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国最“变态”的悍匪 残杀42人 尸叠如山(组图)

见山博物 0

这起 骇人听闻、震惊全国的特大杀人、抢劫、强奸案的案件发生在 黑龙江齐齐哈尔的讷河。




讷河市通江路和中心大街十字路口。贾文革团伙6名罪犯经过这里被押赴刑场。王功摄

讷河案的变态程度首屈一指,而令人恐惧度也属于一级,正因为这些特点, 讷河成了惊悚之地。 而造成这一令人恐慌的人,却是一个面目清秀,身材俊朗,看上去斯斯文文的书生模样的人,他的名字叫贾文革。

提起贾文革,在讷河没有人不知道,即使在整个黑龙江不知道他的人,恐怕也是少之又少。有人把世界第一杀人魔王亨利·李·卢卡斯说成十恶不赦,那他就是百恶不赦了。



以贾案为原型的“地摊文学”作品

贾文革从1990年7月开始到1991年8月, 仅仅一年多的时间里,先后杀死42人之多,这还是官方的数字,而坊间的传闻远不止这些。

九十年代的中国,人们的思想还极度的封建,在男女关系上看得很重,除夫妻之外的关系都为作风问题,而这种问题也是十分严重的,很多人还因此丢了工作。

贾文革亦是如此,他原是讷河市的一名工人,那个时候工人还是非常吃香的,被称为铁饭碗。贾文革也因为长得帅气,工厂里很多女青年都愿意和他交往,后来有几名年轻漂亮的姑娘,在贾文革的各种手段下,与他发生了不正当的男女关系。



经贾文革昔日合伙人岳耀峰指认,正是贾文革。岳从1988年起就跟贾文革合伙到老莱、龙河、长发等集镇买牛“开半子”(做批发),直到贾文革被抓。

当时的人非常抵制这种不正当关系。

工厂里出现了这种情况, 厂领导也毫不留情的就把贾开除了。没有了工作, 贾整天无所事事,经常招嫖。有时候还把女人带回了家,他老婆的一点工资也都被其挥霍一空,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老婆与他离了婚。



审判贾文革案的齐齐哈尔市中级法院。王功摄

离婚后的贾文革一点也不收敛,与社会上的一些失足女青年整天厮混在一起。这样的混日子没有经济来源,贾文革的生活也是一天天的艰难起来,穷则思变,没了钱的贾文革很快就想到了一个生财之道。

他竟干起了杀人抢劫的勾当,罪恶萌发,越走越远。



令人感到意外的是,凶案发生的旧宅还在。贾文革家从后面看上去有水泥浆抹墙,还很完整,房屋总共三间,五六十平米的样子。这里距离讷河火车站不足1000米。

1990年7月12日,贾一直在街上游荡,其实他是在物色下手的对象,不一会而一位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年轻女子过来搭讪,问他借火点烟。贾文革瞄了一眼女子右肩的一只挎包,比较很时尚。他心想打扮得这么时髦,看这包包也值俩钱,应该有点搞头。他立即掏出打火机为女子点上了烟,俩人也就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上了。

别说贾泡女人的功夫的确有一套,很快他们就一起勾肩搭背的回到了贾文革家里。

一番云雨之后,贾文革凶相毕露,他用双手死死的掐住了女子的脖颈。片刻功夫,女子就再也不动弹了。毕竟是第一次杀人,贾文革还有点慌乱,他的脸还被女子挠出了一道血印,杀完了人他就在女子的身上和包里翻了一个遍,找到了一些化妆品和几十元钱。



凶宅尚存,但没有人敢入住,已快垮塌

贾文革初尝杀人滋味,由惊慌到兴奋,而后是一种从未有过的莫名快感。

血腥的气息像毒品一样,侵蚀了贾文革的心灵,杀人的满足感让他无比兴奋,由那天起,他已经彻底蜕变成了十恶不赦的恶魔,从此讷河的上空布满了恐怖的阴霾。

短短几个月讷河就有20多人神秘失踪,公安局在展开调查中却找不到一条有用的线索,案件也陷入了僵局,民间各种猜测,风言风语,谣言四起。

此后,贾文革找到了几个臭味相投的人。

他伙同李春梅,吴凤枝等人,利用招嫖,勾引等手段,实施强奸,抢劫,杀害等行为。一时间,讷河市引起了极大的恐慌,人人都感到了自危,没有人敢夜里单独出行。

这里发生的一切,很快就传遍了全国,还惊动了中央,外地的富商再也不敢踏足讷河一步。



凶宅的厨房,地面还保留着当年被挖掘过的样子

在这里不得不说一位命运女子,本来她也是受害者,死里逃生后,她没有选择报案,而是选择成了恶魔的帮凶。

这名女子叫徐丽霞,是齐齐哈尔建华厂职工家属区托儿所保育员,结婚后,与丈夫的关系不太融洽,经常小吵小闹。

这天,丈夫又因为一些鸡毛小事与她发生了争执,心情极坏的徐丽霞一气之下就冲出了家门。她漫无目的的来到了火车站,在车站她也是四处转悠来散心。

在火车站,也还有一位不速之客在转悠,他就是贾文革。

他可不是散心来着,而是来狩猎,看到徐丽霞面容姣好,穿的也还不错,一个人在东走西顾的,就误以为是卖淫女。火车站附近的小旅馆里,就寄生着很多这类的卖淫女,她们每天都到火车站向南来北往的旅客招揽着生意。

贾文革靠上前去,就和徐丽霞攀谈起来,徐丽霞本来心情不好,见有帅哥搭讪,自然很高兴。



凶宅的堂屋现状。当年贾长期和两个女人同居,过着畸形的生活,仍然丝毫没有引起当地派出所的注意

很快,在贾文革巧舌如簧的攻势下,徐丽霞就乖乖的跟随着来到了他的住处,她做梦也想不到自己正一步步走进了魔鬼的陷阱, 两个人到了住处就迫不及待的发生了关系。

就在徐丽霞兴致正浓,尽情享受这偷情的快乐时。她突然就感到自己的脖颈被一双大手死死死的掐住,不一会她就只有出的气没了进的气。

贾文革杀了这个女人后,就直接把她扔进了“仓库”。这是贾文革花了好长时间挖出来的一个地窖。



谁知, 徐丽霞命不该绝,当时她只是昏死过去,并没有死。

在地窖里她慢慢的缓过了劲,她竟然醒了过来,下意识的向四周观看了一下,这一看就把她三魂吓跑了七魄。

地窖里横七竖八的摆放着十几具尸体。

此时徐丽霞也清楚了自己在什么地方,早前她就听过很多有关杀人狂魔的传闻,想不到自己竟然也有此下场。她后悔与丈夫吵架跑了出来,更后悔跟着这陌生人走,可后悔已经晚了。

徐丽霞想活命也就顾不了害怕,踩着摞起来的尸体爬出了地窖。

就在她准备逃跑时被贾文革发现。

贾见徐丽霞死而复活,抄起一把铁锹对着她的脑袋就想拍下。

徐丽霞顿时魂飞魄散,跪在地上大叫饶命,还一个劲的说:别杀我,我可以帮你。

贾文革犹豫了片刻放下了铁锹说:行,留你一命,以后就帮我带人过来。

从此,徐丽霞就成了这个恶魔的帮凶, 利用自己的美色,勾引男人领到贾文革家中,贾文革将其杀害后并洗劫财物。



贾文革凶宅后墙

昔日徐丽霞的辩护律师、现为齐齐哈尔市某银行纪委书记的徐桂霞证实,徐丽霞确实是如网络传说,被贾文革掐脖子后扔到地窖里后又苏醒爬出来的。

“徐丽霞很漂亮。她不是小姐,是跟丈夫闹了矛盾以后跑出家门的,在讷河火车站遇到了贾文革。贾文革勾搭她,她当时万念俱灰,就跟贾文革到了家里。”徐桂霞说,徐丽霞活过来以后没有像别人一样,又哭又闹,反而跟定了贾文革。她帮贾文革勾搭男人来家里,害了很多人。从1989年5月到1990年12月间,贾始终和两个女人同居:一个妻子,一个姘妇。

1991年1月到8月期间,徐丽霞勾引了十几个男人都被杀害。

最令人发指的事情发生了,一级恐怖,一级变态。

他把徐丽霞骗来的两个外地推销员刘启鹏、王文斌,先用喷射麻醉剂迷倒他们,而后用绳子勒死,再用刀刺剖腹挖出心肝,用青椒爆炒做菜下酒,这事听起来就让人心里瘆得慌。见山也没有亲眼看见细节,虽说能够想象,但不便于细细描述了。

还有超级变态的。

贾文革把一个外地农民孙成民杀害后,不但挖出了心肝,还突发奇想, 切下了他的阴茎和睾丸煮熟吃掉了。如此残忍手段血腥场景文字都难表达……

徐丽霞帮他带男人,他自己则利用自己的相貌勾引女人。

这些人到了他家都必死无疑,财物被洗劫后尸体就被照例抛下了大地窖。他的家已经实实在在的变成了血腥屠宰场。



仅仅一年的时间,以贾文革为首的犯罪团伙,疯狂作案64起,杀害42人,其中妇女24人,男子18人。

贾文革杀人大案,不仅给当地老百姓以及外地客商带来了极大的恐慌,也给当地政府带来了极大的影响。

讷河当时还是县,县政府正在进行撤县设市的工作,因为此案这项工作报告被停批。

直到1992年2月,贾文革案已经破获,县委书记专程去了北京,检讨了因为该案被停批的撤县设市事宜。1992年9月2日,讷河县才被批设立市,由齐齐哈尔市代管。



据当时参与破案的有关人士透露,贾文革案破获,也是一个巧合。

当时贾文革伙同他的情妇等人,到浙江作案,很偶然因其他案件被当地警方抓获,此案才得以水落石出。

此案难破的一个最关键原因,杀死了那么多人,而报案的人却不多。一般人口失踪,其家属会第一时间报案,而此案的受害者大多是社会上的不良青年,她们经常的不归家,家里人也再懒的管她们。

调查得知,贾文革最初作案是在1983年3月,那时他还只是伙同姘妇王艳玲进行盗窃犯罪。

到了1990年3月,贾文革的犯罪欲望逐渐膨胀,盗窃已经不能满足他的心理需求。 他拉拢团伙,还把妻子李艳珍以及李秀华,徐丽霞拢为手下,先后流窜到长春、沈阳、海城、杭州、金华、三明、福州、厦门、宁波等地,犯下累累罪行……



此案在中央政法委、公安部和黑龙江省厅的督办下,1991年12月26日侦查终结,同月31日由齐齐哈尔市检察院提起公诉。

翌年1月8日,齐齐哈尔中院开庭审判并报省高院终审判处六犯死刑;24日,在讷河召开公判大会,将贾文革、李秀华、徐丽霞、孙文力、李彦珍(贾文革妻子)、王艳玲(贾的另一姘妇)6犯处决。



贾文革等犯罪分子被执行枪决时,讷河城内是万人空巷。

公安押他们游街时,老百姓停下所有的工作,赶来观看,都想见见他们的真面目。

民间传闻,贾文革家地窖里的尸体远不止报道的那么多。地窖底下还有很多没有被起出来,而且地窖不止一个……



凶宅的房后墙。王功摄

“那些天,我们天天围着(贾文革)这个巷子,看尸体又运出了几个。别的地方是万人空巷。”一位讷河市民说,讷河公安公布的死亡数字,他们认为不可信。凤凰网希望找几位当年参与了办案的老警察了解情况,都遭到了婉拒。据称,案发后不久警方就开会定了调子,不允许有“不同的口径”。

此案在公开报道中鲜有记载,但是在网络上却有各种各样的传言不胫而走。有自称“贾文革离我家直线距离不到200米”的网友说,尸骨找到了49人,“据说不继续挖了。再挖还有,那阵外地来讷河的失踪不少。死者中有七八个穿着少数民族服饰的卖假银首饰的女的,有进化乡来卖黄豆的爷俩,有白城来采购的业务员,有个在煤场拉货的赶马车的。……枪毙他时满城空巷,万人围观啊,特意游街在城里主要街路都转到了。才到刑场枪毙的,……和他同案的据说给整麻醉药的那哥们我也认识,现在开着辆本田雅阁,原来在防疫站上班。”

对于死亡人数和杀人原因,网友们众说纷纭:“48具尸体,几乎全是被勒死的,男性尸体的睾丸被切除,炒尖椒下酒了!女性不多。”

“据传,贾文革以前性能力极差,与妻子办事屡试不举。后听说吃啥补啥,本着这一信念,开始杀人。杀人后将生殖器切下煮着吃,……吃过生殖器后,贾文革的性能力真的得到了奇迹般的增强。徐丽霞正是因赞叹贾文革的超强性能力而甘心为他效力。”

“说吃人是谣传,他只是把杀完的人埋在自己家里,在屋里挖了个大坑,埋一层人填一层沙子。破案了以后据统计,一共杀了53人。他以前是讷河配件厂的工人,后来被单位开除,靠杀牛卖牛肉为生。”

凤凰网了解到,贾文革夫妇有一名女儿,当时已7岁左右,因双亲均被执行死刑,后来被送到了福利院,由政府抚养。算来现在已经三十多岁了。

吉林公安高等专科学校教师邹学忠、武志坚曾撰文剖析贾文革团伙的作案动机、经过、公安侦破等,反思认为,公安机关对新形势下严重刑事犯罪活动的规律特点研究不够,未使其得到及时的揭露和打击;而一些干警的素质低、责任心不强,也贻误了战机。

文章称,因人口不断失踪,讷河多有报案,讷河县公安局最初立案侦查时,第三派出所户籍警祝满祥对其负责走访的管片只走访了两家,而第三家就是贾文革家。当所长询问调查情况时,他谎称都查过了。“如果他认真履行职责,继续查下去,很可能当时就能发现线索,及时地揭露罪犯。”



讷河市公安局原办公处,现为交警大队。贾文革等6名罪犯曾在这里接受审讯。王功摄

另外,1989年,贾因有盗窃嫌疑,被该县第一派出所列为重点人口进行管理。而次年3月贾迁走户口时,管片户籍警王宝龙未经调查,也没经所长审批,就擅自撤销了其重点人口审批表。对暂住人口的管理上,也严重失控--贾长期和两个女人同居,过着畸形的生活,仍然丝毫没有引起当地派出所的注意。

“这个犯罪团伙并不是一点也没有露出蛛丝马迹, 只是由于个别干警的违法、违纪严重,影响了警民关系,致使群众所掌握的一些犯罪线索没有及时地反映到公安机关。”“(贾案)成员多在电影院、录相厅、浴池、旅店、车站等重点部位和特种行业频繁活动,但公安机关的公开管理和秘密工作均没有发现线索。”文章对此深感痛心。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https://www.6parknews.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393009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