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岁小女孩被性侵杀害 警检却2次放走眼皮下的真凶

英国那些事儿 0

  (本文部分图片来自纪录片场景还原)

  2016年的一天,澳大利亚卧龙岗一户姓Grimmer的三个年迈的兄弟,分别收到了一个令他们无比震惊的消息:

  他们40多年前失踪的小妹妹Cheryl,有消息了….

  Cheryl Grimmer

  三位暮年的老人很快碰面,抑制不住多年的压抑,说着说着就泪流满面。

  打电话来通知他们的是卧龙岗的资深探员Frank Vitale,

  这位被派去清理陈年旧案的探员,意外翻开了40多年前那个3岁女孩“Cheryl失踪案”的卷宗,顿时发现了一个惊人的秘密:

  Cheryl失踪1年之后,就曾有一个17岁的年轻人主动来自首,当时这个自首的嫌犯详细交代了犯罪细节并承认自己杀害了Cheryl,

  然而奇怪的是,警方既没有逮捕也没有起诉他,反而释放了他,这名嫌犯至今还逍遥法外….

  Cheryl的三个哥哥得知这个消息无比震惊,40多年来他们对此毫不知情,一直没有任何关于小妹妹Cheryl的消息,迄今也还以为她失踪。

  Cheryl的三个哥哥

  三个年迈哥哥又一次燃起替妹妹讨公道的希望,他们配合积极Vitale探员调查,竟然找到了仍存活于世的,当年自首的嫌犯,

  然而,他们做梦也没想到,40多年后,凶手竟然狡猾地抓住澳洲法律的漏洞,再一次逃脱了法网.....

  这个真相被尘封40多年的案件,让我们从头说起。

  1970年夏天,母亲带着的4个孩子,Grimmer家的三个哥哥和3岁的小妹妹Cheryl在卧龙岗的海滩边上玩耍。

  这家人刚从英国布里斯托新迁到澳大利亚来,没怎么见过海的几兄妹第一次在海滩玩耍,难免有些忘乎所以。

  玩累了之后,母亲领着四个娃回去住的旅店换衣服洗澡,在旅店附近,Cheryl口渴难耐,就在路边的水龙头那里停下喝水。

  之后四个娃继续回旅店的更衣室换衣服洗澡,淘气的妹妹Cheryl也跟着三个哥哥进了男子更衣室。

  哥哥准备抓她出去,可Cheryl一转身就不见了踪影,哥哥们以为Cheryl进了女更衣室,就没有跟过去,而是换完衣服去海滩上跟母亲汇合。

  三个男孩在海滩边上找到了母亲,母亲看见小女儿没有跟过来,立马领着三个孩子回去接Cheryl,然而,她走进女更衣室找了一圈,都没有看到Cheryl。

  几个人有点急了,母亲领着三兄弟又在旅店的楼道,房间,停车场找了个遍,很久都没有任何线索,母亲和三个儿子此刻终于意识到,Cheryl不见了!

  于是,母亲很快报了案,警方出动了大批人员在Cheryl失踪的附近搜寻,却一无所获。

  在澳大利亚军队服役的Cheryl父亲请假赶了回来协助找女儿,Cheryl父亲所在的部队,也暂时放下了日常军事训练,出动了大批士兵跟随搜寻Cheryl的下落,依旧没有任何消息…..

  Cheryl的父亲

  警方又发布了寻人启示,高额悬赏,照样没有任何消息。

  Cheryl到底去了哪里?为什么仅仅一分半钟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3岁女孩“Cheryl失踪案”在当时的卧龙岗引起了很大的轰动,街头巷尾的人们都议论纷纷,一时间,这个案子成了卧龙岗最大的谜案。

  家里的小女儿失踪了,母亲和三个哥哥都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他们每一天都在懊悔,每一天都在向警方打听消息,却总是一天天失望而归。

  一个月,一年,五年,十年....

  Cheryl始终没有任何消息....

  Cheryl的家人不知道的是,Cheryl失踪18月后,1971年的一天,卧龙岗警局突然走来了一名17岁的年轻男子,他号称要自首。

  警方把他带进了审讯室,年轻男子开始有条不紊地说出他知道的一切,他主动开口承认,自己杀害了3岁小女孩Cheryl....

  他开始详细描述自己怎样把Cheryl绑走,在绑走之后,他打算对小女孩实施性侵,然而性侵过程中,Cheryl哭闹的声音实在太大了,他心里异常惊慌,情急之下便掐住了Cheryl的脖子,很快小女孩便没有了呼吸,之后他用树枝和树叶盖住Cheryl的尸体,抛进灌木丛后,便自己逃跑了….

  这一番主动认罪的口供,让两名负责审讯的警探无比震惊,其中一名探员Finlay更是有些激动,要求立刻逮捕并起诉这名17岁的男子。

  然而,负责审讯的另一名探员,即Finlay探员的直接上司却有完全不同的看法,他认为这些证词不够严谨,需要实地验证。

  他带了人跟着嫌犯去指认现场之后,警探发现案发现场和17岁男子认罪口供的描述有一些不符,于是,上司当即认定“这个17岁男孩的供词不可信”。

  Finlay探员和上司立刻就这个问题起了争执,最终,上司的官衔起了决定作用:

  “这个事不需要再讨论了!”

  就这样,卧龙岗警局把这一段自首嫌犯的认罪口供塞进了“Cheryl失踪案”的档案文件里,还释放了那个已经承认自己杀害小Cheryl的17岁年轻人,

  轰动全澳洲的“Cheryl失踪案”的重大线索,就这样被草草放过了....

  最让人震惊的是,关于有人主动来自首认罪这件事,Cheryl的家人自始至终都被蒙在鼓里,

  他们一直不知道警方抓住了一个主动认罪的嫌犯,更不知道警察在草率地讨论之后,便将这个嫌犯放掉了。

  “Cheryl失踪案”就此彻底被归入冷案,小Cheryl的下落在后面近40年时间里,一直不为卧龙岗人所知晓....

  Cheryl的家人,父母和三个哥哥,仍旧以为妹妹失踪了,不知生死,杳无音讯,

  他们在无限自责的漫长岁月中苦苦等待,等到父母相继离世,等到兄弟三人都已年迈,垂垂老矣,无望的期盼让他们几乎认定,这辈子再也等不到妹妹Cheryl的消息了…

  Cheryl的三个哥哥

  惊人的转折发生在2016年,卧龙岗警局的Vitale探员奉命清理一批年代久远的冷案,他在布满厚厚灰尘的纸箱子中间,看到了本地最著名的冷案之一“Cheryl失踪案”的档案卷宗。

  带着好奇,他打开卷宗开始仔细审阅起来。

  在他的过去的印象里,40多年前失踪的那名3岁小女孩Cheryl的下落一直是个谜,是生是死,人在何处,警方,媒体都没有更进一步的消息。

  然而,当他翻到最后几页时,顿时整个人一激灵,原来,卷宗的最后几页,正是1971年那位被抓住并认罪的17岁嫌犯的口供,他仔细地看了下去,越看身上越冷汗直冒….

  Vitale探员

  这几页纸,详细记录了当年那个17岁年轻男子嫌犯的供词。

  时间是1971年4月4日,嫌犯当时交代了如下详细的细节:

  “我穿过亭子,绕到她(Cheryl)的背后,抓住了她。”

  抓住Cheryl之后,他离开抱着她跑开,到了人烟稀少的亭子后面,他用手捂住Cheryl的嘴,想制止她喊叫。

  之后嫌犯讲述的一切,让Vitale探员看得心里直发毛。

  当时的审讯探员发问:

  “你绑架她的目的是什么?”

  嫌犯回答:

  “我想和她发生关系…..”

  之后的细节,Vitale探员不忍细看,嫌犯开始性侵Cheryl,却因为小女孩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喊叫,他害怕被人发现,一把掐住了Cheryl的喉咙,不久之后,Cheryl渐渐没有了声音和呼吸。

  之后,嫌犯发现Cheryl已经死了,于是匆忙用树枝和树叶盖住Cheryl的尸体,逃离了现场…..

  这份供词让Vitale探员大吃一惊,为什么这么重要的线索一直被尘封在冷案的卷宗里,外界甚至Cheryl的家人完全无从知晓?

  带着满脑子的疑问,他联系上了当年审问的探员之一Finlay。

  Finlay探员告诉Vitale,当年自己只是个初级探员,虽然他坚信嫌犯的口供是真实的,先不讨论对证词的验证结果,单就当时供词里的一些细节,Finlay都认为可信度非常高:

  “符合当天Cheryl失踪的形象描述,她的穿着,她的外貌。”

  “而且,很重要的,嫌犯本人的讲述非常连贯,逻辑清楚,回答问题时没有任何犹豫,根本不像编出来的,我确信这段口供的真实性….”

  当年审问嫌犯的Finlay探员

  谈到最后为什么没有根据逮捕嫌犯并起诉,Finlay探员无奈地表示:

  “上司和我有不同的意见,他带人根据口供简单验证了其中几个细节不符,认为这段供词不可信,就这样决定不予采纳,便将嫌犯释放了…..

  但实际上,我当时认为案子仍然值得顺着这个线索查下去,个别细节不符并不意味着嫌犯说了假话,很可能是细节错误…可惜当时我是个新人,不是老板。”

  Vitale探员越听越愤怒,在他看来,这是Cheryl一家人几十年渴求的重大线索,竟然在40多年前被警局里的前辈如此草率地抛弃掉。

  那一刻,他决心拼尽全力,也要查清楚背后的真相,抓到嫌犯,还当年被杀害的小女孩Cheryl一个公道!

  事不宜迟,Vitale探员立刻打电话通知了Cheryl的三个哥哥,告诉了他们自己的发现和所了解的关于Cheryl的一切,三个哥哥重新聚首,他们老泪纵横,直到这一刻才知道,原来早在40多年前Cheryl的下落就有了线索,

  只是卧龙岗警方的武断和漫不经心,不肯对案子穷追不舍,将这无比重要的线索隐瞒了整整45年…..

  Vitale探员不是当年的卧龙岗警察,他说自己是“追逐骨头的狗”,对真相不查清楚誓不罢休。

  Vitale探员开始着手查案,他根据当年嫌犯认罪供词的每一个细节,一一重新验证,他顿时惊讶地发现,情况和当年那个决定不予起诉的上司探员说的,完全不一样。

  实际的情况恰好相反,Vitale探员拿着口供的副本,重新追寻当年案件的线索,当年那间海滩小酒店还在,男女更衣室也都还在过去的地方,没有拆掉。

  供词里,最让Vitale探员确信无疑的是嫌犯描述他绑架Cheryl前看到的情形:

  “当时她在水龙头旁边喝水,跟她一起的是三个男孩….”

  这完全符合Cheryl的三个哥哥对妹妹失踪前十多分钟的场景还原!

  嫌犯跟踪窥视正在喝水的Cheryl

  Vitale探员复原了每一处当时嫌犯绑架Cheryl的地点和过程,他发现,嫌犯所说的和Cheryl三兄弟的描述,无论时间,地点,以及过程都对得上号,每一处细节都符合案情发生的逻辑和场景。

  经过他重新审核的供词,没有一处不符合犯罪现场的逻辑!!

  当年那名嫌犯认罪的口供,除了没有找到Cheryl的尸体,其他内容可以肯定全都是符合案情逻辑的,可以判定是真实的!

  也就是说,1971年来自首的这名嫌犯,可以肯定就是杀害Cheryl的凶手....

  真相大白,Cheryl当年是被一个恋童癖性侵并杀死的,然而这名嫌犯在主动认罪之后,竟然还被武断的卧龙岗警方给释放了!

  而当年主张继续追查下去的Finlay探员,也在Vitale探员的行动鼓舞下,勇敢说出了当年自己的真实判断:

  “太多符合逻辑的细节了,不是真凶不可能描述得这么详细,实际上,我从心底一直相信他就是凶手!”

  既然知道了嫌犯是谁,下一步就要追查当年那名嫌犯了,Vitale探员万万没想到的是,不久之后,他就接到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电话:“听说你想要跟我说点什么?”

  Vitale探员回答:“应该由你告诉我…”

  对方在一个长久的停顿之后,继续说到:

  “嗯,是我年轻时候做的一件事,在海滩对一个小女孩做了一些事…..我余生的每一天都在为这件事后悔…”

  之后对面挂断了电话。

  不久之后,嫌犯又来了电话,他约Vitale探员在维州一个警局见面,Vitale探员本以为嫌犯会带着律师过来,然而,嫌犯居然自己一个人过来了。

  这名当年承认自己杀害Cheryl又之后被释放的嫌犯,如今已是一名年逾60的老人。

  Vitale探员和另一名维州探员一起接待了他,之后便向他展示1971年那份他向警方认罪的供词,询问这是不是他当年认罪的供词,对于前面的细节,他都一一承认,然而到了关键的问题:

  “这一切,是你做的吗?”

  嫌犯没有再答话,他做出了一个和40多年前认罪完全不同的举动,直接在当年那份认罪书上又签了一个字,然后说:

  “是的,这都是我认罪的供词….”

  他拿起笔,继续仔细地在每一页都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然而,当供词翻到最后一页时,Vitale探员问他:

  “那一天Cheryl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出人意料的是,嫌犯脸色一变,用一种奇怪的腔调回答:

  “我不在那儿,我什么都不知道…..”

  在Vitale探员看来,这狡辩于案件的真相已经无关紧要,因为事实非常验证地非常清楚,逻辑异常严谨,再辩驳也是徒劳的,

  当年这份供词里的内容是符合逻辑,能证明案情真相的,在Vitale探员看来,这人跑不了!

  “Cheryl失踪案”终于可以被修改为“Cheryl被害案”,尘埃落定了….

  2017年,Vitale探员提请正式逮捕嫌犯,并将他带回卧龙岗受审。

  Cheryl的三个哥哥也喜极而泣,在他们看来,妹妹失踪案总算真相大白,也抓到了为她的失踪案负责的凶手….

  嫌犯被逮捕押回卧龙岗

  然而,所有人都没有想到,时隔45年,嫌犯再一次在认罪供词上签了字,所有人都以为正义终于得以伸张了,案子却再一次出现了变数…..

  案件审理时间长达两年,这期间嫌犯始终辩称无罪。

  关键的时刻来了,一次庭审,嫌犯的律师提出,无论是1971年的认罪供词,还是之后在上面签的字,都要被视为无效,理由是:

  当年嫌犯被审问认罪时年仅17岁,他尚未成年,虽然是主动跑去警局认罪自首,却是在没有监护人或律师的陪伴的情况下的认罪,因此,他当年的认罪供词应该不予以采纳!

  问题来了,在1971年的当时,澳洲并没有出台未成年人受审的保护法案——即要求未成年人认罪时必须又监护人或律师陪同。

  然而,这一次当值法官仍然采纳了辩护律师的意见,认为从现在的眼光来看,1971年认罪的那个17岁少年,没有得到法律上的保护,就在没有监护人陪伴下的认罪,这对当年的他是“不公平”的,必须用现在的法律保护当年受到“不公平对待”的少年嫌犯,因此,他当年的那份认罪供词,法庭决议不予以采纳!

  就这样,这位40年前主动认罪自己杀害3岁小女孩的凶手被再次宣布无罪释放,他,又一次逃脱了法网!

  对这一判决结果传出,再一次引起澳洲网友的震惊,对此,一名澳洲高等法院前法官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判决不是基于这份认罪供词是否真实,而是基于取得这份认罪书的方式,法官看的不是犯罪事实,看重的是审讯本身,和那个年轻人的自身情况。”

  “由于这份供词是来自嫌犯而不是证人,所以考量的标准完全不同。即便警方根据这份供词验证了犯罪事实的真实性,只要审讯的环境不合法,这份认罪口供也不能被采纳。”

  这位前大法官表示:

  “我个人对Cheryl家的遭遇非常同情,也深深理解他们的愤怒,但是,作为法律工作者,我的同行只能基于法律准则做事....”

  这一判决结果,给了Vitale探员以及Cheryl的三个哥哥都遭受了无比沉重的一击,他们苦苦寻了40年的真相,等来的却是妹妹被杀,找到了真相,却又眼睁睁看着凶手借助一个法律漏洞安然脱罪….

  他们非常不甘心,却又不得不接受这一残酷的结果…..

  这一次,这件40多年前轰动澳洲的“Cheryl失踪案”,真相迟到了40年,正义却依旧在缺席....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倍可亲 查看原文
http://www.backchina.com/news/2019/09/12/645588.html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