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司不断!这家公司117年只干一件事:为祸人间!(图)

雷科技/好奇心实验室 0




曾经有这样一家公司,在全球范围内遭到人们抵制。

抗议在52个国家,超过400个城市同时举行。

背负的诉讼超过13400起,官司从年头打倒年尾。

“世界上最邪恶的公司”,是人们普遍认可的外号。

被收购后,换了一个马甲,叫拜耳作物科学有限公司。

但所长依旧忘不了那个黑得发亮的名字——孟山都(Monsanto)。

01

山寨起家 


100年前,一个叫约翰•奎尼(John Queeny)的人,成立了后来的农业产品巨头公司,孟山都。



作为一个药店小商人,奎尼实在没赚到太多钱,要开公司还得靠太太接济。

于是公司顺理成章地姓孟了。

估计他的太太也没料到,自己的姓氏后来会被世界戳着脊梁骨骂。



最初的孟山都并不涉足农业,而是在专心捣鼓化工产品。

要说奎尼确实是个狠人,之前去卖药实在屈才了。

凭借敏锐的商业嗅觉,“糖精”被选为孟山都第一件山寨作品,对外出售。



图片来源:pixabay


当时,糖精的专利在德国手里,所有的人都得乖乖掏钱,从德国进口。

但孟山都借着不完善的专利保护法,屡屡钻空子得手,让德国无可奈何。

一气之下,德国撂下狠话,你小子有种,回头就把糖精的价格压到地底。



孟山都这边马上就顶不住了,饭吃不饱,队伍就要散了呀。

也是老天不开眼,隔壁街一家公司找上门来,说兄弟我看你好像有点困难哦,要不要一起发财?

正愁下一顿怎么开锅的孟山都当然是点头如捣蒜,毕竟眼前这可是真金大腿——可口可乐公司。



在可口可乐的照拂下,孟山都起死回生,做强做大。

恰逢一战,欧美关系微妙,所有的食品添加剂,都不能再从欧洲进口。

此时不捞,更待何时?



孟山都开始大肆涉足其他添加剂领域,最后成功上位,成为美国化工行业一代教父。

02

遗祸世界 

凭山寨糖精发家后,孟山都的野心逐渐膨胀,誓要搞大钱。

观察到多氯联苯(PCBs)在化工领域用途十分广泛,公司就开始批量生产。

在工业上,多氯联苯(PCBs)可谓是业界楷模。



绝缘油需要它,润滑油需要它,许多工业产品的添加剂也离不开它。

但对生物而言,它又是实打实的毒药,长期接触具有强致畸与致癌性。

作为生产者的孟山都,对这点那是心知肚明。

他们早就知道,接触PCB会导致全身毒性的反应,产生皮肤红疹、痤疮等症状。

皮肤、呼吸道、消化道,它能通过各种途径被人体吸收。

影响生殖发育,引起各种免疫系统疾病就不说了,更可怕的是,这玩意能遗传下去。

母体中的PCB,会通过胎盘转移到胎儿体内。

而且胎儿由于肝和肾体积更小,单位体积中的PCB含量,往往高于母体相同组织中的含量

这造成当时美国的畸形胎儿数量急剧上升。

所以早在1979年,美国就率先全面禁止使用此类化学品了。

但直至现在,美国孕妇的血液中仍能被检测出多氯联苯过量。

除此之外,PCB极难分解的结构,也让它成为自然环境的公敌。

2001年,PCB更是被列为《斯德哥尔摩公约》首批优先控制的12种持久性污染之一。

而在去年,还有生物学家曝出,多氯联苯(PCB)正在缓缓消灭全球逆戟鲸种群。

经过半个世纪的处理仍然存在,顽固程度可见一斑。

但孟山都根本不在乎,对他们来说,赚钱才是最重要的。

毕竟当时美国99%的PCB都出自他们手里,一旦停产,这大好财路不就断了。

所以当禁止法令出台后,他们立即将生产线挪到了国外。

直到最后全世界都禁止PCB的生产,孟山都才不得不停手。



少了一棵摇钱树的孟山都很不爽,但没关系,他们还有另一颗——DDT。

DDT是由欧特马-勤德勒于1874年首次合成的,但杀虫效果直到1939年才被瑞士化学家米勒(Paul Hermann Müller)发现。

经孟山都测试,DDT的杀虫效果一级棒,杀伤种类极广,而且只对节肢动物呈现毒性,对人体似乎没什么伤害。

最重要的,是生产简单、价格便宜。



这简直是一款完美的产品,经孟山都包装成杀虫剂后,DDT登上神坛,被誉为“农夫救星”。

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人们开始大量地以喷雾方式,将DDT用于对抗黄热病、斑疹伤寒、丝虫病等虫媒传染病。

例如在印度,DDT使疟疾病例在10年内从7500万例减少到500万例,在全球抗疟疾运动中起了很大的作用。

更妙的是,对家畜和谷物喷DDT,产量居然得到了双倍增长。

于是,DDT被彻底滥用了,孟山都数钱的手完全停不下来。

不过,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孟山都再次翻车了。

科学家们发现,和PCB一样,DDT在环境中非常难降解,而且很容易在动物体内积蓄。

经调查,甚至在南极企鹅的血液中,也出现了DDT。

1962年,美国科学家蕾切尔•卡逊(Rachel Carson)在其著作《寂静的春天》中怀疑,DDT进入食物链,是导致一些食肉和食鱼的鸟接近灭绝的主要原因。



因为,当鸟类体内含DDT过量时,会导致产下的蛋因蛋壳太软而不能孵化。

最显著的例子就是美国国鸟——白头海雕,曾经繁荣昌盛,现在几近灭绝,全赖DDT。

但孟山都抵死不认,说什么也不能再停产了。

断我财路如同杀我父母,全力美化DDT的同时,他们也在疯狂攻击卡逊。

直到DDT被全球禁止,他们才肯松口承认,这玩意真的是有害的。

大概孟山都的信条是:不到走投无路,一毛钱的生意都不能放过。

03

恶名昭著 

让孟山都这个名字传遍世界的,是他们在越战期间的新玩具——橙剂。



橙剂(Agent Orange),又名橘剂,是一种落叶型除草剂,因装在橙色标志条纹的容器里得名。

越战期间,越南树丛林立的地形让美国军队苦不堪言。

当地军队凭着对环境的熟悉,频繁使用游击战术,美军处在彻底的下风。

那条狭长隐蔽的“胡志明小道”更是屡建奇功,源源不断地输送着从中国和前苏联来的支援物资。

眼看战况焦灼,甚至隐隐有要输的迹象,美军坐不住了。

不就是头发多了点,看我把你的毛薅秃咯!

大手一挥,浩浩荡荡的76万升橙剂,被飞机洒向繁茂的雨林,效果立竿见影。

所到之处,树木的绿叶纷纷枯黄掉落,寸草不生。

没了密林的掩护,越南的战斗力量彻底暴露在美军面前,节节败退。

这一次成功的作战,被美军命名为“牧场行动”。

头号功臣,当属橙剂,但这个东西,遗祸无穷。

为啥?因为橙剂中含有地球上毒性最强的毒物——二噁英。

二噁英有多毒呢?比氰化物如何?

这么来看,你只需要把80克二噁英,投放到纽约的供水系统中,就会有80万人中毒身亡。

如果你把80克氰化物投进去,那可能最多闹个肚子……

了解了这些,再看越战期间大规模喷洒橙剂的举动,就显得太可怕了。

无论是越南的老百姓,还是参战的美国老兵,都饱受橙剂之害。

在越南,许多曾在战区生活过或者归来的人,都会迅速地出现身体不适,患上疾病。

轻则感冒、发烧,重则喉癌、肺癌、帕金森病等绝症。

更绝望的是,产下的婴儿很少有正常的。

有的婴儿出生时少了大脑和部分颅骨,有的天生没有眼睛或是四肢萎缩畸形。 

缺胳膊少腿、浑身溃烂的不少,智障儿童更是普遍。



这引起了越南政府的高度重视,尽管全世界新生儿的先天性障碍率有3%,但如此集中在一个区域绝对不正常。

很快,矛头指向了当年美军喷洒的橙剂,更准确的说是——二噁英。

而据有关数据显示,美国参加越战的230万士兵中有9%,即20万人深受橙剂的毒害。

他们不是自己患上了肺癌、前列腺癌、霍奇金淋巴瘤等十余种癌症,就是生出的后代有严重的先天性疾病或是缺陷。

1984年,孟山都被拉出来批斗,必须向美军老兵支付1.8亿美元的补偿费用。

但对受创害更严重的越南人民,拒不承认总是大国滥用化学武器之后的姿态:

这900万美元拿去帮助残障民众,就别来烦我了。

你说我影响了几代人的健康,有直接证据吗?

04

人恶自有天收 


尽管经历了这么多的坎坷,孟山都依然坚挺,没有倒下的迹象。

真正把他击垮的,是他最自豪的、投资最多的——转基因作物技术。

通过研究,孟山都培育出了第一款转基因大豆。

产油量高、生命力顽强、不用费心打理的特点,让孟山都不遗余力地在全球范围内推广。

效果确实喜人,全球约有91%的转基因作物来自孟山都。

但老话说得好,乐极容易生悲,孟山都转基因的这一操作遭到了欧洲市场的一致反对。

那时,欧洲刚经历“疯牛病”的洗礼,对食品安全有着极高的警惕性。

恰好绿色和平组织对转基因作物的反对态度极为坚定,于是欧洲民众对孟山都也是严辞拒绝。

一心打开市场的孟山都展开了多方游说,却依旧没能叩开欧洲的心门,折戟于此。

而欧洲人民的反抗之火,逐渐蔓延到了美国境内。

此时,恰巧碰上“帝王蝶事件”爆发,美国反基因工程运动借此机会又重新活跃起来。

运动横扫千军,无往不胜,众多食品行业的巨头纷纷宣布弃用转基因作物,孟山都元气大伤。

最终,孟山都时任CEO夏皮罗于1999年卸任,孟山都也与瑞典的法玛西亚公司和并,沦落成一家由瑞典人主宰的附庸企业。

直到现在,才有拜耳出资,收下这曾经的“世界上最邪恶的公司”。

但事实上,现有的科学没有对转基因作物下达任何有害的结论,甚至在很多方面来说,这是一个进步。

不过孟山都的沦陷,想来不在于转基因引发的争论,而是因为自己黑色的过去。

一次又一次昧着良心赚钱被揭穿,让人们不再相信孟山都的所有产品,就像狼来了一样。

不是转基因害了孟山都,而是孟山都坑惨了转基因。

说到底,技术本身是没有错的,错在使用技术的人身上。

为非作歹117年

有这么一家公司,从表面上来看,它是一家帮助农民生产更健康的食物的农业公司,标榜使用他们的产品可以减少农业对环境的影响。

但实际上,他们只是披着科技的外壳,赚着昧良心的钱。

在他们的眼中,只要能赚到钱,毁灭世界也在所不惜。

也因此这家公司被人们称为“世界上最邪恶的公司”,当他们的股票一升再升之时,和魔鬼做交易的弊端也在悄然显现。

这家公司就是孟山都(Monsanto Company),用117年的时间,把自己彻底在这个世界里作没了。



说到孟山都的邪恶事迹,当然得从他们的黑历史开始说起。

1901年,孟山都由一个叫约翰·弗朗西斯·奎西(John Francis Queeny)的人创立,在最初的时候,它并不是一家农业公司。

孟山都公司的第一个产品是化学糖精,作为人造甜味剂出售给可口可乐公司。

即使在那时,政府也知道这种糖精对身体有害,于是他们起诉了孟山都,阻止他们继续制造这种害人糖精,但是失败了。

这次起诉的失败彻底打开了孟山都潘多拉的盒子,他们开始通过饮料来毒害这个世界。

因为傍上了可口可乐这个大款,孟山都的食品添加剂生意越做越大,几乎垄断了整个美国市场。


渐渐的,他们就不满足于只在食品添加剂上面做生意了。

到了20世纪20年代,孟山都扩展到了工业化学品和药品领域,一跃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阿司匹林和乙酰水杨酸生产商。

随后,孟山都又将魔爪伸向了多氯联苯(PCBs)。

这种化学油剂,当时在全世界都广泛使用,包括冷冻液和润滑油等,使用在各种电器设备当中。

但是现在我们知道,这种PCBs其实是一种毒药,可以通过人的皮肤、呼吸道和消化道而为人体所吸收。

不仅容易致癌,还会影响神经、生殖和免疫系统。

更可怕的是它还能遗传,在母体中的PCBs会通过胎盘转移到婴儿体内,这就造成了当时美国新生儿畸形的概率猛增。



这些孟山都公司也知道,在孟山都的一份内部机密文件中显示:

1937年,接触PCB会导致全身毒性反应,表现为皮肤红疹、痤疮等症状。 1961年,使用PCB的工厂由于管道破裂,导致两名工人产生肝炎性症状。 1966年,孟山都的科学家把鱼放入雪溪渠中,所有的鱼在三分半钟内死亡。

然而,纵使知道PCB对人类和环境会造成多大的有害影响,可是在巨大的利益面前,他们还是选择了隐瞒事实,继续生产。



位于美国阿拉巴马州的安尼斯顿就曾经饱受PCBs的毒害,因为孟山都曾经把工厂建在那里。


癌症、糖尿病、肝炎……自从工厂来这里安家之后,安尼斯顿小镇上的人常常莫名其妙就得了这些致命的疾病。

因为得了这些病,所以附近的居民很多在很年轻的时候就去世了。

孟山都被允许在安尼斯顿掩埋PCB废物,并且有专门排放废水的沟渠,但是这水是有剧毒的,孟山都知道,当地政府知道,只有居民不知道。

直到律师代表安尼斯顿的居民将孟山都告上了法庭,迫使他们交出了这些机密文件,人们才得以知晓,自己生活的小镇已经被他们变成了人间地狱。

2002年,孟山都在这场安尼斯顿污染案中败诉,赔款7亿,其中6亿用来补偿那些被他们蒙在鼓里的居民,1亿用来治理环境。

可是事后赔款对于这些本身已经遭受PCB影响的人来说,几乎于事无补。



就算到了今天,PCB对于人类的影响都还在继续。

1979年,美国禁止使用PCB之类的化学品之后,孟山都又把生产线挪到了国外,直到全世界都禁止PCB的生产,他们才收手。

法律不出,生产不止。

毕竟对于孟山都来说,“生意上,我们不能承受任何一美元的损失。”

在PCB被禁用之后,孟山都并没有因为“明星产品”无法生产而一蹶不振,他们还有另一项发家致富的产品——DDT。



如果说PCBs给孟山都带来的只有金钱,那DDT则直接将孟山都推上了神坛。

1942年,孟山都加入制造DDT的大军,并且一度成为DDT最大的制造商。

不可否认,DDT在某一方面确实给人类带来过好处。

二战期间,美军士兵大量患疟疾,战斗力严重受到影响,特效药金鸡纳霜供不应求。

这时候,人们发现DDT能有效地清除蚊子,使得疟疾等其他热带病大为减少。

仅在印度,DDT使用后十年内,就使疟疾病例从7500万降低到500万,并使得全世界的疟疾都得到有效的控制。

而且DDT在作为农药喷洒后,数据显示,农作物的产量也有双倍的增长。这使得DDT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被鼓吹为“农夫福音”。

但是,科学家也不傻,很快他们就发现了DDT的弊端,它非常难以降解,可以在动物的体内积蓄,对环境的污染弊大于利。

1962年,就在世界卫生组织向全世界倡议,为了纪念DDT发行抗疟疾的邮票时,一个叫蕾切尔·卡逊(Rachel Carson)的美国生物学家出版了一本书。

《寂静的春天》。


书里细致地讲述了以DDT为代表的杀虫剂的广泛使用,给人们的生存环境所造成的难以逆转的危害——

昆虫肢解,土壤板结,花草带毒,水质败坏,殃及鱼虾,鸟禽瘫痪,走兽灭绝,世界上只剩下了人类。

所以这个春天,是寂静的。

对于这样一本书,孟山都当然是想方设法的阻挠其出版,导致蕾切尔在当时遭受了许多批判与非议。

但这还不够,孟山都需要的是一场更大的“网络暴力”,去解决这本书揭示的,他们不想让人所知道的真相。

于是他们雇佣了一批科学家和学者,模仿蕾切尔写了一本《荒凉的年代》,在书中大力吹捧DDT的好处,对于那些弊端闭口不提。

出版后,这本《荒凉的年代》全部免费赠送。

他们不仅针对蕾切尔书里的内容进行反击,甚至在权威的媒体上抹黑蕾切尔,将她营造成一个歇斯底里的女人的形象。

甚至说她“不关心世界上每天有一万人死于饥饿和营养不良”,自私又恶毒。

两年后,蕾切尔去世了。

到了1972年,DDT因为存在问题被全世界禁止,孟山都才改口承认,这东西真的毒性不弱。

赚了30年DDT的钱,孟山都觉得这波并不亏。



孟山都的恶行还不仅于此,对于他们来说,只要有利可图,哪怕做的事情被全人类唾弃也无所谓。

这就要说到越战期间,美军一次成功的作战——牧场工行动。

在牧场工行动之前,越军凭借着越南树林丛立的地形,曾经一度让美军苦不堪言,神出鬼没,打得美军措手不及。

眼看就要输了,美军恼羞成怒,在火焰喷射器、燃烧弹等等方法都不奏效之后,他们想到了一种“生化武器”——橙剂。

橙剂(Agent Orange),又名橘剂,是一种落叶型除草剂,因装在橙色标志条纹的容器里得名。

只要让树林消失,越军无藏身之地,不就可以了吗?

于是在最初的7个月里,76万升橙剂被直升机浩浩荡荡的撒向越南的丛林中,果然如美军所想的那样,所到之处,寸草不生。

橙剂除草效果如此强力,势必会伴有一定的危害。

果然,橙剂主要剧毒成分“二噁英”会对人体造成极大伤害,因此也被人们称为地球上毒性最强的毒物。

美国《自然》杂志刊登的调查报告指出,遭到橙剂喷洒的越南村庄高达3181个,而受到污染的越南民众或许高达480万人。

毒素改变了当地人的生育和遗传基因,出现了大量的缺胳膊少腿或浑身溃烂的畸形儿,哪怕是到现在,橙剂对越南人民的影响还没有停止。

不仅是越南民众,参与过越南战争的美国老兵,也深受橙剂的危害,战争结束回国后,也会得上各种各样的疾病。



越南人民的噩梦和美国老兵的后遗症都是拜橙剂所赐。

而孟山都就是当时橙剂主要供应商之一。

战后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孟山都都被社会各界广泛的批评,认为他们必须要为自己的产品道歉。

终于在1984年,孟山都与其他橘剂制造商被判向美军老兵支付1.8亿美元的补偿费用。

但是对于受害更严重的越南民众呢?

什么都没有。

就算美国在2012年制订一项计划,决定花费900万美元帮助越南残障民众。

但还是坚称没有直接证据可以证明橙剂影响了几代人的健康 。



在经历了PCB、DDT和橙剂的失败之后,孟山都决定转型,这次他们瞄准的又是备受争议的项目——转基因生物。

从1995年到1998年间,孟山都花费80多亿美元,收购了包括美国在内的全球范围的至少10家大型种子公司,因此很快控制了美国一大半农业种子市场。

到2008年,美国有9成以上的大豆都含有孟山都专利基因。

在转基因这一块,孟山都甚至在全世界都有话语权。

但是,大力收购和发展并没有得到预想中的成功,本身孟山都已经因为恶臭的行为背负骂名,信用缺失,而且转基因技术本身就备受争议。

这两者一结合,孟山都就成了民众心目中那个最大的“反派形象”。



各种阴谋论、邪恶论向洪水一般击垮了孟山都公司最后的希望。

尽管直到现在,转基因技术究竟是好是坏仍然没有一个明确的结论,人们只是在借这件事表达对孟山都公司过往恶行的种种不满。

一家不把人命放在眼里,唯利是图的公司,怎么可能会得到民众的支持呢?

2018年6月7日,德国制药与农化巨头拜耳公司宣布完成对孟山都的收购,拜耳成为孟山都唯一所有者,而孟山都的股东则可获得每股128美元的补偿。

这次的收购,因为拜耳本身的“黑历史”,也被人们称为是“魔鬼联姻”。

收购过去将近一年,拜耳的股份就跌了40%,他们不得不通过裁员,勒紧裤腰带过日子。



掌握先进的技术可以为人类做贡献,反过来也可以危害人类的生命,任何事情都是有双面性的,就看掌握技术的人如何运用它。

孟山都的结局,其实早在他们隐瞒PCB有害文件时,就已经初现端倪了。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https://www.6parknews.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370705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