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全球最穷的国家,中国打破了印度半世纪的垄断(图)

正解局 0

同为发展中国家,中印尼三方合作、发展经济,才是硬道理。

这两天,国家领导人先后访问印度、尼泊尔。

关于印度,我局写了不少文章。但对尼泊尔这个邻国,未曾介绍,很多读者也不熟悉。

今天,让我们一起走进这个全球最穷的国家。

01

高山之国,全球最穷


尼泊尔国土面积147181平方公里,如此狭小的土地上,却集中了全球十大最高山峰中的八座,因此被称为“高山之国”。

全球第一的珠穆朗玛峰,便位于中国和尼泊尔交界的喜马拉雅山脉之上。

从地图上看,尼泊尔像极了一块长条形的饼干。国土自北向南的跨度仅为145至241公里之间,海拔落差却高达8000米。



(尼泊尔海拔示意图)


这就导致,国土面积本就狭小的尼泊尔,地形极其陡峭,适宜耕种的土地很少。加之矿产资源极为匮乏,人口相对较多(3000万),尼泊尔成为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

尼泊尔到底有多穷呢?

仅以2018年人均GDP为例,尼泊尔(1025美元)不到中国(9770美元)的九分之一,也只有印度(2015美元)的二分之一。



(中印尼人均GDP对比)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尼泊尔独特的地理条件,也赋予了两个优势资源。

其一,尼泊尔地势落差大,非常适合建造水电站。其二,全境山地特别是高峰密集,造就了独具一格的旅游资源。

遗憾的是,无论是电力资源还是旅游资源,对尼泊尔来说,都是“纸上富贵”。建水电站需要技术、资金,尼泊尔没有;本来就穷的尼泊尔人,也没有钱旅游消费。

所以说,人口、自然禀赋没有优势,电力资源、旅游资源指望不上,尼泊尔想要发展,只能依靠外部力量。

这深刻影响了尼泊尔与中国、印度的关系。

02

依赖与被控制


印度,是尼泊尔抓住的第一根“稻草”。

尼泊尔也别无选择。从区域位置上看,尼泊尔除了北面与中国相接外,其余三面都与印度为邻。

也就是说,尼泊尔就俩邻国,要么指望中国,要么依赖印度。

与中国相比,印度更有优势。再看地图,三面相接的印度与尼泊尔的联系更密切。



(中印尼三国区位图)

最关键的是,尼泊尔北面与中国毗邻,北部的高山区高度在海拔4800米以上,终年积雪,人烟稀少,交通不便。就是想与中国亲近,也不方便。

此外,印度在宗教、文化、民族上对尼泊尔也有巨大的影响力。尼泊尔隶属于印度文明体系,同时信奉印度教。

由此可见,尼泊尔依靠的外部力量,天然就是印度。

依靠,很容易演变成依赖。自1947年6月两国正式建交,半个多世纪以来,尼泊尔的经济,严重依赖印度。仅从国际贸易看,尼泊尔60%进口来自印度,90%的贸易被印度商界所控制。

包括石油、天然气在内的所有能源,几乎全部由印度供应。尼泊尔的互联网接入服务,也完全依赖印度。

依赖,很容易演变成被控制。印度控制着尼泊尔的经济命脉,便将其视为自己的势力范围,甚至想影响别人家的内政。

一言不合,就搞经济制裁。

2015年9月20日,尼泊尔通过新宪法,将全国划分为7个省份。但由于没有满足部分印度裔少数民族要求“独立建省”的诉求,印度在23日突然对尼泊尔实施禁运。

禁运长达5个月,导致尼泊尔能源短缺,经济陷入半瘫痪状态,损失200亿美元。

03

另一种选择


天无绝人之路,更何况中尼之间本来就有路。

被印度封锁后,尼泊尔开始寻求与中国合作。2016年3月,中国与尼泊尔签署了关于货物中转运输的框架协议。2019年5月,双方进一步明确,中国对尼泊尔开放天津、深圳、连云港和湛江海港以及允许尼泊尔经兰州、拉萨和日喀则衔接国际陆路运输走廊。

这也意味着,作为内陆国家的尼泊尔,可以借助中国的海上和陆地港口进行对外贸易。

双方的合作,体现在贸易往来上。据中国商务部统计数据,2018年,中国与尼泊尔进出口总额为11亿美元;截至2017年底,中国累计在尼直接投资2.3亿美元。中国已经成为尼泊尔第一大投资国和第二大贸易伙伴。



(中尼边境 来源:英国《金融时报》网站)

中尼在其他领域的合作,也在升温。2018年1月,尼泊尔通过中国光缆接入互联网,打破印度垄断。

这条光缆的建设过程,可谓一波三折——

2014年,光缆开始建设仅一个月,就遭到雪灾;

2015年,建设完工的光缆等待测试,被8.1级大地震毁损。

2016年,修复完成的光缆,又被山体坍塌、泥石流冲垮。

中尼跨境光缆可以视为两国关系的一种隐喻:虽然道路崎岖,但最终能走在一起。



(新闻报道)


上文分析的尼泊尔电力和旅游两大资源,中国也是大力支持。

2019年5月16日,中国企业承建的尼泊尔上崔树里3A水电站一号发电机组顺利实现并网发电。



(尼泊尔上崔舒里3A水电站航拍图 来源:国际在线)


最近几年,中国企业已经为尼泊尔承建多个水电站,大大缓解尼泊尔电力紧张。

2017年,共有104664名中国游客到访尼泊尔。中国成为尼泊尔第二大外国游客来源国,带动了尼泊尔酒店业迅猛发展。尼泊尔旅游从业者,为了吸引中国游客,还特意学习中文。



(尼泊尔商店的中文牌)


中尼铁路也在稳步推进中。今年6月20日,国家铁路局与尼泊尔基础设施和交通部在北京共同主持召开中尼铁路合作第四次工作会议。

1963年,中尼公路动工建设,耗时四年竣工建成,打通了进入尼泊尔的通道。在“一带一路”的倡议下,如果中尼铁路得以建成,中尼关系将迈入一个新阶段。

04

平衡术

尼泊尔互联网接入中国,尼泊尔《共和国报》评论说,“对尼泊尔来说是件大好事儿,我们不用再依赖印度的网络了,它简直又慢又贵。”

印度的心里却是“酸溜溜”的。

这反映了尼泊尔与印度两种不同的心态:一个想走,一个想留。

尼泊尔想走,不是想彻底分手,而是想走出被印度控制的困境。同时,希望抓住中国经济发展的机遇,也为对外贸易谋求一个有分量的“备胎”。

印度大有“后院起火”之感,担心自己在尼泊尔的影响力减弱。因此,极力对尼泊尔施加影响,要求尼泊尔继续留在印度阵营中。

夹在两个大国之间,保持平衡并非易事。尼泊尔前总理Madhav Kumar这样评论三国关系:

尼泊尔既不会对印度打中国牌,也不会对中国打印度牌,而是希望基于尊重主权的基础上,与邻国发展友好关系。

中印尼互为邻国,三国中任何两个国家,都不可能无视另一个国家。

同为发展中国家,中印尼三方合作、发展经济,才是硬道理。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文学城原文
https://www.6parknews.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382492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