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加拿大小城参与反港独游行,没想到来这么多人(图)

观察者网 0

秦镗是一名在加拿大哈利法克斯市留学的中国学生。在国内念本科期间,他曾有过入伍经历。在本文中,他主要分享了自己前不久在加拿大当地组织海外华人开展反“港独”抗议活动的过程。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秦镗退伍战士,旅加留学生

观察者网的读者朋友们,大家好。我很荣幸受到观察者网编辑的邀请,作为代表,来讲述身在加拿大哈利法克斯的华人同胞们齐心协力,与“港独”势力针锋相对的故事。




“港独”退场前,我们依然挺立

我叫秦镗,天津人,90后。本科读书期间,我作为大学生士兵入伍,并在入伍期间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我在退伍后回到学校完成了学业。之后看着手里“不菲”的退伍费,我决定走出国门看看世界。



退伍证



临行前,班长送给我他自己的国防服役章,希望我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


在异国他乡求学并不轻松,但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幸福的人。因为来自国内的亲朋好友一直支持着我,而跌跌撞撞间,我还遇到了来自故乡的姑娘,在他乡收获挚爱。

在忙碌却平淡的生活中,我始终牵挂着国内的情况,关注着相关新闻。

当每一个有民族自豪感的中国人都在感念伟大祖国的阔步前行之时,总有些躲在阴暗角落里的人居心叵测、图谋不轨。

自今年六月以来,身在加拿大的我就能够明确感觉到,针对香港的一系列问题,西方媒体——庞大巨硕的宣传机器,已开始有预谋、有组织、有手段地运作起来,抹黑中国。一切如同巧合,社交网络也开始应和着媒体的信息恶浪,“节奏”一波紧跟着一波,让人难以逃脱。当时,不止是中国同学,连外国同学也觉得“庞大的加拿大,似乎快要放不下一张安静的书桌”。然而,每当我想要去做点什么的时候,我就会痛恨自己远隔重洋,有心无力。

一直以来,我都在自我安慰。香港的事情,可能只是因为香港民众之中,一些不懂事的年轻人被外部势力利用,逢“七·一”便闹而已。直到我看见国徽被泼墨玷污,国旗被扯下丢入水中……用女朋友的话说,我当时“须发皆张,瞪圆了双眼,目露凶光,拳头紧握,浑身肌肉紧绷如铁石,牙关紧咬间听不清言语,但大骂不止”。



遭到泼墨的国徽



被丢入水中的国旗

也许是军旅生涯的磨砺,让我对徽章与旗帜的尊严格外在意。我恨不能立刻飞到香港去守护我们的国旗,我们的国徽;我恨自己不能,恨到愤懑已极,恨到怒不可遏,但又实在无可奈何……我随即出门,去本地商店找到一面五星红旗,悬挂在住处。

五星红旗是那么鲜艳。它让我想起新兵连里所教的敬礼动作要领:上体正直,右手取捷径迅速抬起,五指并拢并自然伸直,手心向下,微向外张,手腕不得弯曲,右大臂略平,与两肩略成一线……也许我的描述不全对,但是早已形成的条件反射、肌肉记忆,让我不由自主地向国旗敬了一个军礼。

国旗,请接受一个老兵致歉的军礼。

我努力从繁重的作业中抽出时间,进一步了解了这次事件。如一位老友所说,没有一件事情是孤立的。在香港发生的事件中,西方国家(美国为首)出钱;台湾省也有势力积极参与;而香港则沦为主战场。这种戏码,自新中国成立以来时有上演。风风雨雨70年,中国一路走来。我内心笃定:如今已经更加强大的祖国,更能够遏制住这些不法者的嚣张气焰。



哈利法克斯现场的装束,与乱港者如出一辙


但树欲静而风不止。

不久,网络上就出现了消息:“港灿”们闹过来了!也许在占领机场的闹剧中,废青们觉得自己的形象已受到很大的损坏;也许勾结起来的反华势力早就安排好这一步棋,他们开始在全世界各地串联,搞所谓的“和平示威”。



我们准备的传单



我们准备的传单

8月17日,“港独”分子计划在加拿大的多个城市搞事情,其中就包括哈利法克斯。看到消息,我心头一震,我渴望与他们斗争的机会已经很久了。我就等敌人来了,来了就“消灭”他们!“消灭”——在外国人地盘上做不到,但是有我在,有我这个解放军退役军人在,有我这个共产党员在,正义的力量就不会沉默不语,更不会让那些敌人称心如意地搞事情!



向当地人介绍情况


看着网络上“港独势力”寥寥数人的响应,我有点想笑。最初的计划,就是找十来位相熟的同学好友就好。这时发现,大家已经自发组成微信群,并且响应的人竟然有那么多。第一个群到人数上限了,第二个群也到人数上限了,我们竟然组成了两个群,有近一千的群员,以留学生为主,但也有不少其他各行各业的华人华侨。



活动公告


“我们不是废青”;

“我们一定要理性”;

“我们要揭露港独暴乱真相”;

“我们反对使用暴力,更不能授人以柄”;

“不发表破坏中加关系的言论,不影响当地居民生活”;

“要去的比他们早,走的比他们晚”;

“一定要针锋相对”。

活动当天,万里无云。这样的天气适合郊游,但未必适合在高纬度地区站着晒太阳。

一如网络页面所表露的,当天到场支持“港独”的,只手可数。

而我们的应对也像网络上一样热切,爱国华人华侨和留学生组成的“合唱团”有多达上百人。

我们的目的很明确,既不是来说服他们,也不是为了争吵,只是要表达不一样的声音。强烈的太阳辐射丝毫没有影响大家的热情,国歌声在现场多次响起,引来路人的驻足围观。



留学生英语流利,他们积极地向路人发放传单,并对其解释香港正在发生的事件。

在争取向更多普通人科普事件内情的同时,我们也遭遇到了一些“典型西方人”。对于一个纯粹自发的活动,他们固执地认为这一切都是假的。他们对于我们的宣传材料不屑一顾,甚至进行无端指责。这类人往往自视甚高,其实傲慢又无知。他们口口声声标榜独立思考,实际上却是姿态比事实更重要。在西方信息霸权主导的区域,这种情况和香港差不多。

还有一位老先生,几十年前移民加拿大,曾在温哥华工作,目前在哈利法克斯退休养老。他赶来参加我们的活动,是因为觉得自己的亲身经历很有分享的价值。他告诉我们,在海外,中国人根本不会受到重视,就算你学历再高、技术再好,在西方人眼里也永远低人一等。只有中国强大起来,海外华人才能直起腰杆!

在反对“港独”的集会中,我们还注意到了一些“民主的细节”。那些“和平示威”的发起者,曾经反复表态宣称自己并非“港独”分子,只是要求所谓的“五大诉求”和“真普选”。但是,在他们的宣传板上我们依然可以看见“光复香港”、“反对一国两制”、“香港独立”的字样。



“港独”张贴板上写满了各种各样的反华标语,参与者寥寥数人


与他们同伍的,不出意外有不少白人面孔。而其中有一对貌似情侣的组合,还曾经装作路人停下脚步,与我们进行辩论。期间我发现他们不住地与对面那帮“港独”眉来眼去。他们说的话,无非是颠来倒去的谬论。见论战讨不到好,他们就干脆大喇喇地走到对面那群人里面——果不其然,他们看起来非常熟络。这对情侣脱掉外套后,露出了里面黑色的T恤,上面还写着废青惯用的字眼。



与“港独”同伍的外国人

更有趣的是,一名站在对方队伍里的人员,事后突然在某大学微信群发声表示自己被欺骗了。这名来自广东佛山的大学生长期生活在国外。“港独”活动前夕,他与对方活动组织者取得联系并加入。但是这位学生在活动之前并没有与组织者见过面。他本以为这是一次要求反暴力的和平示威活动,可是参加后才发现,这是一次赤裸裸的“港独”活动。因为在集会结束后,组织者把参与者拉去请客吃饭。席间,一名女性反复拔高“港独”,其他人也并没有任何反对的表示,反而频频附和。饭局变成了“香港独立”的茶话会。









作为此次支持祖国集会的参与者,这也是我完全没有预料到的情况。至少还能唤醒一个有良知、有理性的人,这让我们的集会有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我们的集会,持续了大约7个小时。我们上午10点到达,比他们来得早;下午5点离开,比他们走得晚。参加集会的朋友们,有人冒着暴晒始终擎着国旗;有人自掏腰包为大家购买果汁与瓶装水;更有一些已经工作或在实习的朋友,不惜翘班赶来。每当一部分人因为工作等原因不得不离场时,又会有更多的人赶到加入。

当天下午5点,“港独”们收拾零碎,准备灰溜溜地跑路时,我们再次高声唱起了国歌。“One China”成为全场最响亮、最频繁的口号。一如网友的概括,“港独”分子妄图在全球范围内制造事端,不想却弄巧成拙,成就了胸怀祖国、热爱祖国的中国人一个完美的舞台。

回到住处时,我才感觉到脸上、脖颈上皮肤火辣辣的疼。可是让我感到开心的是,我仿佛回到了少年时节,那个年轻气盛的自己,经常在网上与人争论,通宵达旦不觉疲惫。

实事求是地说,挺立7个小时,是我退伍以后从未经历过的考验。除了晒伤,还有疲劳,真想直接睡大觉了事。

回顾此次活动,并没有组织者,大家只是自发地联合在一起,询问有没有人愿意表达中国的声音,只是约好与大家一同到达现场。而参与的朋友们都是凭借一腔热情,凭借一个中国人应有的自觉。毕竟,从“准备周全”的角度上讲,我们或许比不过那些专业的搞事者,没有西方国家机器假借各种非政府/非营利组织作为白手套提供资金支持;更没有人专门培训方式方法。这次活动让我认识到,所谓的“自主”、“自发”背后需要怎样的“准备”。



上次这么晒已经在很久之前了

集会结束了,学业依然繁重。我要把网络上消耗的时间,集会花去的时间弥补回来,赶在截止日期之前完成作业。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西方的媒体霸权,从不善良,尽管他们频繁吹嘘自己的“中立”、“客观”与“可信度”,可是他们实际从未拥有过这些品质。



加拿大媒体前来采访


活动当天,哈利法克斯的当地媒体CBC News和Global news于稍晚时到场,他们采访了我们的同学。我记得很清楚,当被问及《逃犯条例》如何评价的问题时,一名雷姓同学给了记者一个相当精彩的回复:“这一法律的意义就在于,内地犯罪者不能因为逃港就逃脱法律制裁,而加拿大的罪犯如果逃往香港,也会因为这一法律而被引渡回加拿大受审。”

可是后来CBC的报道,却与我自己亲耳听见的差别非常大:回答的后半句被完整地掐掉了,原本说的是“犯罪者”,到他们嘴里变成了“香港人”!西方媒体擅于掐头去尾,玩弄双重标准,以新闻自由之名,行洗脑愚弄之实——这是我们一直了解的。可是我们却从未想到有那么一天,这些人搞到了我们的头上。香港一系列事态的出现,外媒涂脂抹粉包装的所谓“抗争”,玩的不也是这一套把戏吗?!



我很普通,就像这数百走上街头,与“港独”势力针锋相对的华人一样,我们都不敢自夸是敢于与某些西方势力鏖战的勇者。然而,曾经历过近2年的军旅生活,我深深地感受到,红色基因一直在我的血管里奔涌。人民军队这个光荣的集体,赋予了我不畏强敌敢于亮剑的勇气。但是,我所练习的杀敌本领,在这场战斗中却无从施展。

身在异国他乡,面对媒体霸权,我们亲口所说的话,就这样被歪曲污蔑……我又能为那些一起参与集会的朋友们做什么?我觉得自己非常无力。





在他们的地盘上,我们只能这样微末地以评论还自己清白。

直到国内媒体辗转找到我,想要了解我所经历的这一切,我才感到了来自祖国大地的强大支持,这令我之前的无力感一扫而空。无论课业多么繁重,我一定要把我的心路历程,以及与我的那些朋友们并肩挺立、不畏暴晒高举国旗的故事写出来,告诉大家。



说起来,我还是在《环球时报》的报道画面里,听见我们自己唱国歌的声音。我一听就笑出来了,那声音太有部队的韵味了——先声夺人,不管跑调。和其他在国外笑怼“港独”的朋友相比,我们的歌唱水平尚有待提升。

热血冲顶的词句非常潦草,各位朋友见笑了。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https://www.6parknews.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372629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