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寻常的审判:擅闯特朗普庄园的中国女子被定罪(图)

纽约时报 0

佛罗里达州劳德代尔堡——一名带着大量电子设备和号称要去泳池游泳的说法一路蒙混进了特朗普总统的马阿拉歌庄园(Mar-a-Lago)的中国女商人,于周三被定罪,罪名是非法侵入和向联邦探员说谎。



周三,张玉婧被判非法侵入和欺骗联邦特工罪名成立。今年3月,她在特朗普总统位于佛罗里达州的俱乐部被捕。 BROWARD SHERIFF’S OFFICE

这一裁决结束了一场不寻常的审判,始终没能回答人们的疑问,即这名名叫张玉婧的上海金融顾问到底是迷途的游客,还是有什么真正的目的。

3月底现身特朗普位于佛罗里达棕榈滩的私人俱乐部时,现年33岁的张玉婧称她计划去参加一个聚会。因为她的姓——最常见的中国姓氏之一——与俱乐部一名会员相同,门外的特勤局(Secret Service)特工放行了。她说自己是来用泳池的,却没带泳衣。

张玉婧在大堂被特勤局拦下并进一步询问后,特工发现她带有四部手机、一台笔记本电脑和一个移动硬盘。在她位于另一家酒店的房间里,他们还发现了九个闪存盘和五张手机SIM卡,一个用以检测隐藏摄像头的设备和约8000美元的现金。

但三天的审判对解开人们的疑问——张玉婧是渗透到总统定期开会之地的间谍,还是个倒霉透顶的游客——并没有什么帮助。联邦检察官收集的一些案件信息已封存,并且依然保密。

陪审团用了四个小时,最终认定她有罪。张玉婧在听到判决时没有反应,但试图把她的一摞文件带去监狱。法警制止了她。

张玉婧将因非法侵入的轻罪和向联邦探员作虚假陈述的重罪分别面临1年和5年的徒刑。法官将在11月22日宣判。

张玉婧不顾公设辩护人和法官的建议,决定自己当辩护律师,虽然她似乎不熟悉针对自己的案件,不懂联邦刑事司法程序,并且显然说英语也很吃力。她拒绝了盘问控方9名证人的机会,也没有为自己辩护。

周一的开庭方式有些不同寻常,在挑选陪审团的过程中,法官问张玉婧为何穿着囚服出庭。她回答说是因为没有给她提供内衣——虽然她的待命公设辩护人表示,事实上给她提供了全套便服。

她次日的总结陈词非常简短。

“我的确认为我没有做错什么,”张玉婧对法庭说。“我没有撒谎。我的确认为我遵循了指示。我前往马阿拉歌是去参观。我想说的就是这些,谢谢。”

当检察官迈克尔·R·舍温(Michael R. Sherwin)提议引入她和北京一个联络人之间的一系列短信作为证据,她表示反对,称这些消息是“私人”和“敏感”内容。



张玉婧支付了包括马阿拉歌庄园宴会在内的度假套餐。她抵达时带着一台笔记本电脑、一个移动硬盘和四部手机。 SARAH SILBIGER/THE NEW YORK TIMES

但消息内容显示,张玉婧此次美国之行显然是有商业和政治动机,目标至少是在棕榈滩俱乐部同特朗普总统见面。

张玉婧支付了包括马阿拉歌庄园宴会在内的度假套餐。但她付费参加的晚宴被取消了,当时新闻媒体透露,参与主办该活动的那名佛罗里达州女子曾经拥有一家按摩院,新英格兰爱国者队的所有者罗伯特·K·克拉夫特(Robert K. Kraft)等许多男人被指控在这家按摩院内嫖娼。

那位名叫辛蒂·杨(Cindy Yang)的前所有人卖掉了按摩院,并在佛罗里达州的共和党圈子里活跃起来。她为特朗普募捐,包括一些看上去是由空头捐赠者非法捐赠的款项。丑闻发生后,这项她一直在售票的活动被取消了。

这起非法闯入事件暴露了特朗普保安网络的潜在漏洞:他经常出入一家俱乐部,这家俱乐部被当做私人宴会厅,向公众出售门票。当时中国商人已经开始抢购门票,以便有机会与参加其中一些活动的总统及其家人近距离接触。

检察官说,一连串的短信显示,张玉婧知道她声称要去马阿拉歌庄园参加的活动已经取消,检察官说,这让人对她此行的动机产生疑问。她说,她在北京的联系人建议她去参加一场有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和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出席的活动,或者去参加另一场有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出席的活动。

“你可以和这些名人见面,”根据法庭上出示的短信英文翻译,这位联系人写道。“你可以站在他们中间拍照。”

“我不去,”她在3月27日得知马阿拉歌庄园的活动取消后写道。

然而,检察官说,就在同一天晚些时候,她买了一张飞往美国的机票,花了2000多美元现金,在棕榈滩的柯罗尼酒店订了一间房间,然后去了特朗普的俱乐部。

在劳德代尔堡佛罗里达州南区联邦地区法院进行的审判只关注了一些细节问题,比如张玉婧是否侵入了受限制的物业,以及她是否就自己身在那里的原因向特勤局特工说谎。该法庭没有调查她是否可能从事间谍活动——在她被捕后,这一问题在新闻媒体上引发了广泛讨论。

周二下午,随着审判开始接近尾声,法官问张玉婧是否打算为自己的辩护做结案陈词。“呃,我还没准备好,”她回答。

“你必须做好准备,”罗伊·奥特曼(Roy Altman)法官略带不耐烦地说。

在结案陈词中,联邦助理检察官罗兰多·加西亚(Rolando Garcia)告诉陪审团,“任何有常识的人都应该知道”马阿拉歌庄园是一个受到严格限制和高度保护的地方,尤其是当总统还在这里的时候。但加西亚说,这些障碍并没有阻止被告。

“她决心一定要进入那处物业,”他接着说。“为了进入,她对所有人都撒了谎。”

加西亚说,在被告的包里发现了“一些电子产品”,包括几部手机。当被要求对这些设备做出解释时,张玉婧说,她不想把它们留在酒店里,以防被盗。

“但这显然是个谎言,”加西亚说。他指出,当警察搜查她的酒店房间时,他们发现了更多的电子设备和数千美元现金。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https://www.6parknews.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375936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