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私生活曝光,看完我喷了…(组图)

张先森 0

作者|张先森

猫奴篇

中国历代文人,素有一种“爱猫”情结。

爱国诗人陆游给猫写的诗,恐怕比写给表妹唐婉的诗还要多。

比如同样是风雨大作的天气,他可以是“铁马冰河入梦来”,也可以是“我与狸奴不出门”。

狸奴就是猫。爱国很重要,吸猫也很重要啊。

李叔同留学日本时,给家人发电报很是吝啬,只问四字:爱猫安否?

一生受李叔同影响的丰子恺,也是出了名的猫奴。

朋友送了他5只猫,偷吃,耍宝,把家里搞得一团糟,引起公愤。

全家人召开治猫讨论会,丰子恺力排众议,认为猫偷吃是因为没吃饱,最后达成增加猫粮经费的决定。

丰子恺和他的白猫

老舍起初仇猫,曾考虑过要不要把不抓老鼠的猫拿去炖了。

后来不知怎的成了猫奴,写了长篇小说《猫城记》,又写散文把猫夸赞一番。

他每晚必等爱猫回家后才睡得着,曾打算在1924年为一只叫“小球”的爱猫举办婚事。

可是“小球”向往婚配自由,后来跟别的猫“私奔”了。

老舍与猫

外国文人也爱猫,硬汉海明威写《丧钟为谁而鸣》时,身边有30只猫围着他叫,他把自己的家称作“喵呜制造基地”。

饮弹自尽前,海明威为他的猫写好了遗嘱。今天你若参观他的故居,仍能看见这些猫的后代们在那游来荡去。

海明威和他的猫咪

有人问村上春树:“为什么你的作品总能让人感到温暖呢?”

村上温情一笑,答:“这或许,归功于陪我写作的喵咪吧。”

有次村上出远门,把爱猫托付给出版社的编辑照料。

编辑不肯,村上只好答应他用一部小说作交换。

这部小说,叫《挪威的森林》。

追星篇

饭圈这个词,在明星扎堆的唐宋时期就有了雏形。

晚唐诗人张籍粉杜甫,他相信吃什么补什么,便将杜诗烧成灰,拌着蜂蜜而食(细思极恐)。

杜甫却崇拜李白,各种写诗为李白应援;

李白没怎么搭理杜甫,转而粉谢灵运;

谢灵运又粉曹植,扬言天下的好诗除了曹植和自己的,其他基本上都是辣鸡。

爱你,就把你纹在身上。有个叫葛清的脑残粉,脖颈之下全部纹上白居易的诗歌。

然后,每天光着膀子在街上荡来荡去,很是自豪。

白居易粉丝成堆,但他晚年却疯狂崇拜小鲜肉李商隐,还说死后要投胎给李商隐当儿子……

《河东狮吼》里粉丝团为苏东坡应援

大文豪苏轼是北宋最大的爱豆,有个姓章的学者白天上班,晚上沉迷于东坡的书无法自拔,被一旁寂寞的娇妻嫌弃,此人居然把妻子给休了……

到了近代,林语堂也是苏轼的迷弟,他移居美国时舍不得多带行李,却带了苏东坡的100多种研究资料。

他酝酿了十几年,又花了三年写完《苏东坡传》,自己觉得比《京华烟云》写得还好,恨不得天天把书放在枕边。

余光中则是李白的真爱粉,写了不少诗为李白打call,什么《寻李白》,《念李白》,《戏李白》,最具魔幻现实主义的是《与李白同游高速公路》……噢,还有那句著名的:

“酒入豪肠,七分酿成了月光/剩下的三分啸成剑气/绣口一吐,就是半个盛唐。”

拖稿篇

拖延症,可能是近年来最流行的一种病了。

作为编辑,我也见过各种理由各种形式的拖稿,威逼利诱等催稿手段都用过了。

但对于那些才气冲天的文人,还真拿他们没办法。

日本漫画家富坚义博是一代拖稿大神,人赐绰号“富坚老贼”。

富坚老贼对付编辑的办法就是玩消失,屡试不爽。

可人家是大神啊,杂志社只能像财神爷一样供着他。

老贼自有他的拖稿理由:

1.其实是老婆画的,现在老婆回娘家了。(他妻子是大名鼎鼎《美少女战士》的作者武内直子)

2.老婆又罢工了。

3.操劳过度,连续患了三年普通感冒。

4.原稿被老鼠偷走了。

5.没有理由,你们休刊吧……

“权游”原著作者乔治·马丁,也是业界拖稿老贼。

他的《冰与火之歌》是无数人的有生之年系列,老贼被催稿催急了,放出狠话:

“你们再催我,我就把里面的角色全部写死!”

说到这,我就想起金庸和古龙。

1963年起,金庸开始在报纸上连载《天龙八部》。

有次他要去欧洲游历一个月,但又不想拖稿,就让倪匡暂时代笔,并嘱咐他千万别把里面的人写死了。

倪匡不喜欢刁蛮的阿紫,又不能把她写死,就把她的眼睛写瞎了。

金庸回来怒了,倪匡耍赖说:不是我弄瞎的,是丁春秋弄瞎的。

古龙和金庸性情不同,是出了名的拖延症重度患者。

他剧本要价奇高,可截稿当日拉着制片人通宵喝酒,最后交给人家一叠白纸。

他曾在林清玄的报纸上连载小说,连载了两年多,结局还遥遥无期。

林清玄去催稿,古龙说:“这篇小说里有一百多号人物,要写的太多了。”

林清玄回忆古龙拖稿往事

于是林清玄自己写了一个结尾:

小说主角遍发武林帖,邀请了一百多位武林人士到少林寺,推选武林盟主。

少林寺地下埋了炸药,所有人全都被炸死了。

完。

这……不就是“权游”的结局吗?

古龙去世后,林清玄等人在他棺材里放了他生前爱喝的XO酒。

陪葬酒整整48瓶,代表他享年48岁。

日记篇

文人的日记最是真实,让人看到他们逗逼和真性情的一面。

胡适天天在日记里强调要戒烟戒酒,但从没有成功戒过。

他号称有30多个博士学位,但真正修过的只有一个,其他全是名誉学位。

也难怪,他留学时沉迷打牌,有那么多时间学习吗……

胡适在康奈尔大学留学期间的日记,他首先给自己定了一个假期学习计划:

【7月1日】新开这本日记,也为了督促自己下个学期多下些苦功。先要读完手边的莎士比亚的《亨利八世》。

可是啊,计划赶不上变化,胡适同学的假期生活是这样的:

【7月2日】天热不能作事。打牌消遣。

【7月3日】今日天气百一十度。打牌。

【7月5日】注册。打牌。

【7月7日】上课。打牌。

……

眼瞅着半个月过去了,胡适同学为自己的堕落生活深刻反思:

【7月16日】胡适之啊胡适之!你怎么能如此堕落!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于是第二天……

【7月17日】打牌。

【7月18日】打牌。

青年胡适

季羡林也爱打牌,他曾在日记里写:

【四日】早晨起来上供,接着打牌,一打打了一天,糊里糊涂的。

【六日】过午休妹来,又是打牌,大输。晚上接着打,仍输。

季羡林的《清华园日记》不只有打牌,料还特别猛。

妈的,这些混蛋教授,不但不知道自己泄气,还整天考,不是你考,就是我考,考他娘的什么东西?

点评:很多学生的心里话。

论文终于抄完了。东凑西凑,七抄八抄,这就算是毕业论文。论文虽然当之有愧,毕业却真的毕业了。

点评:瞎说什么大实话呢。

过午看足球和女子篮球。所谓看女子篮球者实在就是看大腿。说真的,不然的话,谁还去看呢?

说实话,看女人打篮球……是在看大腿。附中女同学大腿倍儿黑,只看半场而返。

我今生没有别的希望,我只希望…(马赛克)…和各地方的女人接触。

点评:这才是真性情啊。

季羡林清华毕业照

搞笑篇

日记里可爱,生活中也特别逗。

别看鲁迅在教科书中一本正经的样子,私底下也有搞笑的一面。

他牙齿不好,又爱吃甜食,有时候牙疼到怀疑人生。

有次刚去看完牙医,他又愉快地买了一堆饼干回家。

和妻子许广平分居两地时,他常在学校附近的相思树下打发时间。

相思树可是爱情的象征啊,不料一头猪颠颠地跑过来啃食树叶。

鲁迅怒了,一跃而起,和猪展开决斗……

西南联大时期,日军频繁轰炸昆明,师生经常要“跑警报”。

有次金岳霖写作入魔,竟然没有躲避。

轰炸过后,陈岱孙马上跑回学校,看见金岳霖站在教学楼门口,手上还拿着笔……

后来防空警报响起,他就抱着书稿往郊外跑,一边躲避空袭,一边修改稿子。

心疼他的林徽因在书信里写:可怜的老金啊……

联大学生跑警报

跑警报时,“学渣”汪曾祺最喜欢往松林的方向跑。

因为那里有卖炒松子的,有时他也会自备一袋点心,边吃边躲避轰炸。

他想啊,就算被炸死,也不做饿死鬼。

汪曾祺早年没有书房,得在小女儿屋里写作。

女儿在睡觉,他想写作又不好意思进房间,只好在客厅走来走去,一股劲憋得满脸通红。

儿女们拿他逗乐子:“老头儿,又憋什么蛋了?”

汪曾祺笑着说:“我要下蛋了,这回下个大蛋!”

汪曾祺和夫人施松卿

钱钟书也很可爱,经常在家“做坏事”。

他所谓的做坏事就是跑到女儿房间里,在她的书桌上写一首打油诗:

大牛洗澡,盆浅水少,没有办法,撒泡大尿。

然后,底下署名:杨绛。

他写完了就躲了,女儿问起他就说:

妈妈写的,我没写。

八卦篇

某年,倪匡喜欢上夜总会的一个姑娘,硬拉着蔡澜陪他去撩妹。

蔡澜不仅要做灯泡,还要收尾买单,血亏的他心想,真是交友不慎啊。

不过这事儿倒让蔡澜悟到商机,于是三大才子搞了中国电视史上最奔放的节目《今夜不设防》,公然抽烟喝酒讲荤段子,脸都不红一下。

王祖贤做客《今夜不设防》

三子中,蔡澜最为义气,他拍电影时让倪匡出演一个作家角色。

倪匡说,算了算了,我不会演戏。

蔡澜又说,里面美女如云,而且喝的是正宗的路易十三……

话没说完,倪匡立马答应了。

倪匡在《原振侠与卫斯理》中客串一位作家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亦舒是倪匡的妹妹。

她的小说女主人公,大多是念了名牌大学的现代独立女性。

不过她自己呢,27岁才跑去英国念了个野鸡大学。

她写到都市时尚和时装珠宝时如数家珍,华丽丽如郭敬明的小时代。

很多女读者,甚至把她的小说当作穿衣搭配指南。

但生活中的亦舒其实很节俭,也不爱打扮,不爱买衣服。

亦舒小说改编的电视剧《我的前半生》

很多人可能也不知道,金庸是徐志摩的表弟。

徐志摩短暂的一生里,因为四个女人而充满罗曼蒂克的色彩。

林徽因,张幼仪,凌淑华,陆小曼。

到底谁是白月光谁是白米饭,谁是红玫瑰谁是蚊子血,如今早已无据可考。

金庸就在小说中,对这位风流表格进行含沙射影的调侃:

前有负心薄幸的表哥慕容复,后有著名的淫贼——云中鹤。

云中鹤,是徐志摩在新月诗社时的笔名。

《天龙八部》四大恶人之云中鹤

段子篇

今年95岁的黄永玉是最有趣的艺术家之一。

几年前他办画展,记者问:

“参加宴会的人是否需要打领结?女士是否要穿晚礼服?”

黄永玉笑答:“都不必了,最好裸体,裸体最好看。”

别人叫他黄大师,他却反驳:

“毕加索、吴道子才算大师,我算什么大师。”

说完又加一句:今天教授满街走,大师多如狗!

黄永玉和“弟子”林青霞

钱钟书被学界称为“二十世纪人类最智慧的头颅”,生活中也幽默十足。

媒体邀他拍《中国当代文化名人录》,他婉拒了。

别人又跟他说,被选入者可获得一大笔钱。

钱钟书笑了笑:“我都姓了一辈子‘钱’了,还会迷信这东西吗?”

“幽默”这个词,其实是林语堂从英文的“humour”翻译过来的。

林语堂本人也足够幽默,放到现在应该去主持脱口秀节目。

在一次演讲中,有美国学生问他:

为啥一直在批评美国、赞美中国,难道美国就没什么东西比中国好么?

林语堂秒答:有啊,抽水马桶啊!

写在最后:

看完是不是觉得很惊喜很刺激?这些教科书中的文人,也有“表里不一”的一面。他们也是凡人,也很逗很可爱。

但他们的真性情是一种精神,他们的自嘲是一种乐观,他们的幽默是一种态度。所谓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说的就是如此吧。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文学城 查看原文 倍可亲原文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9/08/24/8614027.html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