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郑就撤回修例再次回应:中央尊重支持港府决定(图)

多维新闻 0










自从港府修订《逃犯条例》引发近3个月的示威后,当地时间9月4日,特首林郑月娥以电视讲话方式宣布撤回修例。5日11时15分,林郑月娥在特首办地下会见传媒,交代撤回修例决定




林郑月娥见传媒回应撤回修例决定。(HK01)


据“香港01”9月5日消息,林郑月娥重申,政府宣布撤回修例,保安局局长在立法会提出的目的,只是撤回修例,是毋须经过辩论、发言及投票。

林郑月娥表示,4日已透过视像讲话,详细完整回应民间就修例工作的五大诉求,更重要提出了四项行动,为解决目前困局走出一步。她指特区政府会正式撤回条例草案,完全释除市民的疑虑,保安局局长会在立法会复会后,按《议事规则》动议撤回条例草案。

她指有人担心在议会上“撤回”有其他目的,强调只是议事过程,不需要发言、辩论和投票,重申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撤回草案。

她表示会全力支持监警会的工作,认真跟进监警会日后提交的报告建议,她特别提出监警会4日发出新闻公布,详细介绍专家小组成员,指五名外国专家都是非常有经验,又指他们的工作客观和公正。

她又表示,将与所有司局长走入社区与市民对话,让社会各个阶层、不同政治立场、不同背景的人士,透过对话平台,将种种不满直接说出来,一起去探讨解决方法。

她说,经过两个多月因修例工作引起的冲突,意识到眼前的矛盾是反映了长期积压的政治、经济和社会问题,例如房屋和土地供应、贫富悬殊、社会公义、青年人的机遇,以至公众参与决策等。

她希望四项行动可以为打破困局走出一步,以对话代替对立,为社会带来改变。

被问到香港人在3月已要求撤回修订,6月提出五大诉求,为何要到多人被捕后才后知后觉,是否为紧急法铺路?另外监警会主席梁定邦已表明监警会无权力搜证,为何不愿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

林郑月娥表示,4日提出四个行动,是为香港困局走出一步,她称8月18日已提及会在相对平静,没暴力冲突时找时机设一个对话平台。她称近来见不少人,来自不同政治立场,听清楚展开对话前要有基础,故四个行动是对话前的基础,将行动揣测成某一行为并不正确。

她又称监警会专责处理警方问题,处理个别警员或警务处事情,她指由始至终都应该应用好法定机制,而非另设委员会,强调监警会7月初决定审视工作,将会进行客观,认真持平的工作,特别监警会已成立专责组,会向监警会委员交代。她提到有关报告将全面公开,报告提出建议一定认真跟进。至于她与其团队仍有承担,在香港这困难时期做可做的事,尽早止暴制乱。

中国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问到林郑月娥会邀请什么人、研究什么深层次矛盾。林郑月娥表示在过去一段日子,参考了外国在过去的大型社会运动,特别涉及暴力的社会运动,背后可能是因很多没有积极解决的问题,包括房屋问题、土地供应不足、社会能否参与决策的问题。

林郑月娥回应指,若要独立研究,最好是建立对话平台,在社区多听意见。她又指政府今次的做法参考过英国2001年发生“暴乱”后,委任了四人小组研究深层次问题,她认为不应由政府将所有事情定下来,应积极与社会研究如何处理问题。

路透社记者问及撤回的决定是香港政府的决定,抑或是中央政府的决定。她指出在撤回修例方面,她没有改变过想法,由6月15日已经强调暂缓修例工作,立法工作已停止,在7月初亦曾指出“the bill is die” 。不过她在过去2个星期与各界不同人士会面见面,与会者向她表示,指若政府希望与市民对话,政府亦要协助建立对话基础,完全撤回修例草案是其中一个对话机制。

她强调是次撤回的决定是由香港政府作出,展开修例工作的决定也是由香港政府作出,又指中央明白她一直作出决定,对她尊重和支持。

据悉,林郑月娥将于9月5日下午赴中国广西省南宁市,出席翌日举行的2019年泛珠三角区域合作行政首长联席会议。

解读林郑撤回修例:希望与“和理非”大和解

曾一度失焦的《逃犯条例》在引发了香港持续3个月的动乱后,再次成为林郑试图解决香港问题的“钥匙”,当地时间9月4日,林郑宣布正式撤回《逃犯条例》。局势会否因为条例的撤回而得到缓和仍未可知,但林郑的这一举动反映了即使在暴力持续升级之际,港府及北京仍然保持了冷静克制。 在前一天港澳办的记者会上,在被问到中央会不会支持撤回修例之时,发言人还没有正面回应,仍然称“止暴制乱、恢复秩序”是香港当前最大的诉求。那么林郑为何会转而撤回条例。有分析人士认为,林郑撤回条例表面是一种“妥协”信号,实则正在对示威群体进行拆分处理。




林郑宣布撤回《逃犯条例》修例向“和理非”抛出橄榄枝。图为6月18日林郑在香港新闻发布会现场。(Reuters)

林郑为何撤回《逃犯条例》修例

从林郑的电视讲话中看,其以“四项行动”回应示威者的“五项诉求”,包括撤回《逃犯条例》修订在内的增加监警会成员、政府高官走入社区和市民对话以及邀请社会领袖、学者等就社会深层次问题进行独立研究,提出建议。显而易见,这些关涉香港民生的议题不是以激进暴力行动进行政治诉求的寻求香港自决人士所关心的。因此,与其说林郑在针对当前的激进行动回应,不如说是在向绝大多数的香港市民喊话。

有媒体观察到,在上周的香港示威行动中已经出现这样的端倪:香港的暴力行动虽然持续升级,但“中间派”对暴力行动展现出保留姿态。可见,9月3日,港澳办对香港局势预测的“止暴制乱”是香港当前最大的公约数的说法有一定的评估基础,而林郑显然也是认识到了这一点。因此撤回条例可以认为是其向较为温和的反修例示威者抛出的橄榄枝。再进一步说撤回条例不仅是基于示威群体的诉求分裂而采取的举措,也是在主动拆分。

意思是林郑以撤回《逃犯条例》修例试图让“和理非”退场乃至“中间派”割席,至少对示威群体来说是一个内部分化之策,那么在港府的“退让”之下仍然激进暴力的则将有其他的对策。至于是什么,在9月3日的港澳办记者会上,发言人已经严明“只要是依法以和平方式参与游行集会,只要是符合“一国两制”原则,都是法律允许的。而那些肆无忌惮挑战“一国两制”底线、冲击中央驻港机构、污损和侮辱国旗国徽、暴力袭击警察和无辜市民……的犯罪行为必须且只能依法严厉打击,没有宽容的余地。”

“软的更软,硬的更硬”,是北京的弦外之音,也是林郑宣布撤回《逃犯条例》修订的逻辑。

解决问题的第一步

撤回《逃犯条例》修订显示了港府对处理香港问题的诚意,但面对来势汹汹的“五大诉求”,恐怕仅仅依靠撤回条例尚不足以完全扭转形势。毕竟各界皆知《逃犯条例》虽然是那根导火索却不是真正解决香港问题的那把“钥匙”,依靠撤回条例修订显然难以釜底抽薪 ,因此这还只是解决问题的第一步。

如果做这样的预估,即使林郑撤回了《逃犯条例》的修订,但仍不能满足绝大多数示威者的诉求,甚至这一举动走向另一层面的失控,香港需要这样的情况备案。当然,港府乃至北京自然都不乏应对如此时局的诸多选项,包括港澳办多次暗示的按照《基本法》规定有出动驻港部队乃至根据香港政府请求武力介入的可能,这些自然是最有力迅速平息局势的手段,但最有力的不一定是最合适的,香港当前最需要的是止暴制乱,但绝不只是止暴制乱,今天香港问题固然要解决,但如何解决将可能在往后十年乃至几十年对香港政治生态及社会都会产生一个不可预估的影响。正因如此,北京也好,港府也好,都必然会平衡各方需求,尽量以最小的代价解决问题。而此前外界已经呼唤多时的“紧急法”在强制手段中具有相对柔软度,不失为一个优势选项。

从乐观的层面来说,随着《逃犯条例》修订的撤回,“和理非”退场,整体局势得到逐步控制。这是“止暴制乱 恢复秩序”的阶段目标,但仍然没有解决反修例运动所暴露出来的更多矛盾,包括最需迫切解决的香港的经济民生,年轻群体的生存发展等深层次结构矛盾。

当然,在林郑提出的“四项行动”中 “我们眼前的矛盾反映了长期积压的政治、经济和社会问题”,其列举了防务与土地供应、贫富悬殊、社会公义、青年人的机遇以及公众参与决策等。可以看出林郑已经意识到香港的主要矛盾所在,也承诺将会建立对话平台进行探讨。不过香港今天面临的问题不是在此次反修例运动中才暴露出来,林郑也不是此时也意识到,事实上,几任香港特首都认识到香港有问题,例如香港前特首梁振英试图建立公租屋、推行教育改革等等议题但最终都遭到搁浅,因此如何真正解决香港的问题才是真正考验特首的问题,当然,这不仅是香港特首也是北京的课题。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https://www.6parknews.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374738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