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银丑闻6大要点:迅速了解如何在中国做生意(图)

纽约时报 0



曾领导高盛北京办事处的张红力受命将德意志银行打造成中国业务的参与者。 IMAGINECHINA/ALAMY

长期以来,外国企业一直渴望进入中国这个世界上人口最多的第二大经济体。但当德国最大的银行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在近20年前将目光投向中国时,它起步已晚,并面临激烈的竞争。

《纽约时报》和德国《南德意志报》(Süddeutsche Zeitung)的一项调查发现,对德意志银行而言,奋起直追意味着投机取巧和扭曲规则。根据包含电子报表、电子邮件、高管采访的文字记录和内部调查报告在内的银行机密文件,它向能接触政治人物的中国顾问支付了数百万美元,雇用了执政的中共几十名亲属,并给一些政治精英成员赠送了大量奢侈礼物。(中文网稍后将发表调查全文——编注。)

银行发言人未回复关于这些文件的具体问题。在书面声明中,德意志银行表示,“已将某些过往行为进行彻查并向当局汇报”,并称银行“加强了政策和控制措施,并已就所发现的问题采取了行动”。


“这些活动最早可追溯到2002年,并已经得到解决,”声明称。

以下是该调查的6大要点。

在中国,你认识谁关乎一切

和其他投资银行一样,德意志银行很早便了解到,关系对于在中国达成交易至关重要,特别是同掌控这个国家大部分资产的中共政治精英的关系。

2002年至2012年领导德意志银行的约瑟夫·阿克曼(Josef Ackermann)找到了一直在运营竞争对手高盛(Goldman Sachs)北京办事处的张红力,请其帮忙争夺市场份额。加入德意志银行后,张红力很快使该行在中国国有企业一些最大的公开发售股票交易中获得了一席之地。

张红力带领银行迅速转变。经历了在中国几乎没有业务的两年后,阿克曼与时任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会面。银行还承担了时任中国总理温家宝之子等重量级嘉宾去打高尔夫的账单。

“他把我介绍给各类人士,”阿克曼接受采访时说。

到2006年,德意志银行在当时世界最大的银行中国工商银行的首次公开募股(IPO)中发挥了主导作用。这不仅让这家银行大赚了一笔,也给了它在中国新的吹嘘资本。2011年,它高居彭博社(Bloomberg)在中国及亚洲其他地区(不包括日本)IPO发行银行排行榜榜首。

游戏规则第1课:给政治精英大手笔送礼

文件显示,德意志银行给中国官员、他们的亲属及大国企的高管送礼总计逾20万美元。

时任国家主席江泽民收受了一套铂傲(Bang & Olufsen)音响。属马的时任总理温家宝被赠予一座水晶马。其他礼物包括一瓶1945年拉菲酒庄(Château Lafite Rothschild)的红酒、羊绒外套、高尔夫球杆和入住奢华酒店的费用。甚至还有一个汽车座椅,根据内部文件显示价值3977美元,送给了国有石油巨头中国石油(PetroChina)的一名高管。

“他们说高盛和摩根大通(JPMorgan)也在这么干,所以我们应当这么做,”阿克曼在采访中说。“我认为温家宝应该不会受一份几千美元的礼物影响。”

游戏规则第2课:向顾问支付准入费用

2005年,德意志银行欲收购中国一家银行的大额股份,遂聘请了名为黄绪怀的顾问。黄绪怀帮助提供了竞争对手的出价信息,使德意志银行中标。黄绪怀收到了200多万美元付款。尽管德意志银行清楚,黄绪怀与时任总理温家宝的家属关系密切,可能存在不合规的危险,但仍再次聘用黄绪怀并向其支付了300万美元。

德意志银行向帮其赢得与国有企业交易的7名顾问支付了价值超过1400万美元的费用。

游戏规则第3课:雇佣政治精英的子女

德意志银行积极地招聘。根据该银行律师提供的电子表格,这些新雇员中有数十人年轻、缺乏经验,但是有非常好的关系。一位银行高管认为,其中一人“可能是最糟糕的候选人之一”。尽管如此,他还是得到了那份工作。他的父母都是国有大型企业的高管。

一位雇员在发给同事的电子邮件中写道,另一位申请人“达不到我们的标准”。这位申请人是时任中宣部长刘云山的儿子,他也得到了这份工作。

即使是合格的候选人也经常根据他们的关系进行评估。一位银行家指出,另一位候选人汪溪沙(其父现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将“有机会”接触到广东的一家国有汽车制造商,她的父亲曾是那里的一名高官。

银行对19名所谓的“关系雇员”进行的内部调查发现,他们为银行带来了1.89亿美元的收入。

“这是个关系国家,”阿克曼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们当然得培养这些人。”

拉响警报

银行内部文件显示,虽然德意志银行的合规官员没有制止某些做法,但一些高管却感到不安。

例如,在讨论是否聘请黄绪怀为顾问时,该行合规主管在一封电子邮件中提出了疑问。“我担心的是,这个人是其他什么人的幌子,”香港合规主管波莉·李(Polly Lee)在写给高管蒂尔·施塔费尔特(Till Staffeldt)的信中表示。

施塔费尔特后来成为德意志银行的全球首席运营官,负责合规、监管和防范金融犯罪,他现在仍担任这一职务。

其他一些人也担心张红力培养起来的关系。文件显示,当时德意志银行投资银行业务的负责人写信给律师们说,他“害怕张红力做生意的方式,以及他是否私下行贿”。

后来,该行聘请的一家律师事务所发现,黄绪怀被聘用的情况引发了可能违反《反海外腐败法》的“危险信号”。

德意志银行支付了相对较少的罚金

今年8月,德意志银行支付了1600万美元,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简称SEC)达成和解,后者指控该行使用腐败手段获取在中国和俄罗斯的业务。该行没有被要求承认有不当行为。该行的内部文件显示,其法律顾问曾警告高管,仅与中国有关,该行可能面临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逾2.5亿美元的罚款。

被问及此前未披露的德意志银行文件时,SEC发言人钱德勒·科斯特洛(Chandler Costello)说,“SEC不对任何调查的细节发表评论,但与以往一样,它致力于追究违反联邦证券法的行为,无论这些行为是由谁进行或在何处发生的。”

在发给时报、《南德意志报》和德国公共广播电台WDR的书面回复中,前首席执行官阿克曼表示,他曾警告该行员工,“任何业务都不值得拿银行的声誉冒险。”虽然他敦促员工增加在中国的收入和利润,但他说,“有压力不能成为违反合规规定或当地法律的借口。”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文学城 查看原文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9/10/15/8772529.html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