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杨听证会证词全记录:检测人员不专业,撒谎了(图)

网易体育/中新网/红星新闻 0





问:为什么要举行公开的听证会?

孙杨:因为去年2018年9月4日晚上,在检查的过程中,我发现检查人员的资质,不符合操作,所以我今天必须当着全世界的面,把这个过程一五一十、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展现给大家,因为在上诉的过程中,由于规定和规矩性,有很多东西我不可以向外透露。所以大家很多不知道,所以我今天要在这里举行公开的听证会,让全世界的百姓、我的粉丝还有在座每一个人清清楚楚看到这个事情的过程。

问:你在你的游泳职业生涯中,曾因为兴奋剂被禁赛3个月,你能详述那次发生的事吗?

孙杨:这个事情是这样的,因为常年进行游泳训练,因为我训练的项目从200到400到800到1000,所以我的心脏会承受不了,我在多次比赛后因为心脏不舒服躺在医院里,所以当时也在医师的指导下进行治疗,服用了治疗心脏的药,但是当时出现了技术性的失误,才有了这个事情的发生。

问:你能描述一下你当时为什么会受到处罚吗?

孙杨:因为当时技术性的失误,当时还有赛内和赛外,我由于这个技术性失误,所以导致了这个情况的发生,但是我可以绝对的保证,绝对不是故意服用禁药。

问:你要求公众听证,我们希望你能做一些总结性的陈述,你可以解释一下14号当晚发生的事情吗?所以你能描述一下当晚当药检员到你家里来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么?

孙杨:那天晚上,我和我的家人一起回到家里,门卫跟我们说家里来了检查我们的人,我妈妈开车把我送到门口,那位主检官是2017年我因为他没有证件而投诉过主检官,我当时非常的震惊,觉得不可思议。那晚有4个人出现在检查现场,因为在我过往的检查当中一般都是3个检查人员,所以我感到非常奇怪,而且我看到问其中有一位,他的穿着打扮根本不像一个兴奋剂问,所以我当时就是持怀疑的态度。

问:有一个问题是,当时检查官员拍了照片,你能描述一下这件事吗?

孙杨:我们凌晨到了药检站之后,要进行抽血的检测,在这个过程中,突然有一个人拿着手机在录像,我当时就提出了制止,因为没有规则允许有人能在检查室里进行拍照,此时我提出查看他们的证件。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尿检官并没有符合检查资质的授权。我立刻向我的主管领导、中国游泳协会的领导程浩和我的医生巴震汇报,这是中国游泳协会的领导。

问:你能简述一下他们当时跟你说了什么吗?

孙杨:专家提供的意见是如果他们不能够提供符合资质的证件,他们就不能够带走任何我的血样和尿样。

问:你在职业生涯中,你接受过200多次的兴奋剂检测,所以在那样的情况下你为何还将你的样本给了检测官?

孙杨:当时因为尿检官没有提供资质,所以我很礼貌的请他离开,所以当时我再次检查了他们的证件和身份,我认为尿检官应该再提供恰当的身份证明和授权,再来抽取我的血样(这里应该是翻译错误,孙杨原话没听清,大概是说当时血样已经抽取)。当时我的医生赶到了现场,但遗憾的是在检查证件的过程中,突然发现doc没有符合资质的授权。

问:所以是你已经被抽取血液之后才意识到检查的官员并不符合资质能够带走你的血样。那么现在请叙述你当时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孙杨:因为当时已经抽完血了,所以当我的医生赶来的时候就通知了浙江泳协的领导韩照岐,韩照岐在队里是非常专业的一个专家,他当时给出的意见也是没有证件没有资质的医生,是不能带走我的检查样本的。

问:所以你给了血样之后才发现他们没有资质。请描述一下在这之后发生的事。

孙杨:当我把血样给到他们以后,当我的医生赶到以后,把意见反馈给他们之后,他们有接近2个小时的时间一直在打电话,我并不清楚他们打电话都说了些什么,跟谁在交流。

问:当时你已经意识到你的检测并不合规,你也被邀请将自己的血液从设备中分离出来,因为他们需要带走设备对吗?(该处翻译翻错问题,翻译问孙杨在已知检测员不合规的情况下为什么还同意他们带走了瓶子)

孙杨:不是我不同意,是我们的专家,他已经有相当长期的工作经验,根据他的建议,如果检测员没有资质,那么他们是没有权力带走我的血样的。他们只能带走容器,所以他们跟我们说,如果我们能打开瓶子,那么我可以保存我的血液,因为他们需要带走瓶子和医疗器械。

问:好的,那么现在请描述后来在外面就这个血样又发生了什么。

孙杨:当时我们在主检官的建议下,开始寻找工具,所以我妈妈去岗亭询问是否有可用的工具。在监控室的时候,监控人员就询问我妈妈这么晚了你是否需要什么帮助。所以他们就一起回到了我们所在的地方,但是在这段时间中,保安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只是跟了过来,因为他担心损坏到血瓶,因为这个血样非常重要,我必须要等到专业的人士过来之后再做处理。所以检测管跟我们说你们可以把这个带出门,所以我们出门以后,我用闪光灯照着,这对我来说非常重要,因为这不能有任何损坏。这时候,检测官来到我身边,所以我回到兴奋剂检测站点,所以后面的整个过程都是在主检官的监控之下,他看到了全部发生的事,并且没有做任何阻拦。

问:在你把瓶子带离现场的时候,到底是谁给了你血瓶?(这里翻译有误,翻译问孙杨谁把箱子给了你)

孙杨:是这样的,当时主检官听了我们全部的解释,主监管拿出了瓶子,血检官想尝试打开它,所以他们都想尝试打开,可能有其他方法能打开血瓶。在整个过程中,全部都是主检官和血检官自愿将血瓶交到我们的手上。我们没有碰过箱子,我们一直在商量如何合作才能将这个血瓶打开。

问:我对你的表述有些疑问,所以我确认一下你的意思是现场的护士给了你血瓶对吗?(这里翻译有误,翻译问孙杨你能再确定一下他是怎么打开这个瓶子的吗?在问重复问题之后孙杨表示自己听懂了问的意思)

孙杨:是主监管和血检官,他们主动将这个瓶子交到我手上,他们尝试着打开瓶子,但是这个瓶子不容易开,因为他们没有那么大的力气,所以他摇晃了瓶子,觉得我们可能有办法能打开。所以他给了我瓶子,我给了我的医生,最后瓶子回到了血检官手上。

问:根据你的证言,在2018年9月4日晚上检查站的检测员没有明确告知你如果你拒绝提供血样和尿样会面临怎样的违法后果。这是否意味着,在你职业生涯的全部兴奋剂检测中,你都不清楚拒绝提供血样和尿样会导致怎样的后果?

孙杨:主检官一行三人,从始至终就没有告知我会有什么后果,但是根据他们当晚的行为,他们是不专业且没有资质的,所以整晚他们都没发表任何说明。在最后的2小时内,他们进进出出,一直在打电话,我对于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一无所知。

问:但这不是我的问题。我的问题是你在职业生涯中被收取过200多份血样(翻译:你被抽了200ml血),你的意思是在经历过这么多次的检测后,你仍然不明白不提供血样和尿样的后果吗?(翻译有误,她一直在问孙杨当晚是否被告知那么做的后果)

孙杨:没有,我从来没有从主检官那里听到任何关于后果的告知。

(在现场翻译被质疑之后,问再次提问了以上问题)

孙杨:首先主检官那天晚上,没有跟我提示过任何可能的后果。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我拿了130枚奖牌,每一次的比赛我都会参加药检,所以根据双方互相尊重并专业的前提下,检测人员必须有资质并提供身份证明,主检官不能利用自身的权力不提供资质证明就来找运动员。试问如果半夜有一个没有证件的警察闯进了你家里,你会作何反应。

问:另一个问题,如果主监管在9月4日晚上警告过你可能导致的后果,你会允许他们带走你的血样和尿样吗?

孙杨:任何事情没有如果,当天晚上事实就是那样。

孙杨:这个主检官在2017年没有证件参与了我的检测,所以我在之后起诉了他,但是之后我没有收到任何关于我起诉这个事件的反馈。

问:你那时知道他是IDTM的工作人员吗?

孙杨:我知道他是IDTM的,但是因为他被我投诉的时候是没有证件没有资质的,所以当他来的时候我并不清楚他是不是具有全部被授权的资质。

问:所以主检官向你出示了FINA的证明信,还有他主检官的证件。

另一问:我明白我们现在讨论的是授权信,所以在理想情况下,你是否能分辨授权信和一般证明信件,因为在血检这方面你已经有了非常多的经验。

孙杨:当然,因为那天晚上我只看到了FINA授权IDTM的信件,但是我的英文并没有好到可以阅读所有东西,我没有在那个信件中看到我自己的名字,所以通常情况下,主检官都会出示一个身份卡,每一个主检官都会有那个卡,并且会带一个FINA的证明信,和IDTM的授权信。另外血检官也需要出示身份证明和授权信,但是很不幸的是在那一整晚中,我并没有看到任何证明文件。

问:但是当主监管和血检官到达并出示了他们的证件文件,你当时配合提供了血液并没有任何阻拦和质疑对吗?

孙杨:当天晚上主检官出示的是一个身份的复印件给我,为什么我们要证明文件,就是以防主检官可能发生篡改的可能性,所以当晚我只看到了复印件,血检官更是只提供了资格证书,所以我质疑他是否是合法来取我的样本。在整个过程中,我给了我的血样,我履行我自己的权益(这里孙杨说错了,英国是义务)来配合他们。

问:这也是条款中规定的对吧。

孙杨:规则是相互尊重的,并非针对某一方。

问:但你确实是主动提供了血样对吧。

孙杨:那是我在配合。

问:直到那时你还是跟以前进行兴奋剂检测一样在提供血液对吗?

孙杨:在我的医生和专家确认之前,我一直是配合给他们血液样本的。如果说我不配合或者说我不想进行药检,我没必要在那时候去配合,因为我还有晕血的症状。

问:但是在你主动提供的血样之后,你又拒绝检测官把它们带走对吗?

孙杨:因为在抽完血之后,我的医生和我的专家他们都质疑检测员没有资质,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事情,如果我的血样、实验样本这么重要的东西,被3个无关人员带离,我们担心,我们也无法保证他们带走之后会不会出什么差错。

问:在你的证言中,你曾说主检官曾说他们必须带着血样离开对吗?

孙杨:对,他当时说是要带走样本。但是我的专家跟我说他们没有授权文件,不能带走我的样本。

问:你之后在证言中说过,你曾跟主检官抱怨过,并告诉他们没有资格带走样本对吗?

孙杨:因为抽血的血检官并不能出示他的证明文件和授权文件,来证明他有资质进行合法的血液检测,这在我的城市是一个非常危险的违法操作,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如何能够信任并让他们把我的血样带走?

问:在证言中,你还曾说你坚持自己保留样本对吗?

孙杨:我自始至终没有说我坚持保留样本,我所有行为都是依据我的专业团队给我的意见,我的医生跟我说如果他们能够提供合规的资质证明,那么他们就能带走我的样本。问题在于他们无法提供所有证明的文件,我跟他们说我可以等你们把所有证明文件拿过来,但是主检官非常坚持这不是必要程序。所以我也很疑惑,我们明明有解决问题的办法,但是最后却成了这样。

问:在证言中,你还表示你随机拿了一个瓶子然后递给了保安对吗?

孙杨:不对,首先这个瓶子不是我去拿的,这个瓶子是血检官从盒子里取出来,他尝试从底部打开,最终是他交到我的手上。

问:请你翻到28页,我想你也需要好好回忆一下。在证言的英文版中,你说你当时坚持保留血样,但是现在你又说不是你坚持保留,所以我需要你确定,当晚到底是你做的决定保留血样,还是巴震告诉你要保留血样。

孙杨:不是我坚持,是我的医生巴震和团队,经过多年反兴奋剂工作,得出的结论。因为我是一个运动员,发生这么紧急的情况时,我的第一反应是向我的领导和我的专家进行汇报,所以我的决定是在他们的指示下完成的。

问:在第30段我们有相同的问题,在你2018年10月份的证言中,你说‘我随机拿了一个瓶子’,但是在你之后的证言里,你说是巴震随机拿了一个瓶子。我们了解中文的同事告诉我们,这里明显是两种意思。

孙杨:我们没有人去主动拿那个瓶子,那是血检官主动从箱子里拿出血样,我们没有人碰那个箱子,血检官拿出血样并尝试打开它,那之后他摇晃了瓶子意识到他打不开,所以他跟我们说你们可能有办法能打开这个瓶子。

问:但我的问题是,你改变了自己的证言。因为第一段你说是你随机拿了瓶子,然后你又改口说是巴震拿了瓶子。所以你为什么要改变自己的证言。

孙杨:我们任何人,没有去改变我们所说的证言和证词,因为自始至终都是血检官拿了一个瓶子交到了巴震手上。

问:你是否有改变证言,从你拿了瓶子变为巴震拿了瓶子?因为你想让你的医生承担更多的责任,而不是让你来承担。

孙杨:不是,我们今天在这里进行公开听证的目的就是,我们可以毫无保留的告诉大家。

问:这是很重要的细节,那么你为什么要将你的证言从你拿了瓶子改为巴震拿了瓶子。

孙杨:我们所有的证词一直都是这样,他从一开始到达我住处的那里就开始说谎了。

问:请你看3号文件是否是当天药检人员向你出示的文件。

孙杨:是的。只是我只是看到了这是授权IDTM的文件,但是我不知道来的人是谁,他们是否有足够的资质让我能够信任他们。

孙杨:我能补充一个问题吗?如果单单只是凭这两份证件的话,是不是随便找两个人都能进行检测,如果是这样的情况就将运动员定为拒检,这是不公平的。同时,主检官认为不需要向我出示全部证件,我作为一个运动员,感到非常不好,我感觉我没有受到尊重。

问:关于这封证明信,上面没有你的名字对吗?

孙杨:我没有看到我的名字。

问:也没有看到主检官或者血检官或者尿检官的名字对吗?

孙杨:完全看不到。甚至在这次药检之前我都不确定,主检官是什么名字,因为他没有给我出示过任何证件。我没有看到有任何人的名字在上面。

问:我有一个问题,你的职业生涯中,你提供过多少次血样?

孙杨:在我职业生涯中,上百次。多到我自己都记不清楚了,而且在这次药检之前,我刚刚结束了在雅加达6天的比赛,其中有5天我都接受了药检。在那次的比赛中,我也站上了领奖台,成为最优秀的游泳选手,所以每场比赛结束之后我都接受了最严格的药检。每次比赛之后,我都会接受药检,但是这次的主检官是所有主检官中我唯一投诉过的,过去我接受药检的主监管都非常友好并且不会撒谎,并且我也非常配合,但是那晚的主检官并不是这样。

问:在你过去的药检中,你是否还记得药检官们都向你出示了什么样的文件,所以这次的主检官出示的文件是有什么样的不同吗?

孙杨:当然,因为在中国我们反兴奋剂的标准是非常高的,我们都接受过相关教育,并被要求严格遵守规矩。在过去的药检中,我们都会被出示主检官身份的证件,同时还有fina授权的证件和IDTM授权的证件。但是那天晚上非常遗憾,我没有看到任何证件。

问:当主检官介绍他自己时,你同意并上交了自己的血样,并配合抽血过程对吗?

孙杨:对,我接受,因为我要配合。

问:所以我假设你在抽血之前是认可了他们出示的证件足够能完成你的药检,对吗?

孙杨:不对,他没有出示能够证明他是护士的证件,他的证件不足够证明他能在不同城市进行药检,所以我觉得对我来说是无效的信息。

问:那我所理解的就是,你在坐下接受检测之前都没有怀疑药检员的身份,你是在之后才开始怀疑他们没有资质。

孙杨:是这样的,一开始都很顺利,但是随后就很不幸在收集血样的过程中,血检官开始用手机进行拍摄,因为在场的主检官是我投诉过的,而且这次他又带了一个没有证明文件的助手,并且还对我录像。在国际比赛的药检过程中,是不允许进行拍摄的。但是他跟我说他是我的粉丝,所以他想跟我合照,但是从我的角度来说,我觉得这很荒谬,因为这是不合规并且不专业的行为。因为这样我无法信任他,此后他们所有的证明文件都不能证明他们的资质,并且鉴于他这样的个人行为,有可能导致很严重的后果。他需要证明他有能够在我的城市进行采血的资质,如果他们没有提供证明文件,那么大家都能看到这三个人(被打断)。

问:如果我理解无误,是血检官开始拍摄的时候让你开始质疑他的资质有问题,并且也开始质疑所有官员的资质都有问题,对吗?

孙杨:这样的问题应该是由主检官提出来,因为当有人开始拍摄时,主检官应当立刻制止。因为当我们在国际赛场的时候,如果发现药检员有拍照录像的行为,我们怎么能相信他们呢?

双方讨论药检次数:孙杨在2012——2018年间提供了180次的血样,其中有63次是赛内的药检,另外有117次是赛外的药检。具体到各家采样机构,IDTM完成了60次赛外药检,问:所以这些数字大体是正确的对吗?

孙杨:我经历了上百次药检,我已经记不清了,但作为运动员,如果需要一天接受2次药检,我也会配合的。

问:但我的问题是,60次这个数字,你印象中是准确的吗?

孙杨:我已经不确定了,因为有太多机构来对我进行药检了。

问:你接触过IDTM的药检官吗?

孙杨:我并不熟悉,对我来说只要来检查我的药检员有足够的资质,我就该干嘛就干嘛。

问:我们的疑问是,IDTM对你药检了60次,但你唯一一次有疑问的就是这一次采集,其他任何一次好像都没有类似的问题,是这样的吗?

孙杨:不是,以前所有来检查我的药检员都带有有效资质证明,但遗憾的是只有这一次没有。

问:在你的记忆当中,其他59次IDTM的药检中,他们是否向你出示过不同的证件。

孙杨;当然他们都提供过有效的证件。另外检测的次数并不代表检测的机构或个人的行为每一次都完全正确,因为有100个检测小组,也可能会有1个小组存在错误。

问:我的最后一个问题是,在这60次的赛外药检中,有多少次巴震医生是在场的。

孙杨:我从小到达,巴医生跟我一起完成药检的次数很多。我要确保我的血样被顺利采集,从小到大可能有几百万次,我根本不可能全记住的,但这不是我的问题。

问:我的问题是,你在接受赛外药检时,巴震是一直跟你在一起,还是有时在有时不在。

孙杨:有时在有时不在。

问:这个频率是多少。

孙杨:这个我不确定,有时他在有时他不在。

问:我还是想问他是经常在还是偶尔在。

孙杨:这个我不太记得,因为我们在一起太长时间了。


孙杨听证会结束:全程超10个小时 案件择期宣判




孙杨


北京时间11月15日16:05,备受世界体坛关注的孙杨听证会在瑞士蒙特勒宫酒店会议中心举行。作为整场风波的主角,中国游泳运动员孙杨以及他的团队已经进入庭审现场。从神情来看,孙杨面带微笑,状态颇为放松。

孙杨听证会结束 将择期宣判

当地时间15日,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在瑞士蒙特勒举行公开听证会,审理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对孙杨和国际泳联的上诉。听证会于当地时间上午9点(北京时间16:00)开始,持续到晚上7点(北京时间02:00),全程超过10个小时。开庭后孙杨首先发言,然后各方证人提供证言并接受律师团及仲裁小组法官提问,最后由各方总结陈词结束。案件焦点围绕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委托的第三方检测人员资质及检测当天现场流程展开,而案件所涉三名检测人员均未出庭。听证会期间,现场同传多次出现翻译错误,影响案件审理进展。

孙杨表示,希望通过此次公开听证会澄清事件真相,相关检测人员及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未遵守规则,所述经过也不属实。孙杨呼吁社会各界保护运动员的基本权利,相信仲裁法庭会做出公正裁决。裁决小组主席弗朗哥·弗拉蒂尼法官表示,在听证会期间给予了孙杨更多时间来提供证言,公开听证会显示了对运动员各项权利的尊重,所有证据证言都会被充分核查,将择期宣判。据了解,裁决结果公布后30天内,可向瑞士联邦法庭提起上诉



孙杨听证会后发文:被伤害了438天 有黑手在操纵




孙杨在听证会结束后于社交平台发文,感谢仲裁庭和远道而来的朋友的关心支持,也晒出了自己在庭上的最终陈述,并表示自己相信仲裁庭一定会做出公正的裁员,还自己清白。



原文如下:

感谢仲裁法庭以及远道而来参加听证会的所有朋友。今天我在这里,想通过公开听证告诉大家事情的真相,告诉大家我没有隐瞒任何东西!与兴奋剂斗争是很重要,更重要的是每一个人,包括兴奋剂组织机构,都要遵守兴奋剂规。

如果体育组织不尊重自己的规则,谈何实现公平竞争?如果一个运动员的基本权利都无法保证,谈何实现奥林匹克的最髙梦想,站到领奖台上。去年这一次兴奋剂检查,是我请求检查人员遵守规则并保护运动员的一个夜晚。遗憾的是,这却成了WADA试图制裁我的理由。我对此非常不解。

国际泳联作出裁决书后不到1个月,本应保密的裁决书竟然泄露并被媒体报道转载。这是如何发生的?裁决书仅向反兴奋剂组织透露过。然而,还存在国际泳联裁决书的保密性被完全忽视的情况。今年7月韩国光州游泳世锦赛期间,澳大利亚媒体详细披露裁决书报告……“一只黑手”在操纵媒体、误导舆论抹黑事实!

从2018年9月4日那个夜晚到今天,整整438天,给我的身心、名誉和我的团队带来了巨大的伤害!当然这对于我的家庭也是一段艰难的时光。在这里,我想请各位换位思考一下当检查人员违规携带不相干的陌生人深夜进人我的住宅时,我的个人信息该如何得到保护?当检查人员从见到我的那一刻起,就一直偷偷对我进行拍照、摄像时,我的肖像权该如何得到保护?当缺乏符合资质的陪同员监督我排尿时,主检官竞然提议让我母亲站在身后进行监督,我的隐私权如何得到保护?为什么我没有权利要求检查人员出示合法资质?当我提议为了等候有资质的检查官来进行检查,我可以一直等到天亮时,为何主检官却对我说拒绝?

9月4日那天晚上,我被三位检查人员如此无视法律和规则的行为所震惊。虽然我不是律师,但我经历了无数次兴奋剂检查。我知道检查人员在检查期间是绝对禁止对运动员进行拍照和录像。我知道检查人员在进行检查时必须出示有效资质证件表明他们被授权进行检查。我知道检测样本的完整性必须要得到保证。很明显检查人员的行为表明他们不值得信任。

令我万分不解的是,IDTM公司检测人员无视WADA的规定同时,WADA却指控我违规。你们就是这样对待运动员的吗?难道这就是世界最权威的体育组织,维护体育运动固有价值、创造公平竞争、追求体育精神的正确方式吗

从我成为游泳运动员20年以来,我一直靠刻苦训练去赢得荣誉。我接受了上百次兴奋剂检测,每一次都严格遵守规定,积极配合。我相信每一名运动员都有权要求兴奋剂检查人员和反兴奋剂组织遵守反兴奋剂规则。如果如WADA所说,他们犯的错不是很严重,那么今天在座的所有观众,都可以轻松成为兴奋剂检察官。

最后,再次感谢仲裁庭以及在座的各位,今天你们辛苦了。我相信,仲裁庭一定会做出公正的裁决,还我清白,谢谢大家。


孙杨听证会上描述“抗检事件”细节,兴奋剂检查官员被律师问到哑口无言

11月15日北京时间16点,瑞士蒙特勒,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起诉孙杨及国际泳联一案的听证会正式开始。此前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提出由于孙杨拒绝提交兴奋剂检测样本,要求其接受最少两年、最多八年禁赛期。

听证会于当地时间上午9点(北京时间16:00)开始,持续到晚上7点(北京时间02:00),全程超过10个小时。开庭后孙杨首先发言,然后各方证人提供证言并接受律师团及仲裁小组法官提问,最后由各方总结陈词结束。案件焦点围绕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委托的第三方检测人员资质及检测当天现场流程展开,而案件所涉三名检测人员均未出庭。听证会期间,现场同传多次出现翻译错误,影响案件审理进展。



在本次听证会中,孙杨首先表达了自己要当着全世界的面,清清楚楚的让粉丝了解整个过程。关于误服药物问题孙杨给出了自己的解释,心脏不舒服,所以在医生的指导下服用了治疗心脏的药品。

2018年9月4日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看到其中有一位穿着打扮根本不像是检查人员,他们没有任何的证件来证明他们的身份”

关于本次听证会最重要的讨论就是冠军孙杨是否真正存在“暴力抗检”。

2018年9月4日,第三方检测机构IDTM公司,派出三名工作人员前往孙杨住处,进行反兴奋剂检查,这期间到底有没有发生“暴力抗检”。孙杨也向所有人描述2018年9月4日当晚面对检查时的情况。孙杨表示:“那天晚上我跟我的家人回到家里,我在开门接受检查时发现主检官是我在2017年投诉过的主检官,很震惊。我看到其中有一位穿着打扮根本不像是检查人员,我对此抱有怀疑的态度。”关于当晚血检官拍照的事情,孙杨描述到:“我们到了检测的地点之后就开始了血检的一个程序,当时我发现检测的助手正在房间里拍摄,当时我要求出示所有的证件以及证明,检查过程中我发现他们没有任何的证件来证明他们的身份。我很快就和我的医生、中国泳联还有中国游泳协会的领导报告这个事情,专家告诉我,他们没有检测资格可以不提供血样。”

根据孙杨之后的描述,当时孙杨已经把血样交给了检查官员,孙杨的医生向检查官员解释了2个小时。中间有两三次检查官员告诉孙杨可以留存血样,但检查官员要带走外面的血检瓶,检查官主动把血样交到孙杨手里,整个过程都是在主检查官的注视下完成的。



孙杨出席听证会 图据视觉中国

尿检官随意拍照后自称是孙杨粉丝?


“一开始是比较顺利的,但尿检官开始用手机进行拍摄,主检查官发现有人拍照并没有制止……”

在本次听证会的主动发言阶段,孙杨表示大家都要求运动员守规则,但是这次检测人员却没有。“我作为一名优秀的运动员,没有受到该有的尊重和保护,所以我感到非常非常难过。”孙杨说,“在我的生涯过程中,我赢得了很多的金牌。从专业角度来看,主检查官需要资质后,才能让我交出样本。试问:半夜一位没有证件的警察,告诉你,我是警察,但是我没有我的证件,那你们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孙杨被问到开始愿意接受抽血,为何之后提出异议?孙杨表示:“一开始是比较顺利的,但尿检官开始用手机进行拍摄。由于这个主监官我是投诉过的,这一次又带了一个没有证明的助手,还在拍摄。拍摄在国际比赛的时候是不允许进行的,但是他说我是你的粉丝我是进来看你的,我想给你拍拍照,这对我来说非常荒谬,这是非常不专业的,因此我不能相信他。而且之后没有证件能证明可以进行采血,这是会造成非常严重后果的。”当被问到拍摄视频和照片的行为是否让孙杨开始质疑了这些检查官员的资质时,孙杨表示:“因为这个事情是由主检查官掌握的,当有人拍照的时候,主检查官应该阻止。”孙杨说:“在整个检测的过程中,主检查官发现有人拍照并没有制止,那如何才能信任他们?”

血检官只出示了护士证?

尿检人员只出示了身份证?

在孙杨律师的不断逼问下,IDTM官员终于承认尿检人员和血检人员都没有出示任何表明自己和IDTM有关的证件



听证会现场 图据IC PHOTO

在孙杨结束自己的证言之后孙杨的律师也在现场对国际兴奋剂检查管理公司(IDTM)官员波帕进行了提问,波帕表示,药检当天该人员虽然不在现场,但是波帕本人通过电话远程指导药检人员进行操作。孙杨律师马上反问到:“你了解当晚发生了什么,当时给孙杨出示的是一张授权信,虽然我们觉得不够证明身份,但既然你说可以,那就可以。药检人员出示自己的IDTM卡,血检官出示自己的护士证表明自己的护士身份,而尿检人员只出示了自己的身份证,而我想说的是药检需要足够有辨识度的证件来出示给运动员,而尿检人员只出示了身份证,没有任何表明自己和IDTM有关的证件,就算他有他也没有出示给运动员是这样吗?”

被问到此时IDTM的官员支支吾吾并没有正面回答刚才的问题,孙杨律师再次强调,“尿检人员只出示了自己的中国身份证是这样吗?”波帕无奈只能说面对事实说:“是!”在孙杨律师的不断逼问下,IDTM官员终于承认,血检人员只是出示自己的护士证表明自己的护士身份,没有能够证明自己和IDTM有关的证件。

孙杨表示,希望通过此次公开听证会澄清事件真相,相关检测人员及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未遵守规则,所述经过也不属实。孙杨呼吁社会各界保护运动员的基本权利,相信仲裁法庭会做出公正裁决。裁决小组主席弗朗哥·弗拉蒂尼法官表示,在听证会期间给予了孙杨更多时间来提供证言,公开听证会显示了对运动员各项权利的尊重,所有证据证言都会被充分核查,将择期宣判。据了解,裁决结果公布后30天内,可向瑞士联邦法庭提起上诉。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https://www.6parknews.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386457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