华语乐坛的统治期,和80后、90后青春时光的重合度太高了,所以在我们心中,他永远没有过气,我们仍然会努力把他送上超话第一的宝座。

                

在2019年的这个夏天,我们不只是在为他打榜,还是在为我们的青春打榜。

 



移动互联网元年

 

2020年的春运即将开始,大家或许都早早地在手机上抢好了火车票。

 

你们可能想像不到的是,直到2010年的春运第一天,12306网站才正式开通并进行试运行。

 

在此之前,买火车票都得去线下排队。

 

2010年,对于中国互联网来说,是至关重要的一年。

 

这一年,谷歌退出中国,成就了百度的一家独大;淘宝开始发力,成为阿里巴巴新的增长点;腾讯则宣布QQ同时在线超1亿人。

 

自此,百度、阿里和腾讯分别掌握了互联网最重要的三个入口,成为三巨头,并称为BAT。

                

此外,小米、美团、微信也都在这一年相继成立。因此,这一年也被公认为是移动互联网元年。

 

2007年前后,iPhone与Android的横空出世,让雷军意识到,一个新的时代可能要来临了。

 

离开金山软件后,他先后投资了拉卡拉、凡客、YY等20多家公司。最终,他把目光瞄向了智能手机。

 

2010年4月6日,在离金山总部不远的银谷大厦807室,雷军和几位创始人一人喝了一碗小米粥,小米成立了。

                

而之所以叫小米,是因为mi是mobile Internet(移动互联网)的缩写,其次mi还是mission impossible的缩写,意味着小米要完成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2009年底,还在为饭否什么时候能解禁而发愁的王兴,偶然发现了一家叫Groupon的美国团购公司,转年3月份,美团上线。

                

从2010到2011年上半年,团购成为了互联网最火爆的创业领域,最高峰时曾达到5000多家,被称为“千团大战”。

 

最终美团干翻了其他的竞争者,成为最大的赢家。

 

那一年的腾讯,还没有摆脱抄袭的恶名,在2010年年初,腾讯开始对QQ医生(后升级为QQ管家)进行强势推广,功能与360的安全卫士十分相似。

 

此事引发了360CEO周鸿祎的不满,此后双方你来我往针锋相对,事态不断升级。

 

11月,腾讯发布了著名的“艰难的决定”,要求用户二选一。

 

              

 

这个举动让腾讯公司的形象跌入谷底,许多网友开始卸载QQ,改用MSN(当然,没过多久又改用QQ了)。

 

这场3Q大战,也成为PC时代的最后一场争夺战,此后不久,战场就转移到了移动互联网。

 

就在3Q大战打得热火朝天之际,一款免费聊天软件Kik上线仅15天,用户就突破了100万。

 

就在Kik发布后不久,广州一位叫张小龙的程序员注意到了这款软件。他认为,这种新的聊天方式将来可能成为QQ最大的对手。

                

他给马化腾写了封邮件,建议腾讯做这一块业务,马化腾当即表示同意。

 

2010年11月,微信项目正式启动。

 

现在的我们,可能很难想象没有智能手机、没有外卖、没有微信的年代。

 

仅仅10年,我们的生活习惯就发生了巨变,这在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



“围观改变中国”

  

诞生于2009年的微博,让话语权回到了每一个普通人手里。

 

2010年,《新周刊》将年度传媒网站的荣誉颁发给了“新浪微博”,这一年,“围观改变中国”成为最热门的时代议题。

 

8月8日凌晨,甘肃舟曲发生了特大山洪泥石流灾害。

 

3点23分,19岁的男生王凯在微弱的烛光中,用手机在自己的微博发出一张照片和19个字:“水灾,停电,几乎一幢楼的人都围在这烛火旁”。

                

这条微博,让他成为全国图文“报道”舟曲灾情的第一人,立即在网上传播、扩散,引来成千上万网友询问灾情并留言祝福。

 

10月16晚,在河北大学内,一牌照为“冀FWE420”的黑色轿车,将两名女生撞出数米远。被撞的一陈姓女生于17日傍晚经抢救无效死亡,另一女生重伤。

 

肇事者李启铭口出狂言:“有本事你们告去,我爸是李刚。”

                

此话一出,引起了网友的极大愤慨与关注,成为公共讨论的热点话题。

 

最终,李启铭被判6年,而这句“我爸是李刚”也成为当年最火的网络流行语之一。

 

11月15日,上海市静安区 一栋高层公寓突发大火,近60人遇难。



在微博上,网友们为逝世者点燃了数不尽的蜡烛。

 

这些年,微博的种种商业化行为饱受诟病,但我们不容忽视的一点是,许多新闻事件正是经过了微博网友的发酵,才走入大众的视线,最终得到解决。

 

围观,让一个个声音聚集起来,汇聚成一股力量,让弱小变强大、让立场被倾听、让尊严被捍卫。



个性张扬的年代

 

2010年的中国,处于一个个性张扬的年代。

 

在微博上,普通人热衷于表达自我,明星们也都相当接地气地袒露心声,不像现在都是千篇一律的公关文和代言广告。

 

那一年走红网络的“凡客体”,就是在戏谑主流文化,强调自我与个性。

                

“初代网红”凤姐的走红,就是在这一年。

                

当年,她因各种雷言囧语层出不穷、开出令人咋舌的高标准征婚条件,一“炮”而红,被网友戏称为“宇宙无敌超级第一自信”。

 

相亲节目《非诚勿扰》,也是诞生在这一年。

 

来自北京的平面模特、20岁女生马诺,因其直白的“拜金主义”言论,在节目中饱受争议。

                

当时,一位爱好骑自行车且无业的男嘉宾问她:“你喜欢和我一起骑自行车逛街吗?”

 

她毫不犹豫地回答:“我更喜欢在宝马里哭。”

 

价值高低暂且放到一边,她们的走红,正是得益于网络与媒体的快速发展。

 

互联网发展到现在,不管多新奇、多小众的声音,都能被人听到,价值也趋向多元。

 

这样的时代,值得我们为之喝彩。



被时代撞到的人们

 

时代总是在不断地循环中向前进的。

 

2019年,我们用“猪肉自由”来调侃肉价上涨;而在2010年,同样是面对物价飞涨,我们创造了“蒜你狠”“豆你玩”“糖高宗”等一系列新词。

 

2019年,我们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我太难了”;而在2010年,我们用“鸭梨”来表达处境的艰难。

 

这些词,传达了中国人民在面对艰难生活时的乐观态度。

 

当然,我们也不应该忘记那些被时代撞到的人们。

 

2010年1月23日到5月26日,短短四个月时间,富士康发生了12起员工跳楼事件。一时间,富士康成了“血汗工厂”最典型的代表。

                

2010年5月6日,24岁的男生卢新从阳台纵身跳下。彼时,他每月的底薪是2000元。这个喜欢音乐、曾经参加过《快乐男声》的男孩,梦想是能当一位歌手。

 

在卢新生前的博客里,他留下这样一段话:“为了钱来到公司,可阴差阳错,没进研发,来到制造,钱还算多,但是在浪费生命。真的很后悔,我的人生第一步就走错啦,很迷茫。”



80后与90后

第一次备受关注的代际接力

 

作为第一次以出生年代为“断代”划分的群体,第一批80后在2010年步入了30岁。

 

此时刚刚进入20岁的90后,正是时代的焦点。

 

而在那时,因为创造火星文、喜欢杀马特造型等行为,90后被普遍认为是“垮掉的一代”。

       

周冬雨在电影《心花路放》中的杀马特造型

 

80后和90后的冲突,在十年前是很频繁的,甚至在2010年6月9日,还爆发了一场著名的“69圣战”。

 

在圣战爆发的几天前,为了获得韩国偶像团体Super Junior(简称SJ)的演出入场券,以90后为主的数千歌迷拥挤在上海世博演艺中心取票区域,一度造成混乱引发踩踏,园区方面不得不出动大量武警维护现场秩序。

 

事件在媒体和网络上曝光后,引发了大量80后网友的极度反感,随后以“魔兽世界吧”为发源地,在各大网站出现了网友有组织地反对SJ及其粉丝的活动,引爆了两者之间的大混战,此事被称为“69圣战”。



现在看来,这件事从开始到结束都相当滑稽,但却真真实实地反映了两个群体之间对于话语权的争夺。

 

曾几何时,80后也被认为是“在蜜罐里长大的一代”,上一代看不起下一代,轮回而已。

 

如今,我们到处都在讨论90后的焦虑与烦恼,而正在迈向40岁的80后,早已被00后挤出讨论的范围内。

 

曾经被视为“垮掉的一代”的90后,不仅没有垮掉,反而和他们的前辈一样,开始成为社会的中坚力量。

 

90后或许还会以同样的态度看待00后,但我们需要意识到一点:这个社会正是因为一代不重复一代,才得以向前发展的。

 

之前在网易云音乐上看到了这样一段话:

现在想来,我们这波第一批老去的90后还是挺幸运的。

 

在我们最好的年龄,遇到了最好的华语乐坛(周杰伦、林俊杰、SHE、潘玮柏、蔡依林……),遇到了巅峰的星爷,遇到了最好的西科东艾北卡南麦。

 

动画城陪我们成长,周杰伦陪我们成熟,我们看着星爷老去,见证科比退役。

 

或许我们不是最好的一代,但一定是最精彩的一代。

                

现在这根接力棒,马上就要交到00后手中了。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https://www.6parknews.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393843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