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山传媒改名“去本山化” 赵本山消失的日子(组图)

新浪娱乐 0




本山传媒8月1日更名为“辽宁民间艺术团有限公司”



本山传媒是赵本山旗下的核心公司

搜狐娱乐讯 根据天眼查显示,赵本山旗下的本山传媒有限公司于今年8月1日更名为“辽宁民间艺术团有限公司”。

本山传媒是赵本山旗下的核心公司,股东分别是本山控股有限公司、赵本山及其夫人马立娟。三方持股比例分别为60%、19.6%、20.4%。同时,马立娟与赵本山持有本山控股51%和49%的股份。经计算,马立娟为本山传媒单一自然人大股东,持股比例51%;赵本山持股本山传媒49%。董事长和总经理职务均由赵本山担任。

公开资料显示,多家“刘老根大舞台”、《乡村爱情》、《马大帅》等影视剧的制作业务均属本山传媒旗下。根据工商信息,本山传媒在北京、浙江东阳等地设有多家子公司。

本山传媒“去本山化”:赵本山“消失”的日子,弟子们声名狼藉

“赵本山弟子出轨”又一次登上了热搜。

在《乡村爱情》中饰演“皮长山”的孟令宇,被妻子尚媛媛拉条幅控诉,“婚内出轨,包养小三和找小姐,不给孩子生活费,危难时候不但不管我还要离婚,抛妻弃子,人面兽心。”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赵本山弟子第一次被曝出轨,此前宋小宝、刘小光也曾深陷出轨旋涡。除此之外,还有徒弟被曝打人、骗钱骗色、卖假药被抓、逃高速费丧命……

这几年,赵本山从主流视线“消失”,本山传媒发展受到了很大的限制,负面传言层出不穷,弟子们也是丑闻不断,个个都不让人省心。在这样的状况下,不管是赵本山还是众徒弟,抑或是本山传媒,似乎都在寻找一条新的出路。

最近,“本山传媒”改名为“辽宁民间艺术团”,似乎想要从内部自发地“去本山化”,将本山传媒和“赵本山”的个人标签进行剥离。



确实,在赵本山“消失”的日子里,弟子们纷纷出事、声名狼藉,“去本山化”显得迫在眉睫,这不仅是在保护“本山传媒”,其实也是在保护赵本山这块金字招牌。





赵本山和86位弟子撑起的商业版图

“一过山海关,有事找本山”,虽然这可能只是坊间的一句玩笑,但巅峰时期的赵本山确实呼风唤雨。

《天下无贼》里有一句话,“21世纪什么最重要的是——人才”,而对于赵本山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徒弟”。


鼎盛时期,本山传媒的产业主要有四块:演出业(“刘老根大舞台”连锁剧场)、影视制作业(《刘老根》《乡村爱情》系列等)、电视栏目业(《本山快乐营》等跟电视台深度合作的喜剧综艺)和艺术教育业(辽宁大学本山艺术学院)。

四块产业之间互相支持、互相带动,在86位弟子的支撑下,构成了赵本山的商业版图。

通过本山艺术学院,本山传媒获得了大量的演艺人才,这些演艺人才里的佼佼者,成为了公司的签约演员或者赵本山的门下弟子,然后再通过电视剧、电视栏目来包装、打造。

根据网络公开可查的信息,猫影文娱(ID:maoyingtv)整理出了赵本山弟子的排行名单,这些弟子水平参差不齐,但数量却高达86位之多。



赵本山的徒弟,基本上都来自于本山艺术学院、二人转演员或者本山传媒出品的电视剧里的演员,比如,2004级表演班的闫光明、赵海燕、高明娥的二人转表演已颇有名气,尤其是电视剧《马大帅1、2、3》中,表演专业学生孟真、曹嘉睿、关婷娜、高明娥等参加演出;电视剧《乡村爱情1、2》中也有表演班学生贺树峰、王君平、孟令宇等20余人参加演出并在剧中担任重要角色。本山传媒出品影视剧中的大小演员,很多都被赵本山收入麾下。



通过广收徒弟,赵本山用极低的成本,为各个城市的“刘老根大舞台”输送人才,同时本山传媒可以用极低的成本,极低的风险打造综艺和剧集,再加上赵本山本身的号召力,各大电视台纷纷捧场,很容易以小搏大,获得超高收益。

就这样,赵本山让大量徒弟成了自己的摇钱树,以此向全国扩张自己的娱乐产业版图。

即便在退隐江湖的这几年,本山传媒的业务不及以往,但也从未停歇,门下弟子散落在了电影、电视剧、喜剧节目、网络大电影、二人转舞台、直播等线上线下的各个角落。

因为赵本山对这些徒弟都有师生之情或提携之恩,而且这些人本身跟赵本山的影响力有着天壤之别,基本上是靠赵本山“吃饭”,所以对赵本山非常忠诚,没有谁敢跟赵本山这个师父翻脸。即便在赵本山深陷风波之后,也很少有弟子公开背离师门,更没有人反戈相向。
当年小沈阳在春晚后迅速蹿红,曾有人询问赵本山是否担心小沈阳成名之后单飞,赵本山一语惊人,“不老实我就收拾他。”

不过在赵本山隐退之后,徒弟们的命运似乎也受到影响,刘老根大舞台开始出现关闭的情况,《乡村爱情》系列也从央视挪到了地方卫视,最后沦为了网剧。虽然影响力未必减少,但不得不承认,赵本山之前的强大资源也在慢慢散失,跟如日中天时期的赵本山相比,本山传媒头上顶着的“赵本山”光环正在褪去。



“去本山化”2013-2019

作为一个具有浓郁个人标签的民营集团,早在2010年,赵本山就已经在思考着如何让本山传媒“去本山化”。在接受《解放周末》采访时,赵本山曾表示,“原本这个传媒集团离不开我,但我觉得要做到我离不开这个传媒集团才对。我不干活这个集团还能照样有序运作下去,这才是我的目的。”

赵本山前后21年登上央视春晚舞台,有15次夺得了“小品王”称号。但是从2013年起,情况发生了变化,央视春晚开始“去本山化”。


央视的态度,就像一个政治风向标。此后,《人民日报》等中央级媒体纷纷对本山大叔“发难”。

赵本山的家乡媒体也没闲着,东北主流媒体开始不再提及赵本山这个响当当的文化“品牌”,跟黑龙江卫视合作的《本山快乐营》于2013年3月停播,就连跟赵本山捆绑最深的辽宁卫视,也开始看不到赵本山的身影。

2014年3月,作为政协委员的赵本山缺席全国政协最后一次小组讨论会议,被文艺28组组长陈晓光点名, “大家尽量保证出勤。查一查赵本山干什么去了。”一时间网络上沸沸扬扬。

同年10月份,赵本山又接连缺席中央、辽宁省和铁岭市的三次文艺工作座谈会。

此后,各种传言真真假假、虚虚实实,赵本山陷入“四面楚歌”。

2015年6月,辽宁大学和本山传媒合作创办的“辽宁大学本山艺术学院”更名为“辽宁大学艺术学院”,官方解释是原来双方签署的合作协议期满,经友好协商,双方共同决定不再续签。



在“辽宁大学本山艺术学院”拿掉“本山”之后,赵本山的收徒频率明显降低,或许是因为没有了后备人才来源,也或许是收徒变得更加谨慎。

2017年10月,本山传媒(深圳)有限公司,改名为“老根山庄文化传媒(深圳)有限公司”。


如今,“本山传媒有限公司”更名为“辽宁民间艺术团有限公司”,可见本山传媒“去本山化”的决心。

如果说之前的“去本山化”都属于被动的话,那这次或许是本山传媒内部主动“去本山化”的一个开始,看来要动真格的了。

至于赵本山的众多徒弟们能否撑起赵本山打下的这片江山,还是个未知数。



赵本山“消失”的日子,弟子们声名狼藉

都说,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这句话放在赵本山的86位弟子身上再恰当不过。

在赵本山逐渐归隐的这几年,徒弟们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除了大鹏凭借实力成功出圈,宋小宝、小沈阳等寥寥数人偶尔崭露头角外,其他弟子已经很难再获得主流舆论的关注。

虽然每次“收徒仪式”,赵本山都会为徒弟送上自己亲笔书写的四个大字——“国法家规”。然而,这似乎并不能阻止徒弟们的频频出事,尤其在赵本山“沉寂”之后。


2012年12月,赵本山第5号弟子王小宝(《乡村爱情》饰演王长贵)驾路虎车与出租车相撞,对出租车司机动手,致对方受伤住院。事情闹大后,逼得师父赵本山亲自出面道歉。而王小宝也因此被赵本山雪藏两年,最后沦落到靠直播生活。



2016年,赵本山第10号弟子张小光,驾驶摩托车试图加速跟随前面越野车通过ETC通道时,被自动落下的收费杆落下砸倒身亡,据说只是为省55块钱的过路费。

2017年,刘小光因为出轨女大学生,而且被曝luo聊、群P、骗钱、骗色……而2016年,宋小宝也曾被曝出轨。



2019年4月,赵本山第22号弟子赵丹(胖丫)因为通过直播、微信等途径销售假减肥药,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

赵本山弟子沦落至此,让人唏嘘。

如今,《乡村爱情》中“皮校长”孟令宇又跟妻子尚媛媛闹得不可开交。以至于尚媛媛公开控诉孟令宇的8大“罪行”,并称“本人所说的全部负法律责任”,还表示这些话都有“录像录音微信”等证据。

弟子们一次次出事,让赵本山颜面扫地,2012年“王长贵”打人事件发生时,赵本山还曾出面道歉,但此后丑闻不断发生,赵本山早已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再也没有为徒弟们的错误发表过只言片语。

但每一次徒弟曝出丑闻,赵本山就要上一次热搜,“赵家班”师兄弟们的各种劣迹,就会又一次被轮番刨根问底。



“赵本山弟子”还是一个让人感到光荣的称号吗?

在过去,赵本山旗下弟子管理颇为严格,即便是《乡村爱情》混个脸熟之后,如果没有本山传媒同意,也没有人敢随便接戏。

但是,这几年“赵家班”集体杀进了直播行业。宋小宝、丫蛋、刘小光、田娃、宋晓峰、胖丫、张小飞、路遥、红孩、王小宝、唐鉴军、程野等众多弟子,长期活跃于各大直播平台。

我们很难猜测,允许旗下弟子进入直播,是趋势使然的无奈,还是本山传媒顺势而为的战略。

不过,赵本山弟子进入直播,并不比其他东北主播更加高级,大多数只是散兵游勇,基本上都是各自为战,并没有什么统一规划和部署,也没有因为是同门师兄弟就协同发展。

有的弟子为了吸粉,直接打着“赵本山弟子”的旗号“求关注”。


有的弟子更甚,比如,“赵四”被指骗女粉丝给自己的儿子打赏;胖丫因为直播里卖假减肥药被抓……

第34号弟子田娃更是口无遮拦,为了吸引流量,故意在直播中爆料师兄弟们的出场费,以及小沈阳、唐鉴军等本山弟子的现状,还透露丫蛋与王金龙离婚的内幕,通过消费师兄弟们的影视来吸引流量,吃相相当难看。

在网易新闻上,有位东北网友评论赵本山和他的徒弟,“现在这帮徒弟根本没有打好赵本山给的好牌,没有达到美化东北形象的作用,而是一直在丑化东北形象,无论是影视剧、综艺,还是演出,一直在增加其他省份对东北的偏见,而且是他们自己标签化自己,现在东北那些固有偏见就是他们宣扬起来的,东北现在哪像他们演的那样啊!”



在过去,“赵本山弟子”是一个无上光荣的称号,就连黄圣依都曾心甘情愿跪拜在赵本山的膝下,如今却沦为了弟子们直播时吸粉的噱头。

如今赵本山年事已高,已经很少露面,旗下弟子虽然顶着“赵本山”的旗号到处活动,但不管这些人怎么折腾,都很难再现当年小沈阳那样万众瞩目的“爆款”了,即便是小沈阳(据说已经离开本山传媒),在年轻一代观众心目中的地位,也早被岳云鹏、沈腾取代,变得无足轻重了。

而且,一个趋势正在形成,那就是——虽然底层的二人转演员还在打着“赵本山弟子”的旗号到处招摇,但已经有越来越多的非二人转徒弟,正在变得越来越不愿意提及“赵本山弟子”,这个曾经让他们感到光荣的称号了……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https://www.6parknews.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374948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