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跨国网恋黑人找真爱 被骗去当毒品骡子关6年(图)

红星新闻 0

网上约会、跨国爱情,这些听起来十分浪漫,可是也存在巨大的风险,骗钱骗爱的事例常常见诸报端。

然而,对于本案中的两位女子而言,这样一场爱情带来的,就不只是被骗钱骗爱那么简单了。迎接她们的,还有意想不到的牢狱之灾。

原来,她们在网上结识了居住在柬埔寨的黑人男子后,被爱情冲昏头脑后,被骗到柬埔寨。在回国时,她们好心帮忙携带东西,却在海关处被查出行李中夹带毒品,锒铛入狱。

日前,澳大利亚广播公司对此进行了采访并还原了整个被骗过程。

女子跨国网恋找真爱 却被骗去当毒品骡子关六年

实施诈骗、自称为Precious Max的男子 图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

 

沦陷于甜言蜜语,两女子同时爱上一男子

“除了你,我谁都不要,就这么简单。”一名叫做Precious Max的男子网上这样告诉Yoshe Taylor,“亲爱的,希望你已经吃过饭了。”他担心这位澳大利亚的女老师兼单亲妈妈是否睡得好,“你今天早上太忙了。”

这段信息发送于2013年,那时,两人的互动亲密而热烈,爱意浓厚。

然而,在同一时间段,这个来自柬埔寨的Precious Max,也将类似的甜言蜜语发给了另一名墨尔本女子Kay Smith。

“亲爱的,只是想跟你说声晚安好梦……很爱很爱你,永远爱你。”某天晚上他写道。还有一次,他在消息里称,自己正在一家孤儿院帮助那的孩子,“这里的孩子们问我,什么时候能把老婆带过来,我几乎快哭了。”

两名女子,都没有发现对方的存在。她们都以为,Precious Max只是位出生在南非裔的商人,可爱又亲切。两人都是通过社交约会网站Tagged认识了Precious Max,而且当时都处在高度容易受伤害的状态,比如Kay,单身居住在墨尔本郊区,从未有过任何长期稳定的恋爱关系,刚从一段失败的恋爱中走了出来,没有固定工作;而Yoshe,高个子,有着一双蓝色的美丽眼睛,带着牙齿微咧的微笑,曾有过严重的抑郁症。她刚刚结束了和另一半的关系,在小学当老师的工作也没了,而且还在艰难地偿还自己的抵押贷款。

有朋友建议她该见见其他人,“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是独自一人,4年时间里只有我和孩子。”Yoshe在社交约会网站上,开始和全球各地的人见面聊天,后来便和Precious Max熟悉了起来。

Precious Max告诉她,他在柬埔寨金边一家孤儿院做志愿者工作。这点令她着迷,因为她喜欢孩子。“我和他聊了很长时间,以为自己够了解他,他似乎很友好。”Yoshe说,她把自己看重的东西都告诉了他,比如忠诚和诚实。“我为自己的诚实感到骄傲,而大多数人做不到这点。”

但这些看似关心的短信很快就走到了尽头。

2013年圣诞节,41岁的Yoshe被关进了柬埔寨的一间监狱,面临跨境走私毒品的指控。与此同时,44岁的Kay,也正坐在墨尔本西部一所拘留中心里。她第一次前往柬埔寨见了心心念念的Precious Max,然而在返回途中两个笔记本电脑袋中被毫不知情地塞了2公斤的海洛因。

女子跨国网恋找真爱 却被骗去当毒品骡子关六年

Yoshe在机场被查出行李中携带毒品 图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

 

要被关23年?她曾一度绝望到感觉不到饿

Yoshe和Kay都沦为了一个国际走私毒品团伙的牺牲品,该团队专门通过在线约会网站针对柔弱女性和男性下手。Precious Max则负责为该犯罪集团寻找潜在的毒品“骡子”(运毒之人)。

Kay在Dame Phyllis Frost女子监狱中待了6个月,而后保释。18个月后,针对她的指控全部被撤销。相比之下,Yoshe就没那么容易了,她在柬埔寨监狱里被关6年,除了健康问题,她还无比思念自己的孩子。

“我知道我只是个小人物,我以为没有人会愿意帮我,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已于今年5月返回澳大利亚的Yoshe,日前首次接受了当地媒体的采访,她希望自己的故事能提醒更多的人不要上当。“如果有人因为看过这个故事而得到保护,我会非常开心。”

在被拘留在金边机场的最初几天里,Yoshe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做。“因为看过美剧,所以我要求找律师。”但拿到一份律师名单后,她并不知道怎么挑选合适的律师。

随后,Yoshe被送到臭名昭著的Prey Star监狱,和另外99名女犯人关在一个监牢里。虽然每边都有睡觉的平台,但人太多了,大多数女子只能彼此抱着睡在中间过道。房间尽头有3个马桶,“没有隔墙,没有窗帘,也没有自动排水系统。”3个星期后她被送到了一个更小的监狱,但条件稍有改善。

女子跨国网恋找真爱 却被骗去当毒品骡子关六年

Yoshe图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
 

她被捕时,两个孩子都还很小,女儿Kahlyla当时11岁,儿子Archer只有6岁。

“在她被捕后不久,她曾打电话给我们,当时真伤心。”女儿Kahlyla说,“弟弟和我在哭,她也哭,她说她很爱我们,希望不久后能见到我们。但后来,我们再也没接到一个电话。”

2014年4月,庭审日期临近,但Yoshe只见过律师一次。庭审当日,有翻译和证人在场为她作证,但到审判结果下来那天,却没有人为她翻译了。直到1个小时后,才有人告诉她,她可能接下来23年时间里都要在柬埔寨监狱里度过。

绝望中的Yoshe在判决的几天后停止了进食。“我感觉不到饿,没有任何感觉,只是觉得没有了希望。”Yoshe回忆说,“我不想23年时间里都远离我的孩子,我真认为不如死了更痛快。”

男子广撒网套路:展开长期密集攻势后下手

而关于Precious Max,Yoshe其实知道的少之又少。

他并不是南非人,而是一个时年只有24岁的尼日利亚人,真名Precious Chineme Nwoko。他将目标对准在几大约会和社交媒体平台上,比如Tagged、Facebook和Badoo。他在其中一个网上的简历中写道,自己43岁,单身,在金边生活。“我想认识27岁至45岁的女性。”他还上传了一些照片。照片中他面带欢迎的微笑,有着健美的身材,还留着齐肩脏辫。还有照片显示,他喜欢穿银色和皇家蓝色衣服,以及佩戴大量珠宝。

女子跨国网恋找真爱 却被骗去当毒品骡子关六年

 Max发布在社交网的照片 图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
 

最终代理Yoshe案件的澳大利亚律师Alex Wilson称,“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他花了大量时间和工作去说服这些女人,他是真的想和她们发生一段浪漫的爱情关系……他很喜欢用甜言蜜语,询问她在做什么,还鼓励她和他私下见面。”

2011年,在约会平台上聊天过后,Kay很快就相信了这个骗子。“我们就是聊聊人生,后面就有点认真了。”她对Precious动了感情,她以为这份爱是独一无二的。

而据另一位调查此案的律师Luke McMahon表示,Precious的作案手法是,在和女性经过几个月的密集聊天后,他会要求她们帮他做点事,以证明他们之间的可信任关系。

“这是一种相当复杂的操纵人的方式。”律师解释说,“他在利用受害者们的弱点。”

在Kay的案例中,Precious首先将包裹寄到Kay在墨尔本的家中,包括手提电脑、手机和衣服,然后要求她帮忙带到柬埔寨,帮助他的进出口生意。

Kay相信了他的鬼话。“我相信别人对我说的话,我没有去质疑他,也没有在网络上先搜搜他。”

在网上谈情说爱大概一年后,Precious让Kay去金边看他。他给Kay买好了机票,但只预定了为期4天的行程。“我问他为何只待这么短时间,他说他生意上有活动要参加,让我过几周再来。”

这是Kay第一次出国,同样也是她第一次坐飞机。整个行程她都有点紧张,直到在金边机场看到Precious那一刻,她才放松下来。“他和网上看起来的样子一样。”

接下来是让人眼花缭乱的几天。头天晚上,他们一起外出吃饭,他就求婚了。“我很蠢地答应了。我当时以为是美梦成真,这就是我想要的。”最后一天晚上,Precious到酒店时还带了两个笔记本电脑包,除了电脑还有一些手工艺品,他请她帮忙带回澳大利亚给他的副手。Kay自己打包了行李。她把所有东西都从电脑包里拿了出来,有手工艺品、T恤、餐具垫等,“没有什么违禁品。”

然而,2013年8月29日,当她抵达墨尔本机场时,当海关人员问她为何在金边待了这么短的时间时,她回答称,“这是一次意外的订婚,是我的私事。”工作人员拿走行李开始检查。

女子跨国网恋找真爱 却被骗去当毒品骡子关六年

澳大利亚警方在Kay的电脑包里发现缝在袋中的毒品 图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
 

监控视频显示,当Kay得知电脑包里缝进去了2公斤的海洛因时,她整个人都崩溃了,蜷缩在地上哭泣,她坐立不安,后来再次瘫倒在地上。“我一直过着诚实的人生,就在这4天时间里,这个人就毁了我的一生。”

防不胜防的骗术,拒绝恋爱也会步入骗网

Yoshe和Precious是从2013年起开始认识的,当时她正经历失业、分居以及经济困难等各种问题。Precious几次怂恿她前往柬埔寨,虽然很动心,但Yoshe必须照顾孩子而无法脱身。

但Precious依旧在尝试将她拖进他精心编制的网络中:有一次,他曾请求Yoshe帮他卖掉一部手机,但和Kay不同的是,Yoshe拒绝了。

在去柬埔寨之前,她曾要求Precious发她一份他的护照复印件,“我想知道是不是真有他这么个人。”她还要求他必须用现金买票,因为她曾听过关于信用卡诈骗的新闻。

2013年6月27日,Yoshe飞到了金边,这也是她第一次出国旅行。Precious陪她在城市里转了转,安排她做美甲和按摩。虽然时光短暂而美好,但Yoshe意识到,两人无法谈一场认真的恋爱,他太年轻了。她坦言自己只能和他做朋友。

Precious很快调整了策略,放长线。

得知她急需工作,他询问Yoshe有没有兴趣在澳大利亚昆士兰州为他老板的朋友经营一所手工艺品店。Yoshe很兴奋,对她而言这将是一个新的开始。返回澳大利亚后不久,她收到一封来信。信中的合同里标明,公司将向她提前支付6个月的租店费用。随后Precious要求她回到柬埔寨处理相关工作事宜。

2013年8月14日,Yoshe第二次来到柬埔寨。这次行程很紧,开了许多会议。在柬埔寨的最后一天,Precious告知她,公司希望她能带些产品样本回澳大利亚,并将之交给布里斯班的一名男子。

“我很乐意能帮得上新老板的忙。”和Kay一样,她也检查了包中的物品,没发现任何不妥之处。回国之旅也一切顺畅。过后没多久,Precious再次以需要补签合同为由,将Yoshe骗至柬埔寨,但她并没有见到Precious,一名自称同样是手工艺品公司旗下员工的法国女子莎琳接待了她。

2013年9月18日,莎琳将一个双肩包带至酒店,要求她将里面贵重的绣花面料样本带回澳大利亚。Yoshe同样做了检查,并无觉察出异样,但当晚抵达机场后,她被柬埔寨警方从背包的缝隙里查出了毒品,整整2公斤海洛因。

女子跨国网恋找真爱 却被骗去当毒品骡子关六年

柬埔寨警方正在采集关于Yoshe走私毒品的证据 图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爱情骗局最终结局,必然是正义的获胜。最后,警方找到Precious在柬埔寨的住所,逮捕了包括他和莎琳在内的数名毒贩。其中,Precious被判刑27年,莎琳25年。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文学城 查看原文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9/08/18/8592700.html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