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地热文:“你永远不可能成为中国的朋友”

观方翻译 0

瑞士《世界周报》10月16日刊登了对美国哲学家、经济学家、数学家、乐评人大卫·保罗·戈德曼的采访。戈德曼是香港英语媒体《亚洲时报》的联合拥有者,时常以“斯宾格勒”为笔名对西方危机大声疾呼(其笔名取自《西方的没落》的作者奥斯瓦尔德·斯宾格勒)。荷兰作家莱昂·德温特认为戈德曼作品有意思的程度排在世界前列。翻译本文的目的一是呈现一个有意思的视角,二是展现一个聪明、体面的对手如何看待中国,不代表观方翻译同意其立场



译:Kris
 

500


《世界周报》:当前,美国正处于动荡之中。总统可能被弹劾,这是美国历史上第四次发生这样的事。你对此怎么看?

戈德曼:对特朗普来说,真正的麻烦不在于弹劾,而在于中国和(美国国内的)经济问题。目前看来,特朗普政府跟中国的较量很像是在“自摆乌龙”。

《世界周报》:为什么说是“自摆乌龙”?

戈德曼:因为关税给美国经济造成的影响至少跟它对中国经济的影响一样糟糕。美国的出口订单断崖式锐减。美国当前工业数据处于自2009年6月以来最弱的水平。美联储承认美国制造业正在衰退。美国工厂产量正在萎缩。2016年特朗普之所以能赢,是因为他拿下了宾夕法尼亚、俄亥俄、密歇根和威斯康星等制造业关键州。这次他犯下的错误可能导致他输掉下一届选举。与这种真实的危险相比,弹劾好比一场假面舞会,走走过场而已。虽然中国也蒙受了损失,但似乎损失不如美国惨痛。

《世界周报》:你曾经把中国对美国的挑战比作1258年蒙古人对巴格达的围攻和征服。

戈德曼:蒙古人靠自己没法突破巴格达十二英尺厚的城墙。但他们雇佣了上千名中国攻城工程师,后者三周之内便突破了城墙,然后蒙古骑兵冲进去进行屠城。

《世界周报》:那么谁是今天要突破美国要塞的中国攻城工程师呢?

戈德曼:华为就像是长枪的枪尖,因为在中国经济扩张以及发展成为世界经济强国的过程中,宽带网络是通往其他一切的钥匙。


500

围攻巴格达


华为是一家人才济济的公司。十年前,如果你问别人“你买了什么中国制造的产品?”,对方可能一个品牌都说不出来。但现在每个人都知道华为。他们生产的智能手机是全世界最棒的。他们毫无疑问主导了5G网络。但华为作为一家公司并没有很强的中国属性,反而更具有帝国性。

这个帝国公司比我们更优秀,因为它吸引了许多国家的人才。华为工程师有一半是外国人。他们击垮竞争对手,招纳对方的人才。他们有五万名外籍员工,而外籍员工负责研发工作的比例超乎寻常的高。

我是跟华为打过交道的。曾经有几年我在香港某个中资精品投行工作,当时我跟华为的工作人员有业务往来,帮他们跟外国政府牵线搭桥。华为对自己的目标非常明确。比方说他们会对墨西哥政府说,“你们的全国性宽带网络让我们来建。只要接入宽带,你们就可以开展电子商务和电子金融业务,然后我们可以提供配套的物流和融资方案,让你们融入世界市场。”

中国现在已经成为地球上互联互通程度最高的社会之一。当前,中国是全世界电商渗透率最高的国家,中国的电子支付系统和电子银行比任何其他地方都先进得多。

《世界周报》: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今年夏天访问瑞士时接受了我的采访,他发出了强烈的警告:“瑞士应该远离华为。”美国人在欧洲四处传递同样的信号。那么到目前为止,美国阻止欧洲伙伴与华为合作的努力究竟有多成功?

戈德曼:意第绪语(译注:戈德曼是德系犹太人)里有句话,叫做 Soll ihr gor nischt helfen(爱莫能助)。美国围堵华为的战役是一场耻辱的失败,实际上,这恐怕算得上美国有史以来最彻底的政策失败之一。

不久前,美国一名内阁级高官告诉我,在我们还没摸清门道的时候,中国人就已经遥遥领先了,但现在我们开始奋起直追了。他这个说法犯了两个错误。首先,他们仍然没有摸清门道。其次,他们并没有缩小差距。两年前,美国情报界意识到5G不仅将极大助长中国的经济实力——中国经济实力本身就是美国的国家安全关切——而且它还会在未来几年内瓦解美国在信号情报领域的优势。

《世界周报》:怎么个瓦解,能解释一下吗?

戈德曼:其实7月份我就在《亚洲时报》的文章里抛出了这个观点。许多其他媒体也就此展开了讨论。中国人在量子通信方面处于领先地位,这门通信技术利用远距离量子纠缠效应来产生通讯信号。量子通信系统有个特点,如果你以任何方式干扰它,通讯信号就会消失,量子态就会被破坏。就好比一封信,当你看到它的时候它就消失了。所以从理论上说,你不可能用技术手段入侵这种通信系统。5G带宽的无比强大之处在于,它可以在普通5G通信中引入量子通信并使其成为标准。

我们了解到,中国人已经在境内利用光缆使用量子通信技术传输敏感数据。若干个大团队正致力于将量子通信嵌入5G网络。韩国的SK 电讯、日本的东芝都在做这方面的努力。据说英国布里斯托大学的一个研究团队也取得了不错的成果。那么结果就是,两三年后美国将失去窃听其他人的能力。

《世界周报》:尽管美国人反复告诫“不要用华为的5G技术。”但最终西方国家的客户还是需要5G技术的。对欧洲人而言,除了华为之外还有其他的选择吗?

戈德曼:嗯,目前没有。这就是为什么美国喊破喉咙也没什么用。华为的某位高管曾经对我说:“我们搞不懂美国为什么不让思科去收购爱立信,给我们增加一个竞争对手。”为什么?因为那会拉低思科的股价,在美国,任何降低股价的事我们一概不做。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文学城 查看原文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9/10/25/8802248.html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