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媒:亲大陆人士恐吓示威香港人 应取消其签证(图)

今日悉尼 0



澳洲纳税人联盟政策主管Satya Marar今天在《每日电讯报》发文称,《彼得·达顿应考虑取消那些对民主抗议者持暴力态度的人士签证》(Peter Dutton should consider revoking visas of those who are violent towards democracy protesters)。



Marar在文中表示,最近几周,支持香港示威者的澳人,中国学生和移民遭到了共产党支持者的威胁、恐吓,暴力甚至监视。他称,“这些中共忠诚者的行为破坏了澳人自由表达政治观点的能力,同时也使得那些反对中共者及家人受到北京政府迫害的威胁”。



在悉尼举行集会的民主抗议者 (图片来源:《每日电讯报》)


Marar写道:“这些人还揭示出我国政府对外国势力,和对和平、自由,甚至国家安全威胁者令人作呕的双重标准。”

文中指出,如果外国人的一般行为表明他们不具有良好品格,或他们在澳会有持续恐吓、骚扰、追踪他人的风险,或在社区中诋毁他人,煽动不和谐,或对社区的一部分构成危险,那么根据《移民法》第501条,移民部长有取消其签证的权力。



过去一周,澳洲各地都举行支持香港的集会 (图片来源:《每日电讯报》)


他指出,这是一项应谨慎使用的广泛规定,根据该法案条款,即使对方没有被刑事定罪,也可被取消签证。事实上,内政部长已明确表明,该部门不会用这项权力来阻止言论自由。

当一些进步分子游说他利用权力阻止演讲者来澳参加保守派会议时,达顿担忧“言论应该被高声喝止,要么因为他们政治观点不正确,要么是人们不同意他们的观点,这条路异常湿滑”。



悉尼集会


达顿并不总是遵循“言论自由”的观点,今年早些时候,似乎是被左翼活动人士施压,保守派激进人士Milo Yiannopoulos和Gavin McInnes因性格原因被取消签证。右翼分子不是501条款的唯一目标,美国举报者Chelsea Manning也因“性格原因”被禁止入澳。

Marar在文中称:“虽然这些被拒入境者表达了我们多数人厌恶的观点,但很难看出,即使出言震撼的演讲者在没有暴力或胁迫的情况下,在私人听众发表评论也会受到威胁,尤其是这些演讲者的观点在网络很容易获取,且签证被拒实际上也给予他们额外的关注率。”



文中指出,在过去一周,悉尼墨尔本和阿德莱德都爆发了示威者暴力事件,亲中共者辱骂亲港者,在昆士兰大学校园,像Drew Pavlou这样的民主集会组织者就被报告遭到多次威胁,以及收到迫使其沉默的死亡和强奸威胁。

Marar称,“这些对澳洲人来说已足够可怕,考虑到一些支持者与北京政府官员的关系,这构成了外国势力干涉本国政治辩论,旨在让这些在澳持有不同政见的人保持沉默”。



Marar认为,“与冒犯性语言和观点不同,暴力行为不仅是性格不佳的强有力证据,也是对我们生活方式造成重大威胁,鉴于这些人企图影响我们的政治话语,澳洲移民部门必须通过取消签证,向暴力威胁抗议者的人发出强烈信息。虽然澳洲政府对香港进行大规模干预是不可能的,但这是我们能做的最少的事情,捍卫自身自由的同时,也是向那些为自由而战的人表示声援”。





今日澳洲App早先获悉,17日在悉尼Belmore Park举行的大陆背景人士反暴力示威的集会中,组织者声称早先也受到来自在澳港人的人身威胁。

在此之前,有转发香港暴动视频的在澳中国留学生,身份信息在网上被港人“人肉”曝光,也称遭受恐吓。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https://www.6parknews.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372152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