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宣布对叙开战 普京致电 川普遭欧美批评(组图)

海外网/中新网/央视/BBC 0


 海外网10月9日电据今日俄罗斯网站9日消息,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表示,土耳其已经对叙利亚东北部的库尔德民兵发起行动。

  埃尔多安称,土耳其将库尔德民兵视为恐怖分子,并认为必须采取攻击才能使该地区“和平”。


穆斯塔法·巴厘推特截图  另据路透社消息,9日,库尔德人领导的叙利亚民主军(SDF)表示,土耳其战机周三(9日)袭击了叙利亚东北部地区,引发了“巨大恐慌”。

  叙利亚民主力量发言人穆斯塔法·巴厘也在推特上称:“土耳其战机已经开始对叙利亚平民地区进行空袭。”

土耳其总统宣布已展开对叙军事行动 以“消除恐怖威胁”

中新网10月9日电 据外媒报道,9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宣布,土耳其对叙利亚的军事行动已经开始。据法新社最新报道称,土耳其空袭了叙东北部边境附近。

据报道,埃尔多安9日在他的官方社交网站“推特”上说,这次代号为“和平喷泉”的行动已经开始。他说,此次行动的目的是消除针对土耳其的“恐怖威胁”。



资料图: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中新社记者 盛佳鹏 摄

早些时候,土耳其电视就报道称,土耳其战机已经越过土耳其边境,轰炸了叙利亚库尔德武装阵地。

埃尔多安10月5日就表示,土耳其将于近日在叙利亚北部的幼发拉底河以东地区发起军事行动,以肃清在叙边境地区活动的库尔德武装,并将在叙境内设立“安全区”。

埃尔多安称,建立“安全区”是为了便于安置位于土耳其的叙利亚难民。叙利亚方面对此坚决反对,谴责土耳其军队在叙利亚边境地区的存在非法,是侵犯叙利亚主权的行为。

普京埃尔多安举行电话会谈:呼吁土耳其权衡叙利亚局势

当地时间9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应约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举行电话会谈。双方就叙利亚问题交换了意见。埃尔多安向普京通报了土耳其在叙东北部军事行动的情况。对此,普京呼吁土耳其认真权衡当前局势,以免损害有关各方解决叙利亚危机的整体努力。两国领导人重申将遵守今年九月在安卡拉举行的阿斯塔纳和谈担保国领导人会议上达成的协议,并再次明确尊重叙利亚主权、国家统一和领土完整的重要性。(央视记者 顾鑫)



(俄总统网站截图)



虚线为土耳其计划设立安全区边界,红点为与ISIS有关营地,紫点为ISIS囚犯主要看押地。图片来源:卫报



图源/美国广播公司

海外网10月9日电 据今日俄罗斯网站9日消息,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表示,土耳其已经对叙利亚东北部的库尔德民兵发起行动。埃尔多安称,土耳其将库尔德民兵视为恐怖分子,并认为必须采取攻击才能使该地区“和平”。



穆斯塔法·巴厘推特截图

另据路透社消息,9日,库尔德人领导的叙利亚民主军(SDF)表示,土耳其战机周三(9日)袭击了叙利亚东北部地区,引发了“巨大恐慌”。

叙利亚民主力量发言人穆斯塔法·巴厘也在推特上称:“土耳其战机已经开始对叙利亚平民地区进行空袭。”



图源/英国广播公司

埃尔多安10月1日表示,安卡拉打算独自在叙利亚幼发拉底河以东建立一个安全区,因为在与美方的谈判中无法取得理想的结果。10月6日,埃尔多安与特朗普举行了电话交谈,之后白宫宣布,华盛顿不会支持或以任何方式参与土耳其在叙利亚北部的军事行动,而美国军队也将不会停留于其开展行动的地区附近。

10月7日,埃尔多安宣布,美国开始从叙利亚东北部撤军,安卡拉打算在那里开展行动以建立安全区。美国总统特朗普则指出,如果土耳其“做一些超越人道范畴的事情,那么土耳其将面临经济破坏的威胁”。(海外网 王珊宁)

相关报道

美媒:特朗普称将为土耳其打击叙利亚库尔德人让路

美媒称,美国总统特朗普当地时间10月7日作出抛弃在叙利亚的库尔德武装人员的决定,以兑现要从中东“无休止的战争”中撤出的竞选承诺。但共和党批评人士和其他人士说他正在牺牲美国的一个盟友,并损害美国的信誉。

据美联社10月7日报道,特朗普宣布,如果土耳其打击叙利亚库尔德人,美军将为其让路。库尔德人与美国人并肩作战了多年。不过特朗普同时还扬言,如果土耳其做得太过分,他将摧毁土耳其经济。

报道称,即便是特朗普在国会最坚定的共和党盟友也对将要抛弃叙利亚库尔德人表示愤怒。叙利亚库尔德人曾经凭借美国的武器和建议与极端组织“伊斯兰国”作战。这是被批评人士斥为冲动型的特朗普外交政策做法的最新例证。

特朗普说,他理解来自共和党领袖的批评意见,但他不能苟同。

来自南卡罗来纳州的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说,如果土耳其攻入叙利亚东北部,尤其是如果土耳其击溃在为时5年铲除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战斗中充当美国代理人的库尔德武装人员,那么土耳其的北约成员资格应该被暂停。

格雷厄姆2018年12月曾说服特朗普不要从叙利亚撤军。他说,让土耳其入侵叙利亚将是一个历史性的错误,会“导致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卷土重来”。

报道还称,由于特朗普面临弹劾调查,他看来更关注于兑现他的政治承诺,哪怕要冒着向美国的海外盟友发出令人不安的信号的风险。

报道称,国会的强烈抵制使特朗普重新作出并重申他的决定,但附带了新的夸夸其谈和自吹自擂。他承诺摧毁土耳其的经济,“假如土耳其做任何我以我无与伦比的非凡智慧认为超出界限的事”。

报道称,白宫的宣布让叙利亚军事形势陷入新的混乱状态,并给美国与欧洲盟友的关系带来更大的不确定性。

特朗普对他的最新决定进行辩护。他在推文中承认“库尔德人与我们一起作战”。但他补充说,他们“这样做是得到了大量金钱和装备的”。

他在推文中写到:“我把这场战斗推迟了几乎3年,但现在是时候我们摆脱这些可笑的无休止的战争——其中许多是部落战争——并把我们的军人带回国。”

特朗普在最新讲话中称,驻叙利亚美军没有执行有用的任务。他说,他们“没有作战”,他们“只是驻在那里”。

报道称,首批撤出的美军包括来自两个前哨站的大约30名军人,他们处在土耳其入侵时首当其冲的区域。不清楚在叙利亚东北部约1000名美军中的其他人是否会撤离,但官员们说,没有计划让美军完全撤出叙利亚。



伊朗在伊土边境发动军演 并敦促土方对叙动武需谨慎



伊朗敦促土耳其对叙动武需谨慎,图为伊朗总统鲁哈尼。(图源:ifpnews)

海外网10月9日电 伊朗方面呼吁土耳其重新考虑在叙利亚北部发起针对库尔德武装的行动,称安卡拉选择的道路不符合地区利益,一旦动武,将无法保证土耳其的安全问题。同时,伊朗陆军地面部队在该国西北与土耳其接壤的边境附近发起军演。

据伊朗前线网(ifpnews)9日消息,在当日伊朗政府的内阁会议上,伊朗总统鲁哈尼表示,现阶段土耳其解决其南部边境安全的办法不符合俄土伊三国协议。鲁哈尼称,在伊朗、俄罗斯和土耳其的三边会议期间,三国明确宣布在叙土边界建立安全区的唯一方案是叙利亚军队重新进驻。鲁哈尼呼吁土耳其在此类事务上表现出更多的耐心和关怀,并重新考虑其选择。否则,将进一步加重问题,并使得流离失所的叙利亚人难以尽快返回家园。

同日,伊朗陆军地面部队在该国西北与土耳其共同边界附近发起军演。参加军演的部队包括快速反应部队、机动进攻旅,以及陆军空降部队。据称,演习旨在评估陆军单位的战斗准备水平及其在战场机动性和敏捷性。伊朗官员强调,伊朗将毫不犹豫地加强其军事能力,包括其导弹力量。



伊军在伊土边境发动军演。(图源:ifpnews)

土耳其于周一(7日)晚间开始对叙利亚北部进行军事行动,此前美国的重大政策转变为安卡拉对付库尔德武装开了绿灯。为截断库尔德武装的补给通道,土军已于10月8日晚对叙利亚和伊拉克边境地区发动袭击。目前尚不清楚袭击是否造成人员伤亡,有土耳其官员称袭击方式为空袭。

叙利亚“民主力量”指挥官科巴尼(Mazloum Kobane)周二(8日)接受采访时喊话称,只要土耳其进入叙利亚东北部,“民主力量”就将发动攻击。科巴尼强调,不会接受土耳其入侵“我们的土地”,“只要他们跨越边境,将遭遇很多反击”。此前“民主力量”已经表示,随着美军撤离、为应对土耳其的入侵,该武装正在考虑与叙利亚政府和俄罗斯合作。



美军撤离后,土军对库尔德武装发起进攻。图为美军和土军(图源:路透社)

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周二(8日)的讲话中呼吁各方避免采取行动,破坏叙利亚的和平进程。对于美军撤离一事,普京称俄罗斯事先并不知情。

在叙利亚战争中,除俄罗斯外,伊朗也是叙利亚政府的强有力支持者之一。土耳其外长恰武什奥卢在周一(7日)的电话交谈中向伊朗外长扎里夫保证,安卡拉在叙利亚北部只是暂时采取军事行动。扎里夫表示伊朗反对土耳其军事行动,并认为伊朗、俄罗斯和土耳其三边会议的成果是叙利亚和土耳其解决其关切的最佳方法。

伊朗外交部周二(8日)晚些时候表示,该国正在密切关注有关土耳其军队可能进入叙利亚领土的相关情报。伊朗外交部的一份声明表示:“伊朗认为,一旦发生这一举动,不仅将无法保证土耳其的安全问题,而且还会造成沉重的物质和人道主义损失。因此,伊朗反对任何可能的军事行动。”(编译/海外网 侯兴川)


土耳其对叙利亚发动攻势 特朗普遭欧美批评

美国总统特朗普决定将美军撤出叙利亚北部,土耳其军队展开了对库尔德人的军事打击。

周三(10月9日),土耳其对叙利亚东北部的库尔德武装组织发动军事攻势。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表示,这场攻势旨在库尔德人控制的区域建立一个“安全区”,重新安置目前居住在土耳其的叙利亚难民。

许多观察人士将此次中东局势的升级怪罪于特朗普,说他“出卖盟友”。

特朗普撤军决定来得突然,国际上,美国国会两党、法国等盟友都表达了反对,认为此举背信弃义,会进一步搅乱中东局势。

还有中国的军事战略观察人士认为,特朗普此举是为了重返亚太的政策,将美军的重点放在亚太地区集中对付中俄两国。

特朗普突发的言行
2019年10月7日,特朗普宣布从叙利亚北部撤出美军。他表示,这是为了摆脱“荒谬的、无休止的战争”。

早些时候,特朗普还责怪欧洲把美国当傻子,拒绝将来自欧洲的“伊斯兰国”俘虏接回国。

此前一天,特朗普和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通了电话,之后白宫表示,土耳其将推进其长期计划对叙利亚北部的行动,而美军将不再在有关地区出现。

特朗普的推特表示,土耳其、欧洲、叙利亚、伊朗、伊拉克、俄罗斯和库尔德人现在将不得不决定怎么收拾这个摊子。

有欧洲分析人士认为,特朗普宣布从叙利亚撤军主要是从美国国内选情出发,兑现承诺让美军士兵们回家准备过节。此外,特朗普目前陷入乌克兰门的丑闻调查中,需要转移民意。

据美国国务院一位高级官员说,美国在叙利亚各地驻有大约1000名士兵,但现在只有大约20多人从边境地区撤出。

特朗普还表示,已经警告土耳其不得出手太重,否则将摧毁土耳其经济。


叙利亚北部和土耳其的意图

2013年,所谓的“伊斯兰国”武装攻入了叙利亚北部的库尔德人聚居区。

叙利亚的库尔德人政党库尔德民主联盟党组成武装,在美军的支持下与所谓的“伊斯兰国”进行激战,在土耳其被取缔的库尔德工人党武装也加入这场战斗。

库尔德武装骁勇善战。在库尔德人帮助下,美军打垮了所谓的“伊斯兰国”武装。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宣称,要在土耳其和叙利亚边境划出一个480公里长、30公里深的“安全区”,重新安置目前居住在土耳其的360多万叙利亚难民中的200万人。

土耳其认为叙利亚的库尔德民兵也是被取缔的库尔德工人党的一部分,因此要予以军事打击。

各方反应
伊朗表示,它反对土耳其在叙利亚的任何军事行动。美国在中东的一些盟国也表示不支持土耳其的军事行动。

在美国国内,美国众议院议长、民主党人佩洛西要求特朗普收回撤军决定,认为其威胁地区安全局势,并向伊朗、俄罗斯,以及美国的盟友发出“美国不再可靠”的信号。共和党内的很多人也批评特朗普仓促撤军只会让俄罗斯、伊朗、叙利亚阿萨德政府获益。

欧洲多国领导人对特朗普予以批评。法国世界报立即刊出了社论,题目是:特朗普不负责任的外交。

欧洲一些报章的评论认为,特朗普虽然只是撤离特种部队的几十名成员,但让本来投鼠忌器的土耳其可以对库尔德人大开杀戒,破坏了对库尔德人的承诺,并可能让所谓的“伊斯兰国”在当地混乱的局势下死灰复燃。

土耳其开打了 叙利亚局势将何去何从?

北京时间10月9日晚9点30分,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社交媒体宣告代号为“和平之泉”的军事行动已经正式开始。值得注意的有两点:其一是该行动由土军和叙政府军共同参与;其二是根据土方说法,此次行动的目标是彻底铲除恐怖分子。



有分析认为,土耳其开打对叙利亚的政治协商进程,反而是好事。阿萨德政府一直视库尔德人为眼中钉,如今库尔德人两面承压,他们最终是否会与阿萨德政权和解?



对此,特约评论员王强认为,这次军事行动是叙利亚内战的延续,而背后的大国博弈造就了这样一次军事行动。这次行动虽然库尔德武装力量“腹背受敌”,但他们手上并不缺谈判的砝码,所以该地区局势未来的走向还得由域外国家的政治态度来决定。

土耳其为何要对叙利亚东北部动武?

编者按:当地时间10月9日消息,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表示,土耳其已经对叙利亚东北部的库尔德民兵发起行动。埃尔多安称,土耳其将库尔德民兵视为恐怖分子,并认为必须采取攻击才能使该地区“和平”。

而在10月7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公开回应让美军从叙土边境撤出的决定。他表示当初美军应在叙利亚停留30天,结果却“滞留”那里不断战斗。

分析人士指出,美国实际上已经抛弃合作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盟友叙库尔德武装,这标志着美政策的重大转向。此举或有利于美国减轻驻军负担和缓和对土关系,但可能对地区局势产生负面影响。

库尔德人为何成为土耳其的眼中钉,必须绝之而后快?

自古至今,库族主要聚居于库尔德斯坦地区(简称“库区”),一个由土耳其东南部、伊朗西北部、伊拉克北部和叙利亚北部构成的狭长弧形地带。库尔德人是世界上从未建立过自己民族国家的最大民族。十九世纪以来,广大库族民众一直在争取独立建国。



粉色为库尔德人所在区域

上世纪70年代,库工党(PKK)登上历史舞台,与土耳其政府开始了长达四十年的斗争库尔德问题(即库工党问题)成为严重威胁土耳其国家安全和统一的重大政治问题。

在2003年,一些潜伏在西库尔德斯坦的土耳其库工党成员成立了叙利亚库尔德民主联盟党(PYD),而叙利亚持续近七年的内战为土库工党带来向叙境内发展提供了新机遇。尤其是在与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的斗争中,库尔德人日渐成为中东战场上一支有生力量和美国及其盟国别无选择的最佳反恐代理人,国际影响力陡增。

这无疑引起了土耳其的警惕。土耳其政府极度害怕有着900公里边界线的邻国叙利亚境内的库尔德武装做大后与本国境内分裂势力联合,从而使土耳其面临被分裂的危机。下面这篇文章分析了土耳其与库尔德人之间多年的恩怨。

土耳其与库尔德人的百年恩怨——文明的冲突

文/李连环

西方殖民者的“功劳”

论持续时间、复杂程度和敏感性,库尔德问题在中东可以说与巴以问题相当。作为西亚最古老的民族之一,库尔德人是中东地区仅次于阿拉伯、土耳其和波斯民族的第四大民族,有文字记载的历史可追溯至公元前3世纪。

自古至今,库族主要聚居于库尔德斯坦地区(简称“库区”),一个由土耳其东南部、伊朗西北部、伊拉克北部和叙利亚北部构成的狭长弧形地带。该地区多山地和高原,交通闭塞,数世纪以来,库尔德人几乎与世隔绝地生活在崇山峻岭中,塑造了其独特的民族性格和文化。无论是在奥斯曼帝国统治时期,还是蒙古人、波斯人统治时期,库尔德人的民族性都得以保存。“除了大山之外,库尔德人没有朋友。”库尔德人的这句谚语高度概括了其漫长的历史。

库尔德人是世界上从未建立过自己民族国家的最大民族。19世纪末,在奥斯曼帝国日益衰落和西方民族主义思想传播的影响下,库尔德民族主义与阿拉伯民族主义、土耳其民族主义、波斯民族主义以及犹太复国主义几乎同时出现。

1880年,库尔德人乌贝杜拉(Sheikh Ubeydullah)领导库族部落武装在位于今天土耳其东部、东南部和伊朗西北部的库区发动大规模起义,宣誓为建立独立库国而“战斗到底”。该起义虽最终遭到奥斯曼帝国和波斯恺加王朝的联合镇压,但在广大的库族民众心中播下了世代争取独立的火种。

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奥斯曼帝国战败,库族迎来了历史上距离独立建国最接近的时刻。战败后的奥斯曼帝国于1919年与协约国订立《色佛尔条约》(Traité de Sèvres)。该约规定,库尔德人可在幼发拉底河以东和亚美尼亚以南、叙利亚和伊拉克以北库族占多数的地区建立自治区或独立国家。这也是国际上唯一涉及库尔德人自治或独立的文件,至今被四国库尔德政治势力所借用,成为其谋求建立独立国家的主要法理依据。

但是土耳其改变了这一历史进程。“土耳其国父”凯末尔(Mustafa Kemal Atatürk)不接受对奥斯曼帝国和土耳其人苛刻的《色佛尔条约》,率领土耳其民族主义者进行抗争,并于1923年7月与协约国重新签订《洛桑条约》(Treaty of Lausanne),用以取代《色佛尔条约》。而《洛桑条约》未再提及库尔德自治或独立问题。

奥斯曼帝国下辖的库尔德斯坦也被一分为三:土耳其的北库尔德斯坦、英属伊拉克的南库尔德斯坦和法属叙利亚的西库尔德斯坦;加上17世纪被划归伊朗的东库尔德斯坦,库尔德人自此分居四国。作为大国争夺地区霸权干涉地区事务的“遗产”,库尔德问题也由此产生。

民族同化

1923年10月29日,土耳其共和国成立。与奥斯曼帝国时期身份的多元化和大融合不同,凯末尔政府反对身份多元化,力图把土耳其建成一个族群同质化、单一的现代民族国家。曾允诺在土耳其独立后给予库尔德人自治权的凯末尔此时并没有兑现承诺,并在土耳其大刀阔斧开始了现代世俗化进程。

1924年,凯末尔废除哈里发,决心用民族认同取代宗教情感,这无疑割裂了让库尔德人与土耳其人团结起来的宗教纽带。1925年,库尔德部族首领赛义德发动起义,呼吁通过圣战推翻世俗主义政府,恢复哈里发制度,拉开了库族对抗土政府的战争序幕。

同时,土耳其政府加快了对库尔德地区实行政教分离和强行同化的政策。撤销所有含有“库尔德”“库尔德斯坦”名称的地图和官方文件,不认可库尔德人的少数民族地位,将其称为“山地土耳其人”,剥夺其语言与文化权利,在库尔德人聚居区长期实行戒严和军事管制。特别是1936年至1939年间,土耳其政府军对德西姆省Dersim(后改名为通杰利省Tunceli)的库尔德人展开军事行动,导致万余人死亡,被视作土政府对库尔德人的种族文化灭绝行动。

直到2011年,时任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才首次对这次“屠杀”道歉,“我以国家的名义对那次事件表示道歉。”他称,那次暴力事件是“我们近代史上最悲惨和最沉痛的事件之一”。

如果说此前的库尔德人反抗斗争还带有浓厚的宗教色彩,由于凯末尔政府长期的强行同化和武力镇压政策,库尔德民族意识彻底觉醒。1924至1938年间,库尔德人为争取民族自治爆发了多次叛乱,土耳其历史上称之为库尔德人的“叛乱年代”。

1938年,凯尔末去世,但其构建现代化土耳其国家的思想奠定了历届土政府对库尔德人政策的基础。凯末尔的接班人伊诺努(Mustafa İsmet İnönü)公开表示:“民族主义是构成我们凝聚力的唯一因素。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们的责任是不惜代价对生活在土耳其的非土耳其人进行土耳其化。我们将摧毁一切反对土耳其人或土耳其主义的人。”



阿卜杜拉·奥贾兰(Abdullah Öcalan)

库工党的出现

二战后,土耳其结束了一党专政,实行多党制。受到伊拉克和伊朗库尔德民主党争取自治斗争的鼓舞,上世纪六十年代,土耳其库尔德人成立了土耳其库尔德民主党,首次以政党的方式走上了构建民族身份的斗争道路。但其政治诉求却面临“内外交困”,一方面遭到土政府的压制和取缔;另一方面,由于其政治主张局限于土耳其境内,因此在心系建立“库尔德斯坦”的土耳其库族中也得不到共鸣。

在此背景下,阿卜杜拉·奥贾兰(Abdullah Öcalan)领导的库工党(PKK)登上历史舞台,与土耳其政府开始了长达四十年的斗争,一直持续至今天,并成为土耳其出兵叙利亚的导火索。最初,以奥贾兰为核心的集团还只是一个松散的学生网络,他们自称“库尔德斯坦革命者”,有人称他们为“阿波会”(Apocular),意为追随阿波的人,“阿波”是奥贾兰的昵称。

1978年11月,库工党一大召开,并发表名为《库尔德斯坦革命之路》(Kürdistan Devrimin Yolu)的宣言,库工党正式进入了党的建设和武装斗争时期。但1980年库工党即以企图分裂国家为由遭土政府取缔,由此转入地下活动。据说奥贾兰是个传奇性的人物,1978年创建库工党时,他还不会说库尔德语。1979年至1998年间,他一直在叙利亚境内指挥土耳其库尔德工人党的武装斗争。

1984年起,库工党开展武装游击斗争,其势力在土东南部和东部各省迅速发展。当年8月15日,库工党的游击队攻击了埃鲁赫镇(Eruh,位于锡尔特省)和谢姆丁利镇(Şemdinli,位于哈卡里省),正式宣告库工党领导下的所谓反对土耳其法西斯殖民国家的人民战争开始。

至此,库尔德问题(即库工党问题)成为严重威胁土耳其国家安全和统一的重大政治问题。据官方统计,十多年来,库工党游击队和土耳其政府军之间的战斗已造成逾3万人死亡,上百万人背井离乡。进入20世纪90 年代后,土政府加大军事打击力度,频繁发兵围剿,游击队被迫向外转移。1998年,叙利亚政府迫于压力将奥贾兰驱逐出境。1999年2月,土耳其情报人员在肯尼亚将其抓获并遣返土耳其。当年6月,他以叛国罪、分裂国家罪和谋杀罪等罪名被土耳其国家安全法庭判处死刑。

然而,奥贾兰的故事并没有结束。

“土耳其梦”

二战后的土耳其积极向西方看齐,1953年加入北约组织,以其独特的地缘优势成为北约对抗苏联前哨。早在1949年土耳其就是欧洲委员会的第一批成员国,又于1963年成为欧洲经济共同体的“准成员”。冷战结束时,欧盟哥本哈根首脑会议承诺,条件成熟时将吸收10个中东欧国家为欧盟成员。眼见中东欧国家踏上“回归欧洲”征途,土耳其却因人权、法治等问题被拒之门外。

为寻求“入欧”,土耳其废除了死刑。当时被判处死刑的奥贾兰因此被改判了无期,自1999年起被监禁在土耳其伊姆拉勒岛。有趣的是,奥贾兰被捕前一年,现任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因在公开演讲中朗诵具有极端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倾向的“禁诗”,被警察当场拖走,并因“反世俗罪”被土耳其国家安全法院判处4个月监禁,剥夺政治权利5年,他所在的政党也被取缔。

出狱后的埃尔多安创建了土耳其正义与发展党(AKP),该党成立不久就在2002年的议会选举中获胜,恢复了埃尔多安的从政资格。次年,埃尔多安即登上政治生涯的高峰,被时任土耳其总统塞泽尔任命为总理并授权其组阁。

土耳其地处“欧亚十字路口”,虽大部分领土位于亚洲,但足球却踢欧洲杯。年轻时曾是职业足球运动员的埃尔多安称罗马是欧洲之父,伊斯坦布尔是欧洲之母,坚定地走上入盟之旅。同时,一心要带领土耳其重振奥斯曼帝国辉煌的埃尔多安改变了“向西一边倒”的外交政策,实行全方位外交,逐步从冷战时期东西方对峙的一个“边疆国家”转变为厄扎尔(Turgut Özal)政府时期的“桥梁国家”和正发党执政时期的“中枢国家”。

苏联解体导致世界格局重组,美国借海湾战争迅速在中东扩张势力,库尔德人也成为美国操纵和利用的政治棋子。几乎所有的中东大国、强国都深谙库尔德问题是土耳其“软肋”,均以其为掣肘加以利用,以阻遏土耳其坐大中东。美俄等域外力量亦将库尔德问题作为与土耳其打交道的政策工具加以牵制。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

暗中停火谈判

奥贾兰被捕入狱后,库工党对外改名“库尔德自由与民主大会”(KADEK),单方面宣布停火并表示希望进行“合法斗争”。狱中的奥贾兰仍然是土耳其国内库尔德政治运动的重要领袖,但他的思想却发生了重大变化。其中对奥贾兰影响最大的是美国“无政府主义的社会主义者”默里•布克钦(Murray Bookchin)著作《自由的生态学》(The Ecology of Freedom)。奥贾兰甚至给耄耋之年的布克钦发去电邮,信中自称为布克钦的“学生”,并声称将在土耳其库工党的新纲领中实现布克钦的理念。

此时的奥贾兰认为,没有必要推翻土耳其政府来独立建立“库尔德斯坦”,而是应该在库尔德人居住的四个国家内建立新型的“直接民主的社会主义共同体”,在这个跨越四国的共同体中同时实行欧盟法、土耳其法、叙利亚法、伊拉克法、伊朗法和库尔德法。

不同于以强硬手段推行世俗化的凯末尔主义,正发党虽宣称世俗主义及政教分离,但采取的是一种“政府与宗教互不干涉”的做法。《时代》周刊曾评价埃尔多安,表面上是个世俗派,骨子里是个伊斯兰保守派。不仅首次就屠杀事件向库尔德人道歉,土耳其政府一直与奥贾兰秘密进行着长达十多年的停火谈判。

2013年3月,奥贾兰发表书面声明,宣布库工党与土耳其政府军停火,并准备放下武器、撤离土耳其。但最终因谈判受阻,双方陷入僵局。

“库尔德之春”

自2010年底,“阿拉伯之春”席卷中东地区,中东的威权政体受到极大的撼动,库尔德人所在4国也多深陷动荡的漩涡,这为库尔德人扩充实力、加快独立的步伐提供了机会,“阿拉伯之春”进一步演变为“库尔德之春”。

2015年6月,亲库尔德人的人民民主党成功进入议会,实现了少数民族对中央权力的分享,土库族人拥有了一定的政治话语权,同时也打破了埃尔多安组建一党政府的企图。而为了强化中央政府权力,让手中的总统拥有实权,埃尔多安积极推动将土耳其政体由议会内阁制转变为总统制。

为了拉拢更多土耳其选民通过修宪公投,埃尔多安转向民族对立,把库尔德工人党与“伊斯兰国”等同起来。2015年7月,土耳其政府重新对库工党展开清剿。库工党依托土耳其东部和东南部山区,以小规模游击战方式与政府军周旋,主要政治和军事资源则仍部署于“北叙联邦”。

早在2003年,一些潜伏在西库尔德斯坦的土耳其库工党成员成立了叙利亚库尔德民主联盟党(PYD),而叙利亚持续近七年的内战为土库工党带来向叙境内发展提供了新机遇。尤其是在与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斗争中,库尔德人日渐成为中东战场上一支有生力量和美国及其盟国别无选择的最佳反恐代理人,国际影响力陡增。美国武装并训练了一支由PYD下属军事组织“人民保卫军”(YPG)领导的部队,作为其在叙利亚东部打击“伊斯兰国”的主要合作伙伴。

这无疑引起了土耳其的警惕。土耳其政府极度害怕有着900公里边界线的邻国叙利亚境内的库尔德武装做大后与本国境内分裂势力联合,威胁土耳其安全。2016年,土耳其就曾以打击ISIS为名对叙利亚北部发动“幼发拉底河之盾”军事行动。该行动持续了八个月,阻止了库尔德武装向土叙边境的扩张。

如出一辙,因此,当今年1月美军宣布与叙利亚库尔德武装成立一支3万人规模的边防部队保卫叙利亚北部时,土耳其无视美国要求克制的呼吁,联合叙利亚反对派武装“叙利亚自由军”(FSA)果断发动代号为“橄榄枝行动”(Operation Olive Branch),对YPG发起军事打击。

当前,军事行动仍在继续。土耳其作为有宏大抱负的地区强国,通过一系列军事行动已经部分实现了目标。但库尔德问题始终是悬在土耳其心头的一把利剑,加上域外大国插手不断,未来,该地区局势究竟走向何方,还需要静待观察。(文/李连环)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https://www.6parknews.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380392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