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老哥在后院开搏击俱乐部 呼吁“放下枪来干架!”

英国那些事儿 0

如果你在每个月合适的时间前往美国维吉尼亚州一个名叫哈里森堡的地方,

那么一定会看到这样的画面——

绿色的后院草地,一小块地方用栅栏简单围起,一群人瞪着眼睛在栅栏外看戏,

而栅栏里往往有两个男人,赤裸着上身,带着拳击手套,正在激烈互殴……



如果你觉得这是某个乡村拳击比赛,那就大错特错了。

当地人会热情的告诉你,这里没有什么“友谊第一比赛第二”,他们就是在认真地揍对方……

而打架的目的,是报仇!是算账!

尽管很多人不愿意承认,但是男性之间也很容易因为鸡毛蒜皮的事情引起纠纷。

欠钱不还啦,借车开却磕了碰了,勾搭了别人的女朋友,举报谁谁谁做了违法的事情……

这些事情可大可小,但注定会让两个当事人男性之间发生间隙,打翻友谊的小船,

有的人选择了忍耐,死要面子活受罪,最后两个人江湖不见,

有的人则一言不合就挥起了拳头,甚至举起枪砰砰,最后两个人法庭相见……

似乎一直以来,就没有一个比较好的方法,来合法又合理的帮助男性解决彼此之间的矛盾。

直到2008年,一个外号叫“刀疤脸”的男人,Chris Wilmore,



想出了一个好办法——

他在自家位于哈里森堡的后院,开了一个“搏击俱乐部”,专门为男性安全有效地解决纠纷。

解决方法:打架。

他说,男人嘛,有矛盾,就堂堂正正打一架。

打完,气就消了,问题基本也就可以解决了。

打架的规则很简单,两个人,打三轮,一轮两分钟,

不能戳眼睛,不能锁喉,不能拽头发,不能咬人,不能踢蛋蛋……

还有绝对不能用枪!



然后就打吧!!

在限制范围内,想怎么揍怎么揍,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哈!

”我知道很多外面的人觉得这事儿很荒诞。“ Wilmore说,”这真的很难解释清楚。“

”但我可以告诉你的是,我和我之前特别讨厌的人打了一架之后,我们就能好好说话了。“

“如果两个特别仇恨对方的男人不能好好打一架,那么他们最后可能会杀了对方。”



在一开始,这个”搏击俱乐部“吸引的人,都是像Wilmore一样有犯罪记录的男人,

这些人非常担心在街头干架火拼什么的会速度进局子……

还好,”搏击俱乐部”出现了。

它成功分担了这些人的忧愁,在合规的场地里,有人监督的情况下,带着拳套互殴,合法又解气……

“搏击俱乐部”因此还有了一句座右铭:放下枪,拿起拳套。



“我们不希望有人因为矛盾而伤亡,也不希望任何人蹲监狱。” Wilmore的眼里满是看透世事的沧桑,

在过去的很多年里,他目睹了太多兄弟朋友因为小纠纷而闹得一发不可收拾。

”多年之前,我曾经因为卷入一场街头斗争而被人捅了喉咙。你可能觉得这些不过是鸡毛蒜皮,可是人们就是会死于鸡毛蒜皮。”

“我们所做的就是告诉他们,如果打一架不能解决问题,那就再打一架。”

这几年,虽然报道和网络传播,Wilmore的“搏击俱乐部”越来越火,

不仅成为了华盛顿周边地区的居民的固定老娘舅,还吸引了来自全美甚至全世界的人们……

三年前拍摄的相关记录视频,如今已经获得了680万的点击量……



不少想要“解决问题”的汉子们不惜跨越大陆大洋,咬牙切齿的和仇人约定时间,

也要在这里打上一架……

上周就有几个外地的小伙子相约来到了这里干架,

他们分别来自加利福利亚州,俄克拉荷马州和荷兰……



这些来打架的人,

有的是为了秀打架水平,有的是为了发泄情绪,有的是为了解决小摩擦,有的是真的有深仇大恨,

但是所有人都抱着一样的目的,好好打一架,解决问题。

比如就在前几天,有记者详细记录了一场靠打架恢复友谊的“圆满结局故事”。

来自弗吉尼亚州的Jeff Spille和Charles Surber曾经是一对挚友,



他们曾经一起上高中,一起玩耍,不仅有着相同的朋友圈子,彼此还有着超出常人的缘分——

明明没有约定,但是却隔三差五会在不同的地点遇见。

可是八年前,两个人闹了矛盾。

这个矛盾太痛苦,痛苦到让两个人闭口不谈。

但从此之后,两个人都下意识的避开了对方,再也没有像当初那样时不时在转角相遇。

八年的时间并没有冲淡两个人的矛盾,反而如小火炖煮着愤怒,舔舐着他们的内心,“一直在我的脑海里,吞噬着我。”Spille说道。

他们双方其实都想解决问题,但是谁也不愿意先开口,于是就这样干熬着……

直到近期,两个人都去了一个共同朋友开的拳击场所,然后他们忽然觉得,是时候解决矛盾了。

于是,Spille通过朋友邀请Surber前往“搏击俱乐部”打一架,Surber欣然同意。

拳击时间只有六分钟,想要彻底解决八年的矛盾似乎不可思议,

但是主办者Wilmore却表示,没什么不可能的。

他说,90%的矛盾,都能在六分钟的拳击中解决……

甚至有的时候,这个“搏击俱乐部”还能够在不打架的情况下解决纠纷。

这都多亏了Wilmore,在很多时候,他所扮演的就是“心理治疗师”的角色,

虽然他自嘲自己是“贫民窟的心理治疗师”,但是他的确成功开导了很多人,“我觉得可能是因为我能推己及人吧,很多小伙子都来自破碎的家庭,觉得自己孤立无援。”



很快就到了Spille和Surber打架的日子,Wilmore站在了他们中间。

两个大男人都是182公分85公斤左右,势均力敌。

“当这个结束了,就结束了,OK?” Wilmore说,“ 不管发生了什么,把它留在这里——这个后院,行不行?”

两个男人点点头。

36岁的Surber表示自己其实并不想打,但是他还是来了,因为他觉得,“是我对不起他。”

“我现在能够理解他当时的立场了。” 他说,“这是一场关于原谅的搏击。”

“有的时候,当你狠狠地往对方脸上揍了一拳之后,你会觉得原谅对方好像变得容易了一些。”

Spille想戴可以造成更多伤害的综合格斗手套,

而Surber坚持用了拳套——他很庆幸自己这样做了。



到了第三轮结束的时候,Surber一只眼睛血管破裂,额头上戴了几处伤。

Spille则狠狠的发泄了一番,他挥了几个空拳,胳膊有些拉伤,但是他事后回忆“真的很爽”。

打完架,Spille买了半打啤酒,邀请Surber和他一起喝一杯。

时隔八年,他们终于能够一起冷静的坐在一张桌子上说话了……

“结束了。”Spille说,“这么长时间,我一直处于非常难受的境地。我花了很长时间才摆脱那件事所带来的痛苦。老实说,我以为我永远不能完全摆脱它的。”

“直到这天,我们打了一架。”



在此之前,Spille对Wilmore的街头搏击俱乐部并不是非常了解,

但是现在他非常认可这个组织正在努力在做的事情。

他认为,Wilmore所做的,是为许多人提供一个“释放的出口”。

Surber则表示,在那场拳击之后,他和Spille又重新建立了联结。

因为比赛不会宣布谁赢,所以他们并没有也觉得谁输了比赛。

“他正视着我的眼睛,我也看着他的,消极情绪就聚集在那里。” Surber回忆起和Spillie坐下喝酒的场景,“我能够看出来,他原谅我了。真的太好了,我再也不用有负罪感了。”

这两个男人都表示,他们并不指望能再像过去一样成为挚友,

可至少,当他们在某个酒吧,某个健身房再遇到的时候,可以相逢一笑泯恩仇。

靠打架来解决男性之间的矛盾,虽然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以暴制暴”,

但是能够合法合理的解决问题,帮助人们消除矛盾,

怎么感觉还是挺酷挺有用的……?

ref: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photography/2019/09/30/these-men-gather-backyards-near-nations-capital-settle-scores-by-pummeling-each-other/?utm_source=digg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local/for-8-years-he-held-a-grudge-could-a-6-minute-fight-with-his-enemy-end-it/2019/09/27/9598d020-e15f-11e9-8dc8-498eabc129a0_story.html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文学城 查看原文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9/10/09/8755089.html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