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魔体操队医在美国能只手遮天,那在中国呢?(组图)

网易体育 0

经常关注体育的观众,想必对纳赛尔这个名字不会陌生。纳赛尔是前美国体操队队医,在其任期间,曾经用职务之便对一百多名未成年女性进行性侵,堪称体坛百年不遇的淫魔,美国国家队的女运动员大部分都未能躲过其“毒手”。纳赛尔丑闻爆发后,引发了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多名高层引咎辞职,“队医”成为美国女子体操界无法逃离的梦魇。








很明显,从纳赛尔的事情中我们可以看出,美国的体操体制具有明显的问题。原本很强的美国体操,仅仅因为一个人,就导致实力出现了严重的损伤。有许多运动员的运动生涯,都因为纳赛尔出现了非常大的影响和转折。

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斯金纳,斯金纳是美国的跳马+自由操高手,在跳马上,她拥有与程菲一样的顶级配置(Y900+程菲跳),具备挑战奖牌甚至金牌的实力。在自由操上,她是世界上第一个在正式比赛中做出I组难度动作(直体720度旋)的运动员,并从13年起,就拥有一套难度高达6.5的自由操,在2015年前,这都是世界自由操第一难度(与拜尔斯并列)。









然而,很“不走运”的是,她是极少数确定没有被纳赛尔“临幸”过的运动员。因为她的教练看的比较紧,无论做什么检查都要盯在她的身边,导致纳赛尔根本“无从染指”,而这导致的后果是什么呢?在美国队内,斯金纳一直被冠以“为人不行”“人缘不好”“性格成问题”“领导不喜欢”的标签,导致其国内裁判缘极度低下,6.5的自由操被黑到15.0左右的得分,除了美国极度缺人的2014年(美国找了一圈发现无人可用还是得用她),其他时候根本就选不上大赛。甚至2016年,她在全能成绩领先道格拉斯的情况下,被公然黑走名额,无缘奥运会,甚至连替补名额都没有。

在2018年,纳赛尔被审判锒铛入狱,2019年上半年,斯金纳即宣称复出,潜台词说明什么已经不言而喻。



另一个不得不引人深思的案例是大桥浩司。大桥浩司是日裔美国人,是与拜尔斯同时出道的体操女星,两人的实力,原本在伯仲之间——而且当年大桥浩司是成年组唯一全能成绩战胜过拜尔斯的人。更可怕的是,大桥浩司拥有一项突出的强项——平衡木。在2012伦敦周期,世界大赛最高难度为6.6(邓琳琳、眭禄、布洛斯等人的难度)时,大桥浩司的平衡木的难度已经达到了7.3。不出意外的情况下,大桥浩司将极有可能成为可以与拜尔斯相提并论的天皇巨星。






但是一切的一切,在2013年年中戛然而止。原本已基本锁定世锦赛的大桥浩司,在进入国家队后,突然宣布退役上大学,对外宣称的原因是因为肩伤,对体操没有了兴趣,引发广泛关注。

然而,大桥浩司是真的不想练体操所以退役了么?实际上,大桥浩司上大学后仍然一直参加比美国的NCAA比赛(大学生体操比赛),并保持了极高的水平。她在NCAA比赛中的自由操,放到中国全锦赛上都能轻松夺冠(有直二、540+720、900前团这样的高端配置),平衡木的水平也一直保持着世界第一流水准。







说白了,她还想练体操,只是不想在国家队里练体操。那么,引发2013年她从国家队突然退役的原因,又是什么呢?(与大桥浩司类似的,2014年美国另一位全能高手普莱斯也在年中突然宣称退出国家队并准备上大学,之后在NCAA比赛中取得了突出的成绩)。

美国跳马高手马洛尼((曾跳过质量非常高的Y900,见下图),是当年纳赛尔事件的直接受害人,也是他的举报者。在伦敦奥运会上,马洛尼在预赛与团体决赛上发挥出色。她拥有参加奥运会的所有选手中最高的难度以及最好的完成质量,如果不出意外,奥运跳马金牌将非她莫属。但是,意外出现了。在跳马决赛中,原本优势明显的她在第二跳180-360不幸坐地,将金牌拱手让人,而第一跳Y900也跳得大失水准。







为什么会这样?所有的人都非常不解。而据马洛尼的控诉中提到,在奥运会期间,纳赛尔对她做了让她无法接受的事情。那这个迷题的答案,也就呼之欲出了。

显然,纳赛尔是一个人品毫无下限的人渣,勿庸置疑,他被所有的人都深恶痛绝。这个美国体制下的怪胎,势必面临牢狱的惩罚。





但有一个问题却值得引人深思。作为美国体操的队医,为什么纳赛尔能有这么大的权势?身为一个队医,他何以能有这么大的能量?他的专业能力到底强到什么程度,以至于在调查中屡屡得到高层保护?甚至连续作案十几年而不倒?

队医在体操队中到底应该扮演多重要的角色?在美国可以只手遮天的队医角色,为什么在中国的体操等运动队中,往往却得不到重视?

其实,这个问题不难回答。以我的看法,主要原因是下面几点:

首先是话语权。


在美国,队医的话语权,显然是比中国要大很多的。一个运动员能不能上场,理论上需要是队医说了算的。队医说他不能上,那自然不能上。但在中国,当国家需要你、领导需要你、省队需要你为他们争光的时候,你说,队医会怎么做呢?



从2018年美国杯的事件中,队医的地位就可见一斑。通常情况下,运动员出国比赛,需要配备教练+队医+翻译,然而在中国,缺队医缺翻译甚至两者都缺的事情时有发生。

果然,在2018年美国杯中,参赛队员毛艺重伤,而那场比赛正好没有配备队医。结果与比赛方、医院沟通的事情,竟全部需要由志愿者完成,正值两会期间闹出丑闻还一度上了微博热搜,差点打了体操队领队的饭碗,队医的尴尬,就可想而知了。





第二:美国队医有更多的退路保障。

显然,美国的队医因为真有技术在手,对他们来说,是有“退路”的。即使不在国家队当队医,人家想去大医院求一份安稳的工作,仍然是可以的(当然了,像纳赛尔这样出事闹大了的另论)。而上文中提到的纳赛尔,如果不在国家队任职,多的是大学和医院原因要他(比如他的母校就为保护他甚至是掩护作案提供了很多便利)。

所以,美国的队医,自然也就格外的胆大。说白了,人家根本就不怕得罪领导,大不了拍拍屁股走人就好。

而中国的队医,显然是没有这个底气的。有时候甚至连一些比较基础的东西,都无法完全做主。

一个简单的医学常识是,运动员打封闭针一年是不允许超过三针的。然而,通过运动员的采访我们可以很清楚地知道,中国体操运动员打封闭的针数明显超过了这个剂量。例如姚金男曾经一条腿打了七八针封闭,刘婷婷在2017世锦赛前封闭针打到失效。而运动员如果要打封闭,理论上必须通过队医审批。那这个事情说明了什么道理呢?无外乎是以下三种情况:



1.队医是个理论白痴,专业性从疑。

2.队医委屈强权,有理也没法和上司对怼。

3.队里不走程序,直接无视队医的存在感,绕过队医从非法渠道拿到了封闭针。

无论是哪一种情况,都是很不合理、不应出现的。实际上,中国的队医,权力极其有限,即使队医判断出队员出现伤病必须停止训练休养,教练让队员继续训练,他也不能干涉,队医对于运动员的帮助,更多的体现是给运动员做按摩针灸理疗,帮其拿快递,给小朋友玩玩自己的手机。例如中国队的黎琪,在2018年初膝盖伤的时候,队医说固定好养好就可以,结果她的教练不等黎琪的膝盖固定好,就立即开始训练。



从运动员支持团队的配置来说,美国应该远比中国要专业的多。在美国,有非常专业的团队来控制队员饮食、运动,所以相对的,伤病率与运动周期都比中国运动员要长得多。例如,Biles背后就有极为专业的团队专门支持其运动生涯。很多人问为什么拜尔斯不会受伤,一方面原因在于她所选择的动作本身受劳损伤概率就比较小(避开了三大易伤雷区:扭臂转体、并掏、结环跳),另一方面,也和她的健康团队有关。

而中国的运动员,领导需要的时候就算打封闭也必须上阵,运动生涯能有多长,就可想而知了。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前,出于瞒伤的需要,国家队竟然把上海派来的队医赶走,毛艺直到奥运会结束后回到上海才发现脚骨裂。结果奥运会时毛艺状态奇差无比,预赛决赛自由操都出现大崩溃,成为中国队没有拿到团体银牌的“罪魁祸首”。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倍可亲原文
https://www.6parknews.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367154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