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2亿豪宅 买千万美元理财 这是申请破产的贾跃亭

品玩/硅星人 0

  划重点

  1一旦贾跃亭的破产申请被法庭批准,不仅债权人之前的诉讼努力要一场空,而且,贾跃亭身上多笔债务可能因此就要一笔勾销。债权人们新的任务,变成了狙击贾跃亭的破产计划。

  2法庭的文件显示,当初携款来到美国后,贾跃亭在加州洛杉矶附近的富人社区的一条街上购买了至少5处房产,合计价值3020万美元左右。

  3贾跃亭借助家庭成员进行资产转移和掩盖的关联交易,终于暴露在法院和所有债权人的面前。律师还提到,贾跃亭还给孩子在海外购买了几千万美元的理财产品。

  4根据破产重组方案,贾跃亭并不像是在竭尽所能清算这些固定资产,而是将 FF 推到方案的前台,将债主应得的经济利益和这家已经陷入运作泥沼,融资环境几乎不存在的公司进行强行捆绑。

  5债权方认为贾跃亭申请的破产重组保护为“恶意申请”,也即滥用破产法的法条,目的是推迟债权人对其的债务调查,束缚债权人的行动能力。

  轰轰烈烈的乐视系公司、几次濒死回生的法拉第未来……曾经一手建立的巨大财富帝国对于现在低调居住在加州的乐视控股集团创始人、前董事长和 CEO 贾跃亭来说,像是黄粱一梦。

  但现在,美梦变成了噩梦。一直追着他不放的不再是镁光灯和他的员工,而是他的债权人——这些大多数以可转债

  方式投资他的投资人,迟迟没有等到他“下周”回国处理欠款,却等到了他在美国突然提交的一纸破产申请。

  如果贾跃亭申请破产成功,那就相当于“他‘洗了个澡’,什么事都没有发生,重新开始”(债权人律师语)。为了避免这一切的发生,他的债权人们千里迢迢来到了美国,一纸诉状走上法庭,无奈地和贾跃亭对簿公堂,只希望能拿回自己本该拿回的东西。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图:特拉华州破产法庭 硅星人摄

  PART 1 千里之外的猫鼠游戏:狙击贾跃亭破产

  2017年以前,贾跃亭一手打造的乐视生态达到了辉煌顶峰,光是融资总额就超过了700亿美元,员工数甚至一度超过两万;但自2017年那封“我会负责到底”的公开信后,这个盘根错节的集团就跌到了谷底。

  2017年夏天,贾跃亭被包括上海高院在内的至少20家不同法院发布了人身限制和资产冻结令。同年7月左右,贾跃亭成功入境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并以 L-1 外国公司高管签证身份留美,至今一直住在当地富人社区 Rancho Palos Verdes。1

  其中一个原因,可能就是为了逃避其在中国大陆境内的债务。尽管关于他回国的传言没有停息过,但是他在中国的债权人却始终等不到他现身,无奈之下,只能跑到美国,发起了对他的诉讼。

  据知情人士向硅星人(公众号:guixingren123)透露,贾跃亭目前身负至少56项债务诉讼,其中40条已经宣判但偿还情况不一;目前进行中的16项诉讼分布在中美各地,在美国的多项诉讼主要位于加州。

  在2018年,至少他的两家债主,上海懒财和上海奇成从加州法院获得了仲裁裁决,在法院的批准下得以开始执行强制讨债流程,包括对贾跃亭进行债务人资产调查。

  但是,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在2018到2019年10月中间,贾跃亭多次推延程序,并于2019年10月14日突然使出奇招,在距其加州住址两千多英里的美国避税天堂特拉华州提交了破产重组保护申请(Chapter 11,破产法第十一章)。

  根据美国破产法律,贾跃亭提交破产重组保护申请,就意味着此前针对他的债务人资产调查等一切流程,必须就此中止,等候破产法庭的判决。不仅如此,贾跃亭还向破产法庭提出了一份长达210页的全英文破产重组方案,向法庭要求启动快速投票。

  事情又来到了一个新的转折点:一旦破产申请被法庭批准,不仅债权人之前的诉讼努力要一场空,而且,贾跃亭身上多笔债务可能因此就要一笔勾销。

  一部分活跃的债权人开始执行新的任务:狙击贾跃亭的破产计划。

  已经参与到债权人委员会的债权人,包括重庆渝富(国资)、北京海淀科技金融(国资)、宁波杭州湾新区乐然投资(国资)、临汾市投资集团(国资)、欧菲光(A股上市公司)、济南瑞斯乐、上海懒财、上海奇成、惠州拾贝第二曲线资管、中国消费者二期基金、加州圣何塞希尔顿酒店等。

  一位债权人对硅星人(公众号:guixingren123)透露,贾跃亭此举严重侵犯了债权人的权益,因为他们主要来自中国,对美国破产法律和流程不够熟悉,且贾跃亭给出的时间窗口极其有限,债权人们无法完整理解破产重组方案的全部内容,并以此做出决定。

  在美国拥有丰富破产案件经验的执业律师也指出,贾跃亭提交破产重组保护申请的时机极其可疑,很明显是寄希望于破产流程,阻止债权人团体进一步窥探其混乱不堪的财务情况,且让之前的债务在很大程度上一笔勾销。

  并且,其给出的“一揽子”破产重组方案,贾跃亭强行捆绑了法拉第未来(以下简称 FF)的命运(FF不是债务的主体,贾跃亭才是),还要求一次性清掉贾跃亭及其妻子甘薇在中国和美国的全部债务,

  条款对于债主也十分不合理。

  再也无法接受贾跃亭对偿还债务极不负责的态度,债权人团体于近日集体奔赴美国,聘请律师,提出了两项正式要求:法院驳回贾跃亭破产重组保护申请,将案件转移至加州法院进行。

  12月6日,债权人和该案的中立方美国司法部破产法院监管人第三辖区 (U.S. Trustee's Program Region 3,以下简称 U.S. Trustee)主持了一场贾跃亭和债委会的质询会议,贾跃亭出席了该会议,这也是一些债权人第一次与贾跃亭正面交锋,双方你来我往,互不相让;

  12月17日,事件中立方 U.S. Trustee 向法院提交了一份正式意见书,言辞十分激烈,直称贾跃亭“毫无诚信”;

  12月18日,贾跃亭个人破产重组案举行了第一次正式的法庭听证会,硅星人参加了这次听证会。会上,法官下达了关于动议的最终判决。

  债权人事后称,原来贾跃亭为了逃避债务,极尽藏匿资产之能事,手段之多样令他们大开眼界。

  一场债权人和债务人贾跃亭的“猫和老鼠”大戏,就此上演。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图:举行这次听证会的法庭的大门 硅星人摄

  PART 2 正式交锋:五处海景豪宅,一笔糊涂账

  “他有很多问题都回答不上来,”律师张晋蜀如此评价在 U.S. Trustee 债权人质询会上的贾跃亭。“这个也说不清楚,那个也说不知道,一问三不知。总之就是一笔糊涂账。”

  这次质询会议,是债权人和贾跃亭第一次就破产一事正式在法院系统的监督下展开交锋。会议的一个焦点议程,是债权人团体对贾跃亭的财产披露声明进行讨论和质询。核心就一个问题:

  贾跃亭到底还有多少钱?

  作为债权人代理律师,张晋蜀在债权人质询会承担了一部分举证和质询的工作。律师认为,在破产案件中,债务人应该做的是厘清自己的财务情况,“破产总的原则是再给人一次机会,让他把所有的资产披露出来,把债务摆在盘子里,大家再一起看怎么解决。”

  然而,即便是处理过无数起破产案件的 U.S. Trustee,在看到贾跃亭混乱的财务情况时还是感到震惊。

  法庭上,贾跃亭出具了他的四张个人银行账单,上面只剩下区区6万美元左右,但是在律师和U.S. Trustee官员质询其开支细节时,却又多次出现远远超出这个额度水平的开销。

  比如,当作为会议主持者和中立方的 U.S. Trustee 开始向贾跃亭发问:“你说你日常起居开车加油分别花了多少多少钱,为什么你出具的账单上没有体现这些金额?”

  贾跃亭马上答复称自己不管钱,而是由他的团队为他支付这些开销,自己不清楚。

  该官员立即发现了其中的漏洞:“贾先生,难道你还有其它(未申报的)收入?

  ”

  按照美国的财务原则和法律,别人为贾跃亭支付的费用都应算作他的收入,他出具的财务文件中却没有体现这些收入。

  而且,美国破产法律规定,破产申请人的开销必须受到严格的管制,一切支出必须被记录,非生活必要支出需要得到法院批准才可以支付。可是,在法院办公室里的质询现场,贾跃亭似乎表现出对这一切毫无所知。

  每当有回答不上来的问题,贾跃亭就会向他带来的团队发号施令:“团队听好了,这是我们接下来周末要第一项补充的资料。”(律师表示,贾跃亭当时称周一这些文件都能出来,但直到今天一份文件都没见到。截至本文完稿,距离贾跃亭允诺的“下周一”已经过去了整整九天,这些文件仍然没有公开。)

  多次之后,U.S. Trustee 对此感到诡异,于是追问贾跃亭:你口口声声说你的团队,你的团队有多少人?都是谁啊?贾跃亭回答说有8、9个人,但是他叫出3、4个人名之后就说不下去了。

  原来,这些所谓的“团队”成员,都是 FF 的员工。每次贾跃亭飞赴特拉华州出席破产有关的会议,随行团队的支出全都记在 FF 的账上。而这一情况再一次让 U.S. Trustee 官员震惊。

  该官员直接警告贾跃亭:所有为你服务的人,支付给他们的钱,都是要法院批准才可以的——很显然,贾跃亭此前并没有向破产法院知会这一情况。

  贾跃亭答复称以后会向“团队”支付费用——尽管他银行账单上只剩下数万美元,完全不可能支付得起。

  经过U.S. Trustee调查2,贾跃亭的个人收入和支出混乱不堪,而且在很大程度上没有如实披露:

  贾跃亭披露的月收入大约 93810 美元(一部分来自关联交易转租房屋的租金,稍后详述),但真实收入比这个数更高,因为他的生活支出来自 FF 的报销,同样算作收入,实际上在破产之前的6个月的额外收入达到14218美元,折合每月2,300美元。

  支出方面,他的月生活支出高达7,680美元,每个月还额外支付42,000美元作为父母子女的生活费,另有每个月25,000美元的支出,用于雇用律师、会计、顾问和支付“商务娱乐”(business entertainment)。

  花钱不要紧——要紧的是,上面花的这些钱,没有一笔出现在他出具给法院的银行流水里。不仅仅是这串数字,这几份银行账单还牵扯出来另外一个争论点——贾跃亭的房产。

  原来,账单的地址并不是贾跃亭自己的,而是 FF 的行政副总裁邓超英 (Chaoying Deng/Chaoying Bossert,电影《金陵十三钗》制片人之一) 家的住址。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邓超英

  根据懒财通过调查提交到法庭的文件显示,当初携款来到美国后,贾跃亭在加州洛杉矶附近的富人社区 Rancho Palos Verdes 的 Marguerite Drive 一条街上购买了至少5处海景房产,门牌分别为 7、11、15、19和91号,合计价值3,020万美元左右。

  随着中国债主的逐渐逼近,贾跃亭开始进行资产操作:

  他注册了一家壳公司 Ocean View Drive, Inc(海景),将房屋转移到该实体名下,然后将其出售给了邓超英。随后,在贾跃亭的操控下,海景的全资母公司 Success Pyramid(成功金字塔)又以650万美元的价格转移到了名为 Shaojie Chu(中文名:楚少捷)的人士手中。

  这是不是一笔正常的商业交易?楚少捷又是谁?

  在债权人律师张晋蜀的步步紧逼下,贾跃亭不得不承认了对本来在自己名下的五处海景豪宅进行“移花接木”的细节。

  律师:这个楚少捷是什么身份?

  贾跃亭:就是一个朋友。

  律师:年龄有多大?

  贾跃亭:二十来岁。

  律师(拿出楚少捷的照片):是不是这位楚少捷?小名是否叫楚楚?

  律师:这位楚楚,是否和你或者你的任何一位的家人同居过?

  直至此时,贾跃亭才不得不承认债权人律师出示的证据属实:原来,楚少捷不是别人,正是贾跃亭侄子兼 FF 员工贾若坤的妻子,二人两个月前刚刚成婚。

  更关键的是,在转移5幢豪宅的所有权后,贾跃亭又花了210万美元(和豪宅的总价相去甚远)把这些资产租了回来,转手租给另一家名为 Warm Time(温暖时光)的公司。

  律师再次举出这其实又是个“左手倒腾右手”的证据:

  温暖时光的注册地址正是邓超英的家,首席财务官正是贾若坤。通过转租合同,温暖时光每个月向贾跃亭支付房租——这些房屋的使用权和经济权益,转了一圈又回到了贾跃亭这里。

  几个回合下来,贾跃亭借助家庭成员进行资产转移和掩盖的关联交易,较为完整地暴露在法院和所有债权人的面前——这还没完,因为贾跃亭隐藏的资产不仅限于房地产。律师还提到,贾跃亭还给孩子在海外购买了几千万美元的理财产品。

  贾跃亭在美国几家公司内所拥有的权益,同样动用了类似的关联交易进行隐藏。

  比如,在另一笔十分蹊跷的转让协议中,贾跃亭将在 FF 的经济权益,也即在当时价值约十几亿美元的股权,转移给了另一位看起来毫无关系的女性:Lian Bossert。

  根据公开信息,Lian Bossert 曾经在乐视北美/FF 担任公关部门员工,在股权转让发生时刚从美国俄勒冈大学毕业没多久。为什么要把价值这么高的股权转移给公司的一个新人员工?

  律师继续追问,很快贾跃亭就不得不在 U.S. Trustee 面前承认真相:原来,这位同样二十出头的女士,不是别人,正是贾跃亭办公室主任邓超英的女儿。

  除了 FF 之外,贾跃亭还参股了美国另一家具有华人团队背景的电动车公司 Lucid Motors,拥有至少20%的股权。然而,在贾跃亭的财务披露声明中,他宣称自己并不拥有这笔资产。

  这是由于贾跃亭设立了一家壳公司 Lesoar Holding 来持有 Lucid Motors 的股权,然后将其出售给了另一位名为 Yi Hao(郝毅)的人士旗下的公司 Blitz Technology。

  实际上,郝毅,北京钻石卖场每克拉美的创始人和总裁,和贾跃亭已是老相识。他创办过的公司当中至少两家有乐视/贾跃亭方面参股。

  律师告诉硅星人(公众号:guixingren123),其实,贾跃亭的外甥王佳伟和(FF 的一名低级别员工,住在离贾住所五分钟车程的另一处房产内),代表贾跃亭和郝毅旗下的 Blitz Technology 实体签订了代持文件,明确了郝毅手中的 Lucid Motors 股份为贾跃亭代持。

  也就是说,贾跃亭在 Lucid Motors 的权益是由自己的家属和生意伙伴层层代持的;在 FF 的股票也是通过其关系密切的员工家属为其代持的;

  他的个人消费记录甚至都不是自己的,而是员工的——在律师和 U.S. Trustee 的逼问之下,贾跃亭通过关联交易隐藏资产的操作终于真相大白。

  “这帮人是完全捆绑的,就是一个利益共同体。”张晋蜀表示,“一旦被发现作伪证,他就触犯美国刑法了。”

  这几轮交锋后,真相是什么样的已经不言自明。后续进行的,更多的是流程的推进。贾跃亭此后也未再露面。

  12月17日晚间,事件中立方 U.S. Trustee 于当地时间向法院提交了一份意见书,措辞颇为激烈地指责贾跃亭作为债务人和个人破产重组的申请者,毫无个人信用可言,财务情况糟糕,未尽到作为个人破产重组申请者的诚信义务:

  意见书里说:

  “债务人持续地进行不诚信的行为。这些行为在申请个人破产之前就已存在,并且持续到申请之后。如果这些行为不被制衡,将会阻碍破产重组的顺利实施,并且剥夺债权人获得赔偿的应得权利。”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12月18日,贾跃亭个人破产重组案在美国联邦破产法院特拉华州法院举行了第一次听证会。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图:法庭门外关于此案的通知 硅星人摄

  硅星人总结要点如下:贾跃亭的律师 Richard Pachulski 在法官面前明确了一些新的信息:在本案中,贾跃亭的债务总额约为 37.7 亿美元。其中有抵押索赔(债务)约为12.1亿美元,无抵押索赔(债务)约为25.6亿美元。

  而贾跃亭提交的破产重组方案在很大程度上捆绑了 FF 的利益。贾跃亭申请的是个人破产重组,核心在于“个人”,也即围绕其个人资产的清算和债务的归还。然而他在破产重组方案中定下的偿还细则,简单来说就是让债权人间接持有 FF 的股份。

  在听证会之前以及会上,多家反对贾跃亭方案的债权人一再重申,这一方案极不公平,相当于把针对贾跃亭个人的破产重组变成了实实在在的 FF 资产清算。在申述中,Pachulski 承认,FF的确是一个和本案原本无关的独立实体。

  为了便于法官理解贾跃亭提出的方案,Pachulski 将方案比喻成 FF 的过桥贷款,因为只有债权人同意方案,FF 才能存活;只有 FF 存活并获得良好发展,才能上市;只有 FF 上市,债权人才能获得赔偿。

  但是在法官的质询中,Pachulski 也不得不承认,此前有来自中东的主权基金邀请 FF 就融资事宜会谈,在得知贾跃亭申请破产重组保护后取消了邀请,相当于 FF 已经和贾跃亭一样,失去了融资环境。

  特拉华州破产法院审理该案的 Karen Owens 法官在聆听了双方长达4小时的证词之后,下达了关于动议的最终判决:

  将贾跃亭的破产重组案转移至加州中区法院破产法庭,并立即执行。

  这意味着贾跃亭在特拉华州借助凭空设置的壳公司申请破产、以隐藏其未披露资产的计划失败了。考虑到加州法院的另一名初级法官此前已经做出过有利于部分债主的判决,贾跃亭的破产重组保护案可能会蒙上新的一层阴影。

  债权人的一部分诉求得到了满足。

  PART 3 迷雾重重:贾跃亭到底欠了多少?他想怎么还?

  多位本案的律师和债权人告诉硅星人(公众号:guixingren123),由于贾跃亭对资产的腾挪安排已经做了很长时间,债权人方面对于现在贾跃亭到底还有多少钱很难有一个绝对准确的估算。

  不过,硅星人多方走访调查,还是给出了一个大概的面貌:

  首先,经验老道的 U.S. Trustee 已经在最新提交到法院的一份意见书中总结出了贾跃亭的个人债务和资产情况。

  根据文件,截至12月17日,贾跃亭身负的债务总计约为37.7亿美元,其中有抵押索赔(债务)约为12亿美元,无抵押索赔(债务)约为25.6亿美元。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贾跃亭自行披露的资产包括:

  价值约650万美元的债券、共同基金和股票

  West Coast LLC(用于在特拉华州申请破产的实体)100%所有权

  Pacific Technology Holding (FF母公司) 约20%的经济利益

  Le Le Holding, Ford Field Internationa Limited, Champ Alliance Holding 等实体的100%所有权(贾跃亭未能披露这些资产的价值)

  被债权人团体和 U.S. Trustee 调查出的,贾跃亭没有自行披露的资产,包括:

  贾跃亭在 Rancho Palos Verdes 实际控制的至少5处房产;

  其通过关联人代持的电动车 Lucid Motors 约20%股份;

  以及其关联人邓超英、王佳伟等人在同一区域持有的房产。

  对于部分债权人来说,他们对贾跃亭手中FF的股份一点不都感兴趣,“就是纸面上的而已”。律师也告诉硅星人(公众号:guixingren123),“(贾跃亭的实际资产)最保守估计至少还有5亿美元——

  这还是建立在 FF 几乎没有任何价值的基础上。”

  比如,就以贾跃亭持有的 Lucid Motors 股份为例。在2018年,沙特主权基金对该公司投资10亿美元,即便最保守估计,贾跃亭的股份也值2.26亿美元——可能的真实价值远比这个数目要高。

  贾跃亭在 Rancho Palos Verdes 的 Marguerite Drive 上的5处海景豪宅,按照 Redfin、Zillow 和房产公司的最低估价分别为854万、450万、450万、444万和822万,合计价值3,020万美元左右。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邓超英此前在最近几年在同一区域购置的至少两处房产和贾跃亭有关,购入价分别为210万和307万美元,共约517万美元;王佳伟前年在距离贾跃亭住处开车五分钟的地方购置了一所房产,购入价约400万美元。这几处非贾跃亭持有的房产价格共计约917万美元。

  乐观估计,如果美国法院的最终判决对债主一方有利,上述这些都理应算作贾跃亭拥有的资产。然而,贾跃亭似乎完全没有打算将这些资产放到盘子里。

  事实上,贾跃亭提交的财产披露声明,将前述的这些资产几乎全部隐藏了起来,并且隐瞒了诸如:王佳伟、楚少捷等人的真实身份,自己已经和妻子甘薇于2019年10月11日在中国成都申请离婚的事实,以及自己/乐视和恒大之间的财务关系等,还有其他一些可能会对破产重组方案的实施起到关键作用的细节。

  而且,贾跃亭提出的偿还债务的方式,是转移 FF 股权给债主,但他控制 FF 所使用的实体的持股情况和债务结构披露不全面,使得债主和 U.S. Trustee 很难判定他是否有真实权力可以执行这样的方案。

  根据破产重组方案,贾跃亭并不像是在竭尽所能清算这些固定资产,而是将 FF 推到方案的前台,将债主应得的经济利益和这家已经陷入运作泥沼,融资环境几乎不存在的公司进行强行捆绑。

  债权人律师的调查显示,FF 于2014年在美国注册成立,至今贾跃亭向该公司注资至少10亿美元,但未曾公布资金严格、具体的用途。根据贾跃亭提供的财产披露声明,截至2019年12月11日,公司创立的五年之后,FF 仍“处于开发阶段”,未曾有一辆汽车走下产线(除测试和营销用途),从2014年至今没有产生收入。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图:贾跃亭律师提交的解释贾跃亭控制的实体结构的图 硅星人摄

  对于这张图,U.S. Trustee 的评语是:

  只有左上角写着 YT(贾跃亭)的那个框是有意义的

  就是这样一家公司,在贾跃亭的破产重组方案中成为了中心。方案规定:

  债权人将通过贾跃亭设立的实体对 FF 进行控股,仅当 FF 在未来的某个时间点成功上市

  (为此贾跃亭需要至少8.5亿美元的新融资,通过破产重组完成),债权人才可以套现以获得他们的经济权益;

  并且,届时债权人必须同意,一笔勾销对包括贾跃亭、其妻子/前妻甘薇,以及其他第三方在内的,在中国和美国境内的债权关系。

  也就是说,按照贾跃亭的破产重组方案,债主能否收到贾跃亭欠他们的钱,完全取决于他们是否继续为 FF 买单,为 FF 提供一笔实际上的过桥贷款,推动 FF 上市,让贾跃亭的电动车大梦得以梦圆。

  然而,贾跃亭方面很难解释 FF 为何有令人信服的融资能力。而且,他申请破产的动作,甚至把 FF 推得离上市更远了。贾跃亭的律师也在庭上承认,此前有来自中东的主权基金邀请 FF 就融资事宜会谈,在得知贾跃亭申请破产重组保护后取消了邀请。

  一位债权人律师形象地总结了贾跃亭的方案:

  “‘我贾跃亭把美国的一小笔钱拿出来,还有在 FF 间接的经济利益,你们(债权人)就分这么一点。你们一定要帮助我,只要你们帮助我,FF 就大发了,你们的债务就清掉了。’然后他个人和他太太完全解套,中国和美国的还款责任全都完成了——这就有很大的问题了。”

  一位债权人告诉硅星人(公众号:guixingren123),还债这件事,只有给钱才是实质性的举动,任何其它操作都是战术。

  他指出,在他的基金以可转债方式(绝大多数债主都是如此)

  投资乐视旗下某项目当时,贾跃亭在中国互联网科技领域如日中天。然而自从贾跃亭于2016年发布题为《乐视的海水与火焰:是被巨浪吞没还是把海洋煮沸》的公开信以来,贾跃亭的债务危机彻底爆发,声誉一落千丈。

  “(贾跃亭)到目前完全没有归还一分欠款。在还钱这件事上,贾跃亭一直处于非常消极的态度。”这位债主表示。对于贾跃亭滞美不归、腾挪资本,他表示毫无兴趣。“还钱就行了。”

  PART 4 贾跃亭 VS 债权方:法庭事件梳理

  这件看似简单的破产案,实则背后牵扯颇多。硅星人也对此案背后的事件逻辑和要点进行了梳理。

  债权方的诉求是什么?

  在目前阶段,债权人团体对特拉华州破产法院主要有两条诉求:

  驳回贾跃亭的破产重组保护案;

  或将破产案件的管辖地由特拉华州移至加州中区法院。

  为什么要驳回?简单来说,贾跃亭在特拉华州几乎没有任何经营记录,申请破产所用的实体在该州注册时间未超过90天(稍后详述)。

  而且,贾跃亭的债务和债权人都位于中国。如果美国法院受理他的破产重组保护,违背了法律界的国际礼让原则(一国法庭在一定程度上尊重他国法庭的管辖权和已做出的判决。美国法律系统支持该原则)。

  “尊敬的法官,按照破产法律,破产案件涵盖债务人在全球的所有资产和债务。现在债务人(方面)出庭了,少数几家债权人出庭了,但其他没有出庭,没有参加债委会的债权人呢?他们的利益难道不应该被保护吗?”懒财的律师在庭上指出。

  为什么要迁移管辖地?如前述,贾跃亭在特拉华州生造了一个管辖地,仅为了利用该州更有利的企业经营和法律环境。他在美国的资产和生意几乎全部位于加州,即便不驳回该案,迁移回加州也可选的正确的思路。

  “贾跃亭先生今天都没有出庭,他住在加州。”债权人律师在庭上指出,“法官,我想这足以说明这两条诉求存在一定的逻辑关系:如果法院直接驳回贾跃亭的破产重组保护案,该案不再存在,则不需要迁移管辖地;如果法院迁移该案的管辖地,一种可能是加州法院会继续审理该案,另一种是驳回该案,无论如何都对于债权人更为有利。

  如前述,特拉华州破产法庭已经宣判将该案管辖地转移到加州中区法院破产法庭。

  债权方如何看待贾跃亭的破产重组保护案以及方案内容?

  首先,债权方认为贾跃亭申请的破产重组保护为“恶意申请”(bad faith filing),也即滥用破产法的法条,目的是推迟债权人对其的债务调查,束缚债权人的行动能力。

  在债务调查已经发起的前提下,贾跃亭申请破产,按照破产法律的规定,此前的债务调查等一切流程必须停止。这样,贾跃亭的债务情况就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得到掩盖。

  与此同时,在绝大多数债务发生在中国、债权人团体几乎全部来自中国的前提下,贾跃亭选择在美国申请破产保护,使得这些债权人的法律事务不得不从中国转移到美国,平添成本。

  U.S. Trustee 和债权人还发现了一个情况:贾跃亭在特拉华州注册并用于申请破产重组保护的实体,在提交破产申请前的存在时间只有83天——美国法律规定,破产申请应在债务人合法存在、居住、开展业务和过去至少180天资产所在的地区提交。

  至于该破产重组方案的内容,正如前面提到,强行捆绑了 FF 的未来。债权人律师指出,FF 不是债务的主体,贾跃亭才是。如果破产法院受理该案,结果只会是遂了贾跃亭的心愿,将针对贾跃亭本人的债务变成了实际上的 FF 的债务。

  (事实上,贾跃亭的律师在12月18日就破产重组方案举行的第一次听证会上也承认,FF 在很大程度上“是(本案的)一个另外的实体。”

  截至12月17日,绝大部分债权人支持懒财提出的动议,驳回贾跃亭的破产重组保护,或迁移管辖地至加州。

  但是,债权人团体并非一致对外:包括嘉兴海文投资合伙、惠州拾贝第二曲线、宁波杭州湾新区乐然投资、临汾市投资集团、西藏金梅花等在内的多家债权人反对该动议,并宣布支持贾跃亭提出的重组方案。

  U.S. Trustee 对本案有何意见?

  该机构目前认为,本着司法公正和方便各参与方的目的,破产法庭有权力并且应该将该案转移至加州中区法院。

  具体来说,U.S. Trustee 认为债务人在特拉华州没有实质性的法律记录、没有实质资产、没有商业活动;认为债权人在特拉华州同样没有存在,反而都在中国或者加州;指出债务人在加州的住所距离加州中区法院只有32英里,距离特拉华州破产法院有两千多英里。

  U.S. Trustee 代表 David Buchbinder 在听证会上直接喊话:”债务人的代理律师 Pachulski 先生的办公室离法院只有半个小时车程。他们不需要飞过来特拉华州,不需要住在昂贵的杜邦酒店,不需要租车往返维明顿(特拉华州首府)和费城机场。他们只需要半个小时,交停车费而已。“

  U.S. Trustee 在12月17日最新提交的意见书中,用词之激烈程度颇为罕见。该机构指出,贾跃亭未能在案件中履行自己的受托义务 (uphold his fiduciary duty to the estate),在申请个人破产保护前后持续性进行“不诚实的操作”(dishonest behavior)。

  为此,U.S. Trustee 强烈建议法庭指派一名独立的、和本案以及任何一方无利益相关的监管人,对债务人进行细致的调查,保护债权人的利益。

  该机构还在意见书中表示:1)债务人在特拉华州的活动对于该州没有任何利益;2)该机构在本案中的发言具有足够地位 (have a standing to be heard on this matter)。

  U.S. Trustee 是谁?有多大的权力?

  U.S. Trustee 在从属关系上属于美国司法部,但在实质上是破产法院系统的一个职能部门,和破产法院隔街相望。在争议较大的破产案件中,U.S. Trustee 往往会作为调查者和中立的调停者存在,协助推进流程。

  比如,在本案中,U.S. Trustee 就完成了关键的调查作用,发现了此前贾跃亭从未披露,债权人方面也未发现的一个情况:在破产申请的前后数天内,贾跃亭未经法庭允许,私下向 FF 的母公司支付了分别为

  268万、273万、269万美元

  的三张本票

  ——

  按照美国法律,贾跃亭在申请了破产之后,只有破产法庭批准他才可以进行任何的财务交易。

  正是这一事实,在很大程度上促使 U.S. Trustee 给贾跃亭打出了“毫无诚信”的评价。

  一位破产案件经验丰富的律师指出,“尽管 U.S. Trustee 不是法庭,但是在破产案件中的地位举足轻重,法官采纳其意见的可能性非常大。从该机构给出的意见书来看,它并不会意气用事,而是引经据典指出了债务人的一些问题。”

  与此同时,U.S. Trustee 也会充当权威的角色,在债权人质询会议上监督各方宣誓所言属实。

  参加了前一次债权人质询会议的律师告诉硅星人(公众号:guixingren123),“这类会议通常由债权人律师主要提问。可是在12月6日的会议上,U.S. Trustee 花了至少一个半小时向贾跃亭发问,这是非常罕见的事情。果不其然,问题越问,回答的漏洞越多。”

  律师指出,“可见 U.S. Trustee 对贾跃亭披露的真实性产生了极大的怀疑。”

  法官为何判决支持债权人转移管辖地的请求?

  Karen Owens 法官给出的主要理由和 U.S. Trustee 的申述基本吻合:贾跃亭的住所、资产位于加州,在美国身负的债务和其他官司主要位于加州,他想要捆绑在个人破产重组方案里的 FF 公司也位于加州。

  此外,法官还指出,转移管辖地并不会导致案件处理的效率降低,也不会侵犯债权和债务人双方的利益:”毕竟今天这个听证会是本案的第一次听证会,我认为现在将本案转移,我的加州同事不会错过太多,效率不会有太大折扣。“

  关键时间线:

  2014年5月:FF 在美国注册(至今贾跃亭向该公司至少注资了10亿美元,但并未公布资金的用途

  2015年:乐视收购易到用车

  2016年:乐视挪用13亿人民币易到资金,该笔资金至今去向不明,且未偿付。

  2017年:贾跃亭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高消费和旅行受到限制。上海高院冻结其价值1.8亿元的资产和价值23亿元的乐视股票,至少20家不同法院对贾跃亭发布了类似的制裁和冻结令。

  2017年7月左右:贾跃亭躲至美国。

  2017年底:证监会要求贾跃亭回国偿还债务。

  在美国期间:贾跃亭在 Rancho Palos Verdes 的 Marguerite Drive 至少购置了五所房屋,门牌号为7、11、15、19和91号

  2018年:两家债权人从加州中区法庭获得了仲裁裁决,债权人的律师得到法庭批准执行强制程序。

  2019年:加州法庭批准债权人对贾跃亭进行债务检查,预约在2019年9月;贾跃亭随后要求延期,改为在10月17、18日。

  2019年10月14日:贾跃亭突然在特拉华州发起 Chapter 11 破产重组保护,通过破产法律的条纹,自动停止之前所有在加州的债务检查程序,从而避免实际资产和财务状况透明化。

  贾跃亭向法庭提交了一份长达210页的全英文破产重组计划书,却没有提供中文版本,使得(来自中国的)债权人难以了解其内容。多家债权人表示,他们对于贾跃亭破产申请、申请的意图以及计划书的条款感到“混乱”。

  过程中,贾跃亭的律师威胁债权人的律师不得继续向证人索要证据(这些证人收到取证传票的日期早于贾跃亭申请破产重组保护的日期)。

  10月20日:贾跃亭提交动议,要求法庭批准“快速确认流程”——该流程要求债权人在11月中上旬投票。

  10月25日,U.S. Trustee 指定了本案的债委会。由于对流程不熟悉,绝大多数债权人未能参加该委员会。

  11月13日:上海懒财向法庭提交动议,要求法庭撤回贾跃亭的破产重组保护案,或将该案的管辖地移回加州。

  11月14日:截至当天,没有债权人表示支持贾跃亭的破产重组方案。

  11月25日,贾跃亭在 FF 办公室举办债权人大会。

  11月27日,贾跃亭提交动议,要求法庭批准其指派的首席重组官和外国代理人。该首席重组官有可能获得较大的权限,分析贾跃亭的债务情况,选择哪些财产可以用于清偿债务,哪些资产应该冻结。

  12月6日,U.S. Trustee 在特拉华州破产法院召开第一次债权人质询会议。贾跃亭和数家债权人出席。

  11月-12月17日,此前未能参加债委会的中国债主(以国资为主)聘请了律师,加入了债委会,并附议懒财提交的关于撤回破产重组或迁移管辖地的动议。至少五家债权人表示,由于时间不足、英文不通,对美国破产法律和流程不了解,作为债权人受到了美国破产法律流程的歧视性对待。

  12月11日,U.S.Trustee 公开一封言辞激烈的意见书,支持懒财等债权人的诉求。

  12月16日,贾跃亭提交动议,反对 U.S. Trustee 提交的意见书,要求驳回债权人团体的动议

  12月17日,债权人团体向法庭致信,反对贾跃亭的动议。

  同一天,包括嘉兴海文、惠州拾贝第二曲线在内的至少两家债权人致信法庭,支持贾跃亭的方案,要求撤回债权人团体的动议。

  事件仍在进展中,欢迎持续关注硅星人对贾跃亭vs债权人的报道。

  部分文件来源:

  1 美国破产法庭系统公开的文件

  2《U.S. Trustee 关于在贾跃亭破产重组案中指派独立监管人的动议》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倍可亲 查看原文
http://www.backchina.com/news/2019/12/21/662516.html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