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妈妈被跨国抓捕 砸300万把孩子送进UCLA(组图)

北美学霸君 0

今年3月12日,FBI爆出了美国史上最惊人的招生舞弊案:

30多名家长被曝花费巨款走后门,把自己的孩子“买进了”各大名校,耶鲁、斯坦福、乔治城大学、UCLA等8所名校被牵涉其中,更是牵连出不少SAT和ACT的管理层。

而这些涉案家长的身份也是非富即贵——巨富,高管,名流,好莱坞明星甚至也赫然在列。

甚至在这些人当中,还有大家的“老熟人”,因出演经典美剧《绝望主妇》而家喻户晓的女演员费莉西蒂·霍夫曼(Felicity Huffman)。



随着案件的持续调查和庭审的推进,涉案家长的审判结果也一一浮出水面。

前两天,主页君也为大家报道了这桩丑闻的最新进展——

当地时间9月13号,美国波士顿地区联邦法院宣布了对出演经典美剧《绝望主妇》的好莱坞女演员费莉西蒂·霍夫曼(Felicity Huffman)的审判结果——监禁14天。

而在今天,又传来了一位中国家长被跨国逮捕,也即将面临审判的消息。



入学舞弊案

首位中国家长被跨国逮捕

这位中国家长名为Xiaoning Sui,长居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于当地时间周一晚,在西班牙被捕。

根据《洛杉矶时报》报道,这位中国母亲被捕的原因是涉嫌通过贿赂手段,为儿子的申请材料造假。



《40万美元帮自己儿子造足球运动员假身份

进入UCLA就读,中国母亲被起诉》

今年早些时候,舞弊案的核心人物,大学招生顾问威廉·辛格承认了自己在这十年来,一直在用改动考试成绩,打造虚假运动精英人设等舞弊手段,帮助家长们把自己的的儿女进入名校。



而Xiaoning Sui正是辛格的“顾客”之一。

根据美国马萨诸塞州检察官办公室的消息,去年8月,Xiaoning Sui为了能够让儿子百分之百进入UCLA就读,求助了舞弊案的最大幕后黑手,威廉·辛格。

起诉书中说到,辛格、大学网球招生人员特雷伯里、Xiaoning Sui和一名中国翻译在2018年8月举行过一次电话会议。

辛格在电话会议上告诉Xiaoning Sui,他需要“以特殊方式”撰写儿子的申请,以保证他能进入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

通常,UCLA的招生办公室会给一些知名主教练分配一些体育特招生的名额。

而辛格的特殊方式,就是将她儿子打造成特雷伯里手下的一位杰出网球运动员。

辛格还向Xiaoning Sui保证了百分之百的成功率,并表示自己收取的40万美元会存入代管账户,直到她的儿子被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录取才会转到自己这里。

而双方都没想到,当时辛格的电话已经被FBI监听数月了,这次电话会议被完整地录了下来。

在两方达成交易两周后,Xiaoning Sui把自己儿子打网球的照片发给了辛格。

但是,因为当时网球招生人员特雷伯里那里的名额已经用完,特雷伯随即把Xiaoning Sui儿子的材料转交给了一位手头还有推荐名额的足球教练。



就这样,这位从未踢过职业足球的学生的材料几经转手之后,荒谬地变成了一位曾在加拿大两家顶级私人足球俱乐部效力的足球运动员。

最终,Xiaoning Sui的儿子以足球运动员的身份进入UCLA就读,还获得了体育奖学金,甚至还在入学后,签下了在UCLA足球队踢球的意向书。



法院文件还显示,针对Xiaoning Sui的逮捕令,是在3月份FBI逮捕辛格的时候就发出了。只是此前一直处于保密当中,一直到Xiaoning Sui被逮捕了,名字才被公布。

目前,美国方面正在启动引渡程序,最终Xiaoning Sui会在波士顿联邦法院受审,而Xiaoning Sui也会是第35位因大学招生丑闻而被起诉的家长。尚不清楚被逮捕的Xiaoning Sui是否聘请了律师。

而UCLA方面,学校发言人托德·塔姆伯格在声明中表示,辛格事件被曝出后,就立即采取了“纠正行动”,并称,“UCLA可以撤销任何被录取学生的入学资格和体育奖学金,或者开除任何在申请书上作假的学生。”



多个中国家庭被卷入其中

贿赂金额最高达4300万

而Xiaoning Sui也不是唯一一个被卷入舞弊案的中国家庭,甚至可以说,相比此前被曝出参与舞弊案的其他中国家庭来说,Xiaoning Sui的事情似乎是小巫见大巫了。

今年4月27日,《华尔街日报》曝出“美国大学招生舞弊”的34位的涉案家长中,华人家庭出手最为阔绰。



其中,一个中国家庭甚至豪掷650万美元(即4373万人民币),从辛格处,为孩子购买了名校入场券。

这个被父母花4300万人民币送进名校的中国留学生,名叫Yusi Zhao,凭借“水平出众的帆船运动员”的身份,在2017年春季入读斯坦福大学,主修东亚研究专业。



Yusi Zhao被录取后,网络直播的海报

辛格舞弊事件爆发后,斯坦福大学展开调查,证实Yusi Zhao涉嫌在申请材料中造假,Yusi Zhao在帆船运动上并没有任何经历或建树,入学之后也并未参与学校的帆船活动和比赛。

最终,Yusi Zhao被斯坦福大学开除。



事件曝光后,Yusi Zhao的斯坦福个人主页

随着事情愈演愈烈,不少媒体扒出Yusi Zhao的父亲是山东步长制药集团董事长赵涛。

这位制药界的巨头,在中国福布斯2017富豪榜中排名第68位,个人财富为247.6亿元。



赵涛当时发布的声明

而Yusi Zhao的父母则称自己并不知道这笔钱被用作造假舞弊,他们当时被告知的是这笔钱会被“用于帮助没有能力支付斯坦福学费的学生。”

赵母更是表示在看到报道后才意识到自己受到误导,而其女儿更成为了诈骗事件的受害者。

而在650万美元的天价“捐款”被曝出之前,最大的涉案金额记录仍然是中国家庭创造的。

涉案的学生名为 Sherry Guo,在法庭文件中的代号是“Yale Applicant 1”(耶鲁1号申请人),她的家人则豪掷120万美元,为她进耶鲁保驾护航。

根据《华尔街日报》的报导,2017年,一名洛杉矶的金融顾问把 Sherry 一家介绍给了辛格。

本来 Sherry 想去哥伦比亚大学或者牛津大学,但是由于辛格建议她去耶鲁大学并保证录取,因此 Sherry 改变了自己的想法。

在2017年的11月,Sherry 的父亲致信辛格,称愿意向女儿申请的其中一所顶尖大学捐款。

根据法庭文件显示,辛格在收到 Sherry 父亲信件的第二天,便联系了时任耶鲁女子足球队的教练 Rudolph Meredith,把 Sherry 的简历和个人陈述发了过去,并附上了该学生的艺术作品集。



Rudolph Meredith

辛格建议 Meredith 把艺术相关材料改成“足球”方面,并为 Sherry 捏造了两个虚假身份:中国某初级国家训练队队员,以及南加州某著名足球俱乐部的女足队长。

随即,辛格从 Sherry 家庭为他支付的120万美元中,抽出了40万美元付给Meredith,然后该教练便将 Sherry Guo 列进了耶鲁女足校队的特招名单。

2018年秋季,Sherry Guo 顺利被耶鲁录取,开始了自己的学习生涯。

但Sherry Guo 代理律师 James Spertus曾向《华尔街日报》表示,“没有证据表明,Sherry一家对120万美元的金额动向知情。”

最终,由于这两个中国家庭存在并不知道常规的申请流程,也不知道这笔钱会用来行贿的可能,也不存在明显的作案动机,检方至今未起诉两个家庭。

而回到这次Xiaoning Sui的案件,虽然涉及金额远不如上面两个家庭,但由于电话录音清楚的表示Xiaoning Sui对辛格的“一系列操作”均知情,证据确凿。

这也让Xiaoning Sui成为辛格案中第一个被逮捕并起诉的中国家长。



“有钱并不可以为所欲为”的宣言

此次的舞弊案断断续续历经几个月,发展到现在,细节不断爆出,其案情曲折,涉案金额之大,涉案人数之多,依旧令人咂舌。

而对于我们这些普通留学生和申请者来说,更多的是心痛:难道如今的美国高等教育,真的是富贵阶层的保险柜,贫困阶层的无底洞吗?

更令人心痛的是,对于这个问题,答案是肯定的。

早在辛格案被曝光之初,就有不少美国网友留言 “常青藤不一直是这样吗,捐上一大笔钱,父母再有点声望,校门就为你敞开了。”

其实,美国高等教育体制的漏洞由来已久,早就不是什么秘密,这也是为什么辛格这样的人能钻空子十几年的原因。

的确,美国名校一直都有“后门”,而且这个后门还开得光明正大。

校友子女,特招运动员,捐款数额巨大的家庭,以及大人物的家庭成员,都是可以通过后门走入名校的人群。

根据《华盛顿邮报》2017年的报道,每一年,通过后门入读名校的学生远比我们想象的要高,甚至接近招生总数的50%。

父母出身名校的家庭,大人物家庭,捐得起楼的家庭,是什么样的阶层自然不言而喻,而被辛格钻了空子的特招运动员更是有钱人的隐形玩法,因为要培养一个明星运动员,其高昂的费用对家庭经济能力的要求绝对不低。

富人轻轻松松代代相传,而中产和寒门学子则要拼了命地争抢被富人选剩下了的名校名额。这已经是美国名校的痛点。

而现在,辛格案又曝出了还有一道偏门,这无疑是刺痛了普通学子那根最敏感的神经。

辛格在庭审中,将自己的行贿和洗钱体系称为“一道偏门”。

他说:“如果打个比方,有一道正门是让学生通过自己的努力进去,还有一道后门,比如让大家通过学校募捐体系捐出一大笔钱,不过这些都无法保证他们得到入学机会。我设计了一道偏门,向那些家庭保证他们孩子都能入校就读。所以这对很多家庭极具吸引力,因为我创造了一个确保录取的途径。”

这次,随着辛格案的发展,一个个舞弊的家庭被纠了出来,真相令人痛心,但也不得不说令人大快人心。

名校“后门”已为沉珂,一时难以解决。

案件后,各大高校开始有了危机意识,也开始了自查的流程,或许这样辛格案能过作为“堵住偏门“的一个开端。

这也许,可以看做是“有钱并不可以为所欲为”的宣言。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https://www.6parknews.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376959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