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美议员:美籍华裔不能做种族定性的牺牲品(图)

RFA 0

美国众议院7月17日通过一项对《情报授权法》(Intelligence Authorization Act)的修正案,要求情报机构向国会报告当前美国情报政策的程序和做法及对美籍华裔的隐私和公民自由的影响,以确保美籍华裔不会因种族原因而成为被调查对象。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林坪7月18日就此专访了该修正案的联合推动者、国会亚太裔议员连线(CAPAC)主席、来自加州的民主党众议员赵美心(Judy Chu)。


记者:对新通过的《情报授权法》修正案,您有何评论?

赵美心:我很高兴埃德·凯斯(Ed Case)众议员带头提出这一修正案,要求国家情报总监向国会提交报告,阐述当前针对中国的情报政策的程序和做法,如何影响美籍华裔的隐私和公民自由。

过去两三年来,我对华人和美籍华裔在美国成为被针对的目标,感到非常不安。虽然我明白,我们必须认真对待来自外国的安全威胁,但我们不应该不加区分,把所有人归为一类。目前,我看到美籍华裔全被划归成中国间谍的巨大危险。正如我们在郗小星博士和陈霞芬的案例中所看到的那样,美国华裔科学家、美国公民被FBI(联邦调查局)指控为中国的间谍,他们的名字上了新闻头条,在家人朋友和同事面前被捕,失去工作职位,经历了被指控、逮捕的可怕过程,然后对他们的指控被撤销,没有任何解释,没有道歉。

他们的生活被毁,职业生涯、声誉受到很大的伤害, 当然心理创伤也会伴随他们的余生。我不愿看到这种情况发生,但在一个有着可怕的种族定性和对种族刻板印象的国家,这很容易发生。所以我们必须就此发声,我们必须在《情报授权法》中对此进行说明。所以我马上同意成为埃德·凯斯议员修正案​​的合著者(co-author),现在该修正案已获通过。

记者:您认为美籍华裔加入中国政府的“千人计划”,美国大学是否有合法理由解聘他们,美国政府机构是否有合法理由调查他们的实验室,这是否关乎美国国家安全?

赵美心:我认为目前的监管行为需要更加准确。因为现在看起来,FBI(联邦调查局)基本上是说,要警惕任何与中国政府有关的项目。这非常宽泛。我的问题是:警惕每个项目吗?或者我们更应该关注那些与国防有关的项目。

记者:随着美中两国紧张关系不断升温,您是否看到更多美籍华人被种族定性? 您是否担心美籍华裔因其种族血统而在工作和生活中面临更多不信任和歧视?

赵美心:我绝对看到随着紧张局势升级,美籍华裔遭受更大歧视的可能性。我们只需要回顾陈果仁的遭遇。 当时,美国和日本在贸易政策和汽车问题上存在紧张关系,美国人反对日本全面占领汽车工业的情绪高涨。 两名汽车行业的失业工人在底特律的一家酒吧,对也在酒吧的陈果仁大吼大叫。他们陷入争吵,陈果仁试图离开。而汽车工人拿着棒球棒,追上去猛击他的头,说“因为你我们失业了”。 陈果仁是一位即将结婚的美籍华裔工程师,不是日本人。但是我们从中得知的是,有些美国人分不清不同的种族。而且这两个汽车工人从未服刑,为这起冷血的谋杀,他们只需支付三千美元的罚款。

记者:应该做些什么来保护美籍华裔的公民自由?

赵美心:我们都得发声讲这种危险,我们必须让人们认识到这种危险的存在。我们必须有尽可能多的盟友。 我们今年和去年能阻止对《国防授权法案》进行最糟糕的修订,是因为亚当·史密斯(Adam Smith)众议员等好多盟友,去年帮助了我们,还有约翰.拉森(John Larson)众议员今年帮助了我们。

记者:您能详谈一下最糟糕的修正案吗?具体是什么?

赵美心:基本上是一位共和党议员提出的修正案,说应该加强对所有中国学生和学者的监督。这是一个非常宽泛的修正案。所以我马上发声反对。后来,亚当·史密斯议员在参众两院协商委员会(Conference Committee)删除了这一修正案,该委员会对参、众两院各自通过的《国防授权法案》进行讨论,并达成最终版本。

这类修正案的目标可能是针对来自中国的学生,但是美国公众可能无法区分中国留学生、在这里出生成长的美籍华裔、其他亚洲人,甚至其他种族。所以,我们必须互相支持,维护公民权利,确保每个美国公民都不成为种族定性的对象和受害者。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文学城 查看原文 倍可亲原文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9/08/18/8593851.html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