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2019:盘点中国的剧烈“变脸”(图)

香港01 0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二十年前,中国救了社会主义;二十年后,轮到中国来就资本主义"。2008年金融危机后,内地互联网上充斥着这样的调侃。当时全球经济一片愁云惨淡,即使是"金砖国家"等新兴经济体亦遭重挫,中国几乎成为拉动全球经济成长的唯一引擎;配合北京奥运,中国软实力及国际形象亦在当时达到巅峰。十年过去,首先提出"G2"概念的美国将中国视为战略对手,四处围堵;主流西方传媒对中国的描述亦愈趋负面,中国的"乖孩子"形象一趋不复返了。

  "战略竞争对手","经济与战略对手","麻烦制造者","不公平贸易的源头"。从贸易办公室、五角大楼、国家安全委员会,再到白宫本身,一顶顶新帽子被加诸于中国头顶。《国防授权法》涉华条款,《台湾旅行法》,《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过去数年,中国眼中的"反华法案"一个又一个在国会通过,并最终成案。

  中国威胁论达巅峰

  美国外交生态中,白宫和行政机关都代表了政治精英的意见;而国会在外交问题上的取态则反映了大部分民意。以人民币汇率问题为例,国会议员常受选区工业团体游说,要求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但相关建议常被白宫和国务院拦下。国会党团,尤其是民主党团亦常要求提升"人权问题"在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中地位。但在川普上台后数年,"国会鹰,政府鸽"局面已不复存在,基辛格等对华友善共和党人更淡出决策圈。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川普初上台时,其立场亲华的女婿库什纳曾主导中国政策,但随后逐步淡出(AP)

  根据美国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re)调查,尽管新疆及西藏分别于08和09年爆发严重冲突,2010年时美国人对华持正面印象者占49%,负面仅占36%。这一数字随后数年逐渐倒挂,至中美贸易冲突全面爆发的2019年,对中国有好感的仅占26%,远低于反感的60%。施政者面对这样的民意不得不有所反应。另一方面,当博尔顿、卢比奥等鹰派政治人物上位获得议题主导权后,亦可藉由媒体力量加深民众对中国负面认知,中国所谓"大外宣"根本难以抗衡,从而形成体制内和体制外对华渐转不友善的螺旋。

  而在美国以外的西方世界,"中国威胁论"近年亦成主流。2017年11月,德国《明镜》杂志以刊载9页长封面故事《觉醒的巨人》,并以红底黄字的"醒来"作为封面,指中国在习近平领导下正走上百多年前,德皇威廉二世的扩张主义道路,更用拿破崙经典的"中国是一只沉睡的狮子,一旦觉醒,将会震惊世界。"警告西方。早前10月,法国《世界报》以"中国,强国崛起"为标题撰写头版文章,但内文却突出中国修正主义倾向、人权问题及对"民主世界愈发强烈的威胁"。

  不过,西方世界近来对中国印象也非铁板一块。以美国前财长保尔森(Henry Paulson),微软前执行长比尔盖茨(Bill Gates)为代表商界人士仍将中国视为国际舞台的正向力量。盖茨去年9月便在《人民日报》撰文,称赞"中国在改变自身的同时也在改变世界。尤其在发展农业,和消除疾病和贫困领域,中国经验尤其值得借鉴"。即使是一贯被中国官方视为"立场偏颇"的CNN,亦于去年发表专题报道,详尽叙述西非埃塞俄比亚等国,在中国投资和企业进驻后,城市面貌和人民生活质量大幅提升的过程。

  西方以外的视角

  不少国家对华印象转差,并非单纯好恶转变,而有更深层的结构性原因。2009年,中国经济体量仅有美国三分之一,仍居于日本之下,仅略高于德、法等欧洲经济体。当时,所谓"中国威胁论"同19世纪晚期"黄祸论"类似,多为基于种族主义的偏见,倡导者仅限于个别学者及政客。10年过后,周边国家眼见中国势力渐增,保持"力量平衡"已不现实。而无论北京如何声明"不慾称霸",深受现实主义理论和本国称霸全球历史影响的美国政界也不相信,强大的中国不会试图取代美国霸权。

  然而,所谓"中国印象"也从来不是铁板一块。随着中国经济水平提高,原本"咬咬牙"才能建设的大型基础设施出现产能过剩。相比起毛泽东时代"打肿脸充胖子"式的对外援助,由于中国普遍脱贫进入"小康社会",亦令北京有机会投放更多资源在"亚非拉国家",增强国际能见度同时亦规避国内压力。

  在东欧、非洲、及部分同中国并无领土争议的东南亚和南亚国家,当地国民对华印象近年提升明显。在肯尼亚,中国自2014年开始建设的蒙内铁路连接该国首都内罗毕及最大港口蒙巴萨,地位等同中国之京沪铁路,将两地行车时间由24小时缩短至6小时,拉动经济效应明显,亦深得当地民众喜爱。而在柬埔寨、老挝等国,中国影响力则藉私人投资者扩大;在金边、西哈努克港等柬国大城市,中国投资创造大量工作机会,令当地薪资水平大为提高;尽管当地对中资亦有物价飙涨、民风恶化等批评,但仍难阻柬国人对中国高达85%的一边倒正评。

  在发展中国家援助方面,西方国家常关注粮食、艾滋病等具体问题,单方面施以援助;这样的做法虽增进西方国际形象,但也令不少国家对援助产生依赖。相比之下,中国企业在发展中国家投资获利颇丰,更被封上"制造债务陷阱","新殖民主义"的称号,但却在当地建构完整经济脉络,促进其经济和基建水平持续增长。同北京过去十余年的历史一样,当更多发展中国家变得富裕,其发言权亦将等比例提高,中国的"国际形象"或许可面临转机。

  对北京而言,塑造对中国友善的国际舆论环境固然重要。尤其在中美结构性矛盾爆发的当下,避免中美关系失控不仅有赖北京克制,亦需要美国民意"拉住"鹰派。另一方面,北京亦需要良好国际形象,令欧洲、日本等国不在中美间选边站队。但是,北京亦深知过去十年的"形象下降"只是中国发展过程中的"副产品";在不少内政问题,尤其涉及主权和发展模式的问题上,北京不可能为舆论而妥协。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倍可亲 查看原文
http://www.backchina.com/news/2019/12/27/663508.html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