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詹天佑修建的京张铁路下 又惊现超级工程(组图)

央视财经 0

跨过高山深谷、穿越大江大海

挑战极限与未知

让世界触手可及,让彼此越来越近

前行者,不甘言败,生生不息

我们从哪里走来

探寻最初的开始和成长的故事

许自己一个未来,就是国之未来

我们踏上一路追梦的征程

燕山山脉100多米岩层深处

一项超级工程在这里展开



这是目前世界最大、最深的

高铁地下车站:

京张高铁八达岭地下车站



普通的地铁埋深

一般是20米或者30米

最深的也不会超过50米

京张高铁的埋深达到102米

隧道之上

就是世界文化遗产:八达岭长城

110年前,詹天佑在这里

自主修建了中国第一条铁路

京张铁路

这条人字形铁路

能让马力不足的蒸汽机车

利用两台火车头

前拉后推,翻越山脉



而今天,京张高铁将在这里

跑出350公里的时速

人字形铁路使中国人能够站起来

京张高速铁路

能够代表我们国家强大起来



万里长城、京张铁路、京张高铁相逢

不同时代的智慧与劳动相互辉映

仿佛一种历史的宿命

一个国家,需要一项项

重大工程突破瓶颈

飞跃天堑,冲出天地

1

在成昆铁路的建设中

平均建一公里 就有一人牺牲


新中国成立之初,全国铁路总里程只有2.2万公里。与中国国土面积相近的美国,当时铁路已有60多万公里。追赶世界,中国需要从铁路起步。

1964年8月,毛主席发出成昆线要快修的战斗号令,筑路大军从祖国的四面八方跋山涉水,以最快的速度开进工地。



成昆铁路所经之处,有建设卫星发射基地的西昌,有发现了钒钛磁铁矿的攀枝花,还有闭塞贫困的大凉山地区。一条铁路线,挑起了国家战略和区域发展的多重重任。

百家岭隧道,成昆铁路北段的第一座长度超过2000米的长隧道,也是当时地质最为复杂、修建难度最大的隧道之一。1966年冬天,原铁道兵五师军医王民立的父亲王文波就战斗在这里。



“父亲说,百家岭隧道是最难打的隧道。一渗水,洪水一样从那个洞口涌出来,拿那片石装到麻袋里面去堵。”王民立说。 百家岭隧道动工后不久,王民立和大哥、二弟三兄妹都相继加入铁道兵,和父亲王文波一起,一家四口都在成昆线上。 而大哥王文宇,就牺牲在一处铁路建设的工地上。

据不完全统计,在成昆铁路的建设中,平均建一公里就有一人牺牲。



成昆铁路从1958年开始修建到1970年建成通车,它的沿线留下了1000多座坟墓。

这些年轻的铁道兵和筑路工人,将他们的生命永远留在了成昆线上。

成昆铁路修建了427座隧道和991座桥梁,一个轰轰烈烈的大工程,一条用血汗铸就的英雄路,改变了西南地区落后的面貌。

今天,新成昆线正在修建。2022年,这条铁路全面通车后,成都到昆明的列车运行时间将从20多个小时缩短到7小时,中国西南腹地将以新的速度跟上时代的步伐。



70年,一代又一代人

一条又一条路

把中国连接成一个日渐紧密的整体

在更艰难的地方,挑战还在继续

2

在冻土上建公路,就像

在冰上盖电热毯,还不能让冰融化


青藏高原,世界屋脊,雪域秘境。这里还留有最后一段空白,等待着筑路人去填补。

“国家高速公路网,唯一能剩下的一段是格尔木到拉萨这1100多公里。西藏现在是唯一一个,我们把它叫高速公路孤岛。”冻土道路工程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汪双杰说。它最大的障碍拦路虎就是冻土,格尔木到那曲,这700公里,550公里是多年冻土,这个是世界难题。



“在冻土上建公路,尤其是建沥青路面高速公路。我们形象地比喻就是一个冰上盖电热毯,你还不能让冰融化。”汪双杰说。

三代科研团队,观测积累300多万组数据,掌握了地下冰的分布规律、路基稳定和桥涵修筑的关键所在。持续近半个世纪的持续研究和技术沉淀,在世界土木工程界也绝无仅有。



为什么几代人、几十年,在那么艰苦的环境下能够坚持下来,到底动力是什么?汪双杰说:“其实是非常朴素的,是因为冻土太神秘。我们希望去破解它。”

1983年,汪双杰大学毕业去了阿里,海拔在4700米以上,4月份上山一直待到冬季来临,寒冷、缺氧、恶心,“就那种腹胀,其实就是高原反应。”但他说:“我这一辈子,这就是起点。就要走这条路,就要走下去。”



人与冻土的博弈一直在进行,汪双杰他们站在几代科学家的肩膀上,向这个世界级工程难题发起冲击。

做桥梁桩基,模拟冻融变化对桥梁桩基的影响,地下八米深的地方埋下冷凝桩,放置液态氮,吸收土地升温后的热量,来防止冻土消融。汪双杰他们的试验还在继续。“就像一个好的郎中,你必须有很多病例掌握,你才知道该下些什么药。”汪双杰说。



跨越高山,沿江而上

更宽阔通畅的道路

在中国的土地上一米米向前延伸

在奋力奔跑、不断赶超的路途上

让一个个不可能变为可能

3

全球山区跨径最大的悬索桥

建设者相当于在150多层楼上施工


金沙江,从青藏高原向云贵高原奔流,切割开横断山脉。山川屏障,将中国的大西南切割成狭小细碎的地理空间,塑造出险峻,也造就了荒芜。

张平他们正在建设全球山区跨径最大的悬索桥,主跨1386米,金安金沙江大桥,又一项让世界惊叹的超级工程。



“山上硬生生地剔了个槽进去,说你这个位置是在修乐山大佛。”某项目经理说,桥面高出江面330多米,加上索塔高度,建设者相当于在150多层楼上施工。

山高浪急的金沙江河谷,是张平的家乡。走南闯北十多年,回到这里架一座桥梁,是他的梦想。

大桥施工最为关键的环节,是第一根主缆基准索牵引过江。这根基准索决定着整个主缆的精度。



两根主缆分别由169根索股组成,小钢丝加起来的长度,可绕地球两圈。它们承载着1.64万吨的重量,是整个大桥的生命线。

“上下游的两根主缆高度差不能超过一厘米,只要有一点微风,它都可以摆动,温度差个1摄氏度或者2摄氏度,它自由变形又不一样。施工起来控制难度很大。”张平说。

在第一根主缆基准索牵引过江前,张平准备了两朵大红花,好事成双。“这个桥修完了,可能又调离到别的地方去。希望今年华丽高速(华坪到丽江)钢梁圆满吊装完成之后,回家好好地过个年。说出来有点心酸。”



启动牵引系统后,耗时三小时,2047米的基准索精准牵引过江,金安金沙江大桥顺利启动主缆施工!



金沙江大桥建成后,华丽高速公路,将滇西北与川西北相连,打通了南连东盟,西至南亚的重要陆路大动脉。

14.3万公里,我们编织出

全球规模最大的高速公路网

3万公里,我们创造出

全球营运里程最长的高速铁路网

中国东西南北

各具资源和优势

被这一项项超级工程

聚合成一条奔腾不息的大河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https://www.6parknews.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379601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