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突然被日本卡脖子,求助中国还来得及吗?(组图)

科工力量/多维新闻 0

6月底举世瞩目的G20首脑会议结束之后,东亚地区出现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变化,日本突然宣布限制三种关键的半导体生产原料对韩国出口,在全球庞大的消费电子产业链上造成了巨大震动。

受到日本限制影响最大的韩国电子产业巨头三星的太子爷李在镕,2018年初从监狱出来以后一直保持低调,这一次临危受命,依靠着自己在日本庆应大学读MBA时掌握的日语交流能力,历时六天出访日本。当他回到韩国以后,三星方面终于语焉不详的传出消息:三星最急需的化学原料供给暂时得到了保障。





7月12日,结束日本出差的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通过金浦机场回国。(图片提供 韩联社)

但之所以说是“暂时”得到保障,是因为韩国财团的高管们之后四处出击,频频拜访日本以外的化工原料供应商。例如中国山东滨化集团据报道就接到了来自韩国的氟化氢订单。这说明韩国财团们此刻已经意识到,这暂时的原料供给线依然是十分脆弱的,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再次断掉。

到了今天,日韩之间目前仍然还在为这些生产原料的出口限制对峙,而媒体上对于日本突然对韩国电子产业下手的原因已经有了许多猜测。从目前的诸多报道看,政治经济两方面的原因都有一些。

在政治方面,日韩之间的历史遗留问题和朝鲜半岛核谈判是这次冲突的直接诱因。韩国上任总统朴槿惠在2015年曾经不顾本国公众反对,就慰安妇赔偿问题和日本达成协议,可以说在韩国右翼政府和日本的共同努力之下,当时日韩关系相当紧密。






三星有两到三个月的缓冲期测试非日本产蚀刻气体(@日本产经新闻)


朴槿惠被弹劾下台后,左翼的文在寅成为总统,不但在慰安妇和劳工赔偿问题上和日本再度产生纠纷,而且文在寅大力推动的半岛核问题谈判也基本上将日本抛在一边。这导致日本对于韩国现政府极度不满。

日本发动贸易战除了是向文在寅施加压力之外,还有一点干预韩国国内政治斗争的想法,比如日本媒体上就频频引用匿名韩国金融家的发言,表示只有换掉文在寅才能让日韩关系重回正轨。

经济层面上,日韩贸易战的逻辑则更隐晦一些。

韩国电子产业的“奇迹”一直是近年来被津津乐道的一个话题,外部技术转移,内部的持续大规模研发和投资,国家的鼎力支持是三星这样的半导体巨头崛起的关键因素。而在日本相关企业衰落的分析中,许多人都归罪于日本的大企业病,和产品研发方向的选择失败。

由于日本面板和存储产业目前已经相对衰落,许多半导体业内人士认为即使日本依靠限制原材料出口打击了韩国三星这样的企业,日本企业也无法在短期内替代韩国产能。

很多电子产业的技术都是日本首先研发并推向市场,但是真正最后称雄市场并获得盈利的却都是韩国厂商。

以LCD电视机为例,日本索尼是在世界上最早推出LCD电视的企业,但是在面临三星后来居上的竞争中,索尼却步步后退。2004年,索尼被迫和三星在韩国建立合资工厂,共同生产研发LCD电视机。但是到2011年底,索尼的电视机业务连续4年亏损,终于再也支撑不下去,将手里控制的合资工厂股份按照9.35亿美元的价格全部卖给三星。最终,索尼在这个合资项目上足足损失了8.45亿美元。

同样是合资企业的股东,各占50%的股份,销售同一个工厂生产出来的电视机,为什么索尼卖出去就亏损而三星卖出去就赚钱呢?这不仅仅是所谓的日本大企业病和营销失败能解释的。这里,就不得不提韩国当时拥有的另外一个优势:汇率。

下面这张图是从1980年到2019年韩元兑日元的汇率变化图。




1980年的时候,1韩元可以兑换0.4日元,到了2000年,1韩元就只能兑换0.09日元,跌了75%。三星产品依靠汇率得来的巨大价格优势就是为什么三星产品在技术上一直在追赶日本索尼,但是在市场份额的竞争中屡屡获胜的重要因素。

在2011年底索尼被迫卖出手中合资工厂股份的时候,1韩元已经跌到0.06日元的历史低点附近。而自从安倍上台以后,日本经济政策发生了重要转变。即我以前很多文章都反复提到过的日本货币宽松政策,日元随之大幅度贬值,终于在和韩国的“货币战”中进入了僵持阶段,1韩元从2012年的0.06日元涨到现在的0.1日元左右。

但是,韩国多年持续不断的研发投入让韩国厂商的技术优势一直保持了下来,日本厂商要想追上来并不容易,或许日本政客觉得这次出口限制可以为日本产业争取宝贵的时间,在新一代半导体技术变革的前夕拖慢竞争对手的脚步。


日韩贸易战未来会向什么方向发展?

由于贸易战的起因有相当重的政治外交因素,因此彻底恢复到贸易战以前的关系,需要两国国内发生较大的政局变化才行。安倍目前在国内的政治优势地位看起来更加稳固一些,所以关键在于文在寅是否可以顶住国内反对派借此施压。当然,由于日韩两国特殊的外交环境,如果有第三国愿意出面强势压制两国停火,两国也有可能捏着鼻子暂时和解。只是在目前复杂的国际环境下,其他国家是否愿意大量消耗自己的政治资源来促成日韩和解,还是未知数。

从经济后果分析,日韩贸易战爆发后三星的股价反而短期内出现了一个快速反弹。原因就是半导体行业目前市场低迷,日本限制原料出口反而推高了存储芯片的价格,短期内提高了三星的盈利能力。但是韩国厂商对于日本的信任恐怕从此会跌至谷底,即使能够恢复原来的供给,主动的分散供应链也会成为韩国厂商的重要任务。

而从日本的角度出发,主动挑起贸易战虽然短时间内损己不损人,日方原料供应企业的利益受损,但是半导体和电子消费行业的利益与影响力要远远大于那些仅仅提供原材料的几家化工企业,一个售价几百美元的三星手机里面,日本限制出口的三种原料所占价值据估测也不过只有几十美分。而日本电子类半导体类企业如果能借此机会在未来关键的人工智能发展和通讯业大变革的时代增加一些竞争优势,眼前付出的这点代价或许并不高。

最后,日韩半导体行业的龙头企业都是被外国股东控制了大多数股份的。三星目前57%的股份是在外国资本手中,索尼56%的股份也被外国股份拥有。三星的李家目前还是依靠着复杂的交叉持股结构掌控着公司决策权,但是如果不能平稳的度过这次危机,外资股东们不会介意继续吸纳股份扩大控制权,换上更听从指挥的管理层。


手握致命武器 东京为何对首尔痛下杀手


日韩的争端正在持续发酵,韩国近段时间也显得十分焦虑。韩国青瓦台7月18日宣布,韩国青瓦台国家安保室室长郑义溶称,韩国将视情况评估是否会继续与日本分享情报。 同日,韩国央行突然宣布,将利率下调25个基点,这也是该国近三年来首次降息。与此同时,韩国总统文在寅在青瓦台会见朝野五党领袖,与会者有可能就应对日本限贸发表声明。

7月17号,韩国经济副总理兼企划财政部长官洪楠基再次敦促日本撤销对韩出口管制。洪楠基说,日方的这一管控措施动摇了韩日经济合作的根基,同时“进一步削弱全球价值链,从而损害全球经济增长”。

韩国的焦虑,源于在日韩贸易上出现了纠纷。日本政府7月1日对外宣布,对出口韩国的半导体材料加强审查与管控,并将韩国排除在贸易日本政府制定的安全保障贸易友好对象国清单的措施。该措施在7月4日正式生效。

对于日本的“制裁”,韩国毫无还手之力。半导体是韩国首要的产业支柱,占该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50%。而日本企业在全球半导体材料市场上所占的份额达到约52%,更是韩国半导体材料的主要进口国。

此次日方限制向韩国出口的半导体材料主要是用于有机EL面板生产的氟聚酰亚胺、抗蚀剂和高纯度氟化氢。



中美贸易战还没结束,日韩也开始打响了“贸易战”。(VCG)



文在寅紧急召集多家韩国企业的高管,商量应对之策。(VCG)



日本目前举行国会选举,安倍晋三为拉选票强势应对韩国。(VCG)



它们是智能手机、芯片等产业中的重要原材料。根据韩国贸易协会发行的最新报告,韩国半导体及显示器行业在这三类材料对日本的依赖度分别是91.9%、43.9%及93.7%。

有预计,如果日本材料断供,韩国企业的库存最多也只能撑3至6个月,这对韩国经济可以说是一个巨大的威胁和伤害。

从2017年开始,韩国一直在慰安妇问题上谴责日本,让两国关系一度紧张。日本也并没有因此对韩国“祭出”半导体的杀招。如今,日本突然宣布对韩国半导体材料下此“狠手”,到底意欲何为?

日本此时出招极有可能出于三大考量。首先是现实因素。其一是与日本7月21日的国会选举中的参议院选举有着莫大的关联。日本参议员任期6年,每三年改选一半,此次的选举新增3个议席,预期324名候选人争夺124个议席。

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此前6月27日在例行记者会曾说:“从政府运行角度看,首先确保过半数(议席)极为重要。”日本首相安倍晋三6月22日首次提及这一次参议院选举是“胜负线”,说要确保执政联盟“过半数”。

由此看,此次的选举对安倍来说尤为重要,日本在日韩关系上必须要表现的强硬也是为了拉选票,为执政联盟在选举过程中获得更多支持的一个手段。

其二,除了选举,日企强征劳工也是日韩关系过不去的心结。2018年10月30日,韩国大法院就4名二战时期遭日本强征的韩国劳工索赔一案作出最终判决。判决结果要求涉事的日本企业新日铁住金公司向每名原告赔偿1亿韩元(1韩元约合为0.00085美元)。



对于日本的“制裁”,韩国毫无招架之力。(AP)

对此,日方拒绝履行,并提出多次外交抗议。其理由是1965年两国恢复邦交时,签署了《韩日请求权协定》,并基于该协定向韩国提供5亿美元经济援助,韩国当局政府承诺可视为对被强征受害者的补偿,相关问题已得到彻底且最终解决。如今出尔反尔,日方不会接受。

但日方的抗议并没有作用。韩国法院下令查封冻结日本企业在韩资产,对日本制铁持有的韩国合资公司股份进行出售,以此作为强征劳工案的补偿。

这一举措显然会对在韩的日本企业造成一定的冲击,韩国国内“抵制日货”的情绪也在日益高涨,多个日企产品成为韩国民众拒绝采买的“黑名单”,这显然给在韩的日企蒙上了巨大的经济阴影。

日企的经济利益在韩国受到了如此影响,政府当然不会袖手旁观,日本此时对韩国半导体材料祭出杀招也是该国反制韩国的一个施压手段。

最后,这关乎着日本作为东亚强国的“体面”。

作为世界第三大经济体,日本此前占据着亚洲第一强国的位置数十年。然而,随着中国的崛起,日本经济的衰退和萎靡,其第一强国的身份发生了动摇。中日之间结构性的变化,让曾经高高在上的日本难以马上接受,中日关系也因此经历了十年的磨合和适应期。

如今,日本已经逐步接受了中国的强大,并重新调整了它与中国之间的关系,两国关系也出现了回暖。值得注意的是,接受中国的日本,并不意味着他会丢掉此前的“骄傲”,更不意味着会让韩国对自己“予取予求”。

从文在寅撕毁慰安妇协议,到韩国大法院重翻韩国劳工的旧账,再到有意冻结在韩日企资金,韩国在各大问题一直和日本作对,给它难堪。

这让曾经是“亚洲第一大国”的日本难以接受,即便韩国目前在半导体产业上已经超越了日本,已占全球75%半导体芯片市场份额,但日本对世界半导体设备、材料的掌控还是成为了韩国半导体产业最大的“命门”。

日本此时对韩国发起“狠手”也是为了让它认清现实,尽管日本在东亚的政治影响力已经大不如前,但日本在东亚经济、政治上的影响力依旧存在,日本还是可以掌握者韩国的“命脉”,给予韩国经济沉重的打击,这也是日本以此挽回国家颜面、民族自信的举措。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倍可亲原文
https://www.6parknews.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367469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