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大选:各党明争暗斗风云涌动,谁能笑到最后?(图)

英伦房产圈 0

用“山雨欲来风满楼”来形容最近的英国政坛再贴切不过了。

上周二,英国议会投票确定于12月12日举行大选,这也是英国近100年来首次在12月举行大选。

随着大选日期的敲定,各个党派也开始积极着手为大选竞选做准备。



但是不同以往,这场大选不仅时间特殊,性质也十分特殊!

在上周五的文章中,我们也说过,对此次大选,很多专业人士都表示难以预测结果。

具体参考链接:为什么下月这场英国大选结果难以预测?

那英国的大选到底是一场怎样的全民运动呢?

这场鲍里斯发起的大选又有何“与众不同”呢?

大选中到底谁的胜算更高呢?

快随我一探究竟吧~

一、“百年一遇”的大选

众所周知,英国下议院有着650个议席,每一个议席都对应着英国的650个选区。选区通常按照人口划分,基本每个选区都是6-8万居民左右。 

而所谓大选呢,就是邀请英国的4,600万选民为他们所在的选区(650个选区之一)选出一名议员,这名议员未来将代表自己的政党在下议院拥有一席之地。而未来的国家事务都有这名代表的议员参与议会决策。 

而英国每个政党都可以在各个选区里挑选自己政党的候选人,参与选区的竞选工作。 候选人也可以以独立候选人的方式参与竞选。 



由此可见,大选其实就是对拥有着立法权的下议院进行重新洗牌的过程,这也不就不难解释,各个党派为何会如此地重视大选了。

在英国,任何年满18岁的人都可以投票,只要你是英国公民或在英国居住的英联邦国家或爱尔兰的合格公民。

虽然够年龄就能投票,但一个有趣的现象是,英国的老年人比年轻人更乐于参加投票。

据统计,在2017年的大选中,英国20至24岁的选民中有59%投了票,而60至69岁的选民中却有77%投了票,可见,老年人的确比年轻人更关心政治。

而很多老年人都是保守党的铁杆粉丝,如果不看选区数量,单看选区所占的面积的话,上一次大选保守党几乎是“碾压性”的胜利。



说完投票规则,我们再说说计票规则。在每个选区,只要是拥有最多选票的候选人,即可当选为下议院议员。

也就是说,要想获胜,你只需要比该选区参选的其他对手获得更多的选票即可,没有必须超过半数的规定。

大多数参选人都代表着一个政党,但也有一些人是作为独立候选人参加选举的。所以,为了在下议院赢得席位,很多小党派都会组成联盟,在把握大的选区把盟友的票数“借”过来,在把握不大的选区把票数“送”给盟友。

这有点像是在“考试作弊”,但其实是在法律和规则允许的范围内,毕竟,小党派要生存殊为不易。

那么,为何说此次的大选与以往不同呢?

因为,今年的大选,选民的关注点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据统计,在这次大选中,脱欧已经远远超过以往大选里经常出现的NHS、犯罪、经济、移民等关键词,成为英国选民当下最关注的事情,而脱欧立场又是各党派在大选中无法绕过的话题,甚至可以说,在这个时间点发起的大选,就是一场关于脱欧的大选。



各个党派(除了科尔宾)也旗帜鲜明的阐述了自己的脱欧立场,以期吸引相同立场的选民的选票。保守党主张带着鲍里斯的协议离开欧盟,脱欧党主张无协议脱欧,自民党主张留欧,工党则摇摆不定态度暧昧。



不管怎样,既然大选即将来临,一场更加激烈的战斗也将不可避免,为了实现自己的政治利益,各党派也是牟足了劲,使出各种法子争夺选民的支持,那他们的主要策略又有哪些呢?

二、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目前,各主要政党都在努力制定引人注目的选举政策,以便在12月12日投票日之前争取更多的选民。

1、保守党和脱欧党的“分分合合”

我们都知道,主张脱欧的阵营一直有两大派系:鲍里斯领导的保守党和法拉奇领导的脱欧党。



目前来看,鲍里斯的大选策略十分清晰:就是带着之前的战绩,继续走完未完成的路,坚持有协议脱欧。

这一策略的优势不言自明,站到选民的角度来看,对三年脱欧拉锯战已经不厌其烦的英国人来说,有协议脱欧可能是目前大家最能接受的脱欧方式。

站到鲍里斯的角度来看,由于他已经和欧盟达成了协议,并且在英国议会通过了二读,如果此次能拿下大选一战,重新在议会中获得话语权,那有协议脱欧也将指日可待。

而且,为了防止有人拿他没有完成承诺,“带领英国10月31日脱欧”这件事做文章,鲍里斯也早就打出了“委屈牌”,甩锅给英国议会,坚称是英国议会的“无限发挥”,才导致如期脱欧半路流产。



如今看来,鲍里斯已经从最初的只关注脱不脱,转变为要带着自己的协议脱欧。

然而,虽然同属于脱欧阵营,但是法拉奇率领的脱欧党,却其实从某种程度上也站在了保守党的对立面。 

因为他们一直坚持无协议脱欧,这个脱欧理念跟保守党相比,已经发生了本质的区别。 

而且,他还多次批评鲍里斯的脱欧协议,认为这个协议实际上比留在欧盟更加糟糕, 扼杀了英国真正独立的机会。

既然“亦敌亦友”的鲍里斯已经表明了自己的立场(坚持有协议脱欧),那么一向态度强硬的法拉奇又有什么想法呢?

起先,法拉奇似乎想要和鲍里斯“深度合作”,他呼吁鲍里斯放弃脱欧协议,结成真正的“脱欧联盟”。 



在英国的Marr Show节目中,法拉奇向鲍里斯隔空喊话道:“如果想要脱欧,我们就不需要在选举中对抗,团结一致才是目标。”

据媒体爆料,法拉奇还开出了自己的条件,即如果保守党愿意诚心结盟,放弃现有脱欧协议,那他不跟保守党正面竞争,最终只会派出20位候选人,只主攻支持硬脱欧的北部工党选区。

虽说,和法拉奇结盟能够增加大选的胜算,因为同属脱欧阵营。 你派了候选人,我就不派了,这样就不会分摊脱欧派选民的选票。 

但大家也心知肚明,现在放弃脱欧协议有多么扯!

如果真的无协议脱欧,不说给英国经济带来的损失,光是无法避免的爱尔兰“硬边界”问题就足以让政府焦头烂额,也会给未来的执政者带来更大的难度,而且,上文我们也分析过,有协议脱欧显然是更受选民喜欢的方式,鲍里斯没有必要放弃自己的优势,转而走风险更高的无协议脱欧之路。

因此,面对法拉奇的“一片好心”,鲍里斯自然不为所动,就在上周五,他终于主动拒绝了法拉奇,表示在任何情况下,保守党都不会与脱欧党结盟。



不过,结盟不成的法拉奇似乎也无心参加大选。

上周日,在喊话无果后,他就公开申明,称自己不会参加12月份的大选竞选当地议员。



在BBC的采访中,法拉奇说道,“他已经慎重考虑过,但最终决定,通过支持本党的600名候选人来更好地为事业服务。”

他还感慨说,“不想在政治中度过余生。”

虽然法拉奇以“想要做佛系男孩”为由不再参加大选,不过,他的表态似乎有点言不由衷,毕竟他是一个实打实的热爱竞选的人,迄今为止,已经参加过了七次议会选举,虽然均以失败告终了,但也不妨碍他对竞选的执着。

所以,大家猜测,法拉奇这次不竞选,并不是“不恋战”,而是害怕输。毕竟,随着鲍里斯脱欧协议的进展,脱欧党现在的支持率已经下滑到了11%,比起保守党近40%的支持率,这一差距似乎有点太大。

然而,这些并不代表着法拉奇就此退出战场。按照目前的情况,接下来的日子,他很可能会将主要的精力放在给鲍里斯“捣蛋”上。



据媒体爆料,法拉奇很可能会将战火集中在工党占据的50个左右的席位上,而其中许多是脱欧选区,也是保守党此次大选争夺的主要目标。

不过,目前还不清楚法拉奇的最后“通牒”有多少真实性,还是这只是他的一种策略,为了让他在未来两周内持续站在聚光灯之下。

但是,对脱欧阵营来说,互相抢选票将是个一个十分危险的事情,如果他们争夺的厉害的话,很有可能把席位让给了工党或者自由民主党。



而且法拉奇也必须明白一个事实,无论在媒体前吼叫的多么大声,分裂脱欧投票很可能会让他毕生都在努力实现的目标灰飞烟灭,因为英国有可能会永远失去脱欧的机会。

2、工党:福利与环保相结合

关于脱欧,工党党魁科尔宾表示,假如他能够上台,他会选择跟欧盟申请继续延期6个月,在这六个月中,他会和欧盟重谈一份完全不同于鲍里斯的脱欧协议,然后把这份协议交给选民们进行第二次公投。

至于什么样的协议,他含糊其辞。 

科尔宾的表态,看似是在尊重民主,把脱欧的决定权交给人民,但其实,这份言论仍然没有明确阐述工党在此次大选中对于脱欧的态度。

也就是 我不说我支不支持脱欧,反正之后二次公投让人民说了算。



看来,在脱欧有个明确的结果之前,科尔宾是不会给被人留下任何的“话柄”的。

虽然工党在脱欧立场上态度暧昧、摇摆不定,因为一直不明确表态支持脱欧还是留欧,一度被人们冠以“墙头草”的称呼,但在大选竞选中,工党却“扬长避短”,充分发挥了自己的长处,在民生和环保问题上的政策宣传可谓不遗余力。

据BBC报道,工党已承诺,如果在12月12日的大选中获胜,将为75岁以上的老年人提供免费TV Licences。



这种蹭热点的“砸福利”式竞选策略一直是工党的拿手好戏,这次聚焦老年人TV Licences问题,工党摆明是打算在保守党的铁杆粉丝群-老年人群体中“横插一脚”。

除此之外,工党还提出了类似“提高低收入人群工资”等这种竞选中老生常谈的“福利政策”等。

不过,令人耳目一新的是,工党此次大力宣扬的一项“绿色能源计划”,将时下人们非常关注的环保问题和福利相结合,希望借此作为此次竞选拉票的重头戏。

据英国媒体报道,工党周日宣布,将通过一项大规模的绿色能源计划,为英国自二战以来最大规模的住宅升级提供资金支持。

工党相关人士表示,该项目将耗资2,500亿英镑(平均每户9300英镑),但政府只需要承担其中的600亿英镑。

那么,剩余的资金从何而来呢?自然不必多说,还是工党的一贯作风,从富有的人群身上薅羊毛。

除了提升居住条件、保护环境之外,工党还表示,他们的提议将额外创造45万个就业机会,涉及安装节能设施、可再生能源和低碳技术等领域。



工党表示,英国2,700万户家庭中,几乎所有家庭都将受益于这一承诺,或通过全额拨款资助工程,或通过无息贷款。这么多家庭同时进行能效改造升级,这会为英国带来大量的工作机遇和就业机会。这一说法呼应了工党去年的承诺,即通过投资可再生能源和提高家庭能效来创造40多万个技术岗位。

3、自民党:留欧才是唯一的出路

留欧阵营中最大的一方就是乔·斯文森(Jo Swinson)领导的自由民主党(Lib Dems),由于其一贯坚定的留欧立场,自今年5月份以来,该党的支持率一路飙升,目前在各党派中以17%的支持率排名第三。

在大选日期尘埃落定后,乔·斯文森似乎信心满满,坚称自民党“距离赢得数百个席位只有一步之遥”。



她还称,“如果自民党赢得大选成为多数党政府,将取消英国脱欧。”

近期,自民党更是在Twitter上发布了竞选宣言,“保守党和工党辜负了英国。自由民主党将阻止英国脱欧,打造一个更加光明的未来。”



不过,从该党的民调来看,乔·斯文森不太可能在今年圣诞节成为下一任英国首相,但她仍有可能在英国政坛发挥强大的作用。

对自民党来说,除了借着工党失势的机会,夺取更多的议会席位之外,未来还可能会参与“选择支持谁来建立联合政府”的重要剧情,而这剧情将出现在保守党大选失利的的情况下。

之前我们也说过,如果保守党没有在大选投票中获得多数席位,那反对党将有机会组建临时政府。

虽然,乔·斯文森曾公开表态过,如果出现“无多数议会”,她将拒绝与工党合作组成联合政府。



但外界分析称,乔·斯文森的态度可能只是为了与“脱欧立场模糊”的工党划清界限,给选民做做样子,未来真的涉及到相当利益,很难说她会坚持一贯的想法,而且,如果鲍里斯没有获得多数支持,自民党也可能寻求与保守党进行“合作”,以换取举行第二次脱欧公投的机会。

不过,这一切推测都是在鲍里斯输了的情况下,目前,对自民党来说,最重要的还是抓紧一切可能的机会,从工党那里拉到更多的选票,不断增加自己在议会的话语权。

4、SNP--挂羊头卖狗肉,借着大选闹独立


与其他三个党派积极备战大选、试图掌握下议院话语权不同,有一个党派在此次大选竞选中,表面上是在参加选举,实地里干的却是“挂羊头卖狗肉”的事,它就是苏格兰民族党(Scottish National Party,简称SNP)。

对SNP来说,最想要的可能既不是留欧也不是脱欧,而是脱英。



2014年,苏格兰首次举行独立公投,但最终以44.7%赞同、55.3%反对的投票结果留在了英国,然而,SNP想要独立苏格兰的想法却从未破灭。

今年11月1日,SNP的领袖斯特金(Nicola Sturgeon)再次表示,她将在大选后立即向英国议会提交申请行政令(section 30 order),赋予苏格兰独立公投的权利。

不过,此举立即遭到了工党和保守党的回击,双方都明确表示,不会支持再次举行苏格兰独立公投。

然而,在这次大选日期确定后,一意孤行的SNP似乎变得更加明目张胆。

据英媒报道,周六下午,苏格兰唯一支持独立的媒体《The National》在格拉斯哥的乔治广场主办了一场由数千人参与的独立集会,而SNP领导人斯特金(Nicola Sturgeon)在此次集会上发表了讲话。



斯特金在简单强调SNP反对英国脱欧的立场后,便表示,SNP已将“要求举行新的独立公投”作为其竞选活动的中心主题。

斯特金说道:“一个独立的苏格兰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接近,它真的已经近在咫尺。现在需要的是SNP党能够再次在大选中获胜,让独立来的更快。”



虽然,有媒体预测称,根据民调数据,SNP已经获得了苏格兰40%的选民的支持,领先保守党和工党近20个百分点,按照“得票最多者当选”的选举制度,今年SNP可能会重演该党在2015年的辉煌战绩(当时赢得了56个选区的支持),在这次大选赢得大约50个席位。

不过,对斯特金而言,即便SNP在大选中取得优异的表现,也没有办法迫使英国政府接受她想要举行独立公投的要求。

更何况,英国的两大党派也都公开表示不会支持苏格兰独立公投,显然,这次SNP“挂羊头卖狗肉”的表演又将是一场“独角戏”了。



那么,对于发起这场“政治show”的鲍里斯来说,面对各个党派“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他有没有信心赢下大选呢?

三、未知的豪赌

在鲍里斯原本的计划中,12月12日举行的提前大选将为英国脱欧划上圆满的句号,他已经拿下欧盟,在民调中的支持率又居高不下,再加上他积极塑造的“脱欧民族英雄”的人设,赢下大选应该不难。

然而,事情发展到今天这一步,选举形势复杂多变,没有人敢说自己还能控制大选的走势,越来越多的保守党人都认为,这场大选对于鲍里斯来说,也是一场未知的豪赌。

我们先来看一下最新的民调结果。



保守党虽然以37%的支持率仍旧“稳坐钓鱼台”,但工党26%的支持率和自民党17%的支持率仍然能给保守党威胁。毕竟,大选竞选才刚刚开始,一切都是变化的,谁也不敢保证这就是最终的民调结果。

再说,历年的大选都表明一个事实,民调只具备参考价值,并不能说明一切。所以,在如此复杂的选举形势下,许多议员担心最终的投票可能只会导致另一个无多数议会以及更多的僵局和瘫痪。

在担任保守党议员49年后退出下议院的肯•克拉克(Ken Clarke)就表示:“一个无多数的议会将是一场危机,但我认为这是最有可能的结果。”

鲍里斯的一位盟友亦承认:“这当然是一场赌博。尤其是在法拉奇威胁要让英国脱欧党候选人在全国范围内与保守党展开竞争后。”



之所以称这场大选为“豪赌”,除了因为各党派都赌上了自己的政治生涯之外,还因为保守党和工党为了“得人心”所宣扬的政策真的很“壕”。

Resolution Foundation的数据显示,工党和保守党都计划在此次大选上台后大幅增加政府开支,预计到2023年至2024年,政府支出占GDP的的比例将大幅上升,甚至会接近上世纪70年代经济动荡时期的平均水平。

根据两党以往的竞选政策预计,如果保守党获胜,并只是维持目前的支出水平,那么到2023-2024年,公共支出占GDP的比例可能会升至41.3%,如果其在NHS等领域的支出进一步增加,这一占比甚至会超过上世纪70年代的平均水平。

在使劲“花钱”方面,工党也是不遑多让,依据其历年的竞选承诺推测,如果工党赢得大选,到2023-2024年,政府支出占GDP的比例可能会升至43.3%。

Resolution Foundation的副总裁Matt Whittaker也表示:“无论哪个政党获胜,都将面临巨大的问题,那就是如何为这个不断壮大的国家买单。”



虽然各党派都在铆足了劲施展才华,吸引群众的关注,不过,站在人民的立场上,拉票归拉票,真正过的好才是关键!

如果政客只是胡吹一些自己根本实现不了的政策,虽然看起来很“吸睛”,但最终买单的还是英国的普通老百姓。只有议员们多为国家利益着想,多提些切实关乎民生的提议,才能少一些“兴,百姓苦;亡,百姓苦”的哀叹。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https://www.6parknews.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384640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