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科大学生坠亡陷罗生门 港警披露更多细节(组图)

多维新闻/法广 0



香港科技大学学生周梓乐,4日凌晨在停车场坠楼不治身亡。(HK01)


香港科技大学学生周梓乐,4日凌晨在停车场坠楼,在医院接受手术治疗后,于8日上午伤重不治。有关周梓乐坠楼的原因也成为罗生门事件。对于有人指控警方“曾在停车场里追捕死者,甚至将死者推倒以致他失足堕下”,警方再次严正声明绝无此事。

周梓乐4日凌晨于将军澳示威期间在尚德停车场坠楼,头部重创命危。11月8日上午,香港医院管理局确认该名学生已死亡。但他坠落的原因目前仍不清楚。

事件发酵后,网络上有言论指责警方阻延救护车施救、还有称是警员将该名学生推下楼。 香港《大公报》称他疑似为躲避催泪弹,从三楼跌落二楼,导致头部受重创。

美国《纽约时报》的报道指,一些抗议者推测,催泪瓦斯或尝试躲避警方可能是周梓乐坠楼的原因。但是,该建筑所有者6日公布的监控视频显示,在周梓乐坠落之前,该停车场并没有出现警察或大量的催泪瓦斯。



周梓乐不治身亡引发香港多区示威,将军澳富康花园一男子被“私了”,头破血流。(香港01)



周梓乐不治身亡引发香港多区示威,旺角黑衣示威者街头悼念。(香港01)



周梓乐不治身亡引发香港多区示威,旺角一男子被“私了”,头部受伤。(香港01)



周梓乐不治身亡引发香港多区示威,将军澳popcorn美心西饼店被纵火。(香港01)



周梓乐不治身亡引发香港多区示威,有一名警员在油麻地向天开一枪,警方提醒市民如拾获子弹或子弹壳,须交还警方。(香港01)



周梓乐不治身亡引发香港多区示威,将军澳popcorn优品360店铺被纵火。(香港01)



周梓乐不治身亡引发香港多区示威,观塘集会的示威者。(香港01)



周梓乐不治身亡引发香港多区示威,将军澳唐明街一个电箱起火,现场街灯熄灭。(香港01)


对以上种种猜测,香港警方均持否认态度。8日下午,香港警方在记者会上介绍了相关调查进度。东九龙总区高级警司傅逸婷表示,事发前后防暴警员执行职务的时间,与周梓乐出入停车场的时间并不重叠。对于有人怀疑当晚有乔装或便衣警员出现在停车场,警方强调绝无此事。

据傅逸婷介绍,3日晚10时30分,将军澳皇冠假日酒店附近有人开始聚集及叫嚣,尚德邨停车场也有人于高处地方聚集。为免危害公共安全,警方晚上11时06分曾派员到该停车场巡逻,约11时20分离开。4日凌晨1时04分,警方第二次由地面进入停车场,开始驱散停车场里从高空向警察投掷硬物的示威者。警察行至二楼见到有消防员进行急救,才知道坠楼事件的发生。

警方表示,翻查停车场及附近房屋更多闭路电视时段,整理出事件细节:周梓乐当晚11时54分离开住所,在某商场短暂逗留,凌晨0时26分由商场天桥进入上述停车场,后来停车场不同位置的监控拍到他一个人以正常步速在二楼徘徊,凌晨1时一度经天桥离开停车场往住所走,1分钟后又折返停车场,再经行车道上三楼,也即他坠楼的位置。

对于有人指控警方“曾在停车场里追捕死者,甚至将死者推倒以致他失足堕下”,警方再次严正声明绝无此事,并呼吁市民如有资料请向警方提供以查明真相。

另外,香港特区政府新闻网8日中午发文表示,对周梓乐离世深感难过和惋惜,对他的家人致以深切慰问。文章中称,警方早前已表示十分关注事件,现正由重案组全力进行调查,以期找出事件始末。

香港警务处高级警司傅逸婷本周早些时候也曾表示,周梓乐坠落的地方距当晚警方发射催泪瓦斯处大约130码(约120米)。她并未否认催泪瓦斯造成坠楼事件的可能性,但她说,救援人员做出响应时,空气中的催泪瓦斯含量很少。


她还否认警方有干预治疗周梓乐的急救人员,或禁止救护车靠近。

《纽约时报》称一名因事件敏感性而要求匿名的急救人员说,警官们试图让正在治疗周梓乐的救援人员离开,他们还阻止一辆救护车接近。现场视频显示,另一辆救护车最终将周梓乐带到医院。

但据香港公共广播电台报道,香港消防处称,其中一辆救护车是被私人交通而非警察阻塞的,救助周梓乐的消防员没有注意到任何警官要求他们离开。

此外,香港特首郑月娥在5日也曾表态,由于事件仍在调查中,她不会“妄下结论”。


香港大学生坠楼身亡 追思 悲愤 疑问




参加反送中的香港科技大学学生周梓乐坠楼身亡,香港人8日晚间秉烛悼念。 路透社

数以万计的泛民主派人士周五晚间在香港多个地点集结,在哀伤沉重的气氛中,追思坠楼不治而亡的大学生周梓乐,他们深信,周梓乐是警方暴力的受害者。

周梓乐,22岁,香港科技大学学生。上周末在警方与示威者发生冲突之际,在一个停车场三层坠楼,周五传出不治身亡的消息。法新社报道说,周梓乐是香港反送中爆发五月以来,第一位死亡的大学生。

星期五,在周梓乐坠楼的地方,数千人排起长队,等着献花,他们有的手持烛火,有的写下几行悲伤的思念。

香港民主运动的先锋黄之峰表示:“今天,我们哭悼失去了香港的一位为自由而战的勇士”。站在他身边的区议会议员、民主派人士罗健熙说,“香港现在的气氛,就像一颗定时炸弹。”“港人不相信警方,不会等待警方告诉他们真相”。

法新社得到一个消息,周五晚,数位警察在油麻地被示威者包围,由于示威者人数众多,警方寡不敌众,致使一名警察拔枪警告,以求突围。

星期五,反送中人士协调行动的社交论坛不仅向反送中人士发出邀请,他们还邀请所有港人手持烛光,在这个周五晚上为遇难者守灵。

周梓乐死亡的经过仍然模糊不清,但对示威者来说,他的死,无疑是警察暴力的恶果。香港警方4日凌晨在将军澳发射催泪弹驱散示威民众,就在这期间,参加反送中示威的周梓乐从紧邻的尚德邨停车场三楼坠楼,多处重伤,发现时倒在血泊中。送医后深陷昏迷,经两次手术仍无好转。8日晨不幸去世。

这一不幸事件的发生更加重了民主人士对警方的怀疑。周梓乐是在警方清场示威人士期间坠楼,他为何坠楼,他是否因为躲避警方施放的催泪弹慌乱中坠楼?为何耗费了54分钟后才被送达医院救治,这一切都像一个难解的谜团一样烧心。

香港警方承认动用了催泪弹驱散靠近周梓乐坠楼的尚德邨停车场附近的示威者,但否认采取了任何镇压行动。警方否认妨碍及时救助以及阻挡救护车进入现场急救。警方和消防处表示,当时救护车遇上车阵阻塞,曾两度改道,最后救护员选择下车徒步前往现场,因此花费了19分钟。

五日,警方对媒体承认,当日的确有部分催泪弹射向停车场,但距离事发现场大约120米,至于是否因催泪弹引发意外,警方则表示不排除任何可能性。警方称,周梓乐也有可能误判地形,以为翻过三楼矮墙外还有阳台,结果踩空不慎坠楼。警方发言人八日对网上所传指责警方可能追捕周梓乐导致其身亡,或者警方将其推下楼,以及警方可能动用其他造成其坠楼的指控声明否认,呼吁不要造谣。

但是,警方进入停车场的具体时间仍然存有疑问,根据警方,防暴警察是在4日凌晨一时零五分才首次进入停车场驱散示威者,但是,中央社引述众新闻7日公布的一段行车记录器影片显示,3日夜间11时28分,已有大约20名防暴警察从停车场内走出。香港明报8日也根据有线电视画面显示报道,3日夜间11时40分已有警员在停车场二楼观察地面状况,随后还有一度举起长枪指向远处聚集的民众。警方对此尚未回复。但警方为澄清怀疑,建议召开“死因裁判法庭”。死因裁判法庭上香港的一个特别法庭,源于英国司法制度,法庭由死因裁判官主持,通常有五人组成陪审团商议对案件的裁决。

香港科技大学校长史维周五要求相关方面对该校学生周梓乐的死进行彻底和独立调查。他在给全校师生的信中表示,人们在视频中能够看到警车挡住了救护车的道路,救护人员无法到达现场实施救助,抢救周梓乐的行动因此耽误了20分钟。他在信中说: “我们要求有关各方,特别是警方,就可能会挽救一个年轻生命的最关键时刻出现拖延的原因做出澄清。如果我们得不到一个可以接受的解释,只会令我们愤怒。”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https://www.6parknews.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385331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