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贸易战,中国真有帝师派与洋务派之争?

美国之音 0

  自从川普总统宣布因中国70周年国庆推迟对华加征关税以来,中国随即以购买大豆猪肉等美国农产品进行回报。不少迹象显示,美中贸易谈判,有可能出现新的转机。

  有分析人士认为,中国近期放软身段,显示中共高层在贸易战策略上存在严重分歧,具体来说就是以王沪宁为首的强硬“帝师派”和以李克强、刘鹤等为代表的“务实派”之间的不同看法。

  美中双方最近互释善意,能否推动贸易协议的达成?中国未来在贸易谈判中做多少让步,是否取决于强硬派和务实派谁更占上风?

  中国最近一段时间的经济数据显示,经济下行风险增大。分析人士因此认为,这迫使中共高层重新考虑对美策略,也给了所谓务实派更多的话语权,这就是最近中方向美方释放了一些善意的原因。经济数据是最让中国政府担心的?

  鲁难说从数据上看,2017年的时候中国进口大豆是9350万吨,按照正常速度,在2018年应该接近或者超过1亿吨。大豆对于中国民生很重要,不仅可以加工成食用油,还可以饲养动物蛋白。

  贸易战后,中方把大豆进口作为武器,转向其他国家,而其他国家的产量很难满足中国需求。加上猪瘟导致猪肉价格上涨,中美贸易战目前的状况对中国的经济已经重创。能够解决中国燃眉之急的只有美国,因为美国大豆的产量和质量都是世界上最好的。

  中国放下身段来解决这个问题,不是认怂,而是解决国内迫切的政治压力,防止社会动乱。这个和派系没有关系,因为现在习近平已经定于一尊。

  北美《世界日报》在社论中将王沪宁列为所谓帝师派也就是强硬派的领军人物,把李克强,汪洋和刘鹤列为所谓务实派的代表,是否认同这种划分?

  陈破空说当然有两个派系,只是中共是黑幕政治,外界看不出来,中共党内派系斗争一直很激烈。

  在外交问题上,说王沪宁是帝师派有道理,因为他的思想有脉络可寻,他熟读马列,他毕生追求的新权威主义和当今时代格格不入,和习近平契合。其他人比如刘鹤显示了灵活的身段,其父在文革时期自杀,汪洋和李克强在执政时期都有开明的表现,可以看出是倾向于改革和市场的。

  因此两个派系的存在是实实在在的。现在形势有所缓和,是因为习近平王沪宁的左倾路线在香港和贸易问题上碰壁后,不得不做出的让步。

  2017年10月25日,北京人民大会堂,中共新政治局常委亮相,王沪宁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后面走过

  2017年10月25日,北京人民大会堂,中共新政治局常委亮相,王沪宁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后面走过

  吴强说我们现在看到的是路线差异,但是派系却不是实在的,因为没有人敢领导一个派系。党内路线差异越来越明显,习近平很有原则性,在王沪宁和刘鹤之间以及其他差异性路线之间选择做摇摆,根据他的喜好,他就选择谁。

  遇到实际困难的时候,哪怕是王沪宁的宣传体系可以制造舆论,但是舆情收集机制又能牵制公共舆论,这种声音逐渐增大之后,习近平又会摆向官僚的一边。所以习近平是钟摆式的,路线上有差异,但是不等于有派系。

  有分析认为,中国未来在贸易谈判中做多少让步,取决于在十月的中共四中全会上强硬派和务实派的主张谁更占上风。是否会存在不同路线、派别、主张的博弈?

  鲁难说他不认为有派系,习近平高度警觉,就像过去说的“忠诚不绝对就是绝对不忠诚”。但是私下不满是普遍存在的,习近平也知道,这就像火山爆发,只是不知道何时爆发。

  美中十月的副部长级贸易谈判,领军人物将是被视为刘鹤心腹的财政部副部长廖岷。这次由廖岷而不是过去好几次的王受文来率领,原因是什么?廖岷为何被视为刘鹤的心腹?

  吴强说相信廖岷和刘鹤的思想有一致性,代表刘鹤和国内的实用派前去谈判的,这是准备达成协议的良好迹象。

  另外胡锡进的夸张言论,确实是就是党内投降派、务实派的声音利用地方和社交平台大胆讲出不同声音,这是中国政治生态的变化,这对王沪宁等极左官员造成牵制,这是中国中高层官僚的自我保护,而且还是在捍卫邓小平以来的改革开放的思想和路线的最后抵抗。

  这种抵抗的力量还是很庞大的。过去一两年里太子党也在做抵抗,但是很多人现场不太好。但是目前中高层发出的声音也是很有勇气的。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倍可亲 查看原文
http://www.backchina.com/news/2019/09/21/647010.html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