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即将进入“最危险的时刻” 悬于一线(组图)

加拿大和美国必读 0

在当今美加澳新等主流移民、留学国家中,加拿大可谓移民、留学门槛最低的国家。早在2017年11月,加拿大联邦政府发布“百万移民计划”,移民门槛降至历史最低!相比美国日益收紧、难上加难的移民政策,以及澳洲动辄要冲刺雅思4个7甚至4个8的高分才行,加拿大技术移民最低雅思要求G类(培训类)是4个6,因为名额多,特别留学毕业后最长可拿到3年工签,在大多数省份找到合适的工作且工作满一年后即可开始申请移民。

此外,同在北美,加拿大留学学费只有美国一半,优质高等教育资源同样丰富,移民方便,以及尊重多元文化和已有200万左右华人的良好基础,越来越多想出国留学和移民的国人将目光投向加拿大。

接下来的两个月,加拿大即将迎来4年一度的联邦议会大选,并产生新一任联邦政府总理。在全球白人至上主义、拒绝外来移民的保护主义思潮不断抬头的当下,加拿大是否会迎来“最危险的时刻”?并进而削减移民配额,提升移民和留学门槛?

这并非危言耸听。今年7月24日傍晚,加拿大人民党党魁马克西姆-贝尔涅公布了人民党的移民政策大纲。如果人民党当选,并能够组成政府,加拿大每年的移民数量将会被下调至10万到15万,远远低于目前自由党政府2020计划达到的34万。而在2018年,加拿大联邦政府实际提供了31万左右的移民配额。

这意味着,贝尔涅主张的每年最低移民配额与目前加拿大政府配额相比减少多达70%。

此外,如果保守党赢得加拿大联邦议会议席多数组建政府,很大可能也会削减移民配额并提高移民和入籍门槛。



一、加拿大即将进入超过30天的选举季

2019年10月21日,加拿大将会迎来下一次大选,在此次当选的议员们,将会一同组成加拿大第43届国会。在全国338个选区内,将会有上千名候选人将自己的名字放在选票当中,等待着来自选民的最终决策。

虽然选举时间已经固定,但是正式的竞选期还没有开始,根据加拿大选举法规定,竞选期最长50天,最短则为36天。这意味着,在9月9日到9月15日期间的任何一天,加拿大总理都有可能宣布解散国会,正式开启选举。在选举期间开始后,各个党派才可以全面投放广告,进行全方位的竞选活动。 即使如此,但生活在加拿大的选民们已经可以感受到选举期的氛围:一些家庭的门前已经挂出了自家支持的候选人的名牌,媒体上的话题已经开始着重于即将到来的选举。而更重要的,是各个主要政党,已经通过非官方的方式,推出了此次大选的竞选口号。

在渥太华城郊的Carleton选区,有支持者挂出了自由党候选人Chris Rodgers的插牌

 在最新的一期视频当中,现任执政党加拿大自由党公布了他们在此次大选中的竞选口号:选择向前(Choose Forward)。在这个时长一分钟的视频当中,加拿大总理特鲁多表示,自己参与政治,是为了帮助人们。在整期视频当中,自由党体现了总理与民众互动,乘坐公共交通,并且帮助那些努力工作的人们的意愿。 

 而在视频的后半部分,特鲁多表达了自己对保守右翼政客的不满,当自由党政府向最富有的1%征税的时候,保守右翼政客选择为富人提供减税政策,并且反对自由党政府的加拿大儿童福利金。而最重要的,在于右翼政客对气候变化问题的无所作为。 特鲁多在视频里,还嘲讽了安大略省保守党政府所使用的“为了人民”(For the People)这一口号,并直接指出这些政客只是在帮助他们富有的朋友们,而非民众服务。他们还会将人们所需要的服务削减,让人们遭受更大的挑战。 “I am moving forward, for everyone.”在视频的结尾处,特鲁多总理表示,自己期望实施一个能够带领所有人一同向前的计划。

 

虽然视频只有一分钟,但是联邦自由党将竞选期间最重要的信息全部囊括当中。联邦自由党表明了支持更加进步的社会经济政策,还指出了右翼政客想要“开历史倒车”的苗头。不论是在环境问题,还是经济议题,还是性少数群体及女性生育权方面,目前的右翼政党的做法可谓是全面倒退。只用短短的一分钟,自由党再次提醒了所有的选民,在十月份他们即将面临的选择。 相比之下,联邦保守党采取了十分不同的方式。在这次大选当中,他们的口号为:“是时候让你的生活变得更好”(It's time for you to get ahead)。



事实上,这只是保守党竞选口号的后半句,自2019年以来,保守党党魁安德鲁·谢尔一直在说的,是加拿大人目前只能勉强度日(get by),并不能让生活变得更好(get ahead)。在此次选举当中,保守党并没有过多提及加拿大应该向什么方向前行,而是将重点放在了生活能否可以负担上。谢尔的保守党表示,党派的首要目标,是为了让生活成本更加低廉。

 联邦保守党指出,党派的主要政治纲领是废除自由党政府对污染征收的环境税。并且期望减税,同时达成政府收支平衡。在环境问题方面,虽然保守党提出了一系列以科技手段减少碳排放的措施,但这些提议遭到了多个第三方环境保护团体的抨击。 

加拿大议会当中的另外两个全国性政党,新民主党与绿党,也提出了他们的竞选口号。新民主党最近发布的大选口号,其中英语版本为In it for you,为您参选。法语版本则更加直接:为您奋斗。

而绿党的竞选口号则为:“不偏向左,不偏向右,一同前行。” (Not left. Not right. Forward together.)。这一口号,与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杨安泽提出的全民基本收入的口号,倒是十分类似。而民粹主义政党人民党的口号将会是“Strong and Free”。

 

二、加拿大进入了“最危险的时刻”? 虽然加拿大还没有正式进入选举期,议员及各级部门的幕僚们还应该在进行政府本职的工作。但这更像是各方发起总攻前的寂静。不论是执政党还是在野党,不论是现任议员还是等待机会挑战的各党候选人们,都在等待着选举正式开始的那一刻。 如果说2016年,英国公投宣布脱欧标示了新一轮世界危机的开始,那么加拿大将会是西方各国当中,最后一个经受考验的主要发达国家。在欧洲,右翼民粹及保护主义政党分别亮相,并在各国议会当中夺得了不少的席位。在匈牙利、波兰等地,已经出现了右翼政党蚕食原本并不牢固的民主制度的症状。而对于加拿大来说,南边的邻居美国经历的变化,也让未来的局势变得更加不明朗。昔日的朋友会开始突然对盟国商品征收关税,昔日的朋友会选择对盟友的请求不理不问,反而与威权国家的领导人称兄道弟。

或许是西方世界的短暂混乱给予了威权主义乘虚而入的契机。在短短三年的时间内,威权国家对话语权的投入更加巨大。普世价值开始变得模糊,而人们的价值观也在变得更加割裂。在这个社交媒体时代,人们真的可以生活在平行世界当中,直到他们面对面冲撞,并且发生激烈冲突的时刻。

 三、“悬于一线的加拿大” 在世界陷入混乱的大背景下,加拿大也被卷入了这些混沌当中。右翼媒体与右翼候选人凭借着社交媒体出现在公众的视野当中。白人至上主义、新纳粹主义、以及拒绝外来移民的保护主义开始更频繁地袭扰着加拿大的公共事务。他们企图摧毁已有的建制,他们试图画出虚假的承诺。他们期望通过欺骗获得人们的支持。 在2018年,白人至上主义者,极右翼政治运动人物戈迪参加了多伦多市市长选举,并获得了超过25000张选票,在所有候选人当中排在第三名。2019年2月,在温哥华地区的本拿比南区,人民党候选人Laura Lynn Thompson获得了超过2000张选票,成为了自人民党建党以来,成绩最好的候选人之一。这些极端势力的兴起让人感到诧异,更加令人诧异的是,这些极端势力的来源,恰恰是以多元文化著称的多伦多、温哥华等加拿大大型城市。

自2019年以来,加拿大保守党针对自由党发起了一系列的攻击。从此前运行的“Not as advertised”系列广告,到微信当中的流言与标题党,联邦保守党正在采取一系列行动,希望能够通过目前公众对政治的愤世嫉俗,威权主义的抬头,以及反智主义的复辟获得更多的政治资本。

而另一方面,原本期望通过正面与积极信息获得更多选票的自由党,在目前的形势下,不得不再度采取一系列针对反对党的动作。从环境问题到保守党党魁反对同性婚姻,自由党方面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也不得不针对正在愈演愈烈的流言进行回击。

 四、倒退着实可能发生 安德鲁·谢尔保守党试图让人们选择相信,一个保守党政府能够为民众带来更加可以负担的生活。但事实却是,道格·福特的安大略省政府已经在过去的一年内为人们带来了完全反面的教训。在这一年当中,民众的生活不但没有变好,学生的助学基金被取消,高中生的课堂人数数量增加,而省内的教师还面临失业的困境。


此外,在社会议题当中,数据以及过往的投票记录显示,在现任保守党国会议员当中,有84%反对女性生育自主权。而保守党党魁安德鲁·谢尔在2005年国会当中的反同演讲也被人翻出。虽然这名保守党党魁目前表示自己并不会重新开启对同性婚姻合法性的讨论,但他直到现在,也没有参与过任何一次的骄傲游行。 从上个世纪到现在,我们以为西方国家在女性权益与同性平权的道路上已经走出了很远。但实际上,通过更加深入的观察,我们不难发现,这些我们以为建设牢固的社会共识及其容易被一个人,或者是一个政党在一段时间内摧毁。 不论是getting ahead,还是choose forward,民众都应该认识到在这一次选举当中最重要的问题:不论选择哪一个方向,后退,是绝对不能让人接受的局面。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https://www.6parknews.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375470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