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习近平处理香港不当?中共高层现不安迹象(图)

纽约时报 0



北京——今年1月,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在一次中共高层领导人的会议上警告,中国面临着一系列重大经济和政治风险,他告诫官员们要特别警惕「精神懈怠危险、能力不足危险、脱离群众危险」。

如今,在香港经历了几个月的政治动盪之后,这一警告似乎颇有先见之明。不过,面临批评的是习近平本人及其政府,人们认为他对中国多年来最大的一次政治危机处理不当,而在他今年年初开列的风险清单上,并没有提到香港危机。

虽然北京很少有人敢在政府对危机的处理上公开指责习近平,但有人在悄悄地抱怨他的专横作风和权力的专制集中导致了政府对香港不满情绪的误读,而这种情绪仍在增长。

即使在香港处境艰难的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几天前做出重大让步,撤回了《逃犯条例》修订法案之后,香港的抗议活动以及警民冲突週五、週六仍在继续。该法案将允许把犯罪嫌疑人引渡到中国大陆,是三个月前引发抗议的最初原因。

中共领导人——很可能是习近平本人——对导致成千上万的香港人在过去三个月裡走上街头的愤怒情绪之深,感到惊讶或者无视。虽然修例是引发抗议活动的原因,但如今将抗议活动维持下去的,是对中央政府及其对这片半自治领土加强控制的努力更为广泛的不满。

北京对事态的反应一直迟缓。比如,北京允许林郑月娥在6月份暂停修例,但拒绝让她将其彻底撤回。这种部分的让步反映了中共在习近平领导下的强硬本能,引发了更大规模的抗议活动。

随着香港公众的愤怒情绪不断上升,中国政府的反应变得越来越气势汹汹,现在来看似乎有时难以捉摸。

在今年7月一次未公开的会议上,习近平与其他高级官员讨论了香港的抗议活动。虽然目前尚不清楚他们讨论了哪些选项,但据几位在香港和北京接受採访的知情人士说,领导人都认为,中央政府不应该强力干预,至少目前不应该。

据知情人士说,官员们在那次会议上得出的结论是,香港当局和警方有能力最终自行恢复秩序。由于这些是内部讨论,他们要求不具名。

有迹象表明,中国领导层当中存在分歧,存在对习近平政策的不满。

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学教授、研究中国政治问题的专家高敬文(Jean-Pierre Cabestan)说,在距离北京不远的海滨胜地北戴河召开的领导人年度非正式会议上,似乎发生了争论。

他说,一些中共领导人呼吁作出让步,而另一些人则敦促採取行动,让香港更直接地处于大陆控制之下。高敬文说,他认为,「中国领导层在香港问题以及如何解决危机上存在分歧。」

北京的政治分析人士吴强说,由于没有什麽更好的办法来解决这场危机,习近平的政府实际上採取了拖延策略。「中央政府不愿直接干预,也不愿提出解决方案,」他说。「政府的想法是等事情发生变化,等其自行结束。」

批评人士说,结果就是,习近平政府非但没有化解或控制危机,反而一直在帮助扩大中央政府与许多香港民众之间的政治鸿沟。在这个重要的国际贸易和金融中心,生活着700万人。

政府内部意见不一的另一个迹象是对林郑月娥撤回修例的反应。北京的官员曾在上週二宣布,不会对抗议者的要求做出让步。一天后,林郑月娥在撤回修例时声称,她的做法得到了北京的赞同。那些週二讲话的官员都保持了沉默。

週五,中国总理李克强在与访华的德国总理安哥拉·梅克尔(Angela Merkel)举行的记者会上表示,中央政府支持香港「依法制止暴乱」。

今年是66岁的习近平担任无任期限制的国家主席这个最高领导人职位的第七个年头,并将自己刻画为在一面临重大挑战的时代必不可少的指挥官。中国官方新闻媒体对他的吹捧超过了毛泽东时代以来的任何其他官员。

这让找到香港问题的政治解决方案变得更加困难。据香港和北京的许多官员和分析人士说,由于担心与习近平发生矛盾或将他激怒,就连高级官员也不愿意提出妥协或让步的理由。

「北京不自量力,高估了自己控制事态的能力,低估了香港的複杂性,」香港教育大学香港研究学院副教授方志恆说。

香港的动盪可能会给习近平带来风险,尤其是如果香港问题加剧了中国领导层内部对其他问题的不满和冲突的话。

「我认为危险不在于他的地位会崩溃,而是一系列缓慢发展的趋势会逐渐侵蚀他的地位,」雪梨洛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高级研究员、《Xi Jinping: The Backlash》一书的作者马利德(Richard McGregor)说。

「香港是这些趋势的一个例子,儘管做出了让步,但抗议活动似乎仍将继续下去,」马利德说。「贸易战加剧了痛苦,」他补充说,他指的是中国目前与美国的僵局。

上週二,习近平回到他今年1月发表讲话的地方——中共中央党校——重温了他年初发出的警告,但并没有暗示情况实际上正在恶化。

「当严峻形势和斗争任务摆在面前时,骨头要硬,敢于出击,敢战能胜,」习近平说。

虽然他警告,在经济、军事和环境上存在着「一系列」国内外威胁,但他只提了一次香港,而且只是随口提的。

「通过描绘一幅黑暗的画面——充满敌意的外国势力或者中共在保持权力方面甚至面临着无情的内部挑战,有助于证明他继续採取强硬手段的正当性,」华盛顿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高级研究员克里斯托弗·K·强生(Christopher K. Johnson)说。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习近平对香港问题的处理方式与他在美国贸易战的做法上存在相似之处。中美贸易战以及更广泛的经济问题,看来是习近平政府眼下最大的担忧。

习近平政府始终支持香港修订《逃犯条例》,并对这一立场坚定不移,拒绝让林郑月娥正式撤回修例,即使在抗议者的要求越来越广泛的情况下。林郑月娥现在做出撤回修例的承诺被人们认为已经太少太迟。

在贸易谈判上,中国也不愿接受川普总统最初提出的让步要求。当双方在今春接近达成一项用150页纸勾划出来的协议时,习近平似乎逡巡不前,阻止了谈判的进程。

现在,习近平面临着一场更大的贸易战,以及更高的关税和更紧张的局势。中国政府似乎在坚持一种等待策略,可能要等到川普2020年总统连任竞选的结果,儘管两国的贸易争端已经拖累了中国经济。

尚不清楚习近平政府如何对林郑月娥的决定传达了认可——亦或是否表示过认可。几名官员表示,林郑月娥的突然转变是在上週末抗议者和警方发生冲突后数日之内出现的。

林郑月娥表示,撤回引渡法案的决定是她做出的,但也声称,她的做法得到了北京的充分支持,表明双方的协调程度比任何一方公开承认的都要多。

中国官员和官方新闻媒体对林郑月娥让步之举的沉默表明,如果习近平政府的确认可了这一突然转变,它也想要抑制大陆对此展开公开讨论。

在最近对一群商界领袖的讲话中,林郑月娥描述了自己如履薄冰的经历,讲话后被路透社洩漏、发表。

「不幸的是,根据基本法,行政长官必须服务两个主人,即中央人民政府和香港人民,因此行政长官的政治迴旋空间非常、非常、非常有限,」她说。

她还对北京的看法给予了坦诚的评价,儘管她并未打算将其公开。她表示,北京没有派人民解放军恢复秩序的计划,因为「他们现在相当害怕」。

「因为他们知道,代价太大了,」她接着说。「也许他们不在乎香港,但他们在乎『一国两制』。他们在乎中国的国际形象。中国花了很长时间,才建立起那样的国际形象。」

香港有自身的法律和自由权利,这一独特地位给中国领导人造成政治困境,特别是习近平,他一直将中国不断增强的经济和政治实力作为他公众诉求的核心支柱。

中国恢复行使对这个前英国殖民地的主权,事关民族自豪感问题,扭转了一个半世纪的殖民耻辱。但大陆和香港之间仍然保持着国际边界。

政府眼下最深的恐惧似乎是,香港街头要求更大政治问责甚至实行普选的呼声,会像传染病一样在大陆扩散。迄今为止,几乎看不到这样的迹象。

随着危机加剧,政府已向毗邻香港的大陆城市深圳调派数千人的武警部队,但据一名香港官员表示,演习是仓促组织的,使用的是2014年抗议活动后制定的过时方案。

北京还加强了宣传力度,发起了一场针对香港抗议者和反对派领导人的信息——以及虚假信息——宣传运动。

习近平仍然很少提香港。对抗议活动他也一直隻字未提,甚至上週二也只是简略谈及。他上一次访问香港还是在2017年,庆祝英国移交主权20週年纪念。

在8月传统的休假过后,习近平的公开活动安排一直未流露出他的政治地位受到动摇或威胁的任何迹象。媒体对他的描绘已近乎圣徒传,变得更加讨好。官方电视台和党报如今称他为「人民领袖」,这一尊称曾经只用在毛泽东身上。

「人民领袖爱人民,」《人民日报》在习近平到甘肃考察调研之后写道。

习近平的考量可能只是保持耐心,就像面对贸易战中川普不稳定的转变时,他一直所做的那样。在上週二的讲话中,习近平还对政府的实用主义态度给了一个可能的暗示。

「在原则问题上寸步不让,」他说,「在策略问题上灵活机动。」

Steven Lee Myers是《纽约时报》驻北京记者。

储百亮(Chris Buckley)是《纽约时报》驻北京记者。

Keith Bradsher是《纽约时报》上海分社社长。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倍可亲原文
https://www.6parknews.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375479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