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十大最惨公司:中国式死亡魔咒 谁都逃不掉(组图)

金错刀 0



网红到底意味着什么?

 2019年,有多少人看不起网红,就有多少人做梦都想当网红。

 这十大最惨“网红”公司,曾经个个是人生赢家,两个月圈到1.3亿的用户、半年拿到了3000万融资、一年在全国铺设了500家店... 

但前几年靠运气赚的钱,在2019年却凭本事全亏光了:有人一夜巨亏16个亿,有人背上了年度最大骗局。 有明星企业50亿帝国瞬间崩塌,就有创始人自首入狱。

 曾经一夜爆火的榜样,到底打了多少“聪明人”的脸?

1最“狼狈”的网红公司:

途歌跌落神坛

最惨理由:用户以死相逼,创始人不敢露面。

“是不是从这里跳下去就行!行的话我现在就跳下去!你说话到底能不能行,不能行就把你们负责人叫过来!”

2019年初,在途歌办公室里引爆了今年第一家网红企业的暴雷。

因为途歌始终无法给出关于退押的准确说法,这里聚集了供应商和客户不下百人,管理层不敢露面,一位激动的用户激动之下跳上办公桌。



成立于2015年7月的途歌,仅仅2个月就拿到数百万天使基金,次年11月A轮融资3000万人民币,6轮融资共拿到了5个亿。

 短短两年内,途歌开辟了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成都等一线城市市场,可以说是共享汽车的龙头。

彼时,媒体把途歌的出现形容成一场颠覆级的巨变,“1.5元就能开宝马”、“租车公司要哭惨了!”



流量是获得了,然后呢?

互联网思维讲究的极致用户体验,途歌却是陷入了“无底线地满足用户体验”的魔咒里,比如用户可以不受限制取还车,造成了非常高的运维成本,几乎不可能盈利。

运营商砸钱买产品,大规模投放,以获得巨大的流量,却找不到清晰的变现模式。

故事的结局,途歌还是倒在了资金链断裂上。

2最“该死”的网红公司:

泡面食堂欺骗用户

最惨理由:去年开店500家,今年关店500家。

“女友逼我给她开一家泡面小食堂,还不到一年,30多万赔的精光。”



2018年中旬,泡面食堂以极低的门槛和不需要任何厨艺要求,在抖音大火,一大波跟风的泡面馆以极其凶残的速度开店:

泡面英雄,张馨予代言,2700万的融资,开店50家; 宜百味泡面食堂,一年开店超过500家;光是以“泡面小食堂”为名注册的官方账号就有453个,开店不计其数。

在缴够了半年时间的智商税后,到了2019年,关店成为了他们无法逃脱的命运。

这些“海外网红款泡面”毫无渠道壁垒,通过淘宝也基本可以淘到。农心海鲜鱿鱼面,淘宝上一袋5.68就可以买到,在泡面馆里就涨到16元,价格一下翻了3倍!



选择价格最贵为68元的泡面,配上15元的配菜,在泡面食堂吃一碗面的价格就已经飙83元。

 不仅价格贵,味道也惹怒了用户,用八个字概括就是:名不副实,极其难吃。



满分的服务加上满分的味道,才能够得到满分的价格。这家网红企业的倒掉,一定是必然。

3最“短命”的网红公司:

小黄狗痛失风口

最惨理由:踩着最热的风口,爆着最猛的雷。

垃圾分类,2019年最热的风口之一;小黄狗,垃圾回收领域最明星的企业之一。

看似天时地利的创业项目,依旧没撑过2019。

2017年,团贷网创始人唐军宣布进军科技,成立小黄狗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主要业务是以有偿方式回收市民的生活垃圾,提高再生资源利用。

唐军一度夸下海口:

我们2019年的目标是铺设30万台!2020年是50万台!整个五年内的时间是100万台!

 如果我们100万台全部铺设下去,并且运营起来以后,每天的收入是会超过1.5亿,一年的收入是会超过500亿!



但废品回收这个古老的行业,并不是加个互联网就能做好的,必须搞定回收-物流清运-集中处理三个阶段,小黄狗只做了个回收,没有任何优势,更看不到任何盈利模式。 于是,做着“1万个社区,150亿估值,500亿收入”的大梦的小黄狗,等到了最差的结果: 小黄狗的营收为零,2018年前三季度累计亏损608.96万元。



 2019年4月,小黄狗因资金冻结无法正常为员工发薪,4000多名员工被逼离职,也最终导致团贷网的资金链断裂。

4最“意外之死”的网红公司:

熊猫直播50亿梦碎

最惨理由: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婴儿,却找不到盈利模式。

跟其他“野生”的网红企业不同,2015年,熊猫直播在王思聪的微博中诞生,生下来就拥有了电竞行业、娱乐行业强悍的人脉和影响力。

在熊猫直播正式对外公测那天,王思聪还自己做起了主播,场面一度让服务器崩溃,王思聪的解决办法也很王思聪——抽66台iphone 6s给观众道歉。 除了自己当主播,王思聪那些圈中好友能来撑场的全来了,陈赫、杨颖、鹿晗、林俊杰、林更新,哪个名字背后不带着百万粉丝?



2019年,国内主播的身价至少翻了几十倍,但熊猫直播却迎来了彻底破产。

 熊猫直播内忧外患,咬着牙承担了主播们的天价签约费,却面临主播大量流失;砸钱买着流量,却扛不住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对直播平台的巨大冲击。 2019年3月30日,在运行 1286天时,熊猫直播宣布彻底关闭服务器。

熊猫直播首席运营官 COO 张菊元发布了一段文字:

“在长达22个月的时间内,熊猫直播没有任何外部的资金注入,管理层寻找了至少5个潜在的投资方和多种方案,遗憾的是最终没有解决掉资金的缺口。”



如果你留意,这里反复出现的词语有:被迫、无奈、 遗憾和极尽努力。

5最让人惋惜的网红公司:

锤子科技垂死挣扎

最惨理由:锤科垂死挣扎,创始人“卖艺”还债

带着资金链紧张、供应商讨债、资金被冻结的负面消息,锤子科技迎来了自己的2019年。

但2019年,罗永浩并没有时来运转。1月末,有消息传出锤科员工被要求改签劳动合同到字节跳动。

2月份开始,锤科天猫官方旗舰店商品全部下架。虽然锤子坚果Pro3在正式发布,但这款手机本身功能没亮点、价格没优势、销量也平平。

身为锤子科技的灵魂人物,罗永浩的2019年过得可以说是糟糕透顶。



公司的濒临崩溃,供应商和员工的围追堵截,媒体的推波助澜,给微商站台被讥讽,自己还上了失信名单。

11月3日晚间,罗永浩在微博发布长文《一个“老赖”CEO的自白》,写道,创业维艰,过程难免窘迫狼狈,最后实在不行,还可以“卖艺”还债。



但无论如何,锤子科技可能是国产手机厂商当中最特立独行的存在。

6被山寨拖垮的网红公司:

鹿角巷艰难打假

最惨理由:中国网红奶茶店的残酷死法。

2018年4月,当鹿角巷在深圳开出的第一家店时,从店铺门口蜿蜒而出的队伍长度是同一条街上喜茶队伍的两倍。

这家店门口也贴着一张纸,霸气的宣誓着谁才是中国最火奶茶店——预计等候时间5个小时。



但火爆的有多快,差评爆发的就有多快。

为了营造独一无二的网红感,鹿角巷定下三大规矩:不能选糖度冰度,不能选杯型,每人限购2杯。

更残酷的是,铺天盖地的山寨店正在慢慢地蚕食着新生品牌的寿命:

在大众点评上搜索“鹿角巷”,北京能搜到95家,但事实是,只有三里屯一家经过官方承认,也就是说剩下94家,全是假的。

目前鹿角巷正版店有145家,而山寨店早就超过了7000家。



2019年7月18日,在深圳的首家鹿角巷终于撑不下去,拆掉了logo,门口贴着醒目的贴上了两个大字:

转租。

7惹毛用户的网红公司:

淘集集粗暴获客

最惨理由:利用货款粗暴拉新,一夜巨亏16亿

2019年10月,天气已经展现出入冬的寒冷,但大批的供应商依旧围堵在淘集集的总部楼下要欠款,情绪激动者甚至以死相逼,他们已经被淘集集拖欠了上百亿的欠款。



在去年八月份,淘集集的标签曾是干翻拼多多的电商公司。

淘集集的获客方式及其野蛮,在淘集集上注册的用户,每次为淘集集拉一个人头,就能得到一笔佣金,而且这个人在平台上的每一笔消费,你都能赚到钱,并且是现金补贴!

仅仅花了两个月的时间月活数据就从九十多万翻翻到1132万,整整翻了十倍,圈到了1.3亿的用户。



但被红包给骗来的用户发现,从质量到售后,淘集集做的奇差无比。

吐槽最多的就是卫生纸,寄来的跟手指一般粗,明目张胆的骗人。

口碑暴雷之后,淘集集赖以生存的红包玩法,被大量参与者爆出“根本无法提现”,构成欺诈;利用用户的付款,商家的货款,拿来投放拉新用户,更像是空手套白狼,对市场规律毫无敬畏感。



2019年12月9日,淘集集称将进行破产清算或破产重组,并称:“这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条微博。"

负债16亿,拖欠了供应商百亿欠款的淘集集,正式宣告死亡。

8投资人最恨的网红公司:

呆萝卜野蛮扩张

最惨理由:生鲜电商,还要再坑惨多少人?

用户和投资人恨得不止有淘集集,还有曾经被认为是“有望成为估值超10亿美元的独角兽”的生鲜平台呆萝卜。



2016年6月,呆萝卜的第一家门店在合肥开业。

呆萝卜曾雄心勃勃地宣称,未来要在全国50座城市开设10000家门店,服务2000万中国家庭。

但事实上,生鲜电商是一个“看上去很美,做起来很难”的生意。

呆萝卜的门店几乎没有盈利能力,全靠总部的营业额提成分红支撑。同时还要补贴供应链,每个月超过1000万单。

不仅没有盈利能力,内部管理一团糟。内部员工爆料,

“老板在用人上任人为亲,核心的人物都是自己的人,没有引入职业经理人;

在关键的采购部,滞销品金额近乎三千万;

外包人员的引入,存在洗投资人钱的嫌疑...”



2019年11月28日,烧光6个亿的呆萝卜宣布资金链断裂,关闭杭州中心。

在这之前,呆萝卜的裁员的手段很冷厉,从向被裁员工下发通知,到办理离职手续,交接办公用具,不到30分钟,立马发离职证明走人,没有任何赔偿。

9最大起大落的网红公司:

JUUL败退中国

最惨理由:出师未捷身先死,电子烟在中国不好使。

从0到380亿美元估值,这家公司用了3年;从380亿美元缩水至164亿美元,它只用了1年。

这家叫做Juul的公司,就是无数在电子烟的风口里撞得头破血流的代表。

如果你还记得的话,2019年初,有条在微博热搜上整整停留了一周的新闻,在资本寒冬里显得格格不入:美国电子烟公司JUUL决定向1500名员工发放20亿美元年终奖,人均130万美元。



电子烟行业的神话,没逃过出道即颠覆的宿命。

各种有关电子烟致死和诱导青少年的指控,像雪片般向这个行业袭来。2019年11月1日,监管部门表态而引发了电子烟行业的大地震:

通告称要防止未成年人通过互联网购买并吸食电子烟,进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

具体落实到三点:一是清理线上电子烟销售平台,二是网上禁售电子烟产品,三是禁止互联网电子烟广告。总而言之,就是要在线上彻底禁售电子烟。



上线5天,就被关店,JUUL最终败走中国。

10最魔性的网红公司:

庞青年骗局终戳破

最惨理由:把大胆留给自己,把惨留给别人。

什么样的“老赖”能横行十余年,把各地政府玩弄于股掌之间?

最后一个最惨,我们颁给了庞青年,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他的青年汽车贡献了2019年最可笑的骗局——“加水就能跑1000公里”的水氢燃料车,把外人忽悠的实在太惨。 



早在2014年,庞青年在腾讯汽车论坛上撂下狠话:“我们想在3-5年就把传统汽车踢掉!”

2017年8月,青年汽车就发布了“全球首辆水氢燃料汽车”。庞青年在当时宣称: 不加油,不充电,只加水,续航里程就能超过500公里,轿车可达1000公里的惊人表现。



不过更难以置信的是居然有人买单,不仅圈钱50亿,甚至画出了高达400多亿元的投资大饼,屡屡成为各地政府的座上宾。

2019年11月18日,庞青年一手打造的杭州青年汽车有限公司正式完成破产程序,宣告破产。

三年的时间里,青年汽车至少已经有5次被申请破产,共有102份法律诉讼,38份开庭公告,22份法院公告,31份失信信息,7次成为被执行人,1次被司法拍卖。

汽车圈网红庞青年,成为了今年最胆大的“老赖”。 结 语:

2019年,阵亡的企业太多太多。

数据显示,截至12月6日,2019年关闭公司达到327家,跟2018年倒闭的458家相比,虽然从数量上看少了131家,但是却有更多知名创业公司倒下。

何止他们,还有依旧拖欠供应商80多万货款的网红煎饼店黄太吉,涉及退费金额上亿元的韦博英语和浩沙健身,上市不成,估值腰斩,游走在悬崖边缘的共享办公巨头Wework.....



不过在评选这十大最惨公司时,刀哥似乎找到了相同的共性,牛皮吹的太大,却不敬畏市场规律和商业本质,丢了对产品的敬畏心,这个死亡魔咒,谁都逃不掉!

2019年大环境不好,但别总抱怨大环境。

一线生机,总在困难中。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https://www.6parknews.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393368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