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贵悄悄崛起 藏着中国下个40年发展的秘密(组图)

正解局 0


这几年,中国经济发展有个重要现象,大部分人没有关注到:

云贵在悄悄地崛起。

云南今年前三季度以9.7%、9.2%、8.8%的增速,蝉联了前三季度的增速冠军。

贵州以8.7%的增速,只比云南低了0.1个百分点,排在第2。实际上,从2011年开始,贵州经济增速曾连续35个季度保持全国前3,其中,2017、2018年连续两年位居第1。

这是当前,中国发展最值得关注的现象之一。



(今年前三季度各省市GDP增速)

高增长的保障:

云贵有四宝,烟、酒、煤、电发展好

在全国经济增速放缓的大背景下,这两个西部高原上的省份为什么强势崛起,轮番成为地方经济增速之王呢?

先看下面这幅图。



(前三季度一二三产增加值)

可以看出,相比全国平均水平,两省都是第二产业增长优势格外明显,分别比全国平均增速(5.9%)高出4.9和4.4个百分点。

前三季度,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云贵两省同比分别增长9.3%、9.6%,拿下全国前2名。

换句话来说,两省崛起,都是工业的崛起。

而这离不开烟、酒、煤、电,这四大支柱产业。

比如,贵州前三季度这四大支柱产业的合计增加值同比增长了13.3%,对规模以上工业的增长贡献率高达82.1%。

不过,两省的第一支柱产业有所不同。

云南的第一大支柱产业是烟草制品业。

云南烟草对云南财政收入贡献有多大?可以举一个小例子。

著名的“烟草大王”褚时健,他在52岁时(1979年)被调往云南的玉溪卷烟厂,随后17年里,他带领玉溪卷烟厂累积创利税达800亿元以上,一年上缴税金曾经占到了云南财政收入的60%。

说云南是躺在烟草上赚钱,名副其实。



2017年,云南烟草制品业增加值高达1220.48亿元,占当年工业增加值的31.5%。虽然2017年之后,云南烟草制品业增速有所下降,2018年仅同比增长1.3%,但2019年前三季度同比增长2.3%。

烟草仍然是云南经济的压舱石。



而贵州的工业第一支撑则是酒、饮料以及精品茶制造业。

其中最有代表性的,要算茅台酒。

别的不多说,茅台酒在中国有多火爆?看看今年的双十一就知道了。

双十一当天下午一点,天猫超市推出2万瓶原价飞天茅台,仅仅开售后一秒,就已经全部被抢购一空。随后,紧急追加了6万瓶53度飞天茅台,又很快卖完。

今年市面上,飞天茅台一度被炒上3000块一瓶。

如果说,目前中国已经进入商品的“过剩时代”,但茅台似乎一直供不应求。

2017年,贵州酒饮业增加值为897.15亿,占到了当年工业增加值的20%,2018年增加值898亿元,占24.2%,2019年前三季度同比增长14.3%,增速比上年同期还要快1个百分点。



除此之外,前三季度云南省的酒、煤、电等行业也表现抢眼,其中,煤炭开采和洗选业,酒、饮料和精制茶制造业,以及电力、热力生产和供应业分别增长14.6%、10.6%、10.5%、13.8%。

贵州的煤炭行业也同比增长了14.4%,比上年同期加快7.1个百分点,烟草制品增长9.6%,电力行业增长11.6%。

第一大支柱行业稳健发展,其它三大支柱行业也都呈现了两位数的同比增长,对工业的崛起功不可没。

高增长的动力:大固投,兴基建

 

除了支柱产业稳步增长之外,云贵两省近几年GDP的高增速,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快速增加的固定投资。

在过去的几年时间里,云南、贵州两地的固定投资增速放在全国范围内来看,都属于第一梯队。

以2017、2018年为例,两省的固投总量甚至比GDP总量还要高。

2017年,云南省固定投资资产总额达到了1.85万亿,同比增长18%,高于全国平均10.8个百分点,2018年同比增长11.6%,位列全国第3;贵州省固定投资资产总额2017年为1.53万亿,增速达到了20.1%,2018年同比增长15.8%,排在全国首位。

今年前三季度,两省的固投也都保持了较快增长,云南全省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9.3%,贵州也增长了5.8%。

那两省这几年,大量的固定投资最后都流向哪里了呢?

流向之一,自然是两省的传统优势行业,也就是工业。

比如,贵州前三季度全省工业投资比上年同期增长24%,其中第一大支柱产业酒饮业投资增速达到了18.1%,煤炭开采和洗选业以及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生产增速分别达到了29.9%、39.8%。

另外,两省近年来的经济发展也带动了房地产的兴盛,所以投资流向的第二个去处是房地产,前三季度,云南和贵州的房地产投资分别增长29.7%和26.9%,都位居全国前列。



但其实,两省固定投资更多地是投入到了基础设施建设上。

云南和贵州地处云贵高原,山地丘陵众多,偏居西南,不临江不靠海。一直以来,由于交通不便,给两省的发展带来了很大限制。

如今,两省都花了大力气,投入了大资金到基础交通网络建设上,打破这种先天限制。

大兴交通基建,云南的交通网络相较以前有了极大的飞跃。

2018年,云南县域高速公路大理至宾川、镇雄至毕节等5个高速公路项目建成通车,新增通车里程176公里,新增4个县通高速公路。

同时,云南省在境外交通建设上,也有不俗的成绩。截至去年底,昆明已开通3条国际公路、5条出境铁路、79条国际航线。

而今年9月30日,云南昆明绕城高速东南段,江川至通海高速,新平首条高速,三段高速公路均已建成通车。

到2020年,云南全省125个县市区都将通高速公路,通车里程达到1万公里。



(连接云南曲靖普立乡和贵州六盘水都格镇的北盘江大桥,是世界第一高的桥梁,从桥面到桥底下的河面,直线距离超过565米)

贵州同样有大动作。

2007年贵州的公路里程是12.88万公里,其中高速公路仅仅只有926公里,但是到了2018年,贵州公路里程已经增加到了19.69万公里,其中,高速公路里程更是增加到了6453公里。

说来,很多人可能想象不到,贵州已经实现“县县通高速”。

要致富先修路,这句老话到今天依然正确。

十年前一位贵州官员曾说过:

“我们现在穷不要紧,我们把基础设施搞好,我们的子孙自然有办法。”

这一点正在从贵州近几年的快速发展中得以验证。



(我朋友圈一个朋友的感叹)

高增长的后推力:新兴产业崛起

前面提到的云贵两省经济的崛起,主要是工业的崛起,烟、酒、煤、电这四大支柱行业撑起了两省经济的半边天。

比如,贵州前三季度烟、酒、煤、电的增加值对规模以上工业的增长贡献率超过80%,而且这四大支柱行业对资源的要求和依赖都比较高,长远来看未必是好事,像山西经济就常常随着煤炭产业的阴晴而起伏。

这意味着,如果不改善产业结构,主动寻求转型升级的话,两省的经济发展可能会后劲乏力。

好在,这一点上,云贵已经开始在新兴产业上发力。

先看云南。

作为能源大省,云南水电资源极为丰富,水电蕴藏量超过1亿千瓦。2018年初,云南提出,要全力打造世界一流“绿色能源”“绿色食品”“健康生活目的地”这三张牌。

其中“绿色能源”产业已经成为了拉动云南经济增长的新引擎。

2018年底,云南省电力装机容量达到9367万千瓦,清洁能源装机占比83.8%,清洁能源发电量占比90.5%,均位居全国第1。



再看贵州。

贵州把经济转型的方向放在了打造“大数据之都”、“中国数谷”上。

贵州抢在很多东部发达地区的前面,推出全国第一部信息基础设施法规、全国首部大数据地方法规。2015年4月,全国第一家大数据交易所在贵阳成立。

紧接着,国内外科技巨头,如苹果、腾讯、华为等,都纷纷把其数据中心选址在了贵州。



(中国苹果用户数据存在贵州)

同时,伴随着基础设施完善,两省旅游业收入也在快速增长。

从2012年到2018年,云南接待的旅游人数从2.01亿人次增长到了6.88亿人次,贵州也从2.14亿人次增加到了9.69亿人次,7年间,两省的游客数量增长了两三倍。

2018年,云南和贵州的旅游总收入都突破了8000亿,都排进了全国前10名,其中云南位列第7,贵州第6,是名副其实的旅游大省。

新兴产业不仅能够改善云南和贵州原来比较封闭和传统的产业结构,长远来看,还能够吸引到更多投资和企业进入,使整个经济环境越发活跃,对人才的吸引力也会提升。

再过些年,新经济也许就会成为两地经济增长的源动力。

我们这个时代的密码

云贵悄悄崛起,我觉得至少有两点特别值得关注。

一是中国这样的巨型国家,拥有着独特优势。

前段时间,高层召开的一场经济形势分析会,指出“当前外部环境更趋复杂严峻,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加大”。

一个最简单的指标是GDP增速,今年一季度是6.4%,二季度6.2%,三季度6.0%。

连深圳,我们一直看作为是中国最具有创新力的城市,今年前三季度GDP增速也只有6.6%,去年还有8.1%。

不过,中国这样一个巨型国家,最大的优势在于:

东边不亮,西边亮,回旋余地极大。

比一比,今年GDP增速第一梯队是云南、贵州、西藏、江西,接下来第二梯队是福建、四川、湖南、湖北、安徽,除福建外,都是中西部省份。

巨型国家,很难实现均衡发展,但正因为不均衡,才有了腾挪的空间,中国经济也就更有韧劲。

二是下个40年的发展机遇,也许在中西部。

改革开放40年,东部率先发展起来了,在这个过程中,造就了广东、江苏这样富可敌国的省份,还造就了上海、深圳、广州等一批国际化大都市,同时,中国富豪榜前10也基本来自东部省份。

但下个40年,最大的机遇也许会出现在中西部。

因为,出其不意出现的,才算得上奇迹。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https://www.6parknews.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389500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