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多坑钱 一伙美国人搞阴招 我们都是受害者(组图)

英国报姐 0



相信大家都听说过不少阴谋论:肯尼迪遇刺事件、共济会统治世界、美国总统是蜥蜴人等等。其中大多数其实都是没有根据的都市传说,人们口耳相传,以讹传讹。

(图源:NYP)

但今天报姐要说的这个阴谋论,却是史上有记载的千真万确存在过的,那就是:电灯泡阴谋。

在爱迪生改良电灯泡四十多年后,电灯泡已经风靡全球。而灯泡的生产,则主要由几家大型公司承担,包括了大家今天也耳熟能详的菲利普、欧司朗、还有通用电气等等。



早先爱迪生的实验室内,白炽灯已经可以持续工作1200个小时。而到了1920年代,越来越多的厂商已经精通了白炽灯的制造工艺,让白炽灯的寿命达到2500小时以上。不同厂家之间的激烈竞争,也让白炽灯的质量变得越来越好。市场竞争发挥了它应该有的作用。

但灯泡制造商们却开始坐立不安起来:如果白炽灯的使用寿命继续延长,大家以后买一个电灯泡可以用十年,那么新生产的不论多好的电灯泡就都卖不出去了。



(图源:pinterest)

所以在1924年,全世界各国的主要电灯生产商在瑞士成立了一个垄断集团,目的是协调各个公司生产电灯的质量:所有参与公司都不得制造使用寿命在1000小时以上的电灯。这样,所有消费者就都不得不频繁地购买电灯了。



(图:灯厂)

为了让所有成员都服从不高于1000小时的指标,所有加入垄断集团的公司每年都需要把自己的灯泡送去测验,如果寿命超过1000小时,就会被罚款。他们这么费尽心血,是因为只要有一家公司为了利益私自制造质量好的灯泡,整个团体的利益就会受到损失。

一切,都是为了让消费者可以花更多的钱。



上面提到的那家垄断集团Phoebus Cartel在50年代以后就逐渐消亡。其中一个原因,是越来越多垄断集团以外的新的生产厂家加入了进来,用质量更好的电灯泡把那些只能用1000小时的灯泡比了下去。

但是,电灯泡阴谋背后的逻辑:故意制造有缺陷的短命产品从而让大家买的更多,却活到了今天。这种设计理念叫做Planned Obsolescence,有计划地淘汰。设计师有意识地把产品设计地更差,从而让消费者购买更多他们的产品。



(图源:Consumer International)

最明显的例子可能就是手机。现代手机中有无数的设计就是为了降低其使用寿命而存在的。大家可能已经深有体会:一部用了一年的手机,肯定不如刚买来的时候那么顺滑。

坊间一直流传着这样的传说:手机公司会故意降低旧手机型号的速度,来让消费者购买新的手机。2017年,一家全世界知名的手机制造厂商曾经承认他们的更新让旧手机型号处理速度变慢了,不过坚称这么做是出于技术原因。



(图源:money crasher)

还有电池老化速度的问题。用了一段时间的手机总是可以明显感觉到电池容量大不如前。网友怀疑这是厂商在制造的时候,就设定人为缓慢减少电池容量,让用户以为是电池老化了。



除了这些主动让手机过时的手段,手机公司还有很多别的机制。

比如手机出现问题的时候,阻止用户自己维修,强迫用户更换整个手机。主要有两种手段:一方面手机企业在设计手机的时候就尽可能使用非常独特的零件,加大其他人自己修理的难度,一不小心零件就不适配。另一方面,这些手机厂家还规定,只要开机修理,这台手机以后出现的问题他们就概不负责…



(图:星形螺丝)

而如果消费者自己拿着手机去官方店检修,对方很可能的回复是:

“修是能修,但你现在修还不如买一个新的更便宜…”



(图源:kinetic Vision)

不过手机还不是所有“计划淘汰”中最臭名昭著的产品。这个桂冠属于打印机,尤其是喷墨打印机。

大家应该都知道,生产打印机公司的主要盈利方式,不是卖打印机本身,而是卖打印机的墨水。如果你上亚马逊看一下,就会发现有些打印机的价格几乎和墨水是一样的。





而墨水的成本,则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你为墨水花出的40美元,有39美元是纯粹的利润。

于是,打印机厂商想方设法地让你多买墨水。



(图:墨盒)

你没法买一大瓶黑色墨水,然后给打印机灌,这样就太不赚钱了。在美国,你只能买打印机公司生产的一个个墨水盒。

如果是彩色墨盒,其中会有两三种不同颜色的墨水。而其中只要有一种墨水被用掉特定比例,整个打印机就会停止工作,要求你更换墨盒。



你以为只打印黑白就没有问题了吗?太天真了,有些打印机会在打印黑色的时候往里面掺品红,说是这样可以让黑色更加纯正…

想省墨?没关系,我帮你用!



还有些打印机则是预先设定使用次数,只要次数一到,不管墨盒还有没有墨都会显示需要跟换墨盒。



另外,即便是相同品牌,不同型号,不同年份的打印机,也都需要使用不同型号的墨盒。啥也别问,买就对了,不要挣扎。

这就是为什么美国的打印机用户都叫苦连连,买了一台打印机就好像买了一个祖宗回家。



更广义的计划淘汰还包括了针对消费者认知上的影响。不论是数码相机还是汽车,大多数厂商都会竭尽可能每年都出新品。

在技术没有提高的情况下,厂家只能使用广告和宣传去尽可能影响消费者,让他们以为去年的产品已经过时,让他们替换自己手中还能正常工作的产品。



(图源:BBC)

计划过时的弊端是显而易见的。首先,就是消费者花了原本不应该花的钱,厂商花费精力让自己的产品变得更差,使得社会资源被无意义地浪费了。

其次,就是环境污染上的问题。原本一个人一年用一个灯泡,现在要用三个。原本可以维修的手机,现在则只能丢掉再买一个。工厂生产的产品变多了,我们产生的垃圾也变多了。



(图:115年前的灯泡今天还能使用)

整个过程,就像是给消费主义按下了快进键,让社会朝向着不可持续发展的尽头加速前进。

这就是为什么近年来“维修的权力”成为了很多国家消费者想要争取的权力。他们认为,一个电子产品只要买到手,消费者就应该有控制权。他们应该有权力去自由地修理、改装这个产品。电子产品厂商不应该使用手段故意去阻止用户自己修理手机。

但这场运动也遭到了各大厂商的阻挠。他们强调:电子产品内部的设计属于各大公司的知识产权,是保密信息。任何在网络上传播修理方式的行为都属于侵权。2018年,第三方修理公司IFIXIT的创始人,就因为涉嫌侵犯知识产权而被判刑。



(图:维修的权力logo)

当然也有好消息,欧盟从2018年开始计划进行立法,以杜绝各个公司里面“计划过时”的行为。

至于我们这些普通消费者,我想最重要的,就是建立起健康的消费观念。可以修理的就不要购买,不要因为广告宣传,就脑子一热下单剁手。理性地思考自己的需求,而不是盲从。

即便不为自己的钱包着想,也要为了地球的环境着想吧。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https://www.6parknews.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389794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