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遭监禁被虐死 生前全裸被迫吃下排泄物…(组图)

东京新青年 0

今天,日本有一桩曾轰动一时的惨案终于尘埃落定。大阪高裁宣布主要犯罪嫌疑人获30年有期徒刑,维持原判。而人们也因此,再次将目光投向了两年前的那个夏天。



2017年8月,滋贺县近江八幡市,有一名男子在被救护车送往医院的途中不治身亡。他只穿着一条勉强蔽体的短裤,浑身上下都是被殴打的伤痕和淤青。对此,滋贺县警进行了司法解剖,结果显示为细菌性肺炎。

细菌性肺炎,是一种一般只发生在老年人身上的疾病,而这名叫作渡边彰宏的死者年仅39岁。除此之外,死者没有任何接受过治疗的痕迹,加之其满身的伤痕,警方立即展开调查。



很快,一众嫌犯落网,竟多达6人。调查显示他们长期对受害者实施监禁和虐待,手段之残暴,行径之恶劣,令人发指。而其中的主犯,名叫井坪政,案发当时29岁。

另外5名共犯分别是坂本厚树(39岁)、荻原真一(39岁)、饭星飞香(29岁)、宫崎佑佳(24岁)、龟井得嗣(21岁)。



根据供述,受害者渡边在长达1年的监禁生活中,经常被拳脚相加。诸如用木刀殴打、用跳绳抽打之类的,都是家常便饭。在没有冷暖气的环境中,被全裸关在衣柜内,只着纸尿裤。更惨无人道的是,经常被强迫喝下自己的呕吐物和屎尿混合的排泄物。

到底什么仇什么怨?如此灭绝人性的虐待究竟为何会发生?还是先让我们来梳理下这些嫌犯和被害者相识的经过吧。



共犯·饭星飞香

渡边彰弘,以及另外5名加害者,其实都是在网上认识的井坪政。随着信息产业的发达,似乎在互联网的某些角落,总有许多阴暗的事物在频频滋生。

只是井坪政最初给大家留下的印象,大多是阳光开朗的。从目前留存的部分影像资料也可以看出,单纯从其讲话的语调和神情,完全让人无法将他与那个“恶魔”的形象联系起来。



这些人里面,除了身为泰拳会所会长的坂本以外,所有人都是依赖政府低保过活的无业游民。因此,自称经营餐饮店的井坪便成了他们的“带头大哥”。



除开坂本,井坪和其他人仿佛在不知不觉间,就从最初相对平等的“网友”关系发展为了上下级的控制关系。其中饭星和宫崎两名女性,更是先后成为其前任和现任女友。

他们最终形成了一种金钱共有化的集团制生活模式,也逐渐在心理上更加依赖于井坪。而井坪暴力和残忍的一面也慢慢显露出来。某一天,他终于伙同两名女伴,监禁了第一名男性。



这个人并非之后死亡的受害者渡边彰宏。他比渡边幸运的是,在渡边死后他被警方解救了出来。但,至今不能独立行走,并且相较于渡边遭受的1年监禁之苦,他活活承受了4倍之多。

2013年,因为和井坪聊音乐颇为投机,受到井坪的热情邀约专程从新泻迁来堺市的这名男子,起初和井坪、饭星、宫崎3个共同居住。后由于空间太过狭窄,才开始和饭星共同生活。

但没过多久,他就被井坪监禁在了饭星借住的房屋内,原因至今不明。他所经历过的,几乎就是已经去世的渡边经历过的一切。每天的伙食都只有泡面拌饭,有时还要作为井坪实验气枪的人肉靶子。



两年后,渡边才认识了井坪,并一度间接成为其帮凶。没错,渡边一开始并没有被虐待,反而经常为井坪跑腿。

至于那名遭受监禁的男子,最终在暴行中被打断腿,井坪因此替他申请了残障补助金,自然,钱也是进了井坪小团伙的口袋。

由于无法行走,男子从此便被锁在衣柜里,全身赤裸只穿纸尿裤,并且纸尿裤还经常得不到更换。同时,衣柜和房间内装着很多个摄像头来监视他的行动。

而这一切,后来都被加诸到渡边的身上。



渡边最初也曾和井坪如朋友般相处。他们经常一起去一家泰拳会所,那便是他们结识会所会长坂本的地方。

案发后,据会所的目击者回忆称,有一天渡边不知犯了什么错,井坪就将他手脚绑在身后,然后不停打他的脸和身体,直到身上全是淤青,头也流血了。

紧接着,井坪又将一瓶装在塑料瓶里的屎尿混合物交到坂本手里,命令他将这些东西灌到渡边的嘴里……

也许就是从那时起,渡边从帮凶变成了受害者,直至死亡。



渡边被井坪如法炮制地关在同一个衣柜里。而其他人也“奉命”对其施加同等的虐待,因为没有人敢忤逆井坪,深怕自己一不小心就会成为第二个渡边。

渡边在一年的监禁生活中,身体越来越虚弱。由于不希望暴露另一个受监禁男子,井坪主张将渡边转移到八幡市荻原的家中,让其自生自灭。同时,在荻原的住处使用Skype进行远程监控。

在此期间,八幡市的住宅管理公司曾要求进行水道工事,也被井坪以嫌麻烦为由打发了。因此,直到案发,周围邻居都不知道这里居然藏着人。



2017年8月,眼看渡边就快不行了,负责“看管”他的荻原这才忍不住拨打了急救电话。而促使他这么做的更为重要的原因是,在遭到另一名团伙成员龟井的殴打后,他深信自己将会成为下一个目标。“如果不揭发恶行,自己也难逃一死。”于是,便有了开头的那一幕。

至此,这起性质恶劣的监禁杀人事件告破。主犯井坪在2019年3月22日的公判中,被判有期徒刑30年,而其他各共犯被判11~20年不等。

但井坪始终表示不服判决,坚称自己无罪,皆是其他人所为,因此一再上诉。



直到今天,一切终于画上句号。大阪高裁表示“渡边遭受虐待的影像等客观证据充足,受井坪指使的共犯们的证言也可以采信”,因此,维持一审判决。

至于其他人,也都基本维持原判。其中只有井坪的现女友宫崎曾提出上诉,称自己长期受到性和精神的暴力,是迫不得已。但裁判长却认为她是最大的帮凶,不予同情,将一审的18年又加了2年刑变成20年。



而经营泰拳会所的坂本,今年初曾被保留处分释放,却在释放第二天于家中上吊自尽。并留下“我什么都没做”、“调查太过严酷”的笔记。引发网友议论纷纷。

无论如何,尽管此案已告一段落,但至今仍有许多疑点未能解释。主犯井坪政也对此讳莫如深。且这些残暴行径仅仅换得30年的牢狱生活,难免使得民愤不平。



比起30岁就结束生命的受害者,这判决太轻了。



建议自动死刑。如果是受到欺负产生的怨恨或是常年看护导致的疲惫还可以酌情量刑,这次完全就是彻头彻脑的“恶”。



哈?不是死刑?现在的裁判制度导致到处都是无法接受的判决结果,这样根本无法补偿被害者和相关人员。



那么残酷的虐待,对他本人也来一套吧。

另外,在这起案件中,令许多人感到匪夷所思的是,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参与到对一个渺小个体的虐待中。是因为他们全都没有良知吗?



其实,这和2012年兵库县尼崎市的监禁事件性质类似,都是用暴力和恫吓对同伴产生支配心理,也就是所谓的精神洗脑。



人心其实很脆弱,尤其在某些特定环境下,人们很容易就能被支配做出一些颠覆认知的行为。因此这世上有些事,也不能简单地概括为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若说那些共犯完全没有良知,倒也未必。只是在那样一个环境中,面对那样一个人,失去了正确的判断能力,如同一只只傀儡。

但人心也可以很坚强。那就是,把握前行的方向,远离那些可预知的危险,避免深陷泥沼无法自拔。至少,记得保持善良,那样多多少少都能帮我们趋吉避凶,躲开这世上某些阴暗的死角吧。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https://www.6parknews.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392874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