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山海关 都是赵本山:东北直播行业的痛与梦(组图)

人民网 0







近日,山东枣庄两名女孩“用易拉罐自制爆米花”致酒精爆炸,其中,14岁女孩哲哲身亡,12岁女孩小雨仍在治疗。去世女孩的父亲在采访中说:她们模仿的,是“办公室小野”,立刻引发了社交媒体的争论。

“办公室小野”是谁?作为短视频作者,凭借饮水机煮火锅、熨斗烤肥牛、机箱摊煎饼等一系列光听名字就十分猎奇的作品,热度甚至一度赶超papi酱,成为2017年短视频领域最大黑马。事件发生后,媒体争议的焦点也是类似“办公室小野”这样的“网红”,是否也要负起正向引导的责任。

除了短视频,批量“生产”网红的另一条流水线,自然就是直播行业。伴随着虎牙、斗鱼相继在美国敲钟上市,直播正式成为互联网经济生力军。无数个用电脑、手机昼夜不断输出内容的主播们,是这支大军的主体。而在他们之中,东北主播尤其亮眼。从早年的“一人我饮酒醉”,再到“来了,老弟”,“出了山海关,都是赵本山”,可不是浪得虚名。那么东北直播有多火,又有多好看?

直播行业有多火?东北三省主播人数领跑全国

根据CNNIC数据,截至2018年6月,中国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到4.25亿,基本占了网民总体数量的半壁江山。有人看,自然更有人乐意播,东北就恰好站在了这个风口,迎风而上。

2016年最火的三大泛娱乐移动直播平台——映客、花椒和一直播的数据显示,当年前9个月三大平台的东北三省直播主播总人数达到68.2万人,占全国主播总数的11%,其中辽宁省逾31万人最多,占比接近46%;而在城市分布中,哈尔滨、沈阳和长春的主播人数几乎持平,位列前三甲,平均8.46万人,占比37%。

到了2017 ,中国城市网络中国城市网络主播主播数量前十名的城市中,东北三省的省会全部在列,东北三省的网络主播占比为 15. 03%。



数据来源:陌陌《2018主播职业报告》 制图:搜狐城市

我们再来看下移动社交平台陌陌发布的《2018主播职业报告》。报告显示,在直播行业,来自东三省黑龙江、吉林、辽宁的职业主播占比分别为50.6%、45.1%、41%,牢牢占据前三甲的位置。基本上你打开主流的直播APP,各个分类的前几名主播里,都少不了东北主播的身影。

意外的土壤:直播是东北GDP困局里的新出口?

“重工业是烧烤,轻工业是快手”,这句网友群里的俏皮话,倒是很形象地描绘出了目前东北经济的痛与梦。

倒退回1978年,辽宁省的GDP总量彼时高居全国各省区第二位。然而沧海桑田,时过境迁,2015年东三省的GDP增速在全国垫底,辽黑吉三省分别是全国倒数第一、第三和第四;2016年辽宁增速-2.5%,成当年全国唯一负增长省份,继续垫底;2018年东北三省增速排名靠后,倒数5位中黑吉辽三省均在列。

残酷的数字带来的是城市就业机会的紧张,留给东北年轻人的选择无外乎两条:出走或者留下。相比于出走者的前途未知,留下的人更加迷茫,挤进国企编制还是创业?似乎都是凶险的路途。

就在此时,直播行业诞生了。直播并非为东北而创造,也并非因为东北而兴起。但它却意外为苦闷中的东北年轻人创造了“就业机遇”。

“东北直播”从此开始成为一种“现象级”经济,它开始频频被提起。在2017年年底新华社的一组年终经济盘点的报道中,就将东北的网络直播与浙江的淘宝村、无锡的物联网并称为数字经济的新现象,认为“越来越多的领域因数字经济的注入释放出新的‘红利’。过去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现在则是‘一个产业赋能一方水土’”。



涨粉带货两不误:东北直播有多赚钱?

直播对东北经济的改变,从头部主播个体上就能得到最直观的体现。

根据小葫芦数字红人榜,快手直播的打赏收入榜前 20 名经常有一半左右来自东北。快手主播小伊伊来自黑龙江,一个月直播流水高达 1600 多万元,有过赠送礼物和发送弹幕行为的月活直播观众超过 60 万。

除了常规的打赏收入,直播行业在近年最大的变化,就是被赋予了“带货”的刺激消费能力。

来自黑龙江的辛巴818常常以秒杀形式进行直播,曾经卖一款洗发水产品,3 分钟内 5 万单销售一空。今年 4 月,他在一场 6 小时的直播里,卖掉了近 100 万单产品,达成的销售额近 7000 万。

辽宁佟二堡曾经是富甲一方的“中国皮草之都”,2014 年后受东北实体经济衰退影响,再加上错过了互联网电商的红利,佟二堡的皮草生意一度惨淡。直到 2018 年下半年,直播带货在佟二堡兴起,彻底改变了当地的售卖模式。

根据官方数据,佟二堡地区 2.7 万多注册用户中,与皮草行业的相关用户有 2600 多位,排名第一的快手主播已有近 200 万的粉丝。目前,佟二堡的皮草商户中有超过 2000 家采用了快手直播作为主要销售渠道,大型电商直播中心有 6 家。佟二堡生意的线上流量有一半左右来自直播。

对此有网友开玩笑说:直播平台养活了一半东北人,另一半则去了海南。



站着把钱赚了:东北直播的下一站去哪儿

在中国,可能有两个地方的人,一张口大家就乐了,他们一个是天津,一个就是东北。东北人除了都是活雷锋,更都是段子手,骨子里的幽默细胞让他们做起直播自带天赋优势。

自从1990年赵本山登台春晚后,东北地区为春晚输送了大量的喜剧人才。此后演情景喜剧的沙溢,拍铁齿铜牙的王刚,舞动开心麻花的沈腾,都从不同角度展示着东北的幽默。有一种说法,如果没有东北人,中国人民的精神文化生活质量会大幅倒退。

有了直播至后,大量的东北主播完美的满足了观众对东北式幽默“看不够听不够”的诉求。另外,东北方言与普通话相近,容易理解,东北话特有的“味道”和幽默元素很容易博观众一乐,一些在东北司空见惯的常用语往往能够在不经意间戳中观众笑点。

一样快速发展的事物,势必会带来诸多问题。东北直播也不例外。由于早年直播行业的不规范与疏于管理,很多主播“火”了以后,受利益驱使,传播低俗、色情、负能量信息,影响恶劣。

相当多的东北文化学者非常担忧,作为新现象出现的东北直播会让东北人已经被影视戏剧丑化的形象更加雪上加霜。

在电影《让子弹飞》里,葛优饰演的师爷说“挣钱嘛,生意,不寒碜”。直播行业确实给东北经济、东北年轻人,狠狠赚了一票。并且,作为新兴的内容样式、自媒体模式,直播的确不是妖魔鬼怪、洪水猛兽。但目前东北直播最需解决的,是直播行业的规范化,“去低俗”化,“站着,还把钱挣了!”

直播行业的健康度,也关系着东北直播经济可延续性。直播可以口嗨,但一定要有一条底线。同时,东北主播群体的出现因冠以“东北”之名,而带有了地域文化的显著特征,必将对东北人的文化形象建设产生影响。

毕竟,直播最后还是要带给观众纯粹的快乐,这也是东北主播最擅长的。就像东北老舅的洗脑说唱:“来左边儿 跟我一起画个龙,在你右边儿 画一道彩虹。”

综合:人民网、界面新闻、澎湃新闻、大象公会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https://www.6parknews.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375910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