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身价百亿到锒铛入狱,2019年他们谁最惨?(组图)

侃见财经 0

昨日还在饮酒高歌

今日便锒铛入狱

回顾整个2019年

董事长悄然变成了“高危”职业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已经有17家上市公司董事长因为各种犯罪问题被公安机关带走,他们的财富就像镜中花水中月,近在咫尺却远在天涯。



花百万与史玉柱吃饭从高光到入狱仅几个月时间

今年二月,一家名叫鸿特科技的公司低调更名为派生科技。

更名完成之后,其背后的实控人浮出了水面。如果不是团贷网的“炸雷”,这位青年的80后董事长唐军应该还是众多年轻人努力的一个方向。

3月28日,派生科技的一纸公告惊醒了还在睡梦中的股东。

团贷网的实控人唐军、董事长兼总经理张林、董事余军、副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晋海曼,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



消息一出,市场立马炸开了锅。实控人和一众高管被抓之后,派生科技一路连着9个跌停板,从最高位60.17元算起,派生科技一次性跌了三分之二。

但这一切都不是终点,其后派生科技的股价继续下跌,从28元跌到了8块多。

唐军被抓以前,是一个成功的典范,他曾花费232万取得与同史玉柱吃饭的机会,在三个小时的时间里,唐军成功的成为了史玉柱的“门徒”。

后来,团贷网的A轮以及B轮融资中,都能看见巨人的影子,其中A轮巨人还是主要的投资方。

对于唐军来说,这一切颠覆的太快。



根据通报内容显示,截止11月24日,公安机关已经累计追缴冻结资金56.82亿元人民币、涉案股权和股票账户一批;累计查封扣押涉案房产64套、土地2块、飞机2架、汽车53辆(已拍卖第一批13辆)及物品一批;累计收回平台出借资金27.26亿元人民币。

11月25日,唐军被移送至东莞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

从高光时刻到入狱,唐军仅仅用了一个多月时间,随着他的入狱,派生科技不到一年时间市值蒸发了160多亿。

不管未来唐军还能不能东山再起,最起码这些年他面对的就只有铁窗生涯。



曾经的暴风现在的风暴,昔日“妖股”人去楼空

从上市的高光时刻到跌落神坛,暴风集团仅用了四年时间。

对于资本市场来说,懂得及时止损的人运气一般不会太差。从1993年进入食品行业起,冯鑫都在上演绝地反击的戏码。

他的偶像是贾跃亭,他喜欢贾跃亭身上的冒险精神,但是他没学会如何“置身事外”。如果没有1999年那篇《联想为什么》,冯鑫可能也不会进入IT领域,也不会想要打通各个生态的贾跃亭。



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每个人就被贴上了各种标签。

从2005年创业到2007年收购“暴风影音”,他的命运就像一个局。2015年暴风作为第一个拆VIE回归A股的公司,上市后55个涨停板的神话,也是暴风拉开了互联网公司回归A股的大门。

如果暴风没有回归A股,也许冯鑫走不到今天这一步。在此之前他总结自己做企业这十几年,不会管理、不会融资、战略意识不强都是他给自己贴的标签。

资本能改变一家公司,同样也能改变一个人。在暴风股价最疯狂的那一段时间,冯鑫个人身价一度高达百亿之巨。然而,一场关于MPS的收购案彻底的把冯鑫打入了深渊。据悉,这场收购就是一个彻底的骗局,不到两年的时间,这个估值高达14亿美元(约合98亿人民币)的MPS就被破产清算。



今年4月份,光大资本负责MPS并购案的负责人因涉嫌收受贿赂被捕。7月28日晚间,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实控人冯鑫因为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

其后,暴风集团这家公司快速的滑下了深渊,到目前暴风集团仅剩下了10名员工。冯鑫成为名副其实的“光杆司令”。

可以预见的是,冯鑫的前半生有多光辉,后半生就有多悲惨。他曾公开表示过:“暴风走到今天,我不怪团队,我也不怪A股环境,也不怪任何一个债务人,真实的99.999%还是要怪自己”。



巅峰时市值超400亿,34岁登上胡润全球富豪榜

白手起家,三十多岁拥有几十亿财富,这样的人在哪都是顶层的存在。

股市是一个造富的地方,同时也是一个毁灭财富的地方。凡是游戏的参与者,不管是庄家还是玩者,都摆脱不了命运的大手。

王悦的商业天赋展现的及早,在2002年时,还在上大学的他就已经靠着互联网“捞”到了第一桶金。



互联网开拓了他的眼界,百度则让他明白了“流量为王”的道理,做SEO优化的几年间,虽然没挣到什么“大钱”,但他却夯实了未来的基础。

2008年,王悦从51离职,同好朋友冯显超一同创立了恺英网络。不得不说,这是PC最好的时代。他们第一个项目是一个叫“3839”的小游戏网站,这个网站最后成功的卖给了4399。

有了第一款游戏的成功,第二款游戏就变得容易许多。他们第二个项目《摩天大楼》不仅获得了人人网的加持,还获得了腾讯的青睐。

在接入腾讯开放平台的这几年间,恺英网络如同坐上了火箭,《全民奇迹MU》这款游戏则彻底的打开了王悦的财富之门。

凭借这款游戏,恺英网络2015年的营收突破了33亿,用户人数超过了7000万。也是这一年,恺英网络借壳亚泰股份登陆中小板。



牛市创造财富,熊市毁灭财富。上市的39个交易日里,恺英网络涨幅达到了345%,市值超过了400亿。

第二年,王悦以10亿美元(约合70亿人民币)的身价登陆胡润全球富豪榜,同时他还是中国白手起家最年轻的富豪。

财富游戏如梦如幻,5月6日,恺英网络发布公告称,王悦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被上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6月12日,恺英网络继续发布公告称,王悦被上海市公安局正式逮捕。

四年时间,恺英网络350亿市值灰飞烟灭,而王悦本人也深陷囹圄。

如果说资本是一场游戏,那么他们毫无疑问是这场游戏最大的输家。

2019年即将过去,作为A股上市公司最年轻的一批董事长,他们故事不是起点,也不会是终点。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https://www.6parknews.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393824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