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岁比利时残奥冠军安乐死:请记住我的笑容

观察者网 0

  40岁的比利时残奥会冠军玛瑞克·费福尔特曾说,“等那一天到来,我会结束自己的生命,我已经签下了安乐死协议。”

  这一刻,在当地时间周二(22日)来临了。据英国《地铁报》、美联社等媒体22日报道,由于饱受病痛折磨,这位女斗士当天选择在她的故乡用安乐死结束自己的生命。

  费福尔特于14岁时被查出患有罕见的、无法治愈的退行性脊柱疾病,身体随着年龄的增大逐渐瘫痪。同时,她还患有癫痫症。

  然而,这位女斗士依靠着自己的意志力和体育精神,获得了2012年伦敦残奥会金牌及2016年里约残奥会多枚奖牌。

  其实早在2008年的时候,费福尔特已经开始考虑安乐死事宜了,然而体育和她的梦想,始终支撑着她继续活下去。2016年,她甚至表示自己已经安排好了后事,预计在里约残奥会后执行安乐死。

  从14岁开始的整整26年,在与病魔的抗争中,费福尔特给人们留下了积极向上的记忆。2012年伦敦残奥会T52级轮椅竞速赛100米金牌和200米银牌、2016年里约残奥会T51/T52级轮椅竞速赛400米银牌和100米铜牌,以及,她永远保持着的笑容(残奥会径赛,脊髓损伤运动员按照残疾程度从重到轻分为T51-T54级别)。

  至今,她的那句座右铭,“我能做到,是的我可以!”依旧徘徊在人们耳边。

  然而,纵使有钢铁般的意志,积极的心态,病痛的折磨依然无法消失。在一次里约残奥会期间的采访中,费福尔特表示,疼痛有时只能让她睡10分钟,是体育支撑着她活下去,“对我的身体来说,太艰难了...每次训练,疼痛都如期而至。但就算如此,我也会为每一场比赛而努力训练。训练、骑行、比赛就是我的药。我为之努力,驱散所有恐惧和其他因素。”

  对于安乐死,费福尔特表示,就像训练一样,“安乐死让我把生命掌握在了自己手中”,“我真的很害怕(痛苦地死去),但是安乐死的协议让我冷静下来,因为我知道当我再无牵挂时,我还有这些协议。”

  她还表示,“如果没有安乐死协议,我可能已经自杀了。我认为如果每个国家都有关于安乐死的法律,自杀事件就会减少。我希望每个人都能知道,这不是谋杀,而是让人们活得更久。你看,我在2008年签了协议,但这不代表我必须在两周内执行,(签下协议让我有了底气,让我)拿下了2012年的金牌和2016年的两块奖牌。”

  她还曾说,“我对死亡的感觉在这几年已经变了。对我来说,死亡就是一觉睡下去再也不醒来。对我来说,是一种安详的感觉。”

  比利时从2002年起就批准了安乐死法案,只要得到三名医生许可就可以合法地执行安乐死。

  忠犬常伴其身 享受生命每一刻

  除了罕见的脊椎疾病,费福尔特还有癫痫症。2014年的一天,她正在家中烹饪意大利面,然而由于癫痫发作,开水洒遍了她的双腿。这一意外,导致费福尔特入院治疗长达4个月。

  也正是这个时候,她认识了赞恩,一条忠诚的拉布拉多犬。而赞恩的到来,对于费福尔特来说甚至有一点神奇的色彩。除了帮主人拿衣服、袜子,在主人购物后帮其“拎”杂货外,这条救助犬还能预告主人即将发作的癫痫症。

  费福尔特说,“每当我癫痫发作之前的1小时,它就会用爪子抓我,我不知道它是怎么感觉到的。”

  不过,一次又一次地发病让费福尔特“看穿了”。她知道,该来的总要来的,她要做的,就是享受生命的每一刻。

  “有的时候,我前一分钟还是好好的,后几分钟却像要昏死过去一样,”费福尔特生前向记者描述,“你必须一天一天活下去,享受任何有限的时光。每个人的明天都可能是死亡,或是车祸,或是心脏病等等。”

  她还称自己是“疯狂的女人”,在谈论自己的梦想时滔滔不绝,“驾驶F-16战斗机”、“在拉力赛车中来一场轰轰烈烈的比赛”、“策划一个从她14岁被诊断出病症开始的博物馆”...

  “钱对我来说什么都不是,但我是个富有的人。遭受病痛的时候,我依然笑对人生。”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倍可亲 查看原文 文学城原文
http://www.backchina.com/news/2019/10/23/652328.html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