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评:四中全会疑云密布 习近平开打权力保卫战

希望之声 0

  中共政治局8月30日召开会议,终于敲定今年10月在北京召开十九届四中全会,姗姗来迟的这个会议定在其建政70周年之后,但具体什么日子,还没有定。一个中央全会拖了将近两年,由于美中贸易战和香港问题的困局均未解,习近平是否会被问责,反习势力是否找到了动手机会,仍然疑云重重。

  路透社报导说,中共四中全会具体哪一天召开还没有定。这一次会议据指公开的议程是中共政治局向中央委员会汇报工作,研究如何坚持和完善所谓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等问题。

  有分析指,美中关系紧张,香港危机严重,无一例外会让号称“定于一尊”的习近平在党内受压,四中全会一拖再拖,也被认为是习为了避免在会上被问责。

  报导说,现在的问题是,习看起来如此强势,四中全会上会有人追责吗?

  美国哈佛大学政治学博士顾为群对自由亚洲电台分析说,四中全会安排酝酿这么长时间,应该是习要环顾其党内情势,等待最佳时机,虽然已宣布10月开会,但仍可能有变数。最大的变量是香港问题。

  他认为,习近平会观察,看看香港到底能不能摆得平,如果摆平了,那就是“胜利召开四中全会”,如果摆不平,还会继续推迟。而届时开会要观察的重点,还包括习在党内的权力是否巩固。习会透过开这个会,试图了解中央委员会还有没有反对他的人。

  报导又引述北京学者的话说,从现在起,如果这期间不能对香港问题及中美贸易问题有个阶段性成果,或者出了更大问题,四中全会就可能开不好。这是习近平的两大压力,习能否藉召开此次会议而稳固权力,也有待观察。

  《华尔街日报》报导,一些中共党员和政治分析人士认为,如此异乎寻常的长时间延迟开会,表明党内与习近平的领导之间存在分歧。

  而美国国会9日复会后,很可能很快讨论表决《香港人权和民主法案》,此案一旦通过,将对中共企图制约香港的力量形成重大牵制,因此中共党内对习近平不当处理香港问题造成如此困局,有不少抱怨。

  《纽约时报》刊发报导,引述多名知情者透露,香港持续三个月的“反送中”行动引发全世界瞩目,而中南海最高层对香港的处理令人生疑。中共党内不少人抱怨习近平的风格及权力集中,导致中央政府误判了香港的不满情绪,导致更大规模的抗议活动。

  报导说,有迹象表明中共高层对如何应对香港问题存在分歧。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学教授高敬文(Jean-Pierre Cabestan)说,北戴河会议上,似乎发生了争论。有部分高层领导人建议作出让步,但另一些人则要求采取行动、让香港更直接地处于中央控制之下。

  这种分歧导致的一个结果就是北京对事态的反应一直迟缓。由于目前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解决这场危机,北京实际上采取了拖延策略。但拖延的结果就是,北京非但没有化解或控制危机,反而一直在帮助扩大中央政府与许多香港民众之间的政治鸿沟。

  报导认为,事实上,习近平对香港问题的处理方式与他在美国贸易战的做法上存在相似之处,意图以拖待变,但这种拖延都没能等来更好的结果。香港的动荡可能会给习近平带来风险,尤其是如果香港问题加剧了中共领导层内部对其他问题的不满和冲突的话。

  习近平9月3日在中共中央党校发出警告,在讲话中重复使用了几十次“斗争”这个充满火药味的词。法广称,这个斗争的指向据分析表面看是针对美国以及香港事件,其实就是反映党内仍有权斗。

  美国之音引述两岸问题专家吴汉分析表示,斗争是中共的核心概念,中共从成立开始就是在搞斗争。他说,中共现在面临的内外环境都是险峻的,党的内部也是需要斗争的。这次是否会有党内的反对势力进入香港然后进行反扑?这是有可能的。习近平的权力不是那么稳固的。

  旅美学者陈破空指,8月30号的中共政治局会议无提“四个意识”和“两个维护”,亦无强调维护习核心,相信反习阵营并未消失;习在四中全会前大谈“斗争”,大有营造“延安整风”气氛,发动权力保卫战。

  法广引述历史学者章立凡分析指,除了香港问题,美中贸易谈判能否在十一前拿出好成绩,习届时在会上也得向党内报告。如果对以上两大问题不能有个阶段性成果,或者出了更大问题,这对习来讲不一定是好事。

  不过,前中共中央党校校刊《学习时报》副编审邓聿文表示,在他看来,一则按照中共党章和全会时间惯例,习近平并未晚开全会。再则习近平恐怕要在四中全会为党再套一个紧箍咒,将自己的一套治党规矩,看作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主要内容,从而成为习氏特色社会主义的鲜明标志,他认为习不可能因为贸易战和香港问题被追责。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倍可亲 查看原文 文学城原文 留园原文
http://www.backchina.com/news/2019/09/11/645394.html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