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4000元见赵忠祥,顺带解锁了一项娱乐圈新产业

新浪娱乐 0

  娱理工作室接触了声称能够安排见赵忠祥的经纪人,在谨慎观察了一个多月、并将价格砍成4000元之后,如愿见到了赵忠祥老师。

  娱理工作室拍摄图片

  这张浓墨重彩的“福”字是赵忠祥老师给我的。

  加上会面、合影,整个过程用时三分钟,盛惠4000元。

  前些日子,娱理工作室网上冲浪时,发现了著名主持人赵忠祥的老年生意。

  一些中介/经纪人发布视频声称,赵忠祥可定制字画出售,还可以录制对个人、企业的祝福视频。

  不少视频显示,赵忠祥对微商、火锅店、酒、茶叶等来者不拒,只要花钱,还可以坐在他家客厅里,跟他合影。

  娱理工作室接触了声称能够安排见赵忠祥的经纪人,在谨慎观察了一个多月、并将两人7000元的价格砍成4000元之后,如愿见到了赵忠祥老师。

  著名节目主持人赵忠祥旧照

  01

  出了南礼士路地铁,娱理工作室见到了经纪人小张。

  站在他身边的是一位穿着旗袍、拎着红色礼盒的女性。看得出,她也跟我们一样,是经纪人小张组织的赵老师“合影团”成员。

  旗袍女告诉我,她的师父是一位教授,跟赵忠祥是故友,自己其实只是代师父师母过来看望赵忠祥。

  明星,她见过很多。

  “李小龙。。。的扮演者陈天星,迈克尔·杰克逊的好友王·杰克逊,迈克尔·杰克逊不是走了嘛,那个王·杰克逊模仿迈克尔·杰克逊,比他还好,跟特朗普、迈克尔·杰克逊和他的兄弟都在一起。”

  旗袍女说她住在大厂影视小镇,是《中国好声音》的代言人,她还打了一个电话,对电话那头说:“我昨天见到了一个大哥,他说要打造我成为网红,你觉得可以不?”

  拍摄准备中的赵忠祥

  小张和他的两个老乡在一旁抽烟,没有说话。这三个人都是做这一行的陕西人。

  等他们抽完烟,我们集体往北走了几百米,就到了赵忠祥所在的小区XX家园。

  按照百度百科的说法,XX家园处于西二环与长安街的交汇处,实际上它位于长安街以北的广电总局生活腹地。根据经纪人的说法,这里是央视的职工小区,主要是内部分房。

  房产中介的网站也显示,这个小区建于2008年,开发企业是北京市广播电影电视局,房产权属大多为一类经济适用房、二类经济适用房,属于北京重点小学育民小学学区。今年9月,XX家园的售出均价超过12万/平方米,一居室的月租为13000元,三居室的月租则为26000元。

  “壕!”娱理工作室忍不住发出了感叹。经纪人笑了,他曾带顾客去见过《东北一家人》的李琦。李琦住在房山的一个大院子里,大到什么程度呢?打开大门,来访者还需要坐上摆渡车,才能去到会见李琦的地方。

  说这些的时候,我们满心期待见到网络视频中的“赵忠祥会客厅”,有机会摸一摸那些看起来价值不菲的陈设。

  网传赵忠祥在家中手持他书写的扇面所拍摄的图片

  02

  走进XX家园,穿过绿植丛中的凉亭,走过若干个门洞之后,不用经纪人招呼,我们自动停了下来,因为赵忠祥就站在单元门口。

  赵忠祥穿着紫色的Polo衫、黑裤子,头发花白,并不像网上传言的假发。他的脸上分布着77岁老人该有的沟壑,肚腩大方凸起,两只腿交叉着,整个人随意地倚靠在栏杆上,一个黄头发的男生拿着手机,当他点击录制键,赵忠祥脸上即刻浮起笑容:“祝XXXXX。”

  突然间,赵忠祥停了下来,指着不远处的老太太喊道:“别拍了!唉!说你呢?”老太太慌张地从手机后面探出头来,脚下买菜的小推车晃动了一下,没有反应过来,赵忠祥又喊了一遍。

  小张赶紧招呼我们也站远一些。

  拍完之后,黄发男生滑动屏幕检查视频,赵忠祥继续倚靠在栏杆上,“弄好点,不然就不做了”。

  拍摄中的赵忠祥、合影团成员等

  等黄发男生确定视频的时候,赵忠祥上了一趟楼,再出现时,手上有两张写好的书法,招呼小张和他的老乡:“带你们的队伍过来,快点!”

  三个经纪人拿了一张写着“寿”字的书法,其中一个人拿着它跟赵忠祥拍了照,据说那是一个来不了现场的买家,只想要一幅书法。拍了几秒钟,赵忠祥介意面前有两个人拍:“别几个人拍,眼睛是歪的,跟你讲了半天就是不听,他走了你再拍,你他M俩人同时拍啊?”

  再过几秒之后,赵忠祥对旁边的经纪人说,“您照好了,散开吧”。

  拍摄中的赵忠祥及经纪人、合影团成员等

  接着,旗袍女把她的手机交给我,凑上前去,站在了赵忠祥身边。只听赵忠祥厉声喝道:“保持距离!”重复了好几句之后,旗袍女乖乖地站远了一些。

  不到半分钟,小张推了推娱理工作室,让我赶紧上前去。

  这时,楼上有一家五口出门,看着门口的阵势,男性长辈有点不知所措。赵忠祥看了看他们说:“走吧,我们照完了。”

  目送着这家人走出单元,赵忠祥双手撑在栏杆上说:“我就是讨厌你们堵人家门,人家骂咱们的,心里不愉快,一堆人堵在人家门口,人家会说,老赵真他M讨厌,你怎么回回照相,照什么啊你。”

  等人走得差不多,娱理工作室走到赵忠祥身边,僵硬地合了个影。十几秒之后,赵忠祥对我说:“您拍完了。”

  我回说:“赵老师能不能跟我妈说几句话?”

  “几句话可以,这要钱的,不是白说的,这是我们的职业,对不起。你不能当我卖油饼的,拿油饼就走了。”见我不放弃,赵忠祥指着小张说,“你找他,你把钱给他。”

  打发我之后,赵忠祥走进了楼洞,旗袍女抱着礼盒冲上前去,赵忠祥收下,拎上了楼。

  旗袍女追上前,将礼物递给了赵忠祥

  03

  “他好凶啊!”我忍不住对经纪人小张说。

  “那不是凶,在央视做了那么久的主持人,有基本的规矩,你越了规矩肯定是这样的。”小张对我解释道,见我还皱着眉头,他又安慰我:“你比那个穿旗袍的好多了。为什么让她保持距离?因为站得太近容易被做成新闻。”

  “你知道侯耀华的女徒弟吧?”见我发出懂了的声音,小张笑了,“侯耀华也不让这种衣着性感的女的靠近啊。”

  拍摄结束后,赵忠祥打着电话进楼

  我又问小张,为什么这次见面地点只是赵忠祥家的单元楼门口,小张解释道:“一般这样普通的(见面)不会去‘会客厅’。”

  “得多给钱才能去?”娱理工作室问。

  “不是一般的多给,得是代言或者企业,正式的那种。”小张说。

  “会客厅”在赵忠祥位于朝阳高碑店的房子里。娱理工作室了解到,今年4月播出的节目《我们的师父》中,倪萍曾经带着节目组拜访赵忠祥,拍摄地点就是那个“会客厅”。

  不过,无论是XX家园的房子,还是高碑店的房子,赵忠祥其实都不会居住,他每次要有预约才会出现在两套房子里,出出入入都会走地下车库。

  虽然对外如此谨慎,但小张透露,赵忠祥的经纪人不会管理这些事情,他们都是与赵忠祥直接对接的。

  综艺节目《我们的师父》剧照,赵忠祥和他的家

  04

  在这一次见面之后,娱理工作室成为了小张的下线代理,也掌握了一些拿货价。

  以基础的祝福视频为例,只要不出现任何产品,对外收费底价为3000元,我可以只向他交1500元;如果视频要带上产品的话,报价在两三万,具体定价需要赵忠祥看了之后定夺,除了敏感的保健品,普通人群能接受的产品,他都可以接受。

  如果在XX家园见面,一个写好的字和合影,我的拿货价是3500元。

  “赵忠祥会客厅”的活动更为高端一些,“最低消费”是三个字再加5000元,现场写大型的书法,一平尺收费1.5万元,也可以写企业的招牌,价格取决于“写多大”以及“写什么字”,总价2-4万不等。

  网络上,赵忠祥还有合唱、组织家宴的项目,比如网络上还流传着一位黑衣美女与赵忠祥唱《再回首》,并与赵忠祥贴身相坐的照片。

  网传赵忠祥与黑衣美女的图片

  不过,小张并没有组织过合唱、家宴。近几个月,“会客厅”的高端活动几乎没有了,找他的客户都是来XX家园见面。

  当然,小张并不只为赵忠祥服务。为了招徕客户,小张制作了一个H5页面,里面是他跟很多明星的合影,也有邓紫棋这种年轻的艺人,更多的则是赵忠祥、侯耀华、李琦以及央视《星光大道》走出来的“大衣哥”等中老年人追捧的明星。

  最早,赵忠祥、侯耀华与李琦的普通见面报价都是以万元计,后来赵忠祥报价率先降低,侯耀华与李琦也应声下降,用小张的话说,“他们看开了”。

  相比这些老艺人,要请到乌兰托娅、苏勒亚琪琪格、魏新雨、许佳慧录视频,价格都在3500元。

  经纪人朋友圈的“招商广告”,李琦和赵忠祥

  小张跟娱理工作室提过,他原本是做网络营销的,后来跟着师父在西安做演唱会票务,赚得不错。但这几年,小张明显感觉到演唱会不行了,“我最后一场演唱会赔了30万,那是一个拼盘演唱会,最大咖是张信哲。”

  后来,小张开始明白,“做生意或者销售,没有哪个产品是永久的,都有自己的生命周期,所以不断地扩展,互相结合,才能不断地稳住。”

  与明星合作,是小张来北京之后扩展的领域,他有正规的经纪人证,但没有挂靠的公司。

  两三年前,小张的业务拓展到了非洲小孩祝福视频——他们有个团队在非洲,每天下午三点开始录制视频,“当地经济太落后了,什么都没有,小朋友还可以挣点零花钱。”

  在这个隐秘的产业里,赵忠祥们享受成名光环的余热,普通人渴求那点余热照亮自己的某一方天地,小张们对接供需赚钱。倘若爱豆也能报价出售相见的机会,那肯定很棒,但如果爱豆是这样活着,似乎也挺让人失望的。

  娱理工作室现场拍摄图片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倍可亲 查看原文
http://www.backchina.com/news/2019/10/18/651466.html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