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0名英雄为国赴死 125年后 咱们回家吧(组图)

INSIGHT视界 0


大舰巨炮长眠于此 
2019年9月2日,山东威海湾内。
 
一名全副装备的潜水员,从船上纵身跳入水底。
 
船边人头攒动,却少有人说话,大家似乎都在屏息等待。
 
等待一件大事的发生。
 
在水下灯光中,有什么东西正慢慢现身。
 
灰白泛绿的颜色,表面还有很多水下生物附着的痕迹。
       
       
距离越来越近,水下神秘物体的模样也逐渐清晰。
 
当潜水员接触到它时,一段长眠百年的历史烟尘随之扬起。
 
恍然中,梦回吹角连营,巨舰浮现身影。
        
       
也许是命运要告慰亡灵。
 
距离甲午海战过去125年之后,新中国70周年国庆阅兵之前,北洋水师旗舰定远舰的沉舰位置,终于被后人发现。
 
考古专家在舰体炮台与弹药舱附近位置,发现并提取出水文物150余件。
 
舱盖、标牌、炮台甲板、主炮引信、37毫米哈乞开司弹壳、毛瑟枪子弹······
 
一举将人们带回当年的甲午战场,巨炮轰鸣并射,气吞万里如虎!
 
这次,我们全力打捞的不仅是舰船,更是那段沉没百年的历史挽歌。
       
       

昔日“亚洲第一舰”的威严
 
19世纪,世界海军进入蒸汽时代。
 
铁甲舰,因同时配备巨炮和重甲而威名赫赫,是各国当之无愧的主力舰种。
 
当时的海军国家都以装备铁甲舰为傲。
 



而一等铁甲舰定远舰,正是那个时代中国的航空母舰。
        
       
1880年,李鸿章向德国伏尔铿造船厂订造了两艘军舰“定远”以及“镇远”。
 
耗银340万两,换回两艘世界级铁甲巨舰,震撼各国海军。
 
北洋舰队瞬间成为亚洲第一舰队,也据此一度掌握东亚制海权。
 
傲视群舰,霸气尽显,纵横海疆,风光无两!
     
       
北洋舰队的官兵更是不敢懈怠,勤学苦练,英姿勃发。
 
值得一提的是,北洋水师里,有很多官兵都是当年首批留美归国幼童。
 
定远舰管带刘步蟾及其他海军将领,大多毕业于英国皇家海军学院。
 
北洋水师几乎是那个时代的中国,最接轨于世界的一群人。
        
        
带着洋务派惨淡经营的期望,一支龙旗飘扬的舰队在定远、镇远领衔下正式成军。
 
这开天辟地的新军,为这个垂暮的帝国王朝,又带来一丝曙光。
        
       
在辽宁舰出现前,定远舰一直是中国海军历史上排水量最大的军舰。
 
7355吨,几乎是当时日本联合舰队“扶桑号”铁甲舰的一倍。
 
1891年,定远舰访问日本长崎,对视海洋为生命的日本人造成了极大的心理压迫。
 
他们更将定远舰视作自己扩张国策的巨大障碍。
 
从那时起,日本人就开始不断筹谋要击沉定远。
 
暗暗升起的战争烟云,开始笼罩在东亚上空。
 
一场对赌国运的惨烈大战,即将打响。
       
定远舰1891年访问日本期间停泊在长崎港
 

铁甲舰上的男人们
 
然而,与日本的磨刀霍霍相比,大清的统治者相形见绌,以为就此可以保海疆无忧。
 
甚至还出现了甲午战争爆发前十年,整个北洋舰队再未添一舰一炮的被动局面。
 
军饷被无节制挪用,连弹药也严重不足。
 
此消彼长,日本海军却在这些年里实力大增。
 
甲午战争爆发后,朝堂之上更是一片轻敌之声,不断催促北洋水师主动迎战。
 
于是,一场似早已注定结局的海上决战,终于降临在这支舰队身上。
        
       
即便如此,北洋众将士依旧斗志高昂。
 
镇远舰上的美国顾问马吉芬,记录了海战开始时的状况:
 
“一群群肤色黝黑的水兵将发辫盘在头上,将袖子挽上臂肘,一群群地聚集在甲板上火炮旁,迫不及待准备决一死战。”
 
1894年9月17日,午后12时50分,双方舰队在大东沟狭路相逢,仅相距5300米。
 
旗舰定远,首先向敌开炮。
 
海战就此拉开史诗序幕。
       
       
12时53分,敌舰发炮还击。
 
定远主桅中弹,信号索具被炮火所毁。
 
在飞桥上督战的北洋水师提督丁汝昌,身负重伤。
 
13时20分,北洋海军各舰竭尽全力想要逼近日本舰队。
 
发起近距离上犹如白刃战般的攻击,用撞角、鱼雷取胜。
 
以此来规避己方火炮射速慢、弹药效能低的劣势。
      
       
然而日本舰队始终保持着和北洋水师的距离,我们向前冲,他们就往外躲。
 
14时15分,北洋舰队阵型被冲散,陷入腹背受敌的境地。
 
15时04分,日军围攻定远,定远中弹起火。
    
       
15时30分,日本人对北洋水师发动了当天最为猛烈的炮击。
 
但,仍无法击沉定远、镇远旗舰。
 
日军旗舰“松岛”上,一名重伤水兵临死前,望着岿然不动的定远,气急败坏大吼道:
 
“定远为何还打不沉?!”
      
       
17时30分,北洋水师经远舰沉没。双方退出战场。
 
这场惊心动魄的海战宣告终结。
      
       
甲午海战一役,北洋水师损失五艘军舰。
 
水师提督丁汝昌,自杀殉国。
 
定远舰管带刘步蟾,自杀殉国。
 
镇远舰管带林太曾,自杀殉国。
 
致远舰管带邓世昌,战死殉国。
 
超勇舰管带黄建勋,战死殉国。
 
......
 
北洋舰队的最后时刻,11名管带中,7名殉国,占到高级指挥军官半数以上。
 
还有近3000名海军血洒海疆。
 
这在世界海战史上都极为罕见。
 
不久后,为避免定远落入敌手,北洋官兵将其自沉于军港之内。
 
曾无比辉煌的北洋舰队,就此覆灭。
      
       
此日漫挥天下泪,有公足壮海军威。
 
军人的英勇改变不了军队的没落,舰炮再利也无法挽救帝国的衰朽。
 
这可能就是北洋舰队自创建之初,便无法改变的悲壮宿命。
 
历史上,北洋舰队就好像流星,短暂绚丽难逃覆灭命运。
 
但他们也用悲壮敲醒了无数国人的迷梦,也告诉了敌人,什么是中国军人。
 
他们会被打倒,但绝不会卑躬屈膝。
 
他们会被抛弃,甚至可能全军覆灭,但在覆灭前,也要为身后的土地流尽最后一滴血。
 
奈何历史由胜利者书写,拼死杀敌的北洋水师,以及它的缔造者李鸿章,却在战后背负了千古污名。
 
1902年,李鸿章昔日幕僚吴汝纶,去日本考察教育。
 
来到马关,当他看到李鸿章当年谈判坐的椅子,比日本人的都要矮半截,不禁悲从中来。
      
       
而各种对于北洋水师的诋毁,在其后数十年间更是不绝于耳。
 
诸如聚众赌博、军纪败坏,军舰上晾衣服等指控,都成了海军战败的罪证。
 
但如今定远舰的出水文物显示,船上并没有传说中的烟枪、鸦片之类存在过的痕迹。
 
全是子虚乌有,恶意造谣。
 
还有军舰炮筒晾衣,由于军舰空间设计的原因,在当时也是无奈之举,其他国家近代海军也会在军舰上晾晒衣物,包括日本人自己。
 
百年历史云烟,问罪森罗宫殿,怪我狂狼轻言,醉里挑灯看剑,却无战鼓狼烟,昨夜谁趁海风长叹,扬帆起航问天,为何敢怒不敢言!
 

秋风宝剑孤臣泪,落日旌旗大将坛
 
在甲午海战中壮烈成仁的众将士,他们就像马尔克斯笔下带着刀痕从战场回到家乡的上校。
 
你有几年几月的时间聆听, 他们便有几年几月的悲壮委屈和豪情万丈可述。
 
他们是站在时间之外的人。
 
就像国剧《肖劲光大将》中的片段:
 
一天,新中国海军司令肖劲光视察刘公岛时,偶遇一名当年北洋水师的老兵。
 
老兵虽然幸存,但已发疯,思绪永远停留在了壮怀激烈的甲午战场。
 
老兵误将肖劲光认成丁汝昌,下跪行军礼:
 
“枪炮兵,万家雄,叩见提督大人!”

       
肖劲光将军连忙去扶老人,但老人家怎么也不肯起,突然遥指海的方向,豪恸大哭:
 
“大人,我的兄弟们,他们死得冤呐!”
     


此情此景,一旁的副官也眼含泪水:
 
“老人家,东洋鬼子早被我们打垮啦!”
 
“是我们的海军打垮的?好啊!好啊!”
       
 
“东洋鬼子,早被我们打垮啦!”
 
如果先贤英烈魂归故国,这也是我们最想诉说的话语。
 
北洋水师的兄弟们,过得好吗?
 
我们寻觅你多年,而你身藏曾经血战的地方,百余年不露真颜。
 
是否因甲午海战的惨败而自责?
 
完全不必如此,在那场大战中你们已经洒尽最后一滴血泪。
 
东海之水可以洗去你们身上的污泥。
 
巍峨太行可以擦干你们脸庞的血迹。
 
但谁能抚平你们内心的创伤?
 
归来吧,英雄。
 
请在此尽情诉说你们的壮志与乡愁。
       
       

“走,咱们回家”
 
其实不止定远,隶属北洋水师的经远、致远二舰,也在近两年被陆续找到。
 
一定是你们泉下有知,深感如今国家强盛,想亲眼看看这片久违的故土吧。
 
是啊,公辞百余载,今夕应当归。
 
新中国阅兵仪式就在前方了。
 
如今我们有航母,有卫星,有战机。
 
几代人用性命终换回一件件国之重器。
 
没有人可以再随意欺负我们。
 
还有历经这个古老国家各场战争的老兵们,此刻,请跨越时空与生死。
 
我们一道,接你们回家!
 
抗美援朝老兵们,欢迎志愿军忠烈回国,我部歼11B飞机两架,奉命为你全程护航。

      
中国远征军老兵们,人们不会忘记你们的牺牲。
      

抗日战争老兵们,是我辈该向你们敬礼才对。
      
当然,还有北洋水师众将士——
 
走,咱们回家!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https://www.6parknews.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376790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